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騎:青騅!」

「神通:青龍灼日,青龍附體!」

「血脈:青龍!」

「屬性:鎮壓,開啟時氣血,防禦,攻擊,閃避,命中都會行提高增加。」

「系統測評:李世民雄才偉略,振古而來,有平定行海內天下之志,乃是固天下之勢者,宿主最棘手勁敵之一。」

將李世民信息查看結束,同時將其背後幾人信息全部瀏覽一遍,一股好奇在他心裏浮現。

「大將軍僧曇宗,混世魔王程咬金,小白猿侯君集,北平王羅藝,可謂是陣容強大,實力強悍。」

楚帝臉上浮現一抹輕笑之色,李世民歷史上可稱為千古一帝,麾下文臣猛將多如牛毛。可戰爭大陸上,李靖,李元霸,房玄齡,秦瓊,尉遲恭,單雄信,薛仁貴,李嗣業等大唐猛將都歸於楚國。

楚帝心中暗想:看看未來沙場交鋒,李二還有什麼手段,沒有強將的秦王,能有何驚天作為,沒有燕雲十八騎的羅藝,亦是不堪一擊,一念至此,他心中暗爽不已。

可楊廣,朱元璋,李世民,還有已被斬殺的拓跋元昊皆為帝子,難道他們都是鎮天帝子閣成員?

「楚帝,龍唐二皇子已經開始入城,我們也該走了。」

朱元璋見楚帝好像對李世民非常感興趣,出言提醒,帶着徐達,常遇春幾人向中州府城下走去。

「入城!」

楚帝側身看了眼張良,拂袖牽着墨龍,闊步向中州府下走去,比蒙王,趙雲,呂布,陸文龍帶着燕雲十八騎緊隨其後。

中州府城下。

所有入城者,不敢是何身份都必須下馬接受檢查,此時李世民一行下馬正在排隊,楚帝和朱元璋帶人分兩側等候,與他並肩而立。

李世民感到兩股強悍的氣息傳來,環顧左右,視線從楚帝和朱元璋身上劃過。

「是他?」

「沒想到小小楚國,都有資格前來中州府,真不知道是何人給他送的邀請令。」

楚帝感受到李世民尖銳的目光,神情雲淡風輕,毫無波瀾,對於開創盛世唐朝第一人,他並沒有絲毫畏懼,何況他現在只是龍唐二皇子而已。

很快。

楚帝,李世民,朱元璋三人皆以檢查結束,移步進入中州府內,李世民看了兩人一眼,帶着麾下眾人離開。

朱元璋也出言請辭,只能楚帝一行站立在長街上,看着來往絡繹不絕的行人,楚帝一時竟不知前往何處。

「公子,我們前往何處?」

「不急,第一次前來中州府,先了解下情況再說!」

楚帝目光從行人身上收回,心中暗濤洶湧,長街上竟然沒有一位普通行人,皆是修為強橫的武者。

中州府果然名不虛傳,簡直就是強者遍地走,高手多如狗。

楚帝帶着眾人沿長街而行,準備尋找一處茶樓或者酒樓,先了解下城內情況。

突然。

一道熟悉的倩影出現在正前方,楚帝疾步向前走去,剛欲開口女子突然側目向他看了過來,背後傳來一道輕柔之聲。

「冰落!」

「蘇塵,你等我會,這個布偶還不錯,買了它,我過去找你!」

寒冰落悅耳之聲響起,抬手將碎銀放在面前木案上,將布偶收入衣袖中,蓮步輕啟,快速向蘇塵走了過去。

一陣香風襲過,楚帝幾欲開口,可寒冰落好像絲毫不認識他一樣,可她剛才買走的布明明是………….

近在咫尺,卻形同陌路,楚帝回身看着她和蘇塵進入酒樓之中,臉頰上浮現城一抹黯然。

寒冰落無視他的存在,蘇塵心思全部都在寒冰落身上,楚帝的出現根本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她是誰?」

楚帝轉身抬手拿起一塊布偶,急聲詢問,因為面前的布偶全部都是一些他熟悉人的樣子。

青瓷如水的女子 有朱元璋,李世民,楊廣,還有逃走的曹操,鐵木真,同樣他亦在其中,只不過已經被寒冰落買走了。

「客官,她是這次前來中州府眾多君王,帝子中唯一存在的女子,二品雷武帝國女皇。」

老者開口說道,楚帝抬手一錠金子落在木案上,拿着寒冰落的布偶,移步向前走去。

張良,比蒙王,呂布,趙雲不知發生何事,皆沉默不語,緊隨楚帝背後,保護在他左右。

「你,不是墓王城城主的女兒?怎麼會成為雷武帝國女皇?」

楚帝疑惑不已,抬手將布偶收入衣袖內,整理思緒,回身道:「子房,這次中州府一行,看來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

「是啊!」

「群英薈萃,天之驕子齊聚,自是風雲際會,危機四伏。」

張良自城門口遇到李世民開始,一路前行至此,他內心起伏的震驚從未間斷,中州府內藏龍卧虎,好似群魔亂舞,百家之爭,到底誰能笑道最後,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往昔。

曹操被魔域之都強者帶走,鐵木真離奇失蹤,沒想到此番他們都在邀請之列,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楚帝覺得此番中州府之行,處境並不樂觀,這裏的水,遠比他想像的要深,稍有差池,萬劫不復。 「噗!」

………

長劍橫空,帶起一道道血液飛濺。

這是一場殺戮,亦或者說是一場屠殺。

大秦帝國布局重重,由黑冰台之中的此刻殺手作為第一梯隊,以死士作為第二梯隊,同時又以大秦銳士作為第三梯隊。

田氏一族的死士以及遊俠根本不是大秦銳士的對手,殺戮剛起,便節節敗退。

僅僅一刻鐘過去,便留下了一地屍體。

站在山坡之上,嬴政冷眼相待,一群人連大秦銳士的封鎖都沒有突破,也敢前來刺殺。

這些人都是送死的。

從一開始,嬴政就預料到了。

……….

「這是陷阱,逃啊——!」

「我們中計了——!」

這一刻,除了死士還在衝殺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慌亂奔逃,向著四面八方衝去,躲避揮舞秦劍的大秦銳士。

這是一副震撼性的畫面,在血色的夕陽中,一場瘋狂的殺戮,將泰山之巔染成了一片血海!

恐懼的驚叫,無助的哭喊,眾人紛紛逃避。

這一刻,玉皇頂之上再也不是人間仙境,距離神靈最近的地方,這裡是地獄,而是人造的殺戮地獄。

場面之慘烈,令人作嘔。

「殺!」

……….

喊殺聲大起,刀光劍影在這一瞬間充斥天地之間,一時間,玉皇頂之上,土石飛濺,塵沙瀰漫。

千人奔走,追殺不斷,人頭滾落而下,一時間,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

喊殺聲大起,嬴政一行人連動都沒有動,對於殺戮他們早已經司空見慣,畢竟大秦的天下本就是靠著戰爭而得來。

「傳詔:一個不留,半個時辰之內解決一切戰鬥——!」

「諾。」

血色的夕陽下,玉皇頂滿目瘡痍,以嬴政站在的方向為中心,兩千鐵鷹銳士護衛的範圍之外,血流成河,斷劍,斷臂滿地都是。

這一刻,喊殺聲,兵戈聲越來越遠。

站在大石之上,嬴政望著越發雄偉的玉皇頂,語氣幽幽,道:「今日,朕以萬靈之長祭天,皇天后土庇護我大秦萬世無疆——!」

………

「陛下,看來這一場刺殺,是我們勝利了——!」眼看著戰鬥結束,王綰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輕鬆。

「不!」

搖了搖頭,嬴政望向了前方:「出來吧,朕知曉你便是在那裡,相夫雲——!」

齊墨確實有獨到之處。

這一次的相夫雲的隱藏,就連黑冰台都沒有察覺,但是嬴政一眼就看出來了。

經過天降流火之後,嬴政的感覺變得極為的靈敏,他能夠感受到殺意。幾乎就在瞬間,他便鎖定了相夫雲的隱藏的地方。

「弓弩準備!」

驟然之間,秦弩出現在天地之間,冰冷的殺機籠罩在嬴政目光所及之處。

「不愧是大秦始皇帝,本座還以為荊軻當年為何沒有殺你,一直在耿耿於懷,原來你比荊軻還要強大!」

相夫雲從掩體之後走出,對著嬴政輕笑,道:「放眼整個中原,誰又能知曉,大秦始皇帝竟然是一個高手,對於殺意能夠有如此靈敏的反應。」

這一刻,相夫雲看似談笑風生,心中卻是震撼不已。

他心裡清楚,這個世界上雖然沒有飛檐走壁之術,但是依舊是有武道存在,武將世家以及王族之中都存在著打磨身體,熬鍊氣血的秘法。

而且嬴政能夠以殺意察覺到他,必然是有一個不遜色於他的高手。

最重要的是,想要達到這一步,需要在生死之間磨礪,才能練就這樣嗅覺,一念至此,相夫雲心中對於嬴政的恐懼更大了。

看著相夫雲,嬴政心中念頭大動,這一刻,他對於收服相夫雲產生了興趣:「齊墨巨子相夫雲,你謀殺朕,這是打算讓齊墨從此消亡於天地之間么?」

畢竟與其殺了齊墨一脈,還不如收為己用。

「本座也不想,但是皇帝你不給我們一條生路,除了反抗,我齊墨一脈還能如何——!」相夫劍心中清楚,只要是嬴政還活著,這個天下就穩如泰山。

別看現在儒家等勢力攪動風雲,看似鬧得很歡快,但是所有的部署以及算計都不如眼前這個中年的一聲令下。

只要嬴政一聲令下,大秦帝國依舊是大秦帝國。

正因如此,相夫劍對於黃石公等人的謀划,根本看不在眼中,他清楚,只要是始皇帝不死,就沒有成功的可能。

「殺戮之器,整個大秦帝國之中除了朕,連皇儲都不能掌握,更何況是你!」嬴政突然一笑,道:「念你齊墨一脈沒有參與今日刺殺,朕給你一個機會。」

「齊墨一脈臣服朕,可存在,否則蕩平爾等,只是一聲令下的問題。」

聞言,相夫雲並沒有拒絕,而是直視著嬴政,道:「本座需要考慮,才能給皇帝答案!」

「三天!」

嬴政眼中有光,,彷彿日月橫空璀璨至極:「朕會在齊地逗留三天,三天之內,給朕答覆,也讓朕來決定齊墨是否煙消雲散,你走吧!」

「相夫雲多謝陛下!」

琳仪 對著嬴政道謝一聲,相夫雲離開了玉皇頂。

走下玉皇頂,心中卻是震撼無比,他只是前來觀戰,卻被始皇帝察覺了,從而逼迫自己要做出選擇。

這一刻,相夫雲心中苦澀無比。

「陛下,相夫雲是齊墨的巨子,為何要放了他,萬一他逃離齊地?」頓弱心中大有不解,見到相夫雲走下玉皇頂,連忙,道。

「哈哈哈……..」

輕笑一聲,嬴政目光凝重,道:「齊墨在齊地之中人數眾多,有相夫雲約束,反而比殺了相夫雲更容易對付。」

青瓷如水的女子 「而且這個人很強,比荊軻還要強大,有鐵鷹銳士在,他雖然殺不了朕,但是鐵鷹銳士必然會出現死傷,還不如放他走。」

……….

失去了相夫雲約束的齊墨遊俠,將會對大秦造成太多的麻煩,畢竟俠以武犯禁,為了大秦帝國的安危,不產生動蕩,這一刻,嬴政只能放相夫雲走。

而且這個人熟悉泰山之上的一切,想走,未必就能夠留的下來。

心中念頭一頓,嬴政開口,道:「吩咐章邯,打掃戰場,今夜我們就在玉皇頂過夜,明日看完日出之後,再行下山——!」

「諾。」

。 「是我們乾的……」

諾亞有些莫名其妙,除了他們還能是誰幹的?

「你們?」卡特琳娜語調提高了幾度,帶着質問的姿態。

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