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有魔氣!」驀然間,陳瑜停止開闢通道,驚叫一聲道:「葛前輩、方統領,這裏的魔氣,很重!」

「知道,知道!這裏是一尊魔修的巢穴!」李海洋喝斥道:「別在這裏大驚小怪,繼續挖!」

叮叮之聲再起,但聲音已經不復剛才的密集。魔修啊,而且連李海洋這樣拿鼻孔看人的修士,也要恭敬的稱其為「一尊」。陳瑜、董會四個凝氣境界的礦奴,又哪來的膽子敢肆無忌憚?

喝斥了陳瑜,但其實,李海洋自己反而惴惴不安的向方統領道:「那位存在突然如此反常,再進行下去怕是會有危險!」

「葛前輩怎麼看?方何統領有些遲疑,向葛前輩問道。

「老夫沒什麼意見,不過」葛前輩道:「如今可不止丁礦六區,整個丁礦區的靈石產量都在急劇減少。再過些日子,老夫這個礦監恐怕也當到頭了。」

「繼續挖!」方統領心中發狠,道:「據城主以及幾位客卿預測,那位存在如此一反常態,定是修為出了問題,甚至有可能,他修鍊時走火入魔,急需大量靈氣穩固境界!本統領奉城主之命前來探察,就是看看,能不能一勞永逸的,將這尊魔請出樟木礦場!」

就在這時,陳瑜四個礦奴的挖掘突然停下。只聽陳瑜略顯驚慌道:「葛前輩、方統領,晚輩這裏挖穿了!」

陳瑜聲音剛落,董會、陶昆忍不住,異口同時驚訝道:「好涼快!」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穿越過塔干沙漠后,艾倫對周圍的環境也更加的熟悉,重新找回熟悉的地標之後,艾倫便踏上回家的最後一段路程。

當然,艾倫仍是沒有能甩脫薩魯這個拖油瓶,對方以契約跟這近一個月的相處為契機,愣是賴在了艾倫身後,死活要去艾倫的部落玩玩。

薩魯也不笨,自己現在身體漸漸康復,13級影武者的實力也在逐漸恢復頂峰,便是面對艾倫這個熊地精他也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了。但是,在這片充滿危機的荒野里,剛剛達到高階的薩魯並不覺得自己便能橫著走了,各種天災人禍還有荒野的強者都能隊自己造成威脅,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與其一個人獨行,倒不如跟著一個至少沒有威脅的土著一起,更加安全。

而且,距離五星連珠的時間只有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自己現在身處荒野,又剛剛經歷了同伴的背叛,往昔的種種關係都不是那麼安全了。想來,現在他那幾個對自己痛下殺手卻又沒能得逞的傢伙,正在滿世界尋找自己的蹤跡,務將自己滅口才會罷休。

如此想想,自己現在躲在荒野之中,跟在艾倫這名熊地精身後,只要他對遺迹動心,自然不會錯過這數百年才能開放一回的遺址,到時候自己或許能跟他再定一個契約一同前往,彼此各取所需那也不枉費自己得到這一個秘密了。

文明世界里廝混的人,腦子沒有多少蠢笨的,打定了主意的薩魯費盡了心思,才說服艾倫同意自己跟隨,前往他們綠野所在的地方。

「過了前面那個山丘,就是碎骨部落的地盤,他們是綠野平原上最強大的部落,不過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最強大的應該是我們綠野部落。」

艾倫臉上既有自豪,同時也有幾分遺憾,如果知道部落在自己手裡發展壯大如此之快,那他恐怕也不會跟碎骨者那個老傢伙,簽訂什麼契約了,而是帶著族人們殺到碎骨部落面前,將碎骨者這個老混蛋碎屍萬段,才能解自己的心頭之恨。

碎骨者無數次的動作,終究在艾倫心底留下了恐怕永遠也磨滅不了的仇恨,他只想要有朝一日如果契約解除的話,那艾倫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讓碎骨部落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現在艾倫很有底氣,族裡擁有3名進階者,又有蔻兒跟艾琳兩個未來可期的新生代,加上這回購買回來的地精,從實力上已經超過了碎骨者經營多年的部落。當然,這也跟當時艾倫與雷吉斯他們,偷偷伏擊了碎骨部落一半的戰士有關,否則以巔峰時期的碎骨部落實力,綠野部落至少還得好幾年或許才能超過他們。

「我想問個問題,不過艾倫你可別生氣,我真的只是好奇。」

薩魯欲言又止,不過想想未來要待下去的話,這件事情終究是繞不過去的。

「你問。」

艾倫平靜地回到。

「你們部落平時也是以其他土著的屍體作為食物的嗎?」

薩魯說完這話,眼神不敢望向艾倫,身體緊繃著做好了防備的動作。

艾倫像看傻子一樣看著薩魯,這個問題問得跟個三歲的小孩兒一樣。

「我們雖然沒有你們外面世界那些假仁假義,但是除非是為了生存,一般來說我們都不會輕易以其他的部落族人為食物。當然,如果在戰場上廝殺留下來的屍體,我們也不會放任他們自然腐爛,作為食材他們還是能給我們提供不錯的養分。」

「現在我們綠野部落,有自己種植的糧食,還有地盤內那些堅桃樹生產的堅桃果,滿足族人們的口糧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倒是你,想要跟我到我們部落生活一段日子沒有問題,但是我們又憑什麼要保護你,給你食物呢?」

「其實,我可以自己打獵,自己獲得食物的,只需要在你們的部落邊上給我一個容身的地方便好了。」

薩魯作為冒險者,什麼樣的苦沒有吃過,對於艾倫這一個問題也是有了答案。

「當然,如果艾倫族長你願意將我那一對匕首還給我的話,我願意無償幫艾倫族長做一件任務作為回報。」

「你幫我做3件事情,我便讓你在我的部落生活,而且我願意跟你結契約,一起探索荒野遺迹。」

薩魯硬要跟著自己,艾倫便在想著如何將這件事情變得對他更有利,當聽薩魯說他是一名13級的影武者之後,艾倫便有了一個不成熟的想法。

「……」

薩魯陷入沉默,三件事情看似不多,但是很多時候甚至會要了自己的小命,他不得不慎重。

「……我可以答應你,但我只做不違背我道德,同時又在我能力範圍內的事情,如果事件進展威脅到我的生命,我可以自主決定放棄。」

當艾倫突然提出條件,沉默便成為了前行時的主色調,一直這樣直到進入黑夜兩人找個地方暫時休息,薩魯才最終艱難地給予了艾倫一個回復。

「好。」

艾倫也清楚,對方考慮這麼久做出這個決定,已經是他所能答應的底線了,自己這一趟救人下來也算是有了意外的收穫。

路過碎骨部落的時候,艾倫遠遠望了對面那座總是籠罩在一片煙塵氣息中的村落,眼神中陰霾一閃而逝。碎骨部落的人想來應該也發現了艾倫的存在,不過他們並未過來查看,就這麼放任艾倫他們的離開,倒是讓艾倫心中的一點小想法給落空了。

等到了綠湖邊上,綠湖村那座沒了山頂的山丘已然盡收眼底,不過越是走近艾倫的臉上越是變得冷厲。出發之前一片完整的外圍圍牆,現在印入艾倫眼中的多是破破爛爛,尤其是東邊那道臨時修築起來的土灰色石磚牆壁,與原木圍牆的棕色形成極大的色差。

「啊!!!!該死的混蛋!!!」

艾倫長嘯一聲,再也收不住腳步,快步疾跑起來,他不知道在自己出發荊棘堡這兩個月里,村裡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艾倫都已經把它掛在了碎骨部落的頭上,只有他們才會無聊地一直找綠野部落的麻煩。 胡鏈從凌晨四點抵達仁安羌,一直在劉放吾的帶領下,偵查到天色大亮。

來晚了。

日軍似乎對中國軍隊救援英軍有了準備。

平牆河對岸,白塔山,都在構築防禦工事。

新建的戰壕,地堡,徹夜施工。

尤其是火車站向西南方向被炸毀的橋樑東岸,迫擊炮陣地,野戰炮陣地,連環地堡群都矗立起來。

除了可以穿插切斷日軍各軍事集團之間的聯繫。

唯有強攻。

強攻傷亡太大,這不是胡鏈想要的。

仁安羌這個地方並不大,即便是圍攻一點,也在鬼子野炮聯隊的炮火射程之內。

新38師和新22師手裡沒有大口徑重炮牽制鬼子野炮聯隊。

在二十二集團軍聽了很多周小山對鄧錫候,劉文輝解釋緬甸的軍事態勢。

已經被洗腦了。

他接到命令的那一刻,就明白周小山的企圖,利用仁安羌油田,利用日軍勢在必得資源,站住這裡,把更多的鬼子吸引過來,然後東線南下的川軍主力,一舉抄了日軍第十五軍這個集團軍的後路。

圍殲入緬全部日軍。

為了能達到這個戰略目的,新38師也好,新22師也好,劉元塘部也好,絕不能接受太大的傷亡。

否則不僅吸引不了太多日軍來援。

甚至達不到戰略目的。

至於救英國人,這是噱頭,不是目的。

「伯玉,英國人又發來電報聯絡,說我們再不發起進攻,打破日本人的封鎖,他們就要投降了!強攻就強攻吧,我們集中兵力從老渡口突破,佔領這個無名高地,接觸了懸在英國人頭上的封鎖,先把英國人救出來再說。」

不甘心的胡鏈正在頭疼。

接過孫立人遞過來的電報,都想給他扔到地上去。

這幫人就會給遠征軍施壓壓力,你們倒是投降啊,看看日本人怎麼虐殺你們。

「劉師長,你怎麼看?」

剛趕到的劉元塘擺了擺手,沒有接胡鏈遞過來的電報。

「周主任讓我聽從你的指揮,他說你狡猾如狐,一定不會按照鬼子給我們準備的套路去打!」

胡鏈因為姓氏的關係,又比較狡猾。

很早時候就被人叫做狐狸。

指揮部很多人都知道他這個被人叫爛了的綽號,紛紛笑起來。

胡鏈也笑起來,周小山這傢伙這時候捧自己一把,沒安好心,這仗要不打漂亮了,還真讓他瞧扁了。

鬼子布防的態勢確實不好打。

盲目的上去,弄不好會掉坑裡。

「劉師長,幫我發個電報,把這裡戰局情況都給周小山,問問他有什麼好建議!」

看著劉元塘轉身。

胡鏈又問上了南洋自衛軍跟隨新22師過來的參謀聯絡官李炳華。

「李參謀,你們南洋自衛軍在仰光到仁安羌,有具體情報眼線沒有,我急於知道,還有沒有日軍會增援仁安羌,大致什麼時間會抵達,數量有多少?」

「都盯著呢?周主任讓我們自衛軍幾百人,在各地華僑的幫助下,分散在仰光出來的兩條鐵路線和沿線公路!不過我需要聯絡他們。」

「太好了,趕緊聯絡!」

在孫立人看來,日本人在仁安羌油田附近雖然戒備森嚴,並沒有到不能一戰的地步。

聽廖耀湘說,川軍對進攻方面的訓練,頗有章法。

交替掩護的進攻戰術和軍械配置,在同古保衛戰中也發揮的淋漓盡致。

本來還想看看胡鏈怎麼發揮。

但是這傢伙也太謹慎了。

新38師起了個大早,幹了個晚集。

萬一英國人真的投降日軍了,怎麼收場啊。

但是孫立人的部下並不這麼認為。

劉放吾沉思著喊了一聲學長。

「儘管開口,說錯了也不怪你!」

胡鏈看著劉放吾剛開口,孫立人眼光看過去,他又閉嘴了。

看著小心翼翼的手下彷彿領會錯了意思,孫立人無奈的慫慫肩膀,剛準備讓他繼續說,胡鏈先開口了。

宠的像祖宗 「根據我們團偵查部隊盯住橋那邊指揮部的情況看,鬼子的火車抵達很有規律,連續兩天都是中午十二點左右,到達三個專列,同時天上有鬼子飛機護航!」

聽到這裡,孫立人也鼓勵劉放吾。

「繼續!」

「這三個專列,都是同樣的火車機頭,鬼子會集中兵力卸貨,卸貨以後他們回返回!我懷疑鬼子在仰光到仁安羌之間,有一個中轉站。當然,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從仁安羌鬼子炮兵陣地,朝東南方向五公里以外,根本沒有防護,跟國內是兩碼事!」

胡鏈和孫立人對望一眼,都咧著嘴笑起來。

劉放吾也輕鬆的指向了地圖。

「更重要的是,仁安羌以東方向十多公里,有一個山口,我看很適合打伏擊!不僅適合伏擊日軍火車,也適合伏擊從仁安羌來援的日軍,鬼子炮兵陣地的火炮還打不到,如果要進行炮火支援,他的炮兵陣地必須移動出目前的防禦陣地。我們可以派部隊盯著鬼子火炮,一旦發現他冒失的鑽出來增援,就給他端了。唯一要小心的,就是鬼子飛機!」

胡鏈看了看手錶。

距離十二點,還有三個多小時,準備時間完全足夠了。

這時候李炳華也拿著電報回來了。

說日本人在仰光到仁安羌的路上建立了中轉站,汽車和鐵路都在運輸物資,軍械,軍隊。

日軍第18師團一部,前天已經踏上了仰光西行的火車,正在朝著仁安羌趕來。

「孫師長,劉師長,你們兩人立刻集合部隊,沿著鐵路線東進到劉團長說的那個山谷,孫師長負責打伏擊,端了鬼子前來增援仁安羌的列車,管他裝的人還是貨,都是我們繳獲。劉師長負責防空和阻擋來自仁安羌方向的援軍,新22師負責進攻仁安羌幾處日軍據守的高地,同時營救英軍怎麼樣?

孫立人看見劉元塘爽朗的笑起來,拍了拍他的後背。

「要不,劉師長做預備隊,端鬼子專列,阻擋增援日軍,這活我新三十八師一起幹了!反正劉師長的部隊大部分還在路上,幾百公里舟車勞頓到這裡都需要休息。」

「這可不行,我來緬甸,是打鬼子的,中央軍能打,我川軍也不是吃素的!」

「別爭了,就這樣定了,我們先前移指揮部,規劃好伏擊,阻擊地形,我還要回來盯著仁安羌!對了,孫師長把劉團長借給我,如果33師團增援被伏擊山口,察覺對手的破綻,我要立刻部署攻擊方式!」

就在這時候,劉元塘的副官也拿著電報過來了。

在臘戍的周小山提醒胡鏈,如果仁安羌的日軍防備森嚴的話,建議他們先打援兵,把構築好工事的日軍調動出來。

並且可以提供空中支援。

胡鏈咧著嘴笑起來,看來是英雄所見略同,這仗這樣打錯不了。

他哪裡知道,在仁安羌的第33師團長本多政財很不以為然。

本多政財在事變的時候,還是旅團長,跟隨板垣征四郎參加過南口戰役,平型關之戰,忻口之戰。

然後調入支那派遣軍總部。

一路升任支那派遣軍副總參謀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