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

如今,根本沒人能阻攔喬天野的暴行!

「秦風!」

她的腦海中,下意識浮現出秦風的身影。

之前每當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秦風挺身而出,護她周全。

然而這一次,秦風根本不知道她遇到危險。

更何況,喬家這樣的敵人,太過可怕,不是秦風能夠抗衡的。

「美人,讓我來親親你!」

喬天野俯下身子,想要採擷這朵嬌艷的花朵。

關鍵時刻。

似酒醉人 「哐當!」

震耳欲聾的巨響傳來,地面似乎都抖了三抖。

只見一輛狂飆的汽車,竟然撞破宴會廳的大門,挾帶著不可一世的霸氣,狠狠撞了過來。

秦風,來了!

。 「你怎麼喝成這樣啊,這兒太亂了,回家吧。」

她拉扯着他,可是封晏紋絲不動。

下一秒,她竟然被帶入懷中,穩穩落坐在他的大腿上。

那有力的臂膀,緊緊環繞在她的身上。

「你告訴我,女人到底有什麼好?能讓他徹底離開我。」

「那個封晏,男人有男人的好,女人自然也有女人的好,比如……」

她還沒有比如出個所以然出來,沒想到封晏竟然直接堵上了她的唇瓣,吻得來勢洶洶,將她口腔里的空氣掠奪一空,根本不給她絲毫喘息時間。

她大腦瞬間一片空白,怔怔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榮,一時間竟然忘記推開。

這個吻來的猝不及防,也來得洶湧澎湃,讓她有些招架不住。

周圍糟亂的聲音彷彿突然安靜下來。

良久她才回過神來,費力的推開他的身子,想要跳開。

可耳邊傳來……

他沙啞喪氣的聲音。

「別……推開我好嗎?」

唐柒柒愣在原地。

他一定被路遙傷的很厲害,現在才會一個人喝悶酒。

要是自己都不管他,把他無情推開,那他該怎麼辦啊?

現在是他最脆弱的時候啊。

唐柒柒瞬間於心不忍,雙腿像是灌鉛了一般,挪不動分毫。

她只能穩穩的坐在他的懷中,任由他用力抱着。

他喝的五六分醉了,渾身充滿酒氣,但大腦還算清晰。

他只需要裝的可憐些,這丫頭就會心軟。

她,自己還是可以吃的死死的。

「我好不好?」

他沉沉問道。

「好,封晏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這話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她愣了一下,細細想了下他到底哪裏好。

為人品行端正,每次自己有麻煩,他都第一時間出現,就像是天上神仙一般。

如果哪天她受傷了或者不幸死了,她堅信封晏不是沒有來,而是來晚了。

他肯定在來的路上!

「那你會不會愛我?」

唐柒柒被問得心臟漏掉一拍。

她不斷在心裏告訴自己,這話不是問自己的,絕對不是問自己的,要冷靜回答。

就當是哄哄他騙騙他,讓他重拾對生活的信心。

「愛。」

「那你會一輩子不離開我嗎?」

「嗯。」

「你……主動親親我,可好?每次都是我主動的,你能不能也對我主動一次?」

他鬆開她的身體,雙眸幽邃,像是流淌著無盡的星辰大海。

他沉沉的凝睇着她,鳳眸深處只有自己。

她緊張的忘記呼吸,小手死死捏著,背脊僵硬。

她現在該怎麼辦?

親過去嗎?

「我……我是唐柒柒……」

她情不自禁的想要告訴他,你認錯人了,我只是唐柒柒而已。

封晏多想告訴她,我知道你是唐柒柒,每一次我都很清醒,你就是唐柒柒。

「主動親我好不好?就一次,一次就好。」

他直接忽視了她之前的話,彷彿沒聽到一般。

她掠過他的眼眸,裏面滿滿都是小心翼翼害怕受傷的神色。

算了,就滿足他一下吧。

她咬牙,然後主動仰起脖子。

柔軟的香唇,輕輕覆蓋在他的唇瓣上。

。 軍士長看到陳凌一臉古怪,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大哥,這話你都問得出口,你是在開玩笑嗎?連魚雷的導彈軌跡都不清楚,你還來掌控反潛艇魚雷,萬一不小心觸碰了發射按鈕,這裏的控制室給炸了,那就搞笑了!

剛才小程說,這個傢伙是艦長派過來的人,自己還以為有幾下子,真的操作過深水炸彈的發射,自己才毫不猶豫地讓出道來。

結果呢?這個傢伙凈是問一下特別基礎的問題,看起來就是菜鳥本菜鳥。

這樣的水平不是在瞎搞嗎?

軍士長在心底不斷地吐槽,一臉擔憂,擔心陳凌真的將控制室給炸沒。

這個時候,陳凌見軍士長久久沒有作聲,再次問道:「告訴我,是不是?」

說着,他的身上爆發出一股殺氣,瞬間開啟死神榮耀的技能,一下子作用了軍士長與徐班長等人身上。

剎那間,軍士長與徐班長等人都渾身一震,瞬間來了精神,感覺很多東西變得不一樣。

尤其是軍士長好像被打了雞血一樣,看着陳凌的眼神,都變了,彷彿眼前這個傢伙並不是菜鳥,而是變成了這方面的專家。

旋即,他立刻大聲道:「是的。」

陳凌點頭,嘴角不著痕迹地翹了一下。

果然,還是死榮耀技能好用。

說真的,自己是學習過相關的理論知識,但是在實際操作上,確實是新手,並沒有真正意義上掌控深水炸彈的發射,更沒有實際見過這些設備。

當然,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敵我識別掃描技能,只要熟悉整個操作過程,自己能一直掌控對方潛艇的移動軌跡,只要時機得當,絕對可以擊沉對方。

下一刻,陳凌仔細看着彈道軌跡,開啟了腦域強化技能,一心兩用,在腦海中迅速開始計算它的攻擊距離與角度數據。

只有將最佳的射擊角度與軌道計算出來,才能事半功倍。

經過一系列的精準激素按,陳凌很快發現水底下那艘潛艇,就在凡潛艇魚雷的攻擊範圍之內,不過,由於距離是2000米,即使自己發射魚雷,對方的聲納會瞬間探測到,有充足的時間來進行躲避,也就是,自己發射魚雷攻擊,相當於做無用功。

陳凌頓時眉頭一皺,轉念一想,突然眼前一亮。

一枚魚雷不行,如果是兩枚呢?

心底閃過這個念頭后,陳凌開始認真盤算起來。

沒錯,只有一次性發射兩枚魚雷,才可能成功轟炸到對方。

只是,這個時間與角度與把握得非常好,讓對方完全沒有反應直接,不然也是瞎折騰。

唰。

陳凌深呼吸,大腦再次高速運轉起來,快速計算不同的參數組合。

大概三分鐘后,他猛然睜開眼睛,嘴角露出一絲自信。

千萬別小看這短短的三分鐘,陳凌不知道在腦海中進行了多少次的計算,甚至還模擬了魚雷發射的軌道,以及對方潛艇做出反應的時間與攔截的速度。

在不斷進行各種組合與比較之後,他才最終確定了最有效的發射角度與軌道。

只要兩枚魚雷按照自己預設的方式發射出去,對方的潛艇肯定規避不及。

陳凌並不是盲目自信,這是自己各種技能與理論知識聯合作用的結果,包括材料研究技能,腦域強化技能,爆破技能等等。

最關鍵的是,自己計算出來的發射角度,適用於2000米之內的任何距離,只要對方有任何的輕舉妄動,自己能瞬間做出反應,並擊沉對方。

當然,如果對方膽敢衝過來,拉近距離,自己的勝算會更大。

陳凌不再多想,盯着發射器,目光煜煜,準備隨時出手。

許班長等人並知道陳凌這些想法,只是看着大屏幕,沒有說話,靜待艦橋的那邊的命令。

剛好此刻,刺耳的警報聲響了起來。

「警報,警報,魚雷來襲,魚雷來襲。」

不好!

許班長神情一緊,立刻轉身,沖回到自己的位置,狠狠地按下魚雷發射閘。

轟轟轟……

頃刻間,十多枚深水炸彈瞬間從發射器脫落,朝着對方魚雷的方向發射出去。

這個發射器最多只能裝得下10枚炸彈。

因此,等魚雷發射完畢后,許班長趕緊下令道:「快,裝彈,加快動作。」

「是。」

旁邊的士兵立刻忙碌起來,合力將炸彈搬起來,迅速往發射器裏面裝。

而許班長一直死死盯着發射的按鈕,等著魚雷裝備完畢,再次進行發射。

此刻的他比平時還雷厲風行很多,做事絕不拖泥帶水,說發射魚雷,瞬間就十枚齊發。

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這個異常。

沒錯,在死神榮耀技能的作用下,他剛才的迷茫徹底消失,就跟被打雞血一樣,做起事情來,非常有衝勁,還自信滿滿。

要知道,死神榮耀的作用是群體激發鬥志,還會提升潛力。

當時,在克斯島嶼,陳凌將這個技能同時作用在地獄火突擊隊等人身上,效果都非常好,一個個激動得嗷嗷叫,自信心爆棚,都說自己實力強大,分分鐘可以團滅那些海盜。

地獄火突擊隊等人這麼強,受的影響都如此之大,更別說這個許班長。

其實,這正是陳凌需要的場面,畢竟,在許班長的眼裏,自己確實是新手,要是突然發射兩枚魚雷的話,對方不得嚇一大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