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我們當時正在追殺一隻二階下品的青靈魚,你也知道這種魚肉質鮮美,一條就價值上千靈石,我們當然不能放過它。」

「當時,我們追到了數百丈深的海底才將其斬殺。在斬殺了它的不遠處,我們發現了一處洞窟,靈石礦就在裡面,不過裡面有一隻二階上品的碧鱗蟹在守護著。」

「在海底我們實力大減,就算我們三人結成陣法也不過勉強抵擋,好在它受了傷,我們才能逃了一命。不過,就算如此,五叔和大哥也都受了點傷。」葉昭雄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不由得有些害怕道。

「在海底?那如何將它斬殺,如何開採就成了一個大問題了啊!」葉昭明嘆道。

一聽葉昭明說的話,眾人臉上的喜悅都淡了些。

「是啊,在海底那蟹妖的優勢就放大了無數倍,而我們的法力消耗會是平時的數倍,就算能夠勝過它,也無法將它斬殺。」

「無法將它斬殺,那我們也不能安心開採靈石。」葉學琬道。

「那難道我們就這樣放棄了?」葉昭雄道。

「當然不能,既然能發現這一座靈石礦,那這是屬於我們葉家的機緣。」

「更何況,如今族長正在閉關突破紫府,一旦族長突破,青玄島如今的靈脈不過二階上品,也不足以負擔得起紫府修士的日常修行。」二長老葉聖繼道。

「而想要晉陞三階靈脈,需要十萬靈石。而家族短時間內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靈石,除非等上數十年的時間。因此,這座靈石礦必須拿下。」

「不錯,既然這樣我們先去那裡探探情況,看合我們幾人之力能否將它拿下。不能的話,那就只好等族長突破再請族長出手了。」

「如今族長閉關突破,那家族這裡至少得留下兩位築基修士,因此能夠出手的只有五位築基修士。」葉昭明道。

「那昭明你和學琬留下,我們倆和昭雄一起過去。」二長老葉聖繼道。

「不妥,二長老你修鍊的是火屬性功法,在海底下發揮出的實力有限,不如你和學琬姑姑留下,我和大長老他們一起去。」葉昭明搖頭拒絕道。

「可是昭明你的天賦比我好,不過五年時間便晉陞築基二層,你還是留在族中吧。」葉聖繼道。

「是啊,昭明你還是留在族中吧。」葉學琬也勸道。

「不不不,二哥也說了,那蟹妖受了傷,如今我們五人配合上陣法就算不能斬殺它,也能夠安全退去,沒什麼可擔心的。」

「更何況,我近些年也煉製了些二階靈符,不會有事的。」

眼見眾人還要繼續勸道,葉昭明擺了擺手拒絕了他們。

片刻后,葉昭明、葉昭雄和葉聖何三人從家中寶庫中領了套二階中品的水澤金光陣,便向著靈石礦的方向飛去。

一個月後,在葉昭雄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處上百里的荒島上。

「昭明,你們來了。」葉學偉對著他們道。

「五叔,你和大哥的傷勢還好吧。」葉昭明關心道。

「不礙事,都是小傷,都幾個月過去了,都好的差不多了。」

「那好,那我們就動身吧。」葉聖何把陣旗發放給眾人後道。

片刻后,眾人結成了陣法向著海底而去。

只見,他們一進入海中,陣旗化出一道藍色的水幕將他們周圍的海水排斥在外,他們緩緩的向著靈石礦方向下沉著。

在下沉的過程中,成群結隊的魚蝦不停從他們身邊游過,還有不少一階魚妖想要攻擊他們,他們輕鬆的就將它們全部滅掉。

一個多時辰后,眾人來到了海底數百丈之下。

「昭明,你們看,那裡就是靈石礦的所在。」葉昭坤指著遠處小山大小的礁石道。

礁石旁長滿了許多各色的珊瑚,一些發著熒光的水生植物,微微的照亮了旁邊礁石。

眾人使用靈眼術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神識又在礁石周圍掃了掃,並未又發現任何異常。

「學偉,並沒有任何動靜,你說的碧鱗蟹在那裡?」大長老葉聖何詢問道。

「大長老,那蟹妖估計在養傷呢。咱們弄出點動靜看看能不能把它吸引出來,否則在這狹小的礦洞中和它鬥法,得吃大虧。」

「好。」

九号房间 眾人紛紛運轉陣旗,一顆湛藍水球向著礁石處的洞口攻擊去。還未攻擊到,一道水箭從洞口處射出,將水球炸開,一隻巨大的蟹妖遊了出來,兩隻鉗子還在不停的揮舞著。

眼見是之前打擾它療傷的幾人,碧鱗蟹一揮鉗子,一道巨大的水箭又向著眾人飛來。

一見碧鱗蟹攻來,頓時眾人撐起一道金光罩住四周,擋住了它的攻擊。還未等眾人鬆一口氣,一道手臂粗的藍色閃電就擊向眾人,迅速非常的快。

地面亮起一陣黃光,海底無數的砂石飛起,化作一面數丈高的土牆擋在眾人面前。

藍色閃電擊打在土牆上,瞬間將土牆擊碎,還攜帶著餘威向眾人攻擊而來。

還在有了土牆的阻擋,眾人紛紛釋放出數張防禦靈符擋下了這一擊。

「學偉,這蟹妖看起來並沒有受傷的樣子啊。」大長老對著葉學偉道。

「大長老,咱們一來一回耽擱了幾個月,這蟹妖可能養好了傷勢,咱們估計不是它的對手了,還是快撤吧。」葉學偉焦急道。

「好,不夠咱們得小心些,這蟹妖估計不想放過咱們。你們繼續抵擋它的攻擊,給我爭取點時間,我來催動這門陣法的遁術。」

說罷,葉聖何便對著陣旗施展各種法訣。

同時,眼見自己的天賦神通閃電都被眾人擋下,碧鱗蟹怒了,揮舞著兩隻巨鉗,朝著他們衝來。

衝過來的同時,幾道水箭術又飛射而來。

此時,葉聖何正在全力催動著陣法上的遁術,無法在進行防禦,只能依靠眾人自己攻擊了。

只見,葉昭明一揮手,幾枚符籙飛出,化作幾面金色盾牌擋在前面。葉學偉也催動著法訣再次申起土牆抵擋著蟹妖的攻擊。

葉昭坤和葉昭雄也不斷御使著飛劍砍在蟹妖身上,響起一陣鐺鐺的碰撞聲,徹底惹惱了蟹妖。

密集的水箭術不斷的射來,眾人也只能不斷躲避著它的攻擊。

眾人交手了幾息后,蟹妖也發現了眾人只是在拖延時間。於是它改變目標,向著遠處的葉聖何攻擊而去。

「不好,大長老。」葉學偉焦急的喊道。

就在著危急的關頭,葉昭明取出一張水遁符往身上一拍,眨眼間便擋在了蟹妖的攻擊路線前。

只見他手一揚,射出幾張符籙,五六柄金戈向著水箭術飛去,消減了蟹妖法術的威力,再祭出幾張水遁符終於擋住了蟹妖的攻擊。

在他擋住了蟹妖的攻擊時,眾人也都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就在蟹妖想要再次發出攻擊時,葉聖何也終於祭出了陣旗上的遁術。

頓時,一道藍色水幕將眾人包裹著,化作一道藍光向著上邊飛遁而去。 等中午用餐高峰期過去后,李方和諾諾就帶着巫馬婧雯回到了民宿。

一個早上陸陸續續的已經有50間左右的房間被入住了,這些客人有的出去游湖,有的在村裏閑逛,還有的就是在貓咖里擼貓。

貓咖現在已經開始供應各式各樣的點心和一些果汁、咖啡之類的。其中小貓餅乾和魚餅乾最受客人的喜愛,每桌客人基本上都點了,還都吃的差不多了。

巫馬婧雯早上起的比較早,所以回房間去休息了,李方則去了貓咖裏面和客人們見了個面,閑聊了一會。

小貓表演要等到晚上今天預定的客戶都入住以後才會表演,具體的時間已經寫在了掛在貓咖門上的一個小牌子上了。

等李方從貓咖走出來,就被在前台交代着什麼的羅子軒看見了,走上來叫住了他。

「三哥,商量點事唄。」

「什麼事,你一叫三哥我就知道你有事要找我。」

「從你餐飲公司那些在培訓的廚師裏面,把最好的兩個廚師給叫來唄。」

「幹嘛。」

「你說幹嘛,你是忘了旁邊那個餐廳了是吧。沒有廚師,誰來做菜。沒有菜,誰來吃。」

「額,這我還真忘了,那行,我和那邊聯繫一下,叫人過來吧。不過你自己這邊也得準備一下,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別等人來了,還要他們來動手。」

「知道了,我上午就問過二哥了,他那邊剛好有認識的機器供應商,已經安排好了,估計明天就能送過來了。」

「那好,到時候服務員這一塊你要跟上。雖然餐廳的服務員不用向客房那邊看齊,但是必要的培訓還是要達到的,別讓客人覺得我們怠慢了。」

「恩,知道了,我等下就聯繫之前投過簡歷的人,看看有沒有願意來上班的。」

「可以,那批人都是經過篩選的,質量還是不錯的,你問問吧。」

「恩,好的。」

「那我沒事了吧,先上去睡會了。」

「沒事了,我也先出去了。」

「對了,寵物醫生那邊聯繫的怎麼樣了?」

「已經聯繫好了一家寵物醫院,以後只要出現任何問題,我們直接過去就行、」

「好的,現在這六隻貓可是我們的招牌,招牌可要保護好啊。」

「我知道,放心吧。」

到了晚上,用過晚飯以後,李方和羅子軒就在貓咖里準備着了。今天就要開始表演節目了,現在倆人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就怕表演不成功。

不過都已經到這地步了,倆人也只能把準備工作做好,剩下的就交給小貓們了。

倆人剛剛準備好道具,從門外陸陸續續的開始有人走進來,時不時的有人和李方打着招呼,這些都是李方的粉絲。

等到了約定好的表演時間,真箇貓咖都已經被人給坐滿了,甚至有幾個晚來的都站在那裏。

李方感覺讓人站着也不是事,叫服務員去搬了一些凳子回來,讓他們就坐。

「歡迎光臨,各位遠道而來的帥哥美女們,大哥大姐們,我是方子。對了,還有直播間的各位家人們,方子當然不會忘了你們。表演即將開始了,大家如果要錄製視頻和拍照的,就把手機拿出來準備好,我怕等下,你們會錯過精彩的表演。對了,各位點了單的客人們,等表演結束以後,我們的服務員才會給你們配餐,以免食物的味道分散貓咪的注意力。」

聽到李方這麼說,不少人都掏出手機,點開了相機拍攝功能。至於表演完以後才配餐,貓咖里的客人都沒有異議,畢竟他們今天過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看錶演,吃不吃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反而是其次。

在李方的指揮下,將軍最先入場。五隻小貓跟在它的身後,配合著音樂,再現了將軍的成名作。

對於這一幕,這些李方的粉絲遊客都在抖音上看見過,不過現場那是第一次看,也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等它們走完退下去以後,兩個高腳凳被放置在設定好的舞台中間位置,布偶貓在李方的示意下,來到李方的身邊。

李方把小布偶放到高教凳上,之間布偶縱身一躍,穩穩的跳到的另外一個凳子上面。隨後,又跳到了另一端羅子軒的肩膀上,跟隨着羅子軒身體的轉動,在他的兩個肩膀和脖子間轉動着。

然後又從肩膀上跳回到高腳凳上,連着兩次跳躍,來到里李方的肩膀上,轉動了起來。

在李方肩膀上轉動的時候,羅子軒已經把一個長木板放到了高腳凳上面。這塊長木板是經過改造的,看起來和舞獅的木樁子一樣,兩頭低中間高。

李方把布偶放回到地上,小布偶回到的貓群中坐定,孟加拉貓一步步的走到了李方的身邊。

李方把他抱到木板上,之間小孟加往上一條,穩穩的站在了一個木樁子上,然後一步一步的從這頭走到對面,又從對面走了回來,連着兩個來回,時不時的還跳躍幾次,最後一跳來到李方的懷裏,然後落到了地上回到貓群里。

下一個出場的是折耳貓,還是同樣的道具,只是表演方式不同。折耳貓個頭沒有孟加拉貓大,跳不到木樁子上。它在羅子軒的指示下,圍着木樁子轉動着前進,就像踢足球的運動員進行繞樁訓練一樣,左右左右的前進著。

等折耳貓回到貓群里,就是最胖的加菲貓的表演了。道具很簡單,倆個小孩子鑽的小拱形門,中間鏈接這一條長長的布袋子,加菲貓從一頭進去,從另外一頭出來,又從那邊鑽進去,從這邊出來。這個表演是最輕鬆的了,考慮到加菲貓的身材,才安排了最簡單的節目給它。

最後剩下的就是暹羅貓了,最為一直無比優雅的貓,它的單人節目是最難的,思前想後,最後把羅子軒做為了表演道具。

只見暹羅貓從地上一跳,就跳到了羅子軒的懷裏,羅子軒用手把它的後退和屁股托住,慢慢的把它舉過了頭頂。

……。 祝融迅速地退回了主界面。

接著他就注意到【鱷魚】的選項立刻變成了灰色。

除了【鱷魚】的選項之外,【白肢野牛】【角馬】【野牛】等選項也紛紛變成了灰色!

「這就不能用了?難道是每天只能用一次?」

看著這一排排的灰色選項祝融頓時覺得有些無力。

不過,很快他就注意到灰色下方有一行清晰的提示。

【每日免費已結束!繼續訓練需要消耗粉絲值1億,請問宿主是否繼續?】

看到系統的提示后,祝融頓時在心裡大呼坑爹。

原本祝融以為這是一個類似闖關獲獎的功能。

不過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

這功能非但不給他提供額外的獎勵,而且想要使用還需要額外消耗他的粉絲值!

祝融心中吐槽了一番之後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現實。

其實真要說起來這能力也還算不錯。

這種訓練有助於他提前對所有有可能接觸到的野生動物有所了解。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每一種大型野生動物都有著他獨特的生存和戰鬥技巧。

若是能夠在訓練模式當中提前了解一些那日後遇到應對起來也就更從容了。

就像這次,若不是在訓練中嘗試一番他是不可能體會到鱷魚的真正恐怖之處的!

「就是這疼痛感也太真實了一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