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

忽然間,一陣悉悉嗦嗦的聲音傳來。

閉目打坐的李修緣睜開眼,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呀,原來這裡還有人呀~」

柔美而動聽的嗓音響起。

一名看起來大約十七八歲,長長的秀髮編織成麻花辮垂在身後,身著淡粉長裙的女子纖纖玉手撥開灌木叢走了出來。

這女子有著一雙溫柔的緋紅眸子,姿容可謂絕色,身材更是好的沒話說,完美的符合了李修緣的審美觀。

他承認,自己在看到這名女子的時候,真的有一丁丁心動的感覺。簡單來說就是見色起意!

「你好,我叫阿柔。請問你也是來獵取魂環的嗎?」她臉上的表情細膩柔和,溫聲細語的輕聲道。

「……」

李修緣沉默不語,輕輕的閉上眼睛……

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臉上的表情已經呈現怒目金剛之相!!!

「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轟隆一聲,洶湧澎湃的金色佛光爆發!

「大膽妖孽!我要你原形畢露!」

從遠遠望去,魂獸大森林彷彿正有一顆太陽緩緩上升,照耀了四面八方!

「……」

至於叫做阿柔的女子則是完全嚇傻了,她還沒來得及釋放魅惑天賦,就被搶先打斷了。

此刻的李修緣身披紅袈裟,頸掛金佛珠,周身散發著無量的佛光!

「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般若巴嘛空………」李修緣念動咒語,隨後脫下袈裟,顯露出身上的金龍紋身!

這金龍紋身栩栩如生,威嚴華貴!

此時此刻伴隨著咒語,散發著無盡的光芒!

驚天的龍威覆蓋整個魂獸大森林!

「——飛龍在天!」

一條威嚴的黃金神龍從紋身中脫離,顯現,身軀龐大,漫無邊際,鱗甲俱全!盤踞在整個森林上空,散發著無盡的威嚴。任你是什麼級別的魂獸,都只能在龍威下瑟瑟發抖!

此時的法海…阿不,李修緣上身赤裸,足踏金龍之上,飛騰於高空之巔。目光緊盯著下面遠方魂獸大森林某處,那裡有無數氣息強大的魂獸聚集在一起,甚至在地底的最深處,還有一道晦澀古老的氣息在沉睡!

非常強大,真要打起來,誰輸誰贏,還真不好說。

眼中閃過一抹忌憚。

沉思片刻,李修緣還是不願意就這樣放過那些對自己打歪主意的魂獸!

「貧僧不去招惹你們,你們卻來招惹我!若不懲戒你們一番,豈不是被你們小瞧了去!」

「飛龍在天,去!」

李修緣大喝一聲,腳下踏著的巨大金龍發出一聲悠長的龍吟,雄渾,霸道的龍吟聲竟然生生將許多弱小的魂獸嚇破膽,活生生震死!

「昂!!!」

緊接著,這條龐大的金龍俯衝而下!

「轟隆!!!」

震天的巨響。

期間還混雜著其他魂獸的嘶吼,眼尖的李修緣可以看到金龍落下的地方,出現了熊,黑龍,天鵝等等實力巨大的魂獸。

但是在從天而降的金龍下,通通都不堪一擊。

「善哉善哉!」

李修緣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那些魂獸雖然實力不俗,但是在他的飛龍之下,就算不死也要重傷,也算是起到震懾的作用了。

7017k 【576,577已改,明天解】

【護士節快樂】

全球****新增確診數和死亡數再度快速上升。網上出現不少救治重症患者的圖片和視頻。他們大多接着呼吸器,胸部用力地起伏着。也有人被翻轉,俯卧在病床上。

俯卧位是一種沿用已久、對呼吸道疾病患者大有好處的姿勢。世界衛生組織明確建議,感染新冠、出現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者,每天俯卧2-6個小時,有助肺擴張、增加氧氣量。

ARDS病人採用俯卧位,最早於976年報告。醫學界認為,這是重症監護醫學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這是誰的主意?」美國護理科學院主席、紐約大學護理學院院長艾琳·蘇利文-馬克斯近日於《科學美國人》雜誌發文,喚出她的名字:註冊護士,瑪格麗特·皮爾。

彼時,瑪格麗特·皮爾就職於美國密歇根州東南部一所小型社區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其日常工作包括給重症患者擦拭身體、翻身。

瑪格麗特·皮爾發現,即使是短暫俯卧,ARDS患者的呼吸狀況似乎有所改善。於是,她邀請醫生羅伯特·布朗聯合研究。他們在5位ARDS患者身上,驗證了俯卧位對氧合指數的積極影響。976年,兩人將這一開創性發現,發表在《重症監護醫學》雜誌。瑪格麗特·皮爾是該文的第一作者。

文章發佈后的幾十年間,多位IU領域大牛不斷研究,陸續確認了最有利的俯卧時機、最佳持續時間和適用人群。

203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佈重磅文章稱:俯卧位作為重度ARDS患者的早期干預手段,可顯著降低2天和90天的死亡率。「相較於其他ARDS治療,如肺保護、低潮氣量通氣和持續靜脈輸注神經肌肉阻滯劑,俯卧位對生存的影響更大。」

「新冠疫情初起時,病毒奪走無數人性命,醫學界沒有靈丹妙藥。但我們至少能利用俯卧位這一方法,最大限度地提高患者的生存幾率。」意大利米蘭國立大學麻醉和急救學教授盧西亞諾·加蒂諾尼告訴BB。

「全世界的重症患者都應該感謝她。」艾琳·蘇利文-馬克斯稱,****大流行凸顯了護士不可替代的作用。「現有研究表明,護士們在傳染病暴發期間,不舍晝夜地奮戰在抗疫第一線,挽救生命和保護全體公眾。同時,他們要應對人口老齡化和非傳染性疾病日益增多所帶來的衛生挑戰。還要結合自己的職業經驗和臨床觀察,進行專項科研,以改善和提高患者生存狀況和生存率。」

醫療任何一個領域,都有護士們的不懈努力。

護士做研究,能追溯到「現代護理學之母」佛羅倫薩·南丁格爾。5年,她創新使用類似於餅圖的「玫瑰統計圖」,按照月份列出克里米亞戰爭中不同死因的士兵人數。清晰的圖表成功說服那些懶得看或看不懂統計分析的軍方高層,促使其決策,以及時增加戰地護士和增援醫療設備。

她還根據調查資料,對醫院環境衛生管理、病房建設、陳設、床位數量、清潔設備和管理佈局等,提出較詳盡的論據。相關舉措使傷病員死亡率從42%降至2%。

而在****大流行期間,護士們的「科學素養」持續在線。艾琳·蘇利文-馬克斯介紹,紐約市新冠疫情最嚴重時,IU註冊護士亞當·哈達斯閱讀大量關於****的最新期刊、文章,了解病毒如何影響肺部,並在護理工作中探索呼吸機參數設定。他將自己參與心肺復甦救治的患者數據收集、分享出來,和其他學科醫生一起,摸索「提供最高生存率」的復甦方案。

護士們的「發明創造」還體現在人文關懷中。路透社4月中旬報道,在新冠重疫區巴西,染疫老人接受治療時痛苦不堪。他們常請求護士握住自己的手,以得到心靈慰藉,並溫暖自己的手臂。為盡量滿足更多患者的「握手要求」,護士SeeiAraújunha和VanessaFrentn將兩隻橡皮手套捆紮、形成上下兩層,然後將溫水灌進手套,再套到患者手上。巴西媒體稱之為「愛的小手」。

「此舉不僅能溫暖患者的手、提供情感支持。它還有實際的醫療意義,包括加速血液循環,避免手太冷影響血氧監測讀數。」路透社稱。

在疫情期間的發明創新中,中國護士不曾落後。

2020年三四月間,山西支援湖北醫療隊員護士李亞琴和同事潘博一起構思,發明「醫用防飛沫壓舌取樣裝置」。這能在新冠病毒檢測時,阻止病人咳嗽或嘔吐產生的飛沫飛濺。

2020年「國際護士節」期間,上海市楊浦區中心醫院舉辦「護理創意發明展」。在展出的03個護理創意中,有6件「出生」於武漢抗疫一線。比如「能喝水的氧氣面罩」,緩解輔助通氣者的口乾口渴。吸管被設計成「變色特製管」:未使用狀態下,吸管呈現透明;水溫正常或偏高,吸管顏色不一。

還有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重症醫學科主管護師馬璐研發的一次性帶有定量沖洗裝置的密閉式吸痰管,在護理患者的同時,降低醫務人員暴露風險。

此外,解放軍南部戰區總醫院麻醉科護士長鬍玲發明的「一種全麻俯卧位頭部支撐裝置」,對改善****重症患者俯卧位通氣大有裨益。這一發明獲得202年度「中華護理學會創新發明獎」一等獎。

「護士也是科學家,其課題從代謝性疾病到痴呆症,再到新興的癥狀科學。在醫療每一個領域,都有護士們的不懈努力。」艾琳·蘇利文-馬克斯說,自200年,美國護士連續5年在職業道德和誠信民調中,被評為「最值得信任的專業人士」。2020年,根據美國護士協會發佈的年度調查結果,護士再度成為「美國最受信任的職業群體」之一。

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護士也應獲得這巨大的社會榮譽和極高的社會地位。

202年5月2日,是第0個「國際護士節」。這一天亦是中國445萬註冊護士的節日。

從機構內護理到社區和居家護理,你們為群眾提供了醫療護理、老年護理、慢病管理、心理護理、安寧療護等高質量護理服務。

借用H總幹事譚德塞說過的,「護士是各個國家衛生體系的中堅力量」。祝大家節日快樂!

【臨終關懷】

新的文化觀念也正在形成。王一方在近年提出了「圍死亡」的構想,他表示,就像婦產科將孕婦、生產、新生兒問題前後一體化發展的「圍產」一樣,人們也應該做到「圍死亡」:在瀕死、臨床死亡、生物學死亡、社會學死亡幾個階段予患者和家屬不同的照料,將臨終關懷、器官捐獻、殯葬儀式囊括在內。這既是一個新的醫學概念,也是一個生命文化概念——死亡,也可以充滿溫暖、情意和希望。

在臨床實踐中應用傳統文化的同時,路桂軍也對中國的傳統家庭觀念有了更深的理解。他意識到,家文化往往會與死亡觀念糾結在一起,影響着中國人的臨終決策。

比如,家屬以為患者好的名義不告知其真實病情,而患者也無法與家人訴說對死亡的恐懼並得到疏解,進而出現焦慮、抑鬱甚至譫妄。又如,患者在人世間尚有牽掛,大多是關乎家人,但在「別說這種話,不會死」的逃避中,雙方始終不能有坦誠的愛意表達,最終只能抱憾而去。對此,路桂軍團隊會注重用引導的方式讓患者與家屬互訴衷情,共同做好臨終決策。

在中國,不管實際達到的效果如何,家屬的隱瞞都會被理解為一種「別告訴她」電影式的善意的謊言。而在一些國家和地區,此種做法可能會觸及法律的紅線:美國《病人權利法案》於973年出台,我國台灣也在205年通過了《患者自主權利法》,是亞洲第一部患者自主權利專法,確保了患者有知情、選擇和拒絕醫療的權利。

能不能允許一個死亡率

00%的科室存在?

不同的或許不僅是文化和法律。哈爾濱醫科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的張雲龍記得,他在參加「第二屆海峽兩岸安寧療護高峰論壇」時,來自台灣的蘇文浩醫師說:「對姑息治療來說,沒有正確的模式和錯誤的模式之分,最佳的模式是由當地的資源和需求決定的。」

心满意足 比如在台灣,安寧療護病房並不單指一個房間,而更像是一個為病患和家屬打造的綜合場所,設有交誼廳、餐廳、空中花園、禱告室等。而在大陸地區,一線城市床位緊張,在北京的三級醫院裏,路桂軍在疼痛科開設安寧療護病房,並爭取到單人單間,已經很不容易。

實際上,病房只是安寧療護的一種模式之一。在北京協和醫院,老年醫學科、腫瘤內科、國際醫療部內科等科室成員被招募進培訓小組,集中培養他們進行安寧療護的理念和能力,而後得以將安寧療護模式融入各科室的臨床實踐中。院內還會進行緩和醫療會診,幫助患者減輕癥狀、幫助家屬釋放情緒,「在一定程度上對減緩重病患者的緊張醫患關係起到很大作用」。

不只是北京,近年,全國多個省市開展了安寧療護試點。206年,國務院印發的《「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實現從胎兒到生命終點的全程健康服務和健康保障,加強安寧療護等醫療機構建設。207年,衛健委頒發《安寧療護中心基本標準、管理規範及安寧療護實踐指南》,其中提到,發展安寧療護有利於節約醫療支出,提高醫療資源效率。

哈爾濱醫科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教授賀苗曾總結,中國大陸的安寧療護的發展已形成三種模式:安寧療護醫院或病房、居家服務、社區安寧療護。在路桂軍看來,從醫療資源層面考慮,安寧療護應該在基層社區大力發展。但開展安寧療護工作不僅需要人文精神,還必須有一定醫療技術作為基礎,需要一些大醫院的資源支持。

「可以充分利用國家正在大力建設的醫聯體,各級醫療機構形成互動機制,加上醫務社工等社會力量的協調,形成中國特色的安寧療護體系。」路桂軍對「醫學界」表示。上海實際上已經在實踐這種模式,其於202年把設立「舒緩療護」病房和「臨終關懷」列入市政府實施項目,全市已有近百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腫瘤晚期患者提供居家和住院相結合的舒緩療護服務。

不過,在體系和模式尚未成熟的情況下,發展安寧療護還需突破一些醫療體制的壁壘。

首當其衝的是績效標準問題,若用傳統醫療評價體系來考核床位周轉率、死亡率,那所有安寧療護機構都會是不合格:臨終關懷需要一定時間,病房床位周轉率差,而死亡率是00%。「能不能在決策層面形成一個認識,允許一個死亡率00%的科室存在?」路桂軍發問。

其次是費用問題。安寧療護工作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成本,在現行醫療體制內卻沒有收費標準,相關項目在大部分地區沒有納入醫保。「安寧療護應該屬於社會福利性事業,對於社會的發展、穩定、文明以及人的尊嚴都具有重要意義。但由於這一事業無法帶來利潤,在一個一切以經濟指標為風向標的市場經濟時代,這一事業很容易被忽略,更難獲得民間資本的支持。」王雲嶺說。

而在利用生前葬禮的契機再次反思、總結這些問題之餘,路桂軍仍在回味自己在葬禮上的崩潰一刻。「我躺在棺木中內心誠惶誠恐、淚目氣促。貌似此刻真的要走,而我還未見證子女精彩人生的開啟,此刻湧上心頭的儘是對孩子們的放不下、難釋懷、怎捨棄、後悔做得太少……」但這也讓他和在場嘉賓更能深刻理解,生命走到盡頭,最放不下的是愛。

「即便有死亡準備的人,死亡心理防線鬆動甚至崩潰幾乎是必然的……生死安頓沒有盡頭、沒有止境,只有儘力而為。」路桂軍的好友、死亡問題研究學者雷愛民感慨。 因為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所以周侺海和周正則兄弟倆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先不把這件事情告訴家裡面,三個人離開宴會之後就徑直回到了周正則和喻玖兩個人的家裡。

「來,大哥,吃面。」

「來,老公,這是你的。」

喻玖一人一杯的蜂蜜水,再配上一人一碗的麵條,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足夠慰藉了兄弟兩個人的胃。

像是這種宴會,你要是奔著吃飯去的那就完全可以放棄了。

因為熟知這種宴會的尿性,出發之前,喻玖就特意的拿了些麵包讓周正則墊墊肚子。倒是周侺海,孤家寡人的一個也沒有一個媳婦兒心疼他,剛剛在宴會上一杯一杯的酒下肚,得虧他酒量不錯,要不然早就倒了。

等到兩個人一碗熱乎乎的面下肚,牆上的時針已經指向了十一點。

今天晚上,對於許多人來說,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吃飽喝足之後也該干正事兒了,三個人團團坐,今天晚上宴會上發生的事情是沖著周侺海來的。

「今天的事情你們大概也都清楚了,就是不知道這尹淼背後還有沒有人幫她。」

「至於呂晉,要不是他將念頭打到了弟妹身上,今天也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呂家的臉丟的是一乾二淨。」

話說周侺海早在喝下那一杯被下了葯的酒的第一口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等到後面有人假冒周正則的名義,讓他去二樓客房找他,周侺海心下清楚,這和那一杯被加了料的酒有關,看來是有人已經按捺不住了想要行動了。

尹淼也是提前買通好了酒店的服務生,為的就是將周侺海引到她準備好的房間里。她知道就這麼想要得到周侺海的人和愛,絕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但只要將生米煮成熟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也不得不對她負責。只要兩個人相處久了,尹淼有信心能夠讓周侺海愛上她。

已經陷入了美好幻想當中的尹淼壓根就沒有意識到,就算是這件事情成功了,可對於一個算計自己的女人,哪個男人又會毫無芥蒂的接納她呢?難不成就憑藉尹淼的一句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走錯了房間,或者是那幾滴眼淚,就能夠讓周侺海心動嗎?

美人落淚絕對是值得讓人憐惜的事情,只是那要是對原本就愛這美人的男人。否則就算是將自己的心破開送出去,在不愛你的人手上也不過是棄之如撇。男人多薄倖,愛你的時候你如珍如寶,不愛你的時候,你就是腳下的一種野草,連半截目光都不會給你。

至於呂晉,呂晉並不是無辜的,他的目標就是喻玖。

呂晉早就將目光盯在了喻玖身上。原本呂晉的計劃也是在酒杯里下藥,然後趁著喻玖去樓上休息的時候,偷偷地潛入她休息的房間,成就好事。

只是喻玖的身邊一直都有周正則的身影,夫妻兩個人算得上是形影不離,而且喻玖的防備心比較高,他一直都找不到什麼機會可以下手。

一直到後面周正則有了點事情出去了,呂晉見喻玖一個人落單,這才琢磨著機會來了。只要能夠將喻玖的人哄上手,就算是後面喻玖清醒了,為了她自己的臉面,她也會將這件事捂的嚴嚴實實的,不會大肆的宣揚出去。這樣他既能得到喻玖的人,也不會造成什麼大的嚴重的後果。

沒想到的是呂晉在將東西遞給服務生的時候被周侺海看見了。

所以周侺海就將計就計,將那杯加了料的酒丟進了呂晉的杯子里,呂晉還滿心歡喜的以為自己的陰謀得逞了,一點一點的喝著自己酒杯里的酒,打算等一會兒去找美人,殊不知其實自己酒杯里的東西早就已經被調包了。

就這點子功夫,對於周侺海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也不知道當初教導周侺海的教官看到了如此場景,會不會十分的欣慰自己的徒弟如此的學以致用,是半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這有句話說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尹淼和呂晉兩個人也是自食苦果,本來是自己想當黃雀,

「活該!」

周正則簡單明了的撂下了兩個字,眼睛裡面滿是怒火。

要不是今天周侺海在,周正則還不知道竟然有人膽大包天的將手伸到了他家媳婦的身上,這要是讓他得逞了,他作為一個大男人都保護不了自己妻子,這往後他周正則還有何面目見喻玖呢?

於是,幾天後,當喻玖聽到呂晉在外面不小心摔斷了腿的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是看向某人,只是那時候某人正一本正經的擺放著桌子上的碗碟,聽了,這個消息也沒有絲毫心虛的表情。喻玖在男人臉上看不出來任何破綻,乾脆就把這件事情拋到腦後。

「對了,大哥,你今天怎麼突然回來了?看你這模樣,可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這喻玖嫁進周家這麼長時間,能夠在家裡看到周侺海的時日,簡直是屈指可數。像是這種宴會,周侺海連面都沒有露過,今天倒是奇怪,周興山的壽宴就連一直在外的周侺海都出現了。

「這——」

周侺海稍微遲疑了一會兒,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方才說道,「我這次回來的確是有些事情要辦。弟妹,這件事情可能要麻煩你才行了。」

「麻煩我?」

「麻煩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