她剛數完三。

撲通一聲!重物倒地的聲音驟然響起。

。 「好。」錢林墨一天笑了起來,背着手說道:「既然皇後娘娘如此坦然,我就直說,我要一份,和昭王一模一樣的。」

皇后和皇帝都微微一愣。

皇后第一個反應過來,昭王,已經封為王爺了,並且放棄皇位,一心輔佐無憂,錢林墨是表明了決心了。

皇后笑了起來:「好,可以,但是有一個事情,只怕本宮做不到。」

皇帝看了一眼皇后也跟着笑了起來。

錢林墨愣了一下,不知所措。

「本宮沒辦法給你找一個想昭王妃一樣聰明絕頂惹人疼愛的王妃。」皇后捂著嘴巴笑了起來說道。

錢林墨一聽,也跟着笑了,回頭看了一眼昭王妃:「昭王妃這般的女子,世界上再無第二個了。」

宗政景直接擋在了顧知鳶的面前,冷眸掃了一眼錢林墨,宣釋主權:「那也是本王的。」

看着宗政景曜的模樣,眾人又笑了起來。

沒有什麼比敞開心扉重要了,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都中庸無用,根本就構不成威脅。

「出事了。」這個時候,獄卒沖了出來:「陛下,四殿下沒了。」

顧知鳶一怔,轉身往裏面走,宗政景曜也跟了上去。

只見宗政文昊倒在地上,嘴角掛着鮮血,全身髒兮兮的,帶着惡臭,顧知鳶下一次的想要蹲下去,檢查一下宗政文昊,就這樣突然死了?

「別碰。」宗政景曜一把抓住了顧知鳶的手說道:「太髒了。」

顧知鳶心中百感交集,所有的事情,都在宗政文昊死去的一瞬間畫上了句號,可心中卻覺得,宗政文昊死的太輕鬆了吧。

皇帝站在外面,看向了皇后:「你要去看看么?」

「不用了。」皇后的肩膀顫抖了一下:「陛下,就將他隨意丟到墳地裏面,讓野狗吃掉吧。」

「嗯。」

隨後,皇帝和皇后一起離開了。

宗政景曜冷著臉,眼神之中帶着警告地看了一眼錢林墨,緊緊握著顧知鳶的手離開了。

錢林墨被宗政景曜突如其來的敵意搞得一臉懵逼,他說錯什麼了么?沒有啊。

顧知鳶瞧著宗政景曜小氣吧啦的模樣,笑了起來:「吃醋了?」

「呵呵。」宗政景曜一揚下巴說道:「本王也是天下獨一無二的,旁人也比不上的,你眼光這麼好,怎麼可能看上別人。」

顧知鳶:「你這是拐著彎的誇自己呢,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

宗政景曜笑了一聲,抬手撫摸了一下顧知鳶的頭髮:「你喜歡本王這樣么?」

顧知鳶翻了個白眼,一輩子都沒有這麼無語過,她抱着手,掃了一眼宗政景曜:「你給我正常一點!」

「正常了,哪來的孩子?」宗政景曜說完之後,又看向了顧知鳶的肚子,之前上官凌的話,又在他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他忍不住說道:「本王明明很努力啊,怎麼就沒動靜?」 把那些人處理完了以後,葉臨天馬上跟著黑龍王回到了他們指揮部。

然而,就在他們一隻腳剛進指揮部的門的時候,黑龍王那的接線員就收到北境打過來的專線!

「葉臨天,北境有變故,現在情況很不樂觀!」

黑龍王滿臉凌厲的慢慢向葉臨天走去,然後把電話給了葉臨天。

葉臨天輕擰著眉頭,然後拿過電話,聲音依舊很冷淡的說:「怎麼了?」

「主帥,咱們的人全都遭遇了一些不測,而且有弟兄受傷了,有的弟兄……」

而聲音的那邊,身處北境指揮部里的影一,那些話講到後面的時候,已經淚眼婆娑了,拿著電話的手把電話捏的死死的,全身都散發著暴怒的氣息!

「什麼!這是發生什麼了?怎麼會這樣?」

葉臨天這時候面色也是充滿了怒氣。

要知道,去訓練一個北境的將士去付出的時間,付出的心血,而那每一個戰士全是葉臨天付出很久的精力培養出來的。

再者說,葉臨天和他的那些戰士。並不僅僅只是上級和下級的關係。他們早就是朋友,是戰友,是兄弟,是家人!

「在詳細說的話,我也不是很明白。好像是跟孔雀國有關聯。咱們的弟兄們很大幾率會被他們折磨死。」

影一十指緊握。兩隻眼睛全部都散發著濃烈的殺意。

「行,我清楚了!現在就回北境!北境的全部將士,一級戰備!」

葉臨天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發出的聲音沒有一絲絲的熱度。兩隻眼睛全部都散發著濃烈的殺意。

「遵命,我這就去辦您的命令!」

影一憤怒的吼著,兩隻眼睛全被怒意填滿了。

北境的那片土地,那算是北境王真正的主場,他們的主帥來了,那麼對手絕對被嚇得倉皇逃竄!

葉臨天跟黑龍王細細說明了一些事情過後,就坐上南嶺戰區軍用直升機,往北境趕去了!

直升機里的葉臨天渾身散發著殺意。

葉臨天剛才撥通了龍峰的號碼,肯定江中目前還處於安全狀態以後,他就定下心的往北境去了!

沒一會,葉臨天又一次穿著青紋金龍戰甲,又進了這片他的領域。

北境軍聽說葉臨天要回來,各個的臉上都寫滿了激動,他們很早就在飛機的降落處等著。

北境主帥歸來,大軍皆行禮!

「歡迎主帥回來!」

站在前面的幾萬個北境士兵,全部手裡拿著武器,聲音如雷貫耳,震徹天際。

「主帥!」

古孤 影一一臉愁容的朝葉臨天走過來。敬了個軍禮,在他的身後,還有一個腰板挺得直直的北境士兵。那個人叫龐士,差不多可以說是北境指揮部的一個高級參謀吧。

「咱們到會議室去吧。」

葉臨天抬了抬胳膊。

北境的高層會議室里。

坐在這兒了,只有十幾個人,但全都是北境軍隊的頂層。

「這下說吧,咱們的弟兄們為什麼都死了?」

葉臨天用眼神把在場的人全部都瞄了一遍之後。低沉著聲音說。

「都是孔雀國那些孫子!」

有一個年齡並不大的軍官怒氣沖沖的說。

「白城,你要注意一下,你回答主帥問題的語氣。」

另外的有點上了年紀的軍官說。

「是不是什麼大事兒,接著說吧!」

葉臨天抬了抬胳膊,揮了兩下手。叫白城接著往下說。

「五天前的時候。我和弟兄們在咱們的境內離邊境線不遠的地方巡查。但是忽然有幾枚炮彈就在我們旁邊,把咱們幾個弟兄炸傷了。」

「然後我和弟兄們就過去了。找他們的孔雀國的人。我們質問他們,為什麼要向我們投擲炮彈?」

「然後那些人說話的語氣。不僅僅是很張狂。而且他們還說他們這是在軍事演練。然後還罵是咱們的人,沒長眼。。」

「孔雀國的人說。叫我們的人,去他們那兒進行談判。我們就應允了。讓一個使者去他們那兒談判。然而那些人把咱們的人圍了起來。然後給槍擊了。」

白城現在面紅耳赤。兩隻眼睛寫滿了復仇兩個字。

當葉臨天聽到了槍擊的那一瞬間,他手機拿著的杯子已經被他給握的成了碎渣渣。

「他們就只說是這個原因嗎?你還知不知道有什麼細節?要是我證實你說的不是真的。扭曲事實。那麼我就把你軍事處置了。」

葉臨天一臉冷淡的說。

「屬下絕對沒有扭曲事實,要是我說的哪句話跟發生的事不符合的話。那麼卑職甘願受罰!」

白城滿臉認真的說。

「那剩下的人還有什麼要說的沒?」

葉臨天頷首示意。然後看向了剩下的人。

「等等。我還有一些話沒有說!」

「剛才白城還有一些沒有說出來。就是孔雀國的人在槍擊咱們的弟兄以後,放到了國際的媒體上廣泛的傳播。」

「他們說是咱們龍國想偷他們的技術。所以他們才使用炮彈驅趕咱們。」

「所以咱們的戰士被槍擊的這些事件,卻為他們扭曲事實。現在成了咱們的士兵。夜晚的時候,去他們那裡偷他們的圖紙。然後被他們發現了。所以他們把咱們的弟兄給擊斃了。」

另外的一個軍官。手舉的高高的。怒氣沖沖的說。

「你們從來沒有想著要還過去嗎?」

葉臨天凌厲的說。

「我們肯定想過呀。然而有時有的人說叫我們注意我們在國際的形象。所以大家才把這口氣一直憋到這個時間。」

白城低沉著聲音,咬著牙說,全身都在微微顫抖。

其實這也不怪白城會這樣魯莽。因為自己的弟兄們被擊殺了。現在擊殺他們兄弟的人。還把髒水潑給他們。這怎麼能令他們平靜下來呢?

「咱們有幾個弟兄犧牲了?」

葉臨天肖戰叔叔說出了他最不想說的話。兩隻眼睛里寒氣逼人!

「六個。」白城說。

「領著我去。」

葉臨天皺著眉頭,叫屬下領著他去。

「主帥,可是……」

白城把小說出來的話,又憋在了嘴邊。

葉臨天並未回答他的話。只是跟著前面帶路的人離開了會議室。

六個士兵全部在一個房間,全身被白布蓋住,白布上還有被血浸透的痕迹,好像就在告訴他們對手的狠毒。

葉臨天直直的佇立在死去的六個士兵的前面。然後敬了個軍禮,兩隻眼睛紅的發紫。

「這幾個弟兄是為了保護國家犧牲的。他們是烈士,是英雄,北境的士兵聽令,明天為他們辦葬禮,我要厚葬六位弟兄們。」

「遵命!」

站在肖戰身後的那些戰士都臉頰上也都是淚水的痕迹。

第二天,在一望無際的黃沙之中。寒冷的風肆意橫行。

葉臨天把幾位士兵的骨灰放到了墓里。然後親自為他們蓋上北境的軍旗。為他們的墓碑上雕刻了「國之脊樑」。

「在沙場為國犧牲,我把你們葬在這片你們愛的土地……」

「各位弟兄!大家就在這兒。以後長眠吧。你們守護這片國土。我北境眾將士守護你們。」

「我,主帥,還有我們背後三十萬北境破龍軍。弟兄們,我們在你們身後,大家一路走好!」

當說到走好這兩個字眼的時候。葉臨天單膝跪地。

「弟兄們,走好!」

背後的北境將士全都紛紛單膝跪地,一句句話剛勁有力,他們用他們的方式來送他們弟兄這最後一站。

他們就那樣單膝跪地了三分鐘以後,葉臨天慢慢站起來,背後的三十萬北境將士也都跟著慢慢站起來。

葉臨天就那樣安靜的佇立在這片沙海里,他緊閉雙眼,好像是和這幾個弟兄說再見。

過了一會,葉臨天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主帥。」

影一畢恭畢敬的說

「你給他們六個去申報一下。給他們追加一等功。然後讓他們幾個了,家人能享受到最高的撫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