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卿歉意一笑:「我……不是J大的。」

圓臉妹子:「不是J大的……也沒事!」 季柚跑的飛快,楚嬌嬌追在後面,一步步的,距離越拉越近……

季柚加大推進器,機甲的速度再次拔高。

楚嬌嬌突然對着空中的某個點進行射擊,轟地一聲,一塊隕石瞬間炸裂成無數塊,旋即無數的小石塊,朝着四周迸射而出,其中,有幾十塊直接就抽在季柚的機甲上。

哐當~

行駛軌跡受阻,加上被小隕石擊中,導致季柚的機甲整個兒晃動了一圈,她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來。

楚嬌嬌這一手——

「漂亮!」

觀眾們無不紛紛道。

楚嬌嬌趁勢將推進器拉到最大,兩人間的距離,順利縮減一大半!

這——

已經到了醉卧美人膝的射程範圍內,觀眾以為破爛女王要栽之際,突然——

破爛女王朝着半空中開了一炮!

嗖——

聽到破空聲,觀眾們才發現原來漆黑的上空也飛速地駛來一顆隕石。

砰——

只聽一聲炸響,這個偌大的隕石眨眼間四分五裂,朝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去,其中最大的幾塊,直直射向醉卧美人膝!

哐當~

清风一阵 被擊中的醉卧美人膝,整台機甲顫抖了一圈,速度頓時慢下來——

兩者間的距離,重新保持住了。

觀眾們:

「漂亮!」

「跟醉卧美人膝相同的一手,漂亮!」

「這叫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想讓破爛女王涼?沒那麼快!」

……

實際上,季柚此時有點頭大,身後是緊追不捨的楚嬌嬌,她就像狗皮膏藥似的,一時半刻甩不掉,除非打死她。

但!要打死她,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講究方法與方式。

季柚一邊跑,一邊琢磨著。

接下來,觀眾們就見破爛女王與醉卧美人膝兩人,不斷的利用星空中懸浮的隕石,製造出一個、又一個的障礙與反制措施。

這一幕幕,既精彩,又刺激!簡直是速度與激情的戰場演繹,雖然十幾分鐘,都是相同的戲碼,但觀眾席一點也不覺得產生了視覺疲憊。

不行!

不能一直跑下去!

楚嬌嬌這牲口,跑個幾天幾夜屁事都沒,但自己不行。

自己的體質,是最大的短板,長此以往,必然要被楚牲口活活拖死。

季柚意識到,要改變目前的局面,她必須要停下來。

且——

還得讓楚嬌嬌保持距離,不立馬攻擊自己。

怎麼辦?

然後——

眾人就見,破爛女王的機甲機械臂,突然伸出爪子,抓着一面白色旗子,朝着醉卧美人膝的方向不斷揮舞~

啥?

舉白旗?

直接投降?

觀眾們:「……」

楚嬌嬌也有點愣,問:「你要直接認輸?」

季柚沒回答,當即將手裏的白旗,正面面向眾人,只見上面寫着三個大字:【假白旗】

楚嬌嬌:「……」

觀眾們:「……」

觀眾們深吸一口氣,還是忍不住,張口就罵:「這裏是競技場,請你嚴肅點,要惡搞,回你自家惡搞去!」

「咳咳……」季柚清咳一下,板起臉道:「我沒有故意惡搞。這是我向我的對手醉卧美人膝釋放的一面代表友誼的小旗子。誰規定,我們就必須是廝殺得不可開交的敵人?我們難道就不能是朋友嗎?朋友之間,不該互相釋放友誼嗎?」

觀眾:「……」

觀眾罵:「鬼扯什麼呢?你尬不尬啊?」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友誼?朋友?真是醉了——

楚嬌嬌撓撓頭,很誠實地道:「那個……我也覺得有點尷尬。」

「咳……」

季柚乾笑一聲,道:「尷尬就對了。」

倏地——

她眸光一冷,也在那一瞬間,眾人只覺得眼前一閃,尚未看清刀尖發射出去的是什麼,就見醉卧美人膝原本呆的位置,爆發出了一道劇烈的炸響!

砰!

砰!

砰!

楚嬌嬌跳着腳,邊跑邊叫:「卧槽!好兇殘!幸好我跑的快!」

但——

這場爆炸並沒有很快熄滅,它攪動了四周的磁場,將周邊無數的隕石與碎石屑、太空垃圾……齊齊捲動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離著這個漩渦近的楚嬌嬌,哪裏料到會發生這種事?要知道,剛開始破爛女王發射過來的那枚炮火,她看着也不怎麼可怕呀——

咋?

咋就造成了這麼大的威勢?

猝不及防之下,楚嬌嬌連人帶機甲,被漩渦卷了進入!

觀眾們紛紛張口結舌。

這!

這!

這!

眼看着醉卧美人膝被拖入漩渦,連人帶機甲沐浴在火光中……

靜。

台下陷入了一股詭異的安靜中。

「靠呀!」

「牲口!」

「破爛女王做了什麼?」

「卧槽!她是魔鬼嗎?」

……

實際上,季柚對於自己造成的這一幕,也有點驚訝,但她為了保持大佬的風範,臉上就表現得十分淡然。

「她剛才,竟然暗搓搓的將一百枚高能粒子炮壓縮成了一枚!」

「這枚粒子炮太恐怖了,爆炸后,攪動了四周原本平穩的磁場、氣壓等等,導致漩渦發生!」

「簡單的虹吸原理。」

「卧槽!天才呀!」

「醉卧美人膝這是要直接被能量爆炸波撕成碎片嗎?」

「破爛女王豈不是坐着收割勝利!」

觀眾都這麼認為之時,隔着漩渦老遠一段距離的季柚,卻不敢篤定的下結論,畢竟,她面對的可不是人,而是楚嬌嬌這個牲口。

果然——

只是片刻,隨着能量趨於穩定,被捲入漩渦的楚嬌嬌,就駕駛着機甲,一躍而出——

季柚眯起眼,炮筒對準漩渦處的楚嬌嬌,再次下達發射的命令。

嗖——

楚嬌嬌怪叫一聲:「卧槽!」

轟——

四面八方的氣流、氣壓、磁場……再次被攪動,形成了股更大的漩渦——

觀眾:「……」

此時無聲勝有聲——

破爛女王這貨,什麼時候準備的第二枚壓縮炮?

要知道,這玩意兒可不能量產的,必須要精神力達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這一步。

別人一枚都搞不定,她搞兩枚。

別人用的是普通粒子炮,她用的是高能粒子炮。

這——

這何止是牲口可言?

也就在這時,一副舉世無雙大佬風範的破爛女王,面色一白,突然整個人踉蹌了一下,也正在那一刻,眾人以為要栽的醉卧美人膝,突然力拔山河,衝出了漩渦。

眾人:「!!!」

牲口!!!

一雙!!!

妙書屋 「師弟,你晚上都不睡覺的嗎?」

院子中,小雨赤腳坐在假山上,晃著懸空的雙腳。

天微微亮起。

黑夜正在退出舞台。

江瀾拿著木劍,斬龍真意已經加持完成。

多了一倍時間,效果沒有絲毫增加。

事倍功半,大致就是這樣。

只是,他沒去在意,小雨也安心等待。

好似本就是這樣。

未曾改變。

「晚上適合修鍊。」

江瀾開口回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