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小紅隼飛到了李方的庇護所里躲雨。一人一隼,在庇護所里度過了一晚。

荒島求生第十一天,昨晚的雨,在早上的時候散開了,不過因為昨晚下雨沒發上來送手機的工作人員,在早上送手機上來的時候告訴了李方一個壞消息。

颱風要來了。。被府衙的人來了這麼一手,秦州的富商們很是安分了一陣子。

只要杜司長派人帶著賬本上門去催收遺漏的稅款,這些人二話不說,都會迅速湊齊銀錢交上來。

這麼著過去一段時間后,杜司長來找了玉姝,把賬本推到她面前。

「公主不是說,書院聘請夫子的……

《鳳臨朝》第565章秦州最大的蛀蟲 啊!

戰場上慘叫聲響起。

一名名匈奴人倒下,有的人並未死盡,在向同袍求助,遺憾的是,在這種情況下,誰也不會出手相助。

匈奴人抬着雲梯,往城牆下沖,想要跨過秦弩死亡禁區。

等匈奴人跑到城牆下時,又要面臨弓兵的獵殺。

不過呢?

匈奴人確實很勇敢,不懼生死的往前沖,把雲梯搭在城牆上,匈奴人開始攀爬。

「鐳石、滾木,給本帥狠狠的砸。」

穆桂英下令道。

轟隆隆!

一根根鐳木、一塊塊石頭砸下去,有的砸在匈奴人身上,瞬間把匈奴人砸得稀巴爛。

有的砸在雲梯上,連同雲梯一下砸碎,人從雲梯上掉下去,重重砸在地面上。

偶爾有匈奴人登上城牆。

秦軍士兵早準備好,長槍、戰刀、弓兵配合起來,朝着剛爬上城牆上的匈奴撲過去。

嗖!

一箭命中匈奴人胸口上,盾牌兵抽出腰刀,一刀劈上去。

噗!

匈奴人胸口上一個血洞出現。

刷!

長槍兵又刺出一槍,貫穿匈奴人咽喉。

屍體緩緩倒下。

雁門關城牆上,秦軍兵力充分,對匈奴人攀登上來,瞬間形成局部以多打少局面。

一個個爬上城牆的匈奴人,紛紛成為秦軍士兵手中刀下鬼。

送人頭的。

對秦軍駐守的城牆造不成壓力,只是白白送命。

匈奴人中軍,部落首領看到手下士兵殺上城牆上,心中一陣興奮,馬上再次派兵馬壓上去。

一次性五萬鐵騎。

轟隆隆!

5萬匈奴鐵騎朝着城牆下奔跑殺上來。

大地震動、萬馬奔騰。

城牆上:

秦軍弩箭兵不慌不忙,不停朝着奔跑來的匈奴鐵騎射出一支支弩箭雨。

噗噗噗!

儘管秦軍士兵非常努力阻擋,依然有好多匈奴鐵騎殺到城牆下。

跳下馬背,沖向一個個雲梯。

「火油!倒!」

穆桂英道。

嘩啦啦!

一桶桶火油灌下去。

「火箭,射擊!」

穆桂英再次下令。

嗖嗖嗖!

一支支點着火的利箭,朝着身上淋得一頭一臉的匈奴人飛奔而去。

轟!

一名名匈奴人身上冒出火焰,一架架雲梯點燃大火,瞬間焚燒起來。

啊!

啊!

匈奴人身上着火,朝着四周亂竄,匈奴人同袍紛紛躲閃,不敢與同袍接觸。

慘啊!

慘無人道!

城牆上秦軍士兵,並未停下手中動作,依然用弓箭射殺,讓一個個匈奴人喪生。

殺到城牆下的匈奴人,一片片倒下。

遠方匈奴中軍,部落首領氣得臉色陰沉。

戰鬥開打沒多長時間,損失數萬名,心中憤怒無比,想要把秦軍士兵撕破的念頭。

一下子,匈奴鐵騎士氣跌落谷底,腦袋低下,不象剛才那麼高傲。

匈奴中軍一點辦法沒有,只能站在遠方看着自家士兵、勇士一個個掛掉。

二刻鐘后,城牆下大火熄滅了。

「騎兵集合!打開城門,隨本帥殺出城去,徹底消滅來犯的匈奴鐵騎。」

穆桂英道。

「遵命!」

傳令兵道。

片刻時間,十萬秦騎整整齊齊排好隊形。

穆桂英、呂玲綺二人跨上戰馬。

咕嘰!

城門打開了。

殺!

轟隆隆!

秦軍殺出城,在穆桂英、呂玲綺帶領下,朝着遠方的匈奴鐵騎撲殺上去。

此時呢?

匈奴人中軍,很多士兵依然站在馬匹旁邊,突然看到秦騎兵殺出來。

驚呆了。

不知何時,一個反應過來的匈奴萬夫長清醒過來。

「趕快上戰馬迎敵,秦軍殺來了。」

叫喊聲才把獃滯中的匈奴人叫醒。

不過呢?

晚了!

加上匈奴人失敗了二陣,士氣低落、戰意全無,跳上馬背的匈奴人,紛紛調轉馬頭。

逃跑!

可能嗎?

不論萬夫長、部落首領如何叫嚷,好多匈奴人根本聽不進去,紛紛拍戰馬,朝後面逃走。

轟隆隆!

站在原地叫嚷的匈奴人,遭到穆桂英、呂玲綺帶着秦騎撞上來,手中長槍、戰刀紛紛劈下。

一顆顆人頭落下。

匈奴鐵騎沒有速度,如何與高速奔跑中的秦騎兵對撞,結果可想而知。

匈奴人成為一具具屍體。

沒有辦法情況下,匈奴萬夫長、部落首領也顧不得損兵折將,拍戰馬逃走。

象瘟疫似的。

原本還想對抗的匈奴人,看到一個個同袍逃走,再不逃走,會成為秦騎兵刀下鬼。

想也不想,拍戰馬就逃。

誰不怕死啊!

太突然了。

秦軍殺出城,令匈奴人做夢想不到,一下子被打個措手不及。

朦圈!

匈奴人朦圈了。

十萬秦騎兵,追着十多萬匈奴鐵騎。

秦騎兵可是擁有馬中三寶,讓戰鬥力能百分之百發揮出來,匈奴人沒有馬中三寶。

戰鬥力最多能發揮出七成,甚至更少。

加上匈奴人在逃跑,不敢對抗,純粹成了一面倒的屠殺。

噗!

一名匈奴人胸口中了一槍,留下一個血洞。

噗!

匈奴人腦袋搬家,掉落地上。

短巷无人 好多匈奴鐵騎,看到秦騎太生猛,紛紛跳下馬背,朝秦騎兵投降。

遺憾的是,這種情況下,秦軍士兵沒有選擇,舉起戰刀、長槍一一擊殺。

總不能因為投降的幾名匈奴人,影響秦騎兵出擊吧!

匈奴人的末日還未到。

逃出二十里地,匈奴人看到後路被斷。

道路中間,數百張秦弩嚴陣以待。

前方數萬秦軍長槍兵。

長槍林立。

射擊!

嗖嗖嗖!

三段式射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