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崑山這裏風平浪靜。

楊贈月和陳加兒抽空去學了很多技能,豆腐,腐竹,怎麼做醬菜,甚至連醬油的製作兩人都學了。

雖然網上有很多視頻,但是兩個人還是決定親自現場學習。

山下村民有做豆腐賣的,楊贈月就和陳加兒去幫忙。

村民也很熱情。

並不會覺得倆姑娘是想要和他們搶生意,耐心的教了好幾次。

賣豆腐的是一對中年夫妻,有兩個孩子,大女兒嫁去了外地很少回來,小女兒還在外面上學,快畢業了,很可能也不會回來找工作。

夫妻倆就想多攢些錢,以後自己養老什麼的也有保障。

畢竟兩個孩子離得遠,他們總得為自己的晚年打算。

所以這幾年兩口子一直都很努力,豆腐也做得好,十里八鄉的村民趕集時都和他們買豆腐。

楊贈月知道兩夫妻的辛苦,所以在學會後,每逢集市就和陳加兒去給他們幫忙。

村民們看到兩個姑娘不但勤奮,還心善,對她們的喜歡更甚。

每天的日子都過得極為順遂。

兩個人忙着學各種生活技能,存儲的東西檢查了好幾遍,每次都能發現有東西沒想到,又急急忙忙補上。

好在網絡購物發達,想要的東西都能買到。

雞鴨鵝楊贈月已經買了回來,豬牛羊她打算從南源回來后再買。

現在買等他們去南源沒有人幫忙喂,她算過時間,應該夠用了。

白天早上忙田裏的活,下午跟着九霄學習奇門遁甲,夜裏上山泡潭水,三個人沒有一個得空。

這樣忙碌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了八月二十號。

時容川的郵件讓三人的忙碌暫停了下來。

楊贈月和陳加兒邊吃邊看,發現這半個多月時容川又找到了很多信息,整個南源有名氣一點的家族,他通通都查了一遍。

速度還挺快。

得到的資料也很齊全。

可見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甚至連消失的雲家也有資料傳了過來。

楊贈月兩個人快速吃飽飯,將資料一行行看下來,不懂的就問時容川,爭取在回南源之前把整個局勢給掌握在手中。

時容川的資料顯示,最近幾年南源出現了好幾個雲姓之人,不過他不能確定是否就是之前離開的南源雲家。

畢竟這個姓氏在別的城市也有,並不是南源獨有的。

謹慎起見,他還是將這幾個人的信息發了過來,讓九霄做一下判斷。

這幾個雲姓人單看名字看不出有什麼聯繫,他們私底下也沒有過來往。

雲玉珠,雲平恩,雲清雨,雲止境,雲元培,雲三海。

其中雲玉珠,雲平恩,雲清雨和雲止境在南源上學。

雲元培在南源做生意,雲三海則是在南源打工。

這幾個都是近二十年內出現在南源的人。

他們的家並沒有遷過來。

哪怕是在這裏做生意做得很有起色的雲元培,他的家人只是偶爾過來小住,卻不會久待。

他的孩子也都在老家,北鼎。

其他四人的家鄉沒有一個相同的,這是時容川無法確定他們是否是一個家族的原因。

紫筆文學 江客微微側首,按下車窗,面無表情的看向曲徑雅,示意她說。

「能不能等一等!」

江客皺了皺眉但沒有開口。

曲徑雅繼續:「爺爺說他會儘快讓父親放梧蕭。」

江客的臉色並沒有因此緩和多少:「儘快?時間!」

曲徑雅臉上多了此份怒意:「江客!我們兩家這些年合作不在少數,你真的沒有一點信任嗎?「

江客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笑出了聲,然後淡漠的從曲徑雅身上掃過。

這對於曲徑雅來說這無疑是一把刀子,直直的插在她的心上,但接下來的話讓她如墜冰窖。

「我記得我們私下沒有交情!」

曲徑雅愣住了,她原本以為……江客就算不喜歡她,也會給她留下一絲尊嚴,但是……

曲徑雅仰起頭,強忍住眼淚,聲音哽咽帶着顫抖:「江客,你……」或沒有說完,但是她覺得自己沒有再說下去的必要了,沒有意義了!

這世間,哪有什麼遷就?就算有,又有什麼意義呢?她曲徑雅生來高貴,乞求來的愛情,她曲徑雅不稀罕,只可惜這個道理她晚了十年才明白!

在這十年裏,她每天都幻想着,江客又一天可以喜歡上她,但是知道今天才明白:喜歡是本能,強求不來!

林恆再江客話剛說出口是就將目光轉向了曲徑雅,這位曲大小姐對自家江爺的痴迷,這話實在有點狠了!

江客不再理會曲徑雅,轉過頭打算把車窗升起來。

曲徑雅突然伸出一隻手放在窗戶上:「等等!」

江客沒有停了下來。

曲徑雅這一個動作在心中演示了好幾遍,她怕江客不理會她,將她心中唯一剩下的一點留念都給斬斷了。

還好!他停下來。

這也意味着曲徑雅要放下她的驕傲和尊嚴,但是她別無選擇:「算我求你,江客,等一等好嗎?我義無反顧喜歡你這麼多年,答應我一件事情不過分吧!」

江客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算是給曲家一個面子!

隨着車窗的升起,兩人逐漸的被隔絕,雖然以前也有過很多次,但這次……是曲徑雅最後一次因為這種隔絕浪費感情。

在她這麼多年的人生中,沒有一刻比現在屈辱,自己喜歡的人將自己的尊嚴丟在地上踐踏,突然覺得自己很賤,會這麼卑微的喜歡一個人。

但她不能揮袖離去,因為她的背後是曲家,除了自己之外要考慮自己的家族,縱使心中晚班的不好受也只能留在心中消受。

林恆雖然覺得有點過,但江客的為人處世輪不到自己來定斷。

「你覺得我過分了?」江客的語氣沒有很大的起伏。

林恆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砸的頭昏眼花,自知逃不過江客的法眼乾脆直接如實相告。

江客沒有解答,反倒是問林恆:「最開始你是不是覺得我跟她有點什麼?」

林恆心中一萬個不解,我表現的有那麼明顯嗎?

他真的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去碰槍口,最後乾脆選擇閉口不談。

江客見他沒有回答也不生氣,繼續道:「不喜歡就是要徹徹底底的拒絕,委婉沒有作用就要更加絕一點,這不是無情這是責任,我不能讓梧蕭為我的不負責買單。」

林恆不再吭聲,試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江客的話他不敢反駁,但是在心中是不認同的,以前沒有梧蕭的時候,他從來沒有認真的拒絕過曲徑雅,十年之後說着要負責任,但他不會為曲徑雅去出頭,因為江客心中的人是梧蕭,而江客是自己無條件幫助的人。

江客之所以對曲徑雅說出如此刻薄的話,只不過是想讓她斷了念想罷了,之前江客委婉的拒絕了曲徑雅很多次,但是她都沒有放棄過,這個做法是下下策,同時也是必須而為,他不希望梧蕭會聽見什麼不好的流言。

江客說完後車廂里又一次陷入了寂靜。

想起梧蕭不免會想起她現在的處境,江客希望真的能夠跟許彥說的一樣。

「梧總,您就簽了吧!這樣我們都不用浪費時間了,多好?」

正如許彥所說,他們不敢動梧蕭,不是心腸軟,而是不敢動梧蕭,畢竟能在短短几年裏就將梧氏帶上一層台階的人,怎麼會很好惹?就算他們強迫梧蕭簽了合同也不會有好果子吃,所以他們只能想方設法的讓梧蕭自己妥協。

梧蕭剛開始被帶過來的時候心中是有幾分忐忑的,沒過多久就發現他們是有雄心沒熊膽,索性就當是給自己放了一個長假,好好所以就當自己是放了個長假,同時慢慢觀望。

梧蕭絕不鬆口,他們只能好吃的好喝的供著梧蕭,然後慢慢的去找她的弱點,但是梧遣已死,她的母親別說是見連聽都沒聽過,對於其他的消息他們也沒有什麼耳聞。

曲林掛了電話就打給了曲項,根本就沒有人接,只有機械女聲:「您好,您撥打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曲林將電話砸向沙發,急匆匆地向門外走去。

上車前,他派去查這件事情的人也給出了答覆:「什麼都沒有查到。」

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再次打給曲徑雅。

江客搖起車窗后,曲徑雅就一直站在路邊,秋日的太陽雖不毒,但是半個小時也足夠讓曲徑雅不適了,之前就算是在外面也會有人特地過來打傘,雖然算不得是什麼大苦,但是對於她來說也算是一苦了。

而且曲徑雅對陽光過敏,暴露在外的皮膚上到處都是紅色的疹子。

曲徑雅雙眼無神的盯着遠處,直到手機鈴聲響起才回過神來,低頭看見爺爺打來的電話,手指在掛斷上停頓片刻,最後還是點了接通。

「徑雅,你爸在哪?」雖然叫着她的名,但語氣中沒有絲毫溫和,完全是命令的語氣。

「濱海別墅。」

「好。」老爺子好像反應過什麼。

「你在哪?」

「海濱別墅。」

「你在海濱別墅?你為什麼不去阻止你爸?。「」此時曲林的聲音中只有滿滿的斥責和失望。 當兩挺轉管重機槍開始掃射,無論是飛奔的獅人還是廣場上原本就存在的雜兵,都在一瞬間被打的血肉橫飛,肢體四散。

畢竟陳墨給兩頭泰坦暴君裝備的12.7mm的轉管機槍,再加上可以背在泰坦暴君身後的彈藥箱與彈鏈,這種來自半個世紀以後的重火力幾乎瞬間便將陳墨他們面前的廣場撕碎了。

配合上其他士兵的射擊,沒有任何一個獅人突破他們的封鎖,能夠衝到陳墨的面前。

而在撕碎了那些朝他們衝來的獅人和廣場上的雜兵,陳墨看着站在博物館門口的伊莫頓,揮了揮手便讓兩名泰坦暴君瞄準了他。

兩道子彈組成的火鞭瞬間便將伊莫頓的身軀撕碎,令這位大祭司不得不將自己的身軀化為沙塵才能抵禦這樣的傷害。

這可不是他曾經嘗試過的小口徑手槍子彈,12.7mm的重機槍子彈,尤其陳墨準備的還是穿甲燃燒彈鏈,即便伊莫頓並不會被殺死,也足以把他打成一堆碎片了。

化作沙塵雖然可以讓伊莫頓抵禦子彈的傷害,但這也同樣影響了這位大祭司的施法。

畢竟他無法做到一邊化身沙塵躲避子彈,一邊還能夠施展自己強大的法術。

不過作為曾經的古埃及大祭司,同時也是著名的勇士,伊莫頓的戰鬥經驗並不算差,通過化身沙塵飛出博物館,藉著障礙物的阻擋,他還是找到了一個施法的機會。

廣場上水池當中的血水被他直接拉了起來,化作一道血色的巨浪朝着陳墨等人直接拍了下來。

雖然水池當中的水並不算多,但在伊莫頓的法力和操控之下,這仍舊掀起了十三四米高的巨大浪頭並且裹挾著原本水池當中的屍體,看上去聲勢驚人。

然而對此陳墨卻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抬手對準了浪濤,釋放了一道死靈法師的招牌法術——屍爆術。

「砰!砰!砰!……」一連串的爆炸在浪濤之中爆開,被引爆的屍體就如同一顆顆手雷,在血浪之中炸開了一個個窟窿。

並且這種爆炸還是會連鎖擴散的,在陳墨特殊的施法技巧之下,被屍爆術所引爆的屍體波及範圍內的其他屍體也會隨之爆炸,儘管這種連鎖反應只能引發一次,但血浪之中帶起的屍體並不少,於是乎整道血浪都被炸開了。

看着被炸開的血浪重新化作一灘血水墜落到地上,陳墨再次施法。

這是一道鮮血系的法術,陳墨雖然學會了這個法術,但之前因為缺乏施法條件他從未施展過。

現在隨着他的施法,廣場上的血水隨着他的咒語再次流動起來,並且凝聚成了一個個模糊的形狀,看上去就像是拙劣的小學生手工作業上捏出來的泥人,雖然有着大致的形體和兩隻手,但其他的細節全都沒有。

這有些類似於早些年很流行的一款遊戲當中的水元素,但這些用血水召喚出來「水元素」是血紅色的,並且它們的攻擊方式並不是朝你潑水,而是衝上去肉搏。

現實可不是遊戲,任何攻擊都會造成扣血,對於「水元素」來說,普通的物理攻擊就只是給它撓痒痒而已。

而這些水元素的攻擊可就沒那麼好承受了。

力大招沉的攻擊並不好格擋,並且一旦被命中了,就會被這些血水纏繞,然後拖入「水元素」的身體里淹死。

這些溺斃的屍體才是這些「水元素」施展遠程攻擊的手段,它們會在屍體上附加屍爆術,然後再把屍體扔出去當成炸彈來使用。

或者直接帶着一身屍體撲上來,來一場華麗的藝術表演。

炸完之後,這些「水元素」還能再次匯聚起來,融合成一個體型更大的個體。

靠着這些「水元素」以及陳墨身旁的士兵與泰坦暴君的清掃,廣場上很快就被清空,數個「水元素」也朝着伊莫頓撲了過去。

面對機槍的掃射和眼前進逼的「水元素」,即便是古埃及諸神所青睞的大祭司也感到了棘手。

再次化身沙塵躲過了掃射和幾個「水元素」的撲擊,伊莫頓不得不將目光投射到了廣場上的一座雕像上。

那是一位法老的坐像,這種雕刻在埃及很常見,古埃及時代法老們經常採用這種方式來彰顯自己的神聖和偉大,因為通常他們的身旁都坐着其他神靈。

谁人能明了 不過眼前這一座顯得孤零零的,而且也不是古代雕像,只是一座現代仿製的工藝品。

對於伊莫頓來說,這倒是無關緊要,這位大祭司直接飛到了雕像頂上,然後施展了自己所知的一道強力法術,將自己融入了雕像之中,讓整個雕像活化,站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