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笨蛋,喜歡封晏需要我來提醒你,別人喜歡你也需要我來提醒你嗎?人家對你那麼好,忙前忙后的,他身為設計師,他不愛惜自己的聲譽嗎?可他二話沒說,承認這孩子就是他的,這還不夠嗎?」

「你這個笨蛋,陸昭喜歡你!」

她大腦如遭雷擊。

陸老師喜歡自己。

他怎麼能喜歡自己呢?

她她她……她懷着別人的孩子啊!

「不,不可能的,我有了別人的孩子,只要是個男人都無法容忍這件事吧?而且,陸老師從來沒有表達過啊……」

「他是沒表達,還是委婉暗示,你一句都沒聽出來?」

「我……」

唐柒柒啞口無言,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她有些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如果陸昭只是單純的惜才,她還可以稍稍心安理得一點。

以後她會想辦法努力工作,努力報答陸老師的恩情。

可現在……她欠的好像更多了。

「我根本配不上陸老師,他怎麼能喜歡我呢?」

唐柒柒對自己一直沒有信心。

所以,她也覺得封晏不可能喜歡自己,一點努力都不曾嘗試。

現在,也是如此。

。 第2784章此子,絕不能留!

林天成看着眾人如同熱鍋螞蟻一般的模樣,緩緩開口道,「大家不用太過擔心,屆時你們只需要負責對付那些五星道祖初階的存在就行,而且,這半個月我相信大家一定會有所突破,到時候我們一定可以獲得最後的勝利!」聽着林天成的話,再看了看自己剛領的靈果,眾人心中頓時燃起了希望,像天門這樣愛民如子的勢力基本上可以說已經絕種了,如今還不容易碰上,說什麼也不能讓他發生什麼意外!

況且,如今自己等人也有足夠的資源,相信半月之內定然能有所突破,而且門主神功蓋世,同階之內根本無人是取對手,既然如此,自己等人還有什麼好怕的?

林天成看到眾人戰意已經被點燃,眉頭也是一松,臉上升起了一絲笑意,「大家都去準備吧,不日之後,我希望能看見諸位在戰場上的英姿!我的萬道果可還等着你們呢!」

這話一出,眾人的眼睛一亮,這才是關鍵,如果拼死拼活真的就只是為了所謂的天門榮譽,那相信出工不出力的不知有多少,但有萬道果作為激勵那就不一樣了,誰不想在修鍊的道路上更上一層樓?誰會嫌自己壽元太長?

有句老話說的好,只要價錢合適,能叫磨推鬼!如今,對於在座的人來講,這句話同樣適用!

只要宗門能為他們提供足夠的修鍊資源,他們也能放棄一切顧慮為宗門拚死一戰!

活下來,修為精進,日後推翻馮家取而代之,縱享榮華!

死了……那便死了,修鍊一途從來沒有絕對安全一說,即便小心翼翼隱世不出潛心修鍊,也有壽元枯竭的擔憂,更何況能在為了變強的路上倒下,那也是一種榮譽!

……

時光飛逝,半月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一支數百人的部隊浩浩蕩蕩的向著青山城所在的地方而來。隊伍中,一位長相俊朗的少年郎一臉桀驁的看着身旁的一位管家模樣的老者道。

「這裏離青山城還有多遠?」

老者聞言,恭敬的上前對少年郎回道,「回少主的話,我們這裏離青山城不足一個時辰的路程即可到達!」

被尊稱少主的少年郎點了點頭,旋即一臉不屑的搖頭道,「真不知道我那個滿腦子肌肉的弟弟在想什麼,居然跑到這種鳥票不拉屎的窮鄉僻廊來,結果還被人宰了,真是丟我馮家的臉,傳令下去,急速行軍,早點把那勞什子青山城踏平早點回去,我是一刻也不想在這鬼地方呆了!」

聞言,老者恭敬的朝少年郎行了一禮,旋即傳聲道,「少主有令,全速前進,踏平青山城班師回朝!」

話音一落,整個隊伍瞬間就像鉚足了發條一般朝前行進!

這支隊伍正是暴風城馮家,而那少年郎也正是死去的狂刀馮玉的哥哥馮金,馮家當代長子長孫嫡系接班人,不出意外也是日後的暴風城城主!

馮金雖說長相俊朗,和狂刀那粗狂的外表比起來柔弱不知多少,可事實上他的修為已達五星道祖中階,比之狂刀也不弱,再加上他出門身邊一直有十位五星道祖高階的強者陪同。

這一點,也要算作是他的實力的一部分,畢竟,要想和他交手,那就得先將他的保鏢先解決了,否則你連他根毛都碰不到!

「哼,區區一座鄉野之地的蠻夷也敢動我馮家人,雖說我那不成才的弟弟我也不喜歡,但這可不是你們這群滿意能動他的理由!」

馮金坐在一張打造豪華的王座上,手裏正端著一杯香茗,輕抿一口后遞給跪在身旁的一位婢女手中,婢女結果茶杯,又再次提起面前炊煙裊裊的茶壺為其更換茶水。

馮金的王座是建在一塊巨大的青石板上的,而青石板也有八位修為五星道祖的修士抬着,確保馮金在上面如履平地。

這一造型,可謂拉風至極,同時也彰顯了馮家的強悍!

連抬轎子的都是五星道祖,試問天底下有多少實力能做到這一點?

「少主說的是,這群蠻夷不知天高地厚,是應該好好收拾一番!」老者輕笑的附和道。

「馮富,聽說之前老祖派去的人叫那青山城城主給趕出來了?」馮金好奇的問道。

「的確,那青山城城主叫林天成,但是仗着人多將我們馮家派來的人趕出了城外,態度極其囂張,實在是不知好歹。」

聽到這裏,馮金不禁來了興趣,「那我倒是要看看這人有什麼本事了,居然敢將我馮家的人趕走,而且還隱瞞不報我那窩囊廢弟弟的死因,這簡直就是在打我馮家的臉啊!」

馮富聞言,臉色頓時一變,旋即恭敬的道,「少主放心,老奴定叫他生不如死,好好懺悔他的言行!」

「嗤!馮富你幹什麼這麼緊張?我只不過是想看看這人是不是有三頭六臂而已,又不是要你把他如何!」馮金失笑。

只是,馮富卻不敢接話,他深知自己這位主子乖張的性格,一言不合就能大開殺戒。

「哼,沒意思,趕緊辦正事,辦完正事好回暴風城,在這我都快無聊死了!」馮金見馮富很是識趣的低頭不語,當即沒了興緻繼續戲耍,冷聲道。

……

青山城。

林天成站在城牆上遙遙的看着遠處的半空,看着那迅速逼近的隊伍心中也是一驚。

這就是豪門底蘊,數百名五星道祖齊至,引得天地風雲色變不說,光是氣勢上就已經讓大多數勢力心生懼意了!

在林天成打量馮家隊伍的同時,馮金也在打量着他,當即心中不禁有些震驚。

對於青山城的實力之前馮彪已經帶回了,只是如今對比一看那馮彪簡直就是在放屁。

青山城只有高階兩名,中階數十名,初階百餘人,那此刻站在青山城上的那五名五星道祖高階,以及上百名中階是天上掉下來的?

馮金雖然不滿林天成之前的行為,但是心底里對這個年紀不大,卻能作用如此多能人,打造青山城勢力的存在心生敬佩,說句不中聽的話,假以時日放任此子成長,馮家地位不穩!

因此,這更加讓馮金對林天成堅定的起了殺心,此子,絕不能留!

…… 杜爺眼睛一豎,在青州,他要去哪家酒樓吃飯,就算沒位置,那掌柜的也得給他騰出個雅間來。

別以為他不知道這些酒樓的那些小伎倆,什麼叫沒位置了?他們這些人,為了不得罪達官貴人,總會預留兩個雅間出來,預備不時之需。

此刻這小二這麼說,不過是狗眼看人低,瞧不起他們穿著普通罷了。

他從當上黑虎幫的幫主后,就沒受過這種氣,尤其是身邊還帶著一干兄弟,還有楊大春一家子,一會子自家兄弟和弟妹也會來。

若是被一個小二這樣下面子,以後還怎麼在道上混?怎麼帶兄弟?

因此就打算揮手,示意手下幾個兄弟,教教這狗眼看人低的小二,好好睜大眼睛認識認識他杜爺長什麼模樣!

賀岩和張春桃忙搶上兩步,攔住了杜爺。

賀岩將杜爺拉到了一邊去勸慰,那幾個兄弟見大哥都被拉走了,也不知道是該上,還是該等一等了。

Satan撒旦 張春桃看了那小兒快翻到天際的白眼,伸手將趙嫂子胳膊一摟:「乾娘,我跟賀大哥來的時候已經打聽了,前面還有一家叫好再來的酒樓,聽說大師傅手藝也挺好,而且人家的小二也不狗眼看人低,不會將上門的生意往外推。我請大家到好再來去,酒菜管夠!」

趙嫂子多精明一個人,聽張春桃這話,也就笑著介面道:「那感情好,這吃飯么,拿著錢咱們在誰家吃不是吃?也不是非要上趕著!路上聽說這家酒樓不錯,咱們才來,來了才發現,這酒菜味道好不好的不知道,可這起碼看門的狗不咋滴,咱們算是知道了——」

兩人一唱一和的,將那個小兒損得臉漲得通紅,肩頭上搭著的帕子一甩,眼珠子一翻,就要說話。

他身後一隻手伸出來,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個聲音呵斥道:「糊塗東西!擋在門口坐什麼?還不滾進去?」

說著一個長得白胖富態,一看就是酒樓掌柜的男人從旁邊轉出身來,臉上堆著笑,沖著大家拱拱手:「對不住了,對不住了!這夥計不會說話,得罪之處,還請大家海涵!實在是因為我家生意太好了,這個時候正是飯點,這裡頭上上下下都坐滿了,正當是騰挪不出位置來了。」

「不過我聽幾位客官說話口音,倒像是外地來的,想來也是聽說我家酒樓的名氣,才慕名而來。這樣吧,看在大家遠道而來的份上,我賣大家一個面子,現在是騰挪不出來位置了,不如幾位在咱們萊州城逛逛,也見識見識一下我們萊州的風土人情,等飯點過了,幾位客官再回來,那個時候就有位置了,你們看如何?」

這話說的客氣,可語氣里那種瞧不起,還有敷衍,實在是都要溢滿出來了。

不說暴脾氣的杜爺,本來被賀岩勸了幾句,勉強壓下了怒火,想著到底是在外地,不是在青州,還是低調些的好。

可聽了這幾句,再看那掌柜的,看是恭敬客氣,實際是踞傲不屑的嘴臉,那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騰一下子就又起來了。

一把將賀岩往旁邊一扒拉,「嘿,看那孫子的嘴臉!我可忍不得了!今兒個就算豁出去,我也咽不下這口氣——」

不說杜爺忍不得,他的那幾個弟兄,已經摩拳擦掌要開始動手了。

張春桃也忍不住咂舌,終於看到了古代的店大欺客了,古人誠不我欺!

不過轉念一想,這種大酒樓,能開著這萊州最繁華的地方,態度還這麼惡劣,想必背後有靠山啊!不然能這麼囂張?

他們到底是路過的,就算杜爺是黑虎幫的幫主,可他的勢力在青州,不在萊州。

正要得罪了這萊州的地頭蛇,只怕麻煩不小。

這個顧慮,不僅張春桃想到了,賀岩也想到了。

看杜爺被氣得臉都變形了,忙死命的抱住了他的腰,又給楊宗保使了個眼色:「別衝動,將人攔住了!」

楊宗保一貫是最聽賀岩和張春桃的話,不假思索的就上前一步,擋住了那幾個要動手的杜爺兄弟。

楊大春年紀大些,也老道些,自然也看出來了這掌柜有恃無恐,心下咯噔一下,就怕這一動手,倒是中了計了。

也忙跟著楊宗保一起將人攔住了。

那幾個杜爺的兄弟,這一路跟楊大春父子相處的極好,就算氣急了,也有分寸,看到兩人攔著,就有些束手束腳的,生怕誤傷了他們兩個。

當然嘴裡是不乾不淨的罵上了。

都是糙老爺們,翻來覆去的,不過就是些什麼,你大爺的!給爺爺出來!讓爺爺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孫子之類的話。

那掌柜的臉上帶著笑,一拍手,從裡頭一股腦跑出來十來個大漢,一字排開,那架勢很是唬人。

然後才站在那十幾個大漢中間,帶著挑釁的笑容,輕蔑的道:「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土包子,跑到咱們萊州來,也不打聽打聽,這條街上誰是你爹!」

這對峙半天了,自然吸引了不少人來圍觀。

不僅有德源酒樓里的食客,還有外頭的路人和附近商鋪的夥計和掌柜,有探出頭來的,有直接從屋裡走出來,站在一旁看的。

更有那路人,一時將德源酒樓門口圍滿了個水泄不通。

就是德源酒樓樓上雅間的客人,大約是些紈絝子弟,聽得下頭熱鬧,也認不出推開窗子往樓下看。

那德源酒樓的掌柜越發得意了,「也不打聽打聽,我們這德源酒樓,也是你們這些外鄉土包子能吃得起的?看看你們這打扮,寒磣不寒磣?配也不配——」

話還沒說完,張春桃搶過了話頭:「我呸——你一個開酒樓的豪橫個什麼勁?看你這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萊州都是你家的呢!人家萊州知府大人也沒敢說不允許外地人進入,就連京城,也沒聽皇帝陛下老爺說不許外地人入京城啊!咋滴,你比知府大人和皇帝陛下老爺還厲害些不成?」

這話一出,圍觀的人嘩然色變,尤其是那掌柜的,一張白胖的臉,本來掛滿了得意的笑容,此刻卻布滿了慌亂和驚恐。

想開口反駁,卻已經渾身發軟,連嗓子都發硬,一時也不知道從何反駁起。。鳳琰看着上面被鶴稹重點標註的地方,其中一條要經過平川,再抵暮荒的道路涉及的標註最多。

而上面標註的內容,也恰恰吸引住了鳳琰的目光,看到那上面那瀟灑的字體,鳳琰眼睛都亮了。

破封印,復記憶,下一個星宿……這些都是他們現在迫在眉睫的事情。

雖然在這上面,鶴稹都只是標了一個「可能」,但好在,不是什麼希望都沒有。

想着,鳳琰噔時跟打了雞血一般,靠近着火堆,認真研究起了地圖來。落七他……

《吃貨夫人總想燉了我》224應龍現身 在紙上畫出關係圖,迪恩看着被串聯起來的五個小圓圈,思維繼續往下延伸。

這就像是在套娃一樣,到妹妹為止,整個契約鏈里已經套進去四個了,第五個可以選擇套一個普通魔寵,也可以選擇再套一個擁有寄生能力的魔寵,如果選擇後者,那麼這複雜的關係網,還可以繼續往下串聯。

迪恩打開系統,一個前兩天剛剛被他打入冷宮的選育方案,出現在眼前。

【魔寵種族:針發女妖】

【屬性:怨】

【種族等級:b】

【天賦:怨毒長發】

【魔寵介紹:一種以少女長發為媒介誕生的怨魂女妖,擁有着操控頭髮的特殊天賦,非常看重自己的長發。

它的頭髮由怨念構成,怨念越深,頭髮就越長,在經過不同的培育配方護理以後,將會進化出不同的附加效果,有一定概率會誕生新技能。】

【技能:萬針齊發、堅固如鐵、怨毒詛咒、纏怨、發分身、發傀儡、發瀑布、紮根、生命汲取、怨毒之歌、怨毒髮網】

……

平心而論,這個新魔寵的能力,迪恩是相當滿意的。

偏向於攻擊類型,且擁有極大的成長性,特別是那個根據護理配方發展出附加效果的特殊體質,很有開發和培育的潛力,如果能再研究出幾種強力的護理配方,與它們結合起來進行定向培育,針發女妖的價值,將會被提高到一個即便在b級魔寵當中,也十分突出的地步。

可它偏偏是一種女妖類的魔寵,而且還是怨這個特殊屬性的女妖魔寵,讓他十分糾結。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迪恩雖然沒選育過女妖類的魔寵,但通過親代的一些特性,以及系統透露出來的部分信息,他對這種魔寵也算有一定的了解。

這是一種具有擬人形態,但性情方面頗為難纏的魔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