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對。」岳崇南看著納蘭珉皓不禁長嘆口氣,隨後笑著拍拍納蘭珉皓的肩膀說道:「以後,帆兒就拜託你護著了!」

「岳父大人,納蘭以生命起誓。」納蘭珉皓認真地開口:「有我納蘭珉皓一日,便護帆兒一生不改!」

「蘭先生!蘭先生!」納蘭珉皓回過神,才發現眾人都詫異地看著自己,迎上千帆有些擔憂的眼神,搖搖頭說道:「方才在想些事情,想得有些入神,你們在說什麼?」

「帆兒在說陳曉峰的事。」冷辰知道納蘭珉皓的身份要保密,所以便也跟著帆兒叫納蘭珉皓蘭先生,看他疑惑便繼續說道:「陳曉峰最近行蹤神神秘秘,所以……」

「何止神神秘秘。」千帆看著滿頭大汗的陳曉峰說道:「自從到了西關,他隔三差五地便會在半夜離開軍營,神機營盯了他很久了。」

神機營,其實就是千帆挑選親兵后特地建立的一支神秘隊伍,專門用來培養暗殺、偷襲那樣的士兵,藍小玲便是第一任神機營的總兵,林清為軍師。

千帆不僅讓吳崢專門從當初的百餘人中挑出各有所長的人去充實神機營,還不遺餘力地將前世今生的作戰經驗傳授給藍小玲,神機營的三十六人皆有吳崢親自教習,所以成長迅速,已經超越了岳家軍和赤煉軍的整體作戰水準。

不過神機營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替千帆暗中查找叛徒,之前找出來的幾個都不過是些小嘍啰,所以千帆直接讓神機營暗中處決了,方才藍小玲欲言又止跟千帆說的,便是陳曉峰有叛變的徵兆。

其實這些稀奇古怪的練兵方法都是千帆前世在一本古籍上看來的,當初她還沒來得及建立神機營便被打入慎刑司,所以這一世她才會立刻操辦了此事。

以千帆的意思來說,神機營在對待陳曉峰這件事上有些很不合規矩,雖然陳曉峰跟她們一同出生入死過,但是沒有拿到十足的證據便將此事告訴千帆也就意味著神機營失職,看來還真是有得需要調教。

「將軍,請您相信曉峰,曉峰絕對不會做背叛將軍的事。」陳曉峰看著冷辰說道:「曉峰只是在提高自己的本事,對岳家軍絕無二心!」

「少將軍,屬下有事稟報。」這時,藍小玲皺著眉頭走進來,看了陳曉峰一眼,又恭敬地對千帆說道。

千帆眼珠一轉,看了冷辰一眼,冷辰低頭想了想,心領神會地說道:「少將軍,也許曉峰這件事只是個誤會,他是我一手帶出來的兵,你放心吧。」

「既然冷將軍這麼說,那就放了他吧。」示意楓夜和楓陽放開陳曉峰,千帆對他說道:「這一次是冷將軍為你求情,希望以後不要在發生這種讓人誤會的事情。」

「多謝將軍!多謝少將軍!」陳曉峰低著頭說道。

「嗯,先下去吧。」冷辰擺擺手,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眾人在陳曉峰離開后沉默著,直到順子輕聲說道:「已經走遠了。」

千帆才看向藍小玲說道:「發生什麼事?」

「神機二營在營地十裡外發現了很多動物的屍體,全部都是一掌打死。」藍小玲看著千帆,又說道:「二營擔心碰到高手,所以未敢靠近。」

「做的不錯。」千帆點點頭說道:「你立刻讓她們離開那裡,那裡的人她們不是對手。」

「是!」藍小玲聽到千帆這麼說,立刻轉身走了出去。

「你知道是誰?」冷辰心中卻是詫異不已,回過頭問道:「我記得藍師父說過,神機二營已經是神機營里最為厲害的存在,連她們都對付不了?」

「我記得月滅族有位長老,最為擅長邪門歪道。」千帆的目光落在蘭默宇身上,詢問著開口:「據說此人最為蠱惑人心,擅用邪道提升功力,但是對身體的傷害極大,如果我沒猜錯,陳曉峰所謂的提升自己的本事就是被此人蠱惑,怕是等不到自己練成功力,就被人練成傀儡了。」

「少將軍對月滅族真是了如指掌。」蘭默宇驚訝地看著千帆,點點頭說道:「瘋長老最擅長地便是用邪術煉製傀儡,一旦成了傀儡便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但是還會保留著自己的意識。」

「也就是說假如陳曉峰被煉成傀儡,那個瘋長老很有可能利用他殘殺岳家軍的兄弟,而陳曉峰還會保留著自己的意識,所以他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屠殺自己那些兄弟?」冷辰不禁倒吸一口冷氣,說道:「真是陰毒至極,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蘭先生,盯著陳曉峰的事就交給你了,必要時給他吃點什麼藥物延緩下功力。」千帆看向納蘭珉皓,笑眯眯地說道。

「嗯,我知道了。」看著千帆笑意盎然的面容又是一陣心慌,納蘭珉皓沒來由地想起那個夢來,強壓下心中的不舒服,他點點頭,便起身去安排這件事。

「咱們既然已經商定好了方案,那就定在五日後起兵攻打月滅族吧!」千帆起身看向月滅族的地圖,嘴角勾起一絲微笑說道:「我倒是要好好會會這個據說是兵家必爭之地的神秘部族!」

五日後,岳崇南帶一萬將士留守西關,千帆和冷辰率軍推進月滅族的領地範圍,月滅族周邊都是小部落,因此面對大軍壓境紛紛投降,岳家軍勢如破竹,很快到了月滅族主族所在的鈞陽城。

千帆命軍隊在鈞陽城百里之外駐紮,卻遲遲不肯開戰,直到這一日,藍小玲一陣風似的衝進了千帆所在的主帳,驚喜地開口:「少將軍!打通了!」

。人是群體性動物,很多時候只要有一個領頭的,他們就能做出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就好像現在,只要商離願意給他們下達王令,他們就敢斬殺自己原先臣服的箕子。

至於這個王令是真是假,商離這個天子是否冒牌,其實並不重要。就算這一切都是假的,那也是商離和假傳王令的耍水的鍋,他們只是被

《我在西周當國君》365.楚女羋娃 隸屬於平寧都護府的突蘭郡是大漢遠徵兵團的駐地,也是大漢帝國截止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一顆資源星。

其上開採而出的靈石是支撐大漢帝國遠徵兵團龐大艦隊的主要能源。

另外,突蘭郡內還擁有儲量非常豐富的貴重金屬礦藏,這些貴重金屬為大漢帝國提供了豐厚至極的利益。

與突蘭郡毗鄰的立言郡是大漢帝國中央軍團的駐地,同樣也是最受大漢帝國本土純血人族所鍾愛的移民之所。

平靜的發展註定不會是這方世界的主流,戰爭才是!

打破這難得平靜的並不是反漢聯盟(指以戰爭學院冰泉分院為首的反漢勢力),而是銷聲匿跡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邪教――正天教。

清冷孤寂的茫茫星道之上。

百萬名身着赤紅色重鎧,手持猶如血染一般鮮紅戰斧的重裝軍士緩緩行進。

每一名重裝戰士的面容之上盡皆寫滿了殘忍和嗜血,他們的瞳孔呈現出詭異至極的暗紅之色。

數百面綉有赤紅魔神的旗幟在百萬名重裝軍士組成的龐大戰陣中鼓盪飄揚。

統領這支龐大至極軍隊之人名叫紅鰲,其身份是正天教下屬七色護教中紅旗軍的旗主,於正天教中有紅魔之稱。

其統領的紅旗軍乃是七色護教軍中戰鬥力之冠。

紅旗軍軍士以嗜血,擅長殺戮聞名。

紅旗軍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能碾壓有着七色之恥的白旗軍,紅旗軍共轄一百八十萬名紅旗軍士,其中紅旗狂熱重裝戰士有百萬之眾,每名紅旗狂熱重裝戰士皆有金丹巔峰,半步元嬰的修為,剩下的八十萬,為紅旗屠戮重裝甲騎,顧名思義,是一支重裝騎兵。

紅旗屠戮重裝甲騎騎乘猩紅血馬,手持兩柄猩紅戰斧,他們可以在戰鬥中進入血熱狀態,每名紅旗屠戮重裝甲騎皆有元嬰境的修為。

「旗主,紅虎大將軍已經統八十萬名紅旗屠戮重裝甲騎至漢國平寧都護府境內,並與一支人數在十萬左右的漢軍正面遭遇,紅虎大將軍卑職來詢問旗主是否可以主動發起攻擊。」

一名面色冷峻的紅旗軍斥候單膝跪地出聲。

「可以直接發動攻擊!」

「就用這十萬漢人的生命來向漢國宣告我的到來!」

身材魁梧宛若肉山般的紅鰲殘忍出聲,其說話之時,他那兩枚小如綠豆般的眼睛不時會爆發出兇殘神光。

「遵旗主命!」

不敢與紅鰲對視的紅旗軍斥候低首應命,而後迅速轉身離去。

「區區一個暴發戶般的漢國,用我紅旗一旗之力便可輕易覆滅,教主和白王何必如此大動干戈,調藍、青、紅三旗同時出兵。」

「簡直是殺雞用牛刀!」

望着斥候漸行漸遠的身形,宛若肉山一般的紅鰲輕蔑出聲。

根據正天教上層所制定的絞殺大漢帝國方略,此次進兵,由藍,青、紅三旗合力,之所以如此大動干戈,是因為要避免像上次一般被大漢帝國屠滅一旗之軍,陰溝裏翻船。

「旗主,我們紅旗身為大軍先鋒,決不可對漢軍有半分的小覷啊。」

「白旗軍那慘烈無比的例子可就擺在我們面前。」

任紅旗軍副旗主的紅狼一臉凝重之色的出聲建議。

紅旗軍有正副兩旗主,正旗主紅鰲以大膽,狂暴,兇殘嗜殺聞名,副旗主紅狼以狡詐多謀,謹慎著稱,此二人的性格可以完美的互補。

紅旗軍在他們的統領之下,近幾十年來未嘗敗績。

「白旗軍那堆廢物點心也配和我們紅旗軍比。」

「再說了,白旗軍全軍覆沒還不是因為那個紈絝白蘭導致的,要不是她父親是白王殿下,就她那種花瓶,怎麼可能混到和我平起平坐的地步。」

紅鰲對七色之恥的白旗很是不屑一顧,在他看來,白旗軍就是廢物點心們扎堆的地方。

正天教中有無數位王,其中權柄最大的十個被尊稱為正天十王,白王白壽便是十王之一。

「旗主,小心駛得萬年船。」

「謹慎一點總歸是沒錯的。」

紅狼沉聲告誡叮囑紅鰲。

「放心,絕對出不了差子。」

「說不定,在其餘兩旗還沒有到的時候,我們紅旗軍就已經將大漢帝國連根拔起了。」

「希望如此!」

……………………

「援軍什麼時候能到!」

身着白袍白甲,面容威武似天神般的大漢突蘭郡郡守薛丁山沉穩的出聲詢問身旁親衛士卒。

距離他正面不足三十里的地獄內,有近八十萬名邪教鐵騎,而他手裏只有區區十萬之眾,所以剛強勇猛如薛丁山都放下面子去求取援軍了。

「回稟郡守,立言郡郡守龐孝泰、平寧都護府大都護此刻盡皆領本部軍馬飛速向我部靠攏。」

「遠徵兵團方面已經出動五百艘玄武級星空戰艦將敵軍後路斬斷。」

「鎮北將軍王齕部此刻也正在火速向我部靠攏。」

面色嚴謹的親衛士卒將自己掌握到的情況悉數如實的稟報給了跟腳雄厚,有大漢帝國小老虎之稱的薛丁山。

整個北三星皆是大漢遠徵兵團的防守轄區,北三星上駐紮的部隊亦是隸屬於遠徵兵團的。

「好,如此就好!」

話音入耳,薛丁山那雙明亮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鋒銳至極的神光。

既然有援軍兜底,那他就敢大幹一場了。

他要讓世人知道,他薛丁山就是薛丁山,而不是薛仁貴的長子。

「郡守大人,請您馬上做好戰鬥準備,敵騎已經快速向你部開進了!」

隸屬於巡天司的天鷹武士於虛空中顯現身形提醒薛丁山做好接戰準備。

天鷹武士的身影活躍在各處戰場之上,他們是帝國軍隊最為值得信賴和依託的斥候。

「吾知曉了!」

薛丁山平靜點頭,旋即其目光又變得十分兇狠清冷,道:「帝國的將士們,握緊你們手中的武器,準備迎敵。」

「喝!」

十萬名歸薛丁山統轄的白髮陌刀軍齊齊出聲暴喝,他們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寫滿了堅定和無畏,手中堪比門板似的巨大陌刀不時會爆發出攝人的寒光。 胡建武各自瘦瘦的,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

頭髮倒梳著,一絲不苟。

臉頰有些瘦削,穿著一件粉色的襯衣,扎進黑色的西褲裡面,腰帶上的LV腰帶分外顯眼。

左手手腕戴著一塊不知真假的勞力士,時不時的舉起手來晃一晃。

胡建武帶著招牌性的笑容,快步走上講台,從桌子上拿起一支粉筆,轉過身在身後的黑板上寫了一個大大的「人」字。

然後高深莫測的環顧會場全場,笑道:「這個字,我想在座的所有人都認識,是一個人字!」

胡建武說完,停頓了一下,大概過了五秒鐘繼續笑著說道:「很多人可能很好奇為什麼我要寫這麼一個字。而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我們做生意,做企業,想要成功,必須先要學會做人!

什麼叫做人?那就是人情世故,俗話說得好,人情練達即文章,其實經商管理,道理也是一樣的,大家有沒有認同的?」

提前串排過,恆基財稅的工作人員最先附和著大聲說道:「認同!」

胡建武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轉過身子對著黑板,在「人」字上面加了一橫,變成了一個「大」字。

字寫得說實話,很難說的上多麼好,上不了檯面,但是寫字的氣勢,龍飛鳳舞,張牙舞爪的,倒是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人,想要成為一名大人物,想要成功,就要在肩膀上加一副擔子,這個叫責任心跟擔當。有了責任心跟擔當,才能稱之為大人!」

胡建武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了看一排坐著的楊卓元說道:「今天我們稅務局的楊科長給大家講稅法普法知識,其實也是在座的各位老闆肩膀上應該承擔的擔子,這個擔子是什麼呢?叫做誠信經營,依法納稅,這樣咱們的企業才能夠越做越大,聽懂掌聲。」

胡建武說完這句話,有些莫名的得意看著會場的人群。

恆基財稅的員工更是帶頭鼓掌,片刻間會場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胡建武點了點頭,又轉過身子在黑板上的大字上面加了一橫,變成了一個天字!

「人再大,大不過天,永遠不能出頭。天是什麼?天,就是天道,天道就是天理,這說明我們做事情一定要恪守天道,遵循規律,否則事業只會越搞越亂。

所謂的天道跟規律,各行各業都有各行各業的發展規律,行業規矩。

這些規矩,很多道理是誰說的呢?」

胡建武又轉身在天字上面加了一筆,變成了一個「夫」字。

胡建武笑道:「夫,是什麼?是指的夫字,也就是我們說的聖人,像孔夫子這樣的人物,他們的智慧直指人性,超脫於宇宙之外,這個就叫做聖人。

當然,我們絕大部分人,永遠不可能成為聖人夫子,我們要做的就是遵天道,聆聽聖人的教誨。

咱們商界的聖人有很多,咱們國家的商人最早可以追溯到四千年前。

在四千年前的河南商丘附近,在四千年前的河南商庭附近,興起了一個部落,這個部落的始祖為契,跟隨大禹治水,因功被舞封在商定,這個部落的人不像其他華北平原的部落那樣,以稼秸耕作為生,而是喜歡走南闖北做生意。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這個部落的名稱叫做「商」,所以部落民眾就被叫做「商人,所以部落民眾就被叫做商人,此後數千年裡,「商人」就成為做生意的人的名稱,而做生意也就被叫做商業」,而做生意也就被叫做「商業」。

在這些都人里,在這些「商人」,最有名的一位叫王亥,孩和他弟弟王恆目的事迹,王亥和他弟弟王恆目的事迹,被記載於甲骨文上,後來又被《山海經》收錄,因此是可信的,作為華夏民族有記載以來的,第一位成功的大商人,王亥是靠科技創新起家的,他乳化了馬和牛作為人類腿腳的延伸,他弧化了馬和牛作為人類腿腳的延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