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中主要內容就是黑水鎮的近況。

葉飛越看眉頭皺得越深,眉頭深深的溝壑足以夾死蟑螂。

這個黑水鎮的表現,讓他覺得很奇怪,與他以往所見過的鄉鎮都不一樣。

在整個大周王朝都受旱災影響,糧食絕收時,黑水鎮卻迎來了大豐收。

原因是這個鎮的張家早在十餘年前,就招募流民修建了無數水渠,形成一條水網遍及全鎮。

在一些地方還修建了用殭屍做動力的水車,將水引向高處。

如今黑水鎮正在用豐收的糧食,招募流民修建城牆。

除此之外,黑水鎮還培養了一支強大的軍隊,比起城主府有過之而無不及。

特別是黑水鎮有一種名為混元霹靂雷的東西,很是厲害。

看完所有情報,黑水鎮給他的感覺,就是富有!強大!

黑水鎮歸谷粱家族管,不在自己治下,但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況且枕頭邊放著這麼一塊肥肉,他也睡不著啊。

葉飛決定自己親自跑一趟,去查看一下黑水鎮的情況。

於是他駕馭飛劍,飛到黑水鎮上空,居高臨下一圈圈查看,將黑水鎮的山山水水都一攬眼中。

整個黑水鎮水網密布,許多地方還能看到一隻只殭屍正在賣力地蹬動手車。

這些殭屍蹬動水車的同時,嘴裡嗷嗷直叫,顯得很興奮,大概是很熱愛這門工作吧。

。古老者,億萬年前的統治者。

歷經興衰。

從遙遠的太空流浪到當時還沒有人類的星球上。

從南極開始建立自己文明。

其間發展壯大。

誕生了許多偉大神奇的造物。

是一個純科學的文明。

發展的生物工程學,讓他們研究出許多驚為天人的成果。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283章破敗小鎮 路上都很順利,距離大門還有五百多步,眼看就要衝出去,突然,老饅頭帶着五十多個士兵從一側猛衝過來,一邊追一邊喊,有人逃跑了,殺啊!

「嚇得」林爾樂端著匕首往前沖,部下也都緊緊跟着他,數百人往前沖,老饅頭等數十人怎麼擋得住,很快就被俘虜衝過去,然後是董大器帶着數十人,用刀背瘋狂砍殺俘虜,一通砍下來,數十個俘虜被砍傷倒在地上,大部分人還是跟着林爾樂衝到城門口。

俘虜用儘力氣,把城門打開,林爾樂和部下往城外瘋狂奔跑,在他們後面,是李如風領領着騎兵營在追殺,這一次李如風是下死手,但是他令部下不要追殺林爾樂大部隊,射殺沒有跟着林爾樂撤退,和林爾樂不是一條心的俘虜。

林爾樂耳邊生風,他知道他不會死,可也要把戲演足,在突圍中,他可是用匕首划傷很多大順軍將士,一路跑到天亮,就剩下一百九十多個士兵跟着他,其他人不是被騎兵營殺死,就是在城內沒有突圍出來。

他領着這些部下往大同城走去,在路上又聚攏些殘兵敗將,到達大同城下,竟然有四百餘人。

城內守軍見林爾樂帶着一群破爛兵回來,都有些詫異,姜瑄和穆蘭得知以後,意見不一致,穆蘭意思是大同城有一萬多兵馬,不需要其他各地援軍,援軍多了,城內糧草也不夠。

而姜瑄心裏有愧,堅持讓林爾樂部兵馬進城,畢竟林爾樂是在支援大同城路上被大順軍擊敗,穆蘭雖然是城內最高將領,可在這件事情也不好拒絕姜瑄,他也不說話,讓姜瑄看着辦。

不說話就是默認,姜瑄帶着部下去城外迎接林爾樂,林爾樂見到姜瑄,把準備好的台詞在腦海過一遍,然後一把鼻涕一把淚告跪在姜瑄面前。

「姜總兵,我部兵馬冤啊。」

姜瑄聽到這話,很是不痛快,要不是穆蘭不讓,他早就領兵出城將林爾樂部兵馬救回來,他很不滿意穆蘭在城內一手遮天。

「林爾樂,能活着回來就好?」

林爾樂和他說道:「總兵,我可是從威遠衛逃回來,大順軍在威遠衛只有有數千兵馬,咱們完全有實力吃掉他們,為什麼非要眼睜睜看着我的部下去送死呢?」

聽說大順軍只有數千兵馬,姜瑄眼珠子轉了轉,和他說道:「你是怎麼衝出來的?」

林爾樂在內心着實感謝聆敬陽,和姜瑄說起他帶領城內俘虜在半夜殺出來,五百多俘虜,就剩下這麼點人,其他人不是被殺死,就是沒有衝出來,他請求為前鋒,殺向威遠衛,為戰死將士報仇雪恨。

姜瑄沒有立即同意他,卻突然意味深長說了一句:「咱們成了三姓家奴,以後可是要掛在歷史恥辱柱上啊。」

這些話讓林爾樂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他已經決定投向聆敬陽,就要做出點成績給聆敬陽看看,他和姜瑄建議,要是繼續任由大順軍在大同府馳騁,就算是等到援軍來援,大同府也就剩下大同城這點人馬,其他各地可就是千里無人煙。

姜瑄想想也是,可他只是個副總兵,大同府真正主帥是哥哥姜瓖,況且姜瓖還在和阿濟格圍攻雁門關,就算是有滔天怨氣也不能表現出來。

「林爾樂,你回去歇息吧,我會給你補充兵馬,今天說的話以後不要說了。」

林爾樂被打發走後,姜瑄一人坐在房間生悶氣,他也想不通,姜瓖作為大同府主帥,背叛大明,投降大順,要不是張天琳護著,差點被李自成殺了,可後來又背叛李自成,殺掉救命恩人張天琳,投降大清,這跟着大清后,剃髮易服不說,還處處被清軍刁難,他越想越氣,竟然在房間里喝悶酒。

軍中不得飲酒,他卻喝的一塌糊塗,第二天上午都在房間里呼呼大睡,穆蘭得到消息以後,帶着城中大小將領,提着馬鞭,來到姜瑄的房間。

一腳踹開房門,噼里啪啦一頓抽,抽的姜瑄大呼小叫,蹦來蹦去,很是狼狽,在他房間的大小將領也是敢怒不敢言,有些將領還想笑,他們很樂意看見姜瑄作為大同府副總兵,還是姜瓖親弟弟,卻被滿人和打猴子一樣鞭撻。

穆蘭發泄完怒火以後,和部下說道:「以後誰要是飲酒,可不就是姜總兵這樣了,本佐領讓他人頭喂狗。」

說完以後,看也不看姜瑄一眼,姜瑄被抽打的坐在床上,眼神空洞看着天花板,沒有一個將領敢和他說話,都害怕滿人也會這樣鞭打,也沒有人安慰他,穆蘭走後,其他將領也跟着穆蘭走了。

最後,只有林爾樂一人悄悄來到姜瑄房間,將姜瑄扶起來,和他說道:「姜總兵,這口氣不能忍?」

姜瑄眼睛突然出現一絲殺意,猛地和林爾樂說道:「林爾樂,你是不是和大順軍有聯繫?」

林爾樂愣了一下,說他是生是姜總兵的人,死了,也是姜總兵的鬼。

「別提總兵這兩個,老子不配。」

姜瑄忍着怒火,隨後穆蘭親兵來到姜瑄房間,和他說道:「佐領有請,還請姜總兵去軍營議事。」

剛才把姜瑄抽了一頓,現在又讓姜瑄去開會,這不是打臉嗎?

可姜瑄又不得不去,他穿戴好鎧甲,來到軍營,穆蘭看見他一人前來,和其他將領說道:「人齊了,咱們商議怎麼駐守大同城,莫要讓城外順賊給破城了。」

他仍舊不想光復大同府其他各衛城,任由大順軍把大同府變成一座空府,姜瑄看了他一眼,知道沒有他說話的份,可穆蘭卻再一次羞辱他。

「姜總兵,你來說說,我軍應該怎麼駐守大同城,要是各個像你那樣飲酒作樂,這大同城就不要守了,直接送給順賊就可以了。」

這又是一次赤裸裸打臉,姜瑄氣得臉色發青,他再也忍不住了,可穆蘭又說道:「姜總兵,城內糧草不足,你卻讓敗軍進城,是覺得城內糧草多的吃不完嗎?」 李安安坐不住了,她要過去。

「褚管家送我去一個地方。」

她找到褚管家,褚逸辰不准她出去,只能找褚管家幫忙。

褚管家拒絕「李安安,少爺不讓你出去。」

他覺得現在這樣也很好,只要李安安聽話。

李安安堅持「你想他又出事嗎?他是去見褚妍了。」

褚管家吃驚,少爺去見金家人了。

「快點,如果出事了,你哭都來不及。」

褚管家馬上帶着李安安上車,保鏢見李安安和褚管家一起,沒有阻攔。

「管家開快點。」

李安安很着急,她知道褚妍要做什麼了,因為自己找人公開了她的醜事。

所以她現在要報復自己,把祝小珍送到褚逸辰身邊,讓她難受,這個該死的老女人。

現在她一定找各種方法,讓褚逸辰屈服的。

她不能讓褚逸辰碰祝小珍,那比殺了她還難受。

「我已經很快了,李安安你不用擔心,現在褚家已經防著金家了,少爺不會出事的。」

褚管家雖然安慰,但心裏沒底。

畢竟先生在金家人的手上,他們受制於人。

收拢清风 李安安死死抓住座椅,如果褚妍拿褚逸辰出氣,她一定狠狠的收拾她。

酒店。

褚妍讓服務生上菜,很快滿滿一桌的菜送上來。

「先生,你要喝酒嗎?」

一個漂亮的女服務生出聲。

這個酒店的酒都是高檔酒,一瓶幾萬,十幾萬的。

而這是頂級包廂,來這裏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貴,雖然面前的男人坐着輪椅,但是出色的外形讓人心動。

褚逸辰「不用」

服務生只好走開。

而褚妍勸說「逸辰,我們很久沒有喝酒了,喝一杯。」

服務生立馬開了一瓶酒。

不過有點怕褚逸辰,這個男人雖然超級帥,但脾氣似乎不怎麼好。

她先給褚妍倒酒,才給褚逸辰倒酒。

而褚逸辰卻沒喝。

目光只是冷冷看着桌面,語氣不耐煩。

「你要我見誰,人什麼時候到?」

褚妍笑。

「別急,我們先干一杯,怎麼怕我下毒嗎?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我畢竟是你的姑姑。」

褚逸辰聽到這話只是冷笑,如果沒有那場墜機,他倒還真是相信了她的話,可是他什麼都忘了,對她也沒有感情。

「說了,不用講親情。」

褚妍見他不肯喝。

「好,既然你不想講親情,那你父親呢,如果想知道你父親的消息,你就喝,畢竟我也擔心你的父親,打探到了一點消息。」

褚妍這是赤裸裸的威脅了

褚逸辰眼眸危險的看着她。

而褚妍卻喝了一口酒「你看這酒沒毒。」

「逸辰,你父親現在應該很想你,還有你母親,你也應該多為他着想。」

褚逸辰冷笑「這是打算撕破臉了,直說我父親在你手裏了」

褚妍沒說話「想知道嗎?喝了。」

褚逸辰握著酒杯的手青筋凸起,就是身邊的李程也揪心。

不明白褚妍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總裁打算怎麼辦。

正這麼想着,看到總裁拿着酒杯端在手裏,抬頭一口喝下。

褚妍見他喝了,眼裏都是笑意。

李程想到總裁剛才的話,無論發生什麼事一定帶他回去。

褚妍想把總裁灌醉。

。零點中文網] 「嫂子,要不要加個微信?以後我要是聯繫不到南笙,我就可以聯繫你。」

許雲海嬉皮笑臉地看著宋九月開口。

「好啊。」

宋九月大大方方的應了下來,她也想看看,許雲海想要作什麼妖。

按道理,她是慕斯爵的老婆,許雲海更應該避嫌才對。

結果她卻非要往她身上湊,就算好色,第一次見面,就連遮羞布也不要了嗎?

一看宋九月答應的那麼爽快,許雲海心情大好,剛加上,就連忙給宋九月發了一個比心的可愛造型過去。

看他嘚瑟的樣子,宋九月扯了扯嘴角:「我老公平時特別喜歡翻我的手機,你這些讓他看到,估計會生氣的。」

許雲海笑容僵在臉上,想要按下撤回鍵,然而不知道想到什麼,又硬生生把手停了下來。

等做完頭髮,許雲海又陪著兩人逛街。

不得不說,在吃軟飯這個門道上,許雲海還是挺上道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