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趙信就側目朝著門外高呼。

「晴兒姑娘,衣服!」

晴兒推開房門將公主裙送了進來,趙信看了一眼后就皺眉。

「要深衣。」

「好的趙公子,我這就去準備。」

「再準備下洗澡水。」

「好!」

晴兒匆匆離去,趙信翻手取出一瓶神農百草液放在小曼的面前。

「小曼,你留在這給照顧綿眠,給她洗個澡,再把這小瓶子里的葯給她塗抹到身上的淤青處。」

「這是姑爺給小姐的那個。」

「對。」

「好的,交給小曼吧!」小曼笑吟吟領命,趙信抬手在她的小腦袋上敲了一下,「那就拜託你了。」

旋即,趙信轉身從房間中離開。

綿眠獃獃的看著小曼的頭,咬著嘴唇有些不安的伸出手指。

「他,為什麼拍你頭,是……什麼意思?」

「呃……」小曼聽到后歪著頭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誒,應該是一種親昵的表現吧,就像是覺得可愛拍一下你的頭,你做錯了事小小的懲罰拍一下你的頭,總得來說我覺得應該是親昵。」

「親昵?」

「對呀,姑爺很喜歡拍別人的頭呢,他就總是拍我的頭,有時候我覺得他是不是怕我太聰明了,想把我拍的憨一些。」小曼皺著瓊鼻嘀咕,小狐女綿眠卻是皺了皺眉,「你這樣說他壞話,他不會打你么?」

「姑爺才不打人呢!」小曼聽后露出笑容道,「姑爺是個特別好特別好的人,他才不會打人,他如果動手只會是打那些壞人。你以後知道了,反正咱們以後都要一起生活的嘛,到時候咱們倆就一起給姑爺和小姐做丫鬟,正好可以有個伴。」

「做丫鬟……」

「嗯,咱們只能給姑爺小姐做丫鬟才能報答他們的恩情呢,我其實跟你一樣,我也被小姐買來的,你是姑爺買來的,嘻……其實做丫鬟沒有什麼不好的,姑爺小姐都是很好的人,能給他們做丫鬟是咱倆的福氣呢。」

「哦。」

小曼和綿眠在房間中說著話。

殊不知,在房間時還一臉笑容的趙信卻是在出來之後臉色瞬間陰翳的難看。

該死的!

只要閉上眼,他就能回想起那觸目驚心的傷痕。

他心如刀絞。

如果……

他不能成為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人,他沒有足夠的實力去保護身邊的人,那麼青璃她們未來可能也會如此。

「趙公子,您……」

聞人庶小心翼翼的詢問著,趙信深吐了口氣。

「嫪狼呢?」

「被我收在黑屋。」

聞人庶聽后立即應聲,心想著將嫪狼壓住果然沒錯。

「我這就帶您過去。」

黑屋,顧名思義黑漆漆的房屋。

整個房間沒有任何窗口,推開門時候一束光照進黑屋,裡面是蹲在角落的衣服上都是血漬的嫪狼。

進到房間的聞人庶拍了拍手,兩側的壁火就燃燒起來。

嫪狼衝到聞人庶的面前跪下不停的磕頭。

「他怎麼不說話?」趙信低語,聞人庶抬手在嫪狼的胸口拍了兩下,就聽到嫪狼恐懼的哀嚎聲,「聞人掌事,我是無意的!」

「別跟我說這些,這位就是趙公子。」

聞人庶冷聲低語,嫪狼聽后瞬間抬頭跪在地上挪到趙信的面前砰砰砰的磕頭。

「趙公子,我真是無心的,我沒有想過要坑您……」

「我來這就是想問你一件事,狐女身上的傷,是你的打的么?」趙信聲音很低,嫪狼聽后瞳孔一縮,咽了下口水,顫顫巍巍的應了一句,「是,但……公子,我那樣做其實也……」

「你別緊張。」

趙信輕嘆了一聲道。

「我來這裡不是想要你的命,也不是想怎樣你,我就是問幾個問題而已,你如實回答我就好。」

「趙公子您問。」

「你們奴隸商為什麼一定要打奴隸啊?」

「這……」嫪狼蠕動著嘴唇輕聲道,「趙公子,奴隸有很多在開始都不聽管教的,不打沒辦法啊。奴隸商要做的,就是把奴隸賣給買家,在之前必須得讓奴隸聽話,到了買家那裡之後也能好好聽話。要不然,奴隸買過去卻不聽話,還反抗買家,久而久之也沒有人會再從我們這裡買奴隸了。買奴隸的,就是為了買個聽話啊。」

「所以就必須打?」

「也不是說一定要打,對一些武者奴隸我們會為他植入奴隸烙印,像您買的那個狐女,我沒有打入奴隸烙印,我包裝她售賣她,希望她能擁有一個原生態的人格。平時打她也是想讓她聽話,賣給買家后不忤逆買家。」

「所有的奴隸商都是如此,對么?」

「是!」

聽到這個回答的趙信深深的吐了口氣,朝著一旁側開。

「你走吧。」嵇常鈞一看到曹涇元進來,就怒罵道:「曹涇元,叫你辦點事都辦不好?你可知道今日朝堂上發生了什麼?」

曹涇元陰柔艷麗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他看著嵇常鈞,平靜道:「知道,有人提議陛下廢太子另立!」

……

《鳳臨朝》第424章他是陳家派來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睜眼的時候蘇湛玉已經撕開了染血的袍子,還好沾染的地方不多,撕下來的布料正好用來給小貓咪包紮。

蘇湛玉的動作很輕柔,半點沒有把小貓咪給弄疼,好看的眉眼上滿是溫潤,讓小貓咪的心也是暖洋洋的。

盯着自己被包紮好的傷口好半響,小貓咪滿意的點點頭,既然你對姑奶奶這麼好,那姑奶奶就勉為其難的跟着你好了。

抬頭打算像吩咐那些小哥哥一樣吩咐蘇湛玉給自己弄點魚肉來吃,可看着已經空空如也的魚骨架,小貓咪內心的世界觀迅速崩塌。

扭過頭去,就看到蘇湛玉正優雅而迅速的消滅著最後一點魚肉。

「別吃了呀,姑奶奶快餓死了,快把剩下的肉給我吃呀。」

小貓咪着急的亂叫,可卻忘了自己沒有化成人形,只能發出喵喵的聲音。

蘇湛玉的動作微微一頓,試探性的把魚肉擺在小貓咪的面前問道:「你,想吃這個?」

倚楼谁闲 小貓咪的頭點的跟搗蒜似的,吞了吞口水,一臉期待的看着蘇湛玉。

蘇湛玉瞅了瞅魚肉,又瞅了瞅小貓咪腿上的傷,眉頭微微皺起,認真的說道:「不行,你身上有傷,不能吃這個,太上火了,等我回去給你煮些素菜吃。」

我呸,上火個大頭鬼啊,受傷了才需要大補啊,況且姑奶奶是神獸,是肉食動物啊,你竟然打算給我吃素,還有沒有天理了?

小貓咪扭頭就想跑,渾然忘記了腿上的傷,才跑出去兩步就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我的天啊,真的是太丟臉了,小貓咪將頭埋進兩隻前爪里。

身後傳來低低的笑聲,然後小貓咪就感覺到脖頸處傳來一陣力,自己整個就被那個男人提了起來,那張好看到不行的臉瞬間在眼前放大。

小貓咪只覺得自己的小心臟受到了一萬點暴擊,撲騰的四隻腳都軟了下來。

「沒看出來,還是個有脾氣的。放心,等我回去再弄點魚給你吃。」

好半晌,小貓咪才反應過來,剛才那雙好看的薄唇理說了什麼?回去給我弄魚吃?

小貓咪的眼珠子轉了轉,瞬間覺得心裏像被熨斗燙過一般,平順伏貼的不行,大尾巴輕輕搖擺起來,顯露出它愉悅的心情。

「不過,不能吃烤的,太上火了,給你做白水煮的吧。」

沒讓小貓咪樂呵多久,蘇湛玉的話又像一盆冷水般兜頭而下。

白水煮魚肉,那有什麼好吃的啊?小貓咪的心情頓時又不美妙了,想要發脾氣,蘇湛玉卻已經一把將她抱進了懷裏。

一股清爽乾淨的味道將小貓咪包圍了起來,還有那雙在頭頂上撫摸過的大手,舒服的小貓咪微眯起眼睛,再不記得發脾氣的事了。

此時此刻,看着蘇湛玉夾着塊魚片在自己眼前晃悠,小貓咪卻是瞬間把這些事情都想了起來,這個男人,好像總是在以逗弄自己為樂啊。

所以,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絕對不能表現中太渴望的樣子,不然一不小心又被耍了怎麼辦?

可是,這塊魚片真的是白水煮的嗎?怎麼這麼香啊?姑奶奶從來沒有聞過這麼香的白水魚片啊。

「咕咚」,小貓咪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鼻子輕輕抽動着,整個腦袋不自覺地就朝魚片靠近了幾分。

蘇湛玉看着好笑,面上卻是半分不顯,故作沉痛的說道:「唉,算了算了,看來你是不想吃了,那就我自己吃吧。」

小貓咪的耳朵瞬間豎起,什麼?不給我吃了?怎麼可以?姑奶奶都快餓死了,竟然敢不讓我吃? 「別不識好歹,這麼好的機會,我想要還沒有呢,你知道有一個好老師多重要,你不是想要把陸景深干敗么,楚恆在,十個陸景深也不是他的對手,你要是能把楚恆一半的東西學來,就足夠秒殺陸景深了。」

這麼說喬音覺得有點誇張,其實陸景深的能力不弱。

但為了激發林宇堂,她也只能這麼說了。

楚恆看了一眼喬音,不認同的說:「我和陸景深也許只能打個平手,你對他的了解還不夠。」

「什麼意思?」

喬音有些不解。

楚恆沒回答,但他見到陸景深后就開始查他了,至於他的背景,是他所意外的。

楚恆以為喬音知道,但現在看,喬音了解的似乎不多。

但他們的事情楚恆也不該插手,所以他沒說。

喬音擔心林雨涵的事情,要先把林宇堂安排好,所以她沒等到楚恆的回答,也就沒有繼續去問。

誰的背後不藏匿一點什麼,更何況陸景深的背景本來也不單純。

喬音看的出來,楚恆是個不愛管閑事的人,那不管她怎麼問,楚恆都不會說,而她也確實不是很關心。

喬音看著林宇堂:「你學不學?」

「我想照顧我姐,我也能……」

林宇堂認真起來,還很執著。

喬音的小臉沉了沉:「問你兩句,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真是一點不謙虛,你姐我會照顧,你要是能學會管理公司,應對公司的事情,你姐會很快好的。」

林宇堂看著林雨涵那張蒼白的臉,他下定決心,不蒸饅頭爭口氣。

「我知道了,那你幫我照顧好我姐!」

林宇堂抿了抿粉色的嘴唇,不是很開心,他想留在林雨涵的身邊,隨時看著林雨涵,但他現在還有別的事要做,又不得不離開。

喬音不耐煩:「你那麼沮喪幹什麼,你們又不去公司,你姐處理事情的時候,你什麼時候看到過她去公司了,除了平時的例行會議,她不都是在家裡處理么?」

「那我就可以在這裡了?」林宇堂一聽可以留下,立刻高興了起來。

喬音看著他:「你什麼事情要問楚恆,他會告訴你,我想應該要出去的,但時間不久,很快就會回到這裡,你姐我會照顧,你專心跟楚恆學,以後你姐結婚生子,你總要獨當一面吧,不然你老婆孩子就要喝西北風了,什麼都指望別人,沒面子的。」

楚恆看了一眼喬音,明顯是在哄騙林宇堂,而林宇堂卻是有點天真,所以很好騙。

林宇堂抿了抿嘴唇:「我不會讓你吃苦的。」

「那就好。」

喬音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一個人,她也只是醫學這方面還可以,調理上要靠花草,而真正的要養身體調理,還要靠關係。

喬音打電話很快就來了一個人,老人看過開了一些湯藥,配合喬音的花草。

「可以了,但是需要一周才能下床,她這是熱寒逆轉,傷了身體,所以要慢慢調理,切記不能著急。」

老人交代好就先走了。

此時的林雨涵也醒了過來,對著房頂她還有一點不能明白。

「音音……我懷孕了?」

林雨涵其實沒有很難過,她都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又怎麼會在乎這件事。

但她怎麼會懷孕呢?

「你也真是大意,你知不知道,這是會出事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