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看清楚了。

只見眼前整個湖面就是一個大屏幕,又好像是海市蜃樓,下面是一個街市,街市上商鋪鱗次櫛比,車水馬龍,景色跟現在的城市沒有什麼區別。

唯一奇怪的就是聽不到聲音,而且整個畫面當中,灰濛濛的好像有什麼隱晦之氣,令人感到有些詭異。

張凡回頭看了一眼桃花:「這到底是陰間還是陽間?怎麼灰塗塗的,鬼氣很重啊!」

桃花沒有回他,嘻嘻的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又瞟了一眼萱花。

大概是在徵求萱花的意思

萱花現在早已經鐵了心,被張凡給搞得服服帖帖,根本不把他當外人,便白了桃花一眼:「既然把他叫來了,就跟他說實話吧。」

桃花含笑嘆了一口氣:「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這麼幾天的時間就被張凡給搞定了。」

萱花臉上一紅,把身子依偎在張凡身上,低聲的說道:「你不要笑話,我哪天給你找一個得意郎君,你怕不是比我還隨夫。」

「沒救了你!」桃花只好說:「看樣子嫁人的妙處,我還難以理解,畢竟是女人的身子能給女人自己當家,別人也說不得什麼!」

然後,扭頭對張凡說:

「這個其實是人間的一個……像,一個映像,也就是說,是一面鏡子。」

「什麼意思?」

桃花想了一下,大概是不知道怎麼理解,想了半天:「比如說這個街上的人,如果現在被拿出來一個,一刀給殺了,那麼人間的這個人,並不會馬上死。半個月到一個月之間才會慢慢死掉,中間這段時間他應該是處於重病之中。」

張凡職業性地問道:「要是在這段時間,他遇到了良醫,能不能把病治好?也就是說,能不能逆轉他的這個死亡過程?」

桃花搖了搖頭:「不能!」

「那就是說他死定了?」

桃花忽然笑了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要給人起死回生吧?」

張凡稍稍的感到有點尷尬,不過畢竟當著姐妹倆,也不是外人,萱花就不用說了,這個桃花說不上將來也可以收進自己帳下,便實話實說了:

「有些人實在是太有錢了,有錢不是罪,來路不正才有罪。我想讓他們會點診費,出點血。」

「這個可以有。」桃花道,「這立意,這立場,這舉措,堪堪的神醫范,我支持。」

。 第2806章綠藤

晉陞火鳳等人分散在整個隊伍的四周,儘可能的幫助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天門成員布置好一道道防禦手段,而其他精銳的門人則是在他們的幫助下,在後方放手一搏,將一頭頭獵魂獸擊殺。

不過一個時辰,天門在付出了極小的代價情況下成功打通了獵魂獸的集結圈,生生將這些獵魂獸一分為二,旋即天門眾人又馬不停蹄的朝前奔襲而去,留下一地的獵魂獸屍體。

被殺的丟盔棄甲的獵魂獸哪裡肯這麼輕易放過天門眾人,要知道平常都是他們追著別人跑斷魂,何曾被人殺的跟喪家之犬一般!

於是,獵魂獸大軍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追殺著天門眾人而去,一道黑色的洪流追在天門眾人的身後碾壓前方的一切!

很快,火鳳等人也來到了林森之前在地圖上標示的峽谷面前。

峽谷上方的確如林森所說,罡風肆虐,常人難以登頂,而去因為罡風的原因,此處的地質的確超越尋常的金石,尋常術法轟擊在上面也只能落下一些細小的石屑。

「這倒是一處絕佳的伏擊之地,等會我們只要將它們引進來,然後由綠藤大人出手封住他們的去路,接下來就可以開始對這群邪惡的獵魂獸下手了!」火鳳滿意的說道。

他的太陽真火,在這種狹小的空間里傷害能放置到最大,尋常的五星道祖根本別想在他的火焰下撐過一炷香的時間!

於是,眾人迅速的朝前奔襲,準備放更多的獵魂獸進峽谷,然後殲滅,至於他們是否會選擇原地掉頭逃走,他們一概不擔心。

且不說在萬軍之中掉頭容易被自己人踩死,就說後路有天門最強者林天成把守,他要是不點頭,誰敢說能從他的攔截之下離去?

所以,這一戰可以說是以少勝多的楷模之戰!

只是,即便在如此縝密的計劃,以及天時地利人和的作用下,天門的戰況也並非想象中的那麼完美!

只見眾人在獵魂獸的全力突圍之下也是受到了極大的阻攔,且不說一頭頭悍不畏死的獵魂獸突破了綠藤的防護之後宛如發了瘋一般的襲擊眾人,就說獸群中那些實力強悍的獵魂獸遠程釋放的術法讓火鳳等人也是倍感頭痛!

雖然說,最後這些強悍的獵魂獸都在綠藤的幫助下點名擊殺了,但是天門這邊的死傷人數也瞬間漲上去了。

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之下,雖說很快的就將獵魂獸的反撲給壓了下去,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獵魂獸湧進峽谷,眾人也是大感吃不消。

最終,在綠藤的下令之下,眾人放手施為,全力滅殺這些衝進峽谷內的獵魂獸。

頓時,鋪天蓋地的術法,火焰,雷球,不要錢似的朝著獵魂獸飛去,密集的轟炸之後,原本秘集的獵魂獸也瞬間被撕裂開幾個缺口。

而火鳳等人則是帶著眾人趁機會衝進了獵魂獸群當中找尋對手,分頭擊殺!

綠藤見狀,急忙化為百丈大小的本體,一條條支藤從本體上生長出來,然後鑽進獵魂獸的屍體中汲取養分,不斷的分裂生長,不斷的汲取……

一時間,整個峽谷似乎都籠罩在一片翠綠色之中,綠藤在不斷吸收那眾多的獵魂獸屍體中不斷地生長出新的支藤,將原本貫通的峽谷一頭生生堵死。

而且,支藤生長出的藤蔓論防禦程度絲毫不亞於主體,無論那些獵魂獸如何撕咬也無法突破綠藤布下的攔截,一隻只獵魂獸被藤蔓纏住,然後被吸成肉乾。

整個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峽谷內廝殺聲振聾發聵,血流……這一次沒有絲毫血液流出,盡數都被那無處不在的藤蔓吸收了,無論是天門所屬的,還是獵魂獸的。

只見原本百丈大小的綠藤此時已經生長成了一株近乎千丈大小,支藤更是遍布整個峽谷,可以說後面這兩天,大部分的獵魂獸都是死在藤蔓的絞殺之下!

「嘶!綠藤大人太恐怖了,在這麼成長下去,估計離門主都不會太遠了!」

「誰說不是呢,這一次綠藤大人可是吃的薄薄的,可憐我們除了賺了一身傷痕以外……」

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但是對於綠藤成長起來這個消息還是紛紛發自內心的興奮。

畢竟,綠藤越強,他們也就更有安全感,如今峽谷之戰已經接近尾聲,林天成隨手滅殺了一隻想偷襲自己的獵魂獸,正一步一步緩緩的朝眾人走來。

「不錯,看來你也要突破五星道祖巔峰境了!」林天成伸手搭在綠藤的身上,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說道。

綠藤此刻似乎處在一個微妙的狀態中,連口吐人言都無法做到,只能散發出一股喜悅之情,林天成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隨手為它布下防禦禁制。

「計劃有變,火鳳,林森,你們帶人去將古城收服,綠藤現在正處在晉陞邊緣,我要留下為它護法,你們收復完古城後來這裡和我匯合!」林天成說道。

聞言,火鳳和林森紛紛漏出羨慕之色,上前一步躬身行禮后便帶著眾人朝古城方向離去。

看著正在吞吐靈氣的綠藤,林天成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柔和,原本天門就缺少高端戰力,如今綠藤的晉陞可謂是開了一個好頭,他的心中也是感到無限欣慰。

枫歆 七天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林天成原本閉目坐在綠藤身邊修鍊為它護法,身邊更是有周明月無微不至的照顧。

突然,林天成緩緩睜開了眼睛,因為他感受到了火鳳等人的氣息正在朝著自己接近。

「看來他們解決古城的時間遠比我們預計的要快啊!」林天成淡淡道。

聞言,周明月也是一驚,那座古城集結了不少匪徒,其中不缺五星道祖高階的強者,火鳳等人竟然能在七天之內就將其收復,這遠遠超乎了周明月想象。

「嘿嘿……門主,我們回來了!」白猿人未至聲先到,扯著大嗓門在峽谷外就囔囔著。

「這麼高興,看來你們是有什麼喜事要告訴我?」林天成起身笑道。 丁飛宇很是不習慣他這動作,可還是耐著性子,說道:「你還是去看下吧,我怕你們吃不完浪費。」

韓東不以為然笑道:「吃不完打包!」

「好吧。」丁飛宇嘆了一聲。

女孩走了回來,嘴角裡面的笑都藏不住了。

她對著韓東說道:「你還真說對了,這個還真不是一個一般的攤。比我們飯堂的都要高檔!」

得到女孩的誇獎,韓東心情大好,得意地笑道:「那是自然,好不容易請你吃頓飯,肯定要找個好點的地方。」

「對!還是你厲害!」女孩朝著韓東豎起了大拇指。

丁飛宇見他們兩個聊得這麼歡,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他來到鍋台前,對著吳雲說道:「這東西,你懂怎麼做嗎?」

吳雲自信地說道:「這東西不用怎麼做,原味就挺好吃的。」

「行吧。」丁飛宇說道。

吳雲沒有立刻動手,看著韓東,問起了丁飛宇:「你說這東西這麼貴,他等會夠錢買單嗎?要不要先跟他打個預防針!」

「好!」

丁飛宇把消費金額寫在紙上,回到了韓東那一桌,然後把紙遞給了韓東,說道:「這是你們剛才點的菜,你們看下有沒有錯。」

韓東依舊爽快地把紙壓在了一旁,說道:「不用看了,你們趕緊做吧,肚子都快餓癟了。」

女孩卻好奇地拿起了紙,口算了一下。

算完后,沒說什麼,又把紙放了回去。

丁飛宇有心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來個教訓。

他也不說什麼了,朝著吳雲點頭說道:「做吧。」

吳雲見到丁飛宇的手勢,笑著說道:「好嘞,馬上就好。」

說完,就從泡沫箱里把龍蝦捧了出來。

韓東一看到龍蝦出箱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傻掉了。

張著的大嘴,遲遲都忘記了閉上。

如果不是女孩坐在旁邊,他都以為自己在做夢。

雖然燈光不是很亮,丁飛宇還是從他略顯消瘦的臉,看到了一絲青色。

吳雲手起刀落,很快就把龍蝦斬了開來。

周圍在吃飯的學生,哪裡見過這場景,個個都拿出手機,對著大龍蝦一頓亂拍。

有的還歡呼了起來:「哇,竟然在這地方見到這種東西,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這是哪位土豪,這麼捨得花錢。要是我,估計這個月都要吃糠了。」

韓東聽到這話語,臉都發白了。

可他已經在喜歡的女孩面前誇下海口,即使再不情願,也只能默默地咽了下去。

吳雲的手藝也算精湛,很快,就把龍蝦處理完,端了上來。

紅紅的蝦頭朝天仰著,在這小小的攤位上,顯得更是奇葩。

周圍的人都忘記了吃飯,又拿出手機,對著龍蝦拍了起來。

當然,還不忘把這點龍蝦的人拍了進去。

女孩可不顧旁人眼光,也不怕臟,伸手就去掰蝦殼。

嘴裡嚼得津津有味,還不忘對著韓東說道:「你怎麼不吃啊?趕緊吃,等會涼了就不好吃了。」

可憐的韓東看著紅紅的龍蝦,感覺小心臟在滴血。

哪裡還吃得下去。

他陪著笑說道:「你吃,你吃,不用管我的。」

「真好吃!」女孩大口大口地吃著,還不忘用手指擦嘴。

吳雲也偷閑,歇了一會。

不過,他也不看手機,直接看向了韓東,就像看馬戲團裡面的表演一樣。

嘴角還不時地在發笑。

丁飛宇見他這模樣,擔心惹怒了韓東,趕緊過來,拍了下吳雲的肩膀,說道:「你別傻笑了,趕緊幹活。我們今天早點回去。」

「好!好!」吳雲強忍著笑,嘴角緊緊地閉著,深怕發出笑聲來。

美味的東西,總是被消滅得特別快。

眨眼睛,桌上就只剩下一堆紅紅的蝦殼了。

「老闆,買單!」韓東朝著丁飛宇招手。

丁飛宇看在韓軍的面子上,只收了他一千塊。

別看這一千塊不多,可對個學生來說,不是小數目了。

韓東趁著女孩擦嘴的工夫,偷偷地對著丁飛宇說道:「老闆,今天可被你害慘了,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你們賣龍蝦!」

丁飛宇笑道:「這是臨時才有的,平時間沒有,算是你們走運了。」

「還走運,都快被你們坑死了。」韓東很是生氣。

此時,女孩已經擦完嘴,笑著對韓東說道:「今天真是太謝謝你帶我來這裡吃飯了,這裡東西不錯,我回去肯定跟我同學宣傳宣傳。」

「你吃得開心就好。」韓東摸著乾癟的錢包,一陣肉痛。

「那我們回去吧。」女孩說道。

「好。」韓東露出笑容,讓女孩先走。

吳雲見他們走開,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你剛沒看到他那副臉,可笑死我了。」

韓東還沒走遠,耳朵也夠靈敏,似乎聽到了吳雲的話,他猛得回過頭來,瞪了丁飛宇一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