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中總管府里,元冠受正與羊侃對弈閑談。

作為武將中為數不多的文化人,羊侃有很多風雅的愛好,下棋就是其中一項,水平倒還可以,至少能跟元冠受殺得難解難分,至於放沒放水就不好說了。

躊躇半晌,元冠受執黑落子,玉石棋子落在棋盤上發出清脆的叩擊聲。

「你的任務也很重要,這漢中之地,大有可為。」

羊侃心念微動,試探性地問道:「至尊,要對巴蜀用兵了?」

元冠受捻著棋子,舉棋不定。

他搖了搖頭,道:「孫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如今國家疲敝,能不動兵,就不動,看看情況吧。」

羊侃心下瞭然,至尊還想等之前制定的所謂的「經濟戰」看看效果如何。

睿静 對於這種從未出現過的事物,羊侃還是有一些懷疑的,只不過他很聰明,並沒有提出任何質疑,元冠受交代給他什麼任務,就會不打折扣地完成。

所以說,羊侃能坐在這個位置上,除了他對漢中的熟悉,也跟其人突出的能力有關係。

羊侃世代將門,是東漢南陽太守羊續的後人,祖父羊規原為宋武帝劉裕部下,身陷北方投降后,從此就留在了北魏為官。

羊侃不到二十歲便隨父親羊祉在梁州立有戰功,回到洛陽后被任命為禁軍實權校尉,也正是因為有着在漢中的征戰經歷這個因素,元冠受才在眾人中反覆考慮后,選了羊侃當漢中道總管。

「朕在來漢中的路上,也就是馬嵬驛,見到了一股來自巴蜀的難民。」

羊侃聞言,手中攥著的棋子險些掉落,他連忙解釋道:「至尊,所有從巴蜀逃亡過來的百姓,臣都按朝廷的政令妥善安置了。」

元冠受擺了擺手,示意羊侃不用太過緊張。

「不是你的問題,朕不是要追究你的責任。朕的意思是,中樞制定政令的時候,難免有考慮不周的地方。就比如難民安置這個問題,三年前制定的政令,出發點就是妥善安置邊境主動遷徙過來的民眾,充實當地的人口。

因此,政令要求當地官府就地安置,給予耕地、耕牛、種子以及足夠堅持到秋收的糧食。但就沒有考慮到,如果有大量難民湧入,當地人口過於充實,甚至都裝不下了該怎麼辦?外地人與本地人住在一起,如果外地人過多,定然會引發矛盾,山東刑杲的叛亂就是一個例子,所以,還是要因地制宜的,不能太刻板。」

昭武元年時,西魏的人口政策就是鼓勵生育,鼓勵人口湧入,因為當時的政策背景是經過了數年席捲整個關隴的偽秦、高平叛亂,關隴人口減少了足足三分之一。人口過少,耕地過多,所以政府制定的政策都是只考慮了吸收更多的人口,根本沒考慮人口過多的問題。

而在昭武三年,漢中道這一地區的人口卻呈現出了飽和的狀態,多達十五萬戶,也就是小一百萬人,擠在了並不算開闊的漢中平原以及周邊的地區,轄區就是過去的南秦州、東益州、梁州、北梁州、益州、巴州。

漢中之所以現在人口如此之多,有兩個重要的原因。

其一,從地區對比來看,漢中在傅豎眼時代就是關隴和巴蜀的主要人口流入地,沒有戰亂,相對較為穩定的生活環境成為了漢中最具吸引力的因素。

其二,從國與國的大環境來看,與西魏這幾年百姓境況逐漸好轉,漸漸不再挨餓受凍的情況相反的是,南梁百姓需要承受的實際賦稅越來越重,物價水平也在逐年升高,因此對於南梁的巴蜀百姓,逃亡到西魏是可以活命的選擇,而西魏最南部的漢中道,也成了他們的首選。

略有不安的羊侃放下棋子,已經無心下棋的他正色請教道:「還請至尊訓示。」

「訓示談不上,朕只是覺得,這麼多百姓逃亡到漢中,已經有些裝不下了,現有的就不動了,新遷徙過來的,可以往北面的渭水南北地區安置。這件事,朕會讓李侍中給京畿道和渭北道協調一下,百姓遷徙的路上一定要做好準備工作,漢中北出的山路太多漫長,要多設中轉驛站供應食水。

當然了,官府也不是開善堂的,這些花費雖然對官府來說不是什麼大支出,但是一碼歸一碼,等這些難民安置好了,有了收成,要跟借貸的耕牛、農具一起來償還。否則定有奸滑之人故意慢騰騰地賴著不走白吃白喝,這種人多了,也就容易生亂子。」

「確實如此。」

羊侃當了幾年地方官,對於百姓的人性顯然有了很深刻的認識。

在大多數情況下,漢中道鄉間的百姓都是具有多面特質的,他們既老實肯干,願意開墾梯田跟老天爺搶食,又有一些山裏人獨有的桀驁,對於遷徙過來的巴蜀百姓這些「外來人」總是抱着敵視的態度。

漢中道經過數十年的移民,早成了諸族混雜之地,類似不同民族不同村落之間的衝突,動輒就會演變成全村械鬥,倒是稱得上武德充沛,可卻令官府頭痛不已。

起因往往也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誰家田裏的瓜果被偷偷摘了,哪條河流被另外村落的人給截水澆灌了。

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這些事都稱不上大事,可既不能出動軍隊大張旗鼓的鎮壓,也不能聽之任之,放着它不管,否則很快就會演變成民變。 系統公告一出,大家都驚呆了。

張山都有那麼點無語,難道是因為他們搶了秦國玩家的boss。

然後隨便小打一波,就引發兩國陣營之間的國戰了?

要是早知道國戰這麼容易觸發的話,大家早就打成狗腦子了吧。

遊戲玩家都是非常喜歡,打國戰這類超大型的陣營活動的。

只是之前,一直不知道要怎麼把國戰觸發出來。

雖然在張山率先升到三十級的時候,系統有提示,當兩國玩家之間的仇恨值,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會觸發國戰。

但是,這個一定的仇恨值是多少,沒人知道啊。

天門關剛開放那會,各國玩家在天門關地圖中,打得火熱。

可是一點觸發國戰的跡象都沒有。

後來大家猜測,國戰開啟可能是運營方說了算,運營方覺得應該開啟的時候,才會開啟。

想不到,運營方這麼快就把國戰系統開啟了,令張山感到意外。

他還以為,現在大家的等級,還比較低,主流玩家剛升到三十級。

大部分醬油玩家,連三十級都沒有,應該沒那麼快開啟國戰才對的。

然而國戰就這麼開啟了,而且還是楚國和秦國之間的國戰,有點意思啊。

「我們是不是做錯事了,是不是我們剛才跟霸氣王者打架,把國戰打出來了?」

一隻小妖精萌萌的問道。

「對,就怪你,要不是你用大招,殺了那麼多的秦國玩家,哪會有國戰出來啊,嘿嘿。」

風雲一刀忍不住調侃說道。

「不對,你個騙子,我走的時候,管子哥還在殺人呢,要怪也是怪管子哥,哼。」

「當然不是我啦,我都回來刷了幾分鐘的怪,國戰系統才開啟呢。」

「說不定是系統延時呢。」

張山扶額,無話可說。

「我去官網上看看,國戰可是大事件呀,看一下是怎麼個規則。」

「我也去看看,希望是所有人一起大混戰,那就可以殺個爽了,哈哈。」

「無聊,就知道打架。」

旁邊的真.刷子大佬,忍不住吐槽說道。

張山只能給他一個白眼,玩遊戲不打架,那還玩個毛線啊。

打開遊戲官網,迅速找到國戰公告。

不同於其它公告內容,關於國戰的詳情,公告中說得非常明白,足足寫了幾個版面。

國戰陣營:楚國vs秦國。

參戰人員:兩國所有非新手村玩家。

國戰時間:2058年11月18日晚上八點,持續時間四小時。

參與方式:國戰開始后,參戰玩家可以在本國王城,通過丞相府進入國戰地圖。

獲勝方式:保護本國護國神獸雕像,同時擊毀對方的護國神曾雕像。

獎勵和懲罰:獲勝國陣營全體玩家,在國戰結束后,經驗獲取雙倍,持續一周。

失敗方全體玩家,所有交易費用翻倍,經驗獲取減半,物品掉落減半,持續一周。

如在國戰時間結束時,雙方神獸雕像都未被擊毀,則無獎勵和懲罰。

說明:首次被擊毀的神獸雕像,必掉完整神器,系統指定分配給,國戰貢獻最大的玩家。

國戰地圖不設置復活點,每位參戰玩家,只有一次機會進入國戰地圖。

在國戰地圖死亡不掉經驗值,倒地后可以選擇原地復活。

第一次原地復活費用為1000金幣,第二次10000金幣,第三次100000金幣,以此類推。

張山大致的看了下國戰公告,他不由得驚嘆,真是大場面啊。

兩國陣營所有玩家,除了還沒有出新手村的,都能參加國戰。

那得有多少人啊,國戰地圖到底有多大,能不能容納這麼玩家,他表示有點懷疑。

要知道,現在每個國家陣營的玩家,至少都有三千萬以上。

當然了,並不是說所有玩家都會參與國戰的,總有人不喜歡這種活動。

還有些人可能剛好沒空,沒有上線之類的。

還有最主要的一點,那就是想參加國戰,是得花錢的。

進入國戰地圖參與國戰,得到王城通過丞相府才行進入。

傳送到王城得花一百金幣啊,這點錢雖然不多,但也並不是所有玩家,都願意花的。

如果張山還是個吊絲刷子,他都不一定願意花這個錢,一百金幣能夠換成同等的藍幣呢,夠他幾天的飯錢了。

窮鬼花起來,也是會有點肉疼的。

張山估計,就他們楚國來說,會去參加國戰的玩家,不會超過一千萬人,甚至更少。

當然了,一千萬人也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了,兩國陣營加起來,就是兩千萬。

想想,兩千萬玩家一起大混戰,那是個什麼場面啊。

這也就是遊戲了,要是在現實中,兩千萬人互砍,砍一年也砍不完吧?

國戰時間是11月18日,也是明天晚上。

看到這個時間,張山不由得感嘆,原來新世界已經開啟三個月了啊。

三個月前,他還是個一無所有的吊絲,就因為進入新世界這個遊戲。

他現在也是身家兩三億的有錢人了,雖然除了吳老闆外。

現實中並沒有人知道他的現狀,在熟人眼中,他還是個吊絲。

張山辭職玩遊戲的事情,並沒有告訴其它人。

親朋好友一個都沒有說,家裡的老父母,要是知道他在外面不上班。

居然跑去玩遊戲,怕是要打斷他的腿啊。

老人是不會理解,什麼玩遊戲也能賺錢的事情,除非把錢擺在他的面前。

在老人的理解中,上班努力工作,提升自己,才是正經的途徑,其它的都是歪門斜道。

好在他現在算是成功了,要不然的話,過年的時候,都有點不敢回去。

人生就是那麼的奇妙,他當初進入遊戲,只是想混個飯錢。

賺點生活費,只要賺到的錢比上班多一些,他就滿足了。

新世界這款遊戲,除了給張山賺到大筆財富外,還讓他的人生,充滿了激情和樂趣。

再也不是像之前那樣,活得像條死鹹魚了。

對於一個沒有太大追求的鄉下小子來說,他現在只差買個房子,然後找個女朋友結婚。

這輩子就這麼過去了。

話說,時間都過了這麼久,吳老闆的老婆怎麼還沒有把房子找好嗎?

雖然說買房子是件大事,但是現在大家都不差錢,沒必要這麼糾結嘛。

等下有空找吳老闆問一下。

7017k 「你要擋我?」

眼睛微微眯起,楊戩的看向姜塵的目光,漸漸變得危險起來。

他很自信,不認為姜塵能夠對他產生威脅,這源於他強大的實力。

畢竟,他有着抗衡遠古大羅金仙的力量。而姜塵,只是一個天人大圓滿的修士。

太古武道的強大,楊戩是知道的,但姜塵的修為太低,換成神魔境還差不多。

天人境,不行。

望着身上戰意逐漸升騰的楊戩,姜塵寸步不讓,說道:「真君儘管一試。」

這裏是上清宮,有上清一脈的氣運加持,別說是楊戩了,就是他師父玉鼎真人來了,姜塵都不懼。

楊戩皺了皺眉,說道:「真人,你不是我的對手,快些閃開,我不想傷你。」

姜塵不言,只是揮手取出幽冥幡,他倒要看看,這位天庭戰神的元神,能否擋住幽冥幡的拘魂。

見此,楊戩也不廢話了,舉起手中的三尖兩刃刀,輕輕一揮,一道雪白的銀光浮現,輕易的就割開虛空,朝着姜塵斬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