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一股好似星空倒壓,金剛傾倒的磅礴力量升騰而起。

金剛拳第三式,54倍發力!

洪自方雲咆哮的巨大氣流中看見一隻白皙如玉的拳頭,瞬間震驚了,數十年都不曾波動的心靈猛地震蕩起來!

「哈哈!」

澎湃剛烈的長槍當中,洪面色不變。

全身渾厚的巨力宛如實質般爆發,順勢一抖,長槍震動。

於方雲劇烈的拳風之中,拉出好似隕石墜落的尾焰一樣的痕迹,直擊方雲白皙的拳印!

拳槍交擊!

噹啷!

火星四濺,原力震爆!

兩人周圍的空氣好似積蓄多時的火山猛然爆發,空氣都好似強弓密集攢射,呼嘯著向四面八方衝擊。

方雲只覺一股巨力席捲如同螺旋般自手中傳自身體,強橫無比的巨力都有些抵擋不住,五臟六腑受到劇烈震動!

18發力?

可他感覺在方雲的手上使出,威力簡直大的不可思議,遠超18倍的發力。

難以形容的浩瀚巨力之下,洪感覺好似天地一個翻轉,一時間如同失去了方向。

洪也不禁面色一變,整個人借力倒飛直衝雲霄!

「好拳法!」

洪的臉色猛地更加蠟黃,一縷鮮血自嘴角溢出,隨即飄飛在天空。

公主模样女王范 這樣猛烈的巨力之下,洪竟然還有餘力說話!

同時洪腳尖在虛空轟然一踏,頭上腳下,一槍飛起好似蛟龍入海,錚錚轟鳴中再次直刺方雲!

此時見洪頭下腳上,整個人盤旋下擊的一式招式。

他甚至情不自禁的將自己代入方雲的位置,實在是想不到方雲如何破解此招,好似只有束手待斃一條路可走!

「來的好!」

方雲雖然戰鬥經驗不是特別多,可他那一顆心卻是堅若精鋼!

怡潼 面對這樣猛烈的起手一槍,方雲不但不懼,反而大聲讚歎一聲!

隨後他雙眼中的戰意如同火炬一般熊熊燃燒,全身骨骼的炸響聲響起!

方雲自然迎頭砸下,拳槍交擊剎那,方雲就發覺一道無形但尤其鋒利的力量彷彿欲要刺破拳套。

洪的兵器雖好,可絕對遠不如三階原力兵器金剛拳。

他的那一槍僅僅在他堅若鐵精的拳套上拉起一道長長的劍痕,可轉瞬間就已經消散。

可那股古怪的力道即使被他金剛拳衝散,方雲也不禁一陣氣血沸騰!

滴答!

一滴鮮血自方雲的手心滴落。

公主模样女王范 同時行星級強大的恢復力下,那點傷口肉眼可見的瘋狂恢復著,不到一個呼吸不到就完好如初!

這點傷口,對他們來說,自然算不了什麼。

……

一旁的一個個行星級面色劇變實在難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看着兩人交戰的場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方雲和洪居然如此之強!

突然一個個行星級,包括洪在內,瞬間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們推了出去。

無窮無盡的力量自虛空之中誕生,此刻方雲感覺到身體內部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靜靜待在細胞、丹田之中的原力,出現了如同潮水般的膨脹。

生命基因層次的進化,這是實力全方位的提升。

點點滴滴神秘的能量沿着絲線傳遞方雲全身,滲透進身體細胞,開始推動生命基因的進化。

每一秒種,方雲都能感覺到基因在優化,同時他和宇宙能量愈發的契合。

他渾身各處的基因原力,也在飛速卻又堅定的提升。

骨髓也產生異變,古銅色的色澤越來越濃,此刻他全身的骨骼也隱約出現了這種色澤,硬度也在提升。

皮膜,筋肉,肌膚,五臟六腑……一切的一切都在瘋狂提升。

誇張的身體素質蛻變,彷彿讓他從一個人化為真龍。

方雲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氣球,隨時都有可能要爆炸。

然而在外人眼中,方雲沒有一絲異常,所有的蛻變都在方雲體內悄然發生。

超級賽亞人血統之力佈滿方雲全身,蛻變是全身完全蛻變,自然是身體力量直接達到之前的50倍。

「50倍,精準的50倍。」方雲眼中露出興奮之色。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

李牧對楊大律師面前的表現相當滿意,也期待他在法庭上的精彩表演。

可惜李牧沒有坐在被告家屬席上想法,所以只能遺憾的錯過楊大律師展現個人魅力的時刻。

想必。

那精彩的一幕,足以載入律法史。

對這一點。

李牧對楊大律師無疑是有信心的。

不僅是因他的長相與律法先鋒張偉很像,也不單是他身上表現出強大自信。

更多的還是楊大律師坦蕩的招牌,和桌子上擺放一袋白面饅頭和裏面塞的兩袋榨菜。

從事律師的這種高薪工作。

還能混到吃饅頭榨菜的程度,楊大律師果然無愧王賢起那句「靠天吃飯」的評語。

「現在生活壓力有點大」

注意到李牧的目光落在他啃了一半的饅上,

楊偉撓撓頭,表情有些尷尬,道「每個月除了店面房租,還有兩千二的房貸要還,所以只能省一點」

說到這裏。

楊大律師眼中頓時綻放出堅定的神色,道「不過我始終相信,只要我不放棄,一直堅持下去,終有一天也會成為王律師那樣的大能」

「啪啪啪」

李牧鼓起掌。

用敬佩的目光看着楊大律師,贊道「說得好,現代人都很浮誇,很少有人擁有你這樣的信念,保持住,美好的未來就在你前方不遠處向你招手,將這場官司打漂亮了,你一年房租和貸款我幫你付了」

楊大律師眼睛一亮。

整個人的精神氣遽然發生質得變化。

伸出兩手,緊緊握住李牧的右手,鄭重道「李總監,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以後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保證全力以赴」

李牧不留痕迹的抽回手。

他人生中,遇到一個秦暮雪已經夠了。

可不想再遇到第二個,自己一心想將她送進監獄里的女人。

所以李牧只想和楊偉這種律法界專業划水運動員打一次交道,之後大家最好互不相見。

讓楊大律師下午兩點後去一趟拘留所和秦暮雪簽委託書,李牧就開車離開了。

這段時間。

他的生活原本應該介於工作和兒子之間。

沒有驚喜。

也無需意外。

就那麼波瀾不驚的延續下去。

可秦暮雪這死女人,就像麻煩製造者。

她回來對李牧而言是麻煩,之後每個禮拜日探視兒子也是麻煩,現在更給他製作了一個大麻煩,對他正常工作都進行了強烈的干擾。

聽說貝索斯打算坐載人火箭上天。

如果價格不高,李牧想為秦暮雪買一張票。

單程的,不用回來。

扔在外太空就好。

可惜這種事李牧只能幻想一下,因為哪怕秦暮雪同意,2800萬美金的票價也不是現階段的李牧能夠承擔的起。

就算秦暮雪只坐單程。

也需1400萬美金,站票還沒有。

「李然爸爸」

李牧電話響了,是莉莉老師打來的,道「如果你現在有時間,還是來一趟學校吧!?」

「怎麼了?」

李牧問道。

「李然同學大概受到他媽媽事情的影響,中午一口飯也不肯吃」

莉莉老師說道。

「這臭小子」

李牧有點惱怒。

但卻沒有絲毫辦法,只能無奈道「我現在過去」。

作為獨自撫養兒子的單親爸爸,李牧的生活是經不起波瀾的,每一朵稍小浪花的捲起,都意味他需要花時間去處理。

沒人幫他分擔。

也沒人會設身處地體涼到他的疲憊。

平坦的路,他要走。

崎嶇的路,他也要走。

沒得選擇,也沒有機會選擇,導致這種結果發生的原因,就是他十年前娶了一個大學時期的五千米長跑冠軍。

秦暮雪沒回來前,李牧也從未感覺自己有多累,反而覺得他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也是無怨無悔的,他甚至很享受與兒子的獨處時光,沒人來左右他們父子的生活情緒,也不用刻意去判斷別人的心思。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在,寧靜。

但這次不一樣。

他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了秦暮雪身上。

兒子的心情也受到了影響,連午飯都不想吃了。

一個女人。

打破了他們父子原有的生活秩序。

到了學校,午飯時間已經過了,李牧與莉莉老師打了一聲招呼,就領着兒子去了一家小飯店。

點了兩菜一湯。

李牧坐在李然對面,為他剝最喜歡吃的青蝦。

「你先告訴我,媽媽怎麼樣?」

李然偏過頭躲開他爸爸放到他嘴邊的蝦肉,叉著兩條胳膊,問道「還是你根本沒去救我媽媽?」

「我已經請了律師」

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