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回家后,患兒再次出現身體不適的有35例。

其中有呼吸系統癥狀的19例,現今已經痊癒的13例。剩餘6例依然有癥狀的孩子裏,普通感冒佔了5例,另外1例是疑似細菌性肺炎,體溫升高到了40度,於院感無體溫不符。

「奇怪了。」

祁鏡站在窗前看向樓下星星燈火,從沒有這麼無力過。總覺得自己在追一個不存在的東西,連一絲頭緒都沒有。

「不對,可能我們一開始的方向就錯了。」他把手裏的咖啡整個灌進了嘴裏。

「錯了?」

黃興樺沒理解祁鏡的意思:「重監室查無頭緒,我們就根據你的猜測查留觀室。從那幾個孩子的癥狀出發,查時間,沒結果;查床位,沒結果;查癥狀,沒結果。病例追溯到現在也快400例了,竟然只有一個有明顯癥狀的。」

「是啊,你說的哪兒錯了?」

祁鏡回身把一次性紙杯扔進了身邊的垃圾簍,視線重新落在辦公桌上:「咱們太拘泥於這兩個癥狀了。」

「你什麼意思?」

「不要局限在呼吸系統癥狀和紅斑上!」祁鏡又從一堆病例材料中翻出了統計記錄單,「假設這是一個有着各種不同癥狀的病原菌,癥狀就是個煙霧彈。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做排查?」

黃興樺沒理解祁鏡的意思:「重監室查無頭緒,我們就根據你的猜測查留觀室。從那幾個孩子的癥狀出發,查時間,沒結果;查床位,沒結果;查癥狀,沒結果。病例追溯到現在也快400例了,竟然只有一個有明顯癥狀的。」

「是啊,你說的哪兒錯了?」

祁鏡回身把一次性紙杯扔進了身邊的垃圾簍,視線重新落在辦公桌上:「咱們太拘泥於這兩個癥狀了。」

「你什麼意思?」

「不要局限在呼吸系統癥狀和紅斑上!」祁鏡又從一堆病例材料中翻出了統計記錄單,「假設這是一個有着各種不同癥狀的病原菌,癥狀就是個煙霧彈。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做排查?」

漢總日記(想小默的第36天):13,多雲。

凌晨2點、3點、早上5點,被那個傻貓拍醒了三次。給貓糧不吃,給拉屎不肯,也不知道哪兒出了問題。下午來做家政的那姑娘說是貓在嫌棄我打呼,我會打呼?開玩笑吧!還有,她是不是傻,竟然對着那隻傻貓叫貓總,懂「總」是什麼意思嗎? 江寧手裏握著一直沒有接通的電話,朱唇緊抿。

盯着電梯樓層數字的電話,額頭的冷汗也開始冒了出來。

電梯剛到一層,門一打開,江寧就跑了出去,跑到一個明亮的地方了以後,她才停下來喘了口氣。

稍稍冷靜了些許之後,江寧才想到一個東西,這個地方,為什麼會有小偷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太過入迷,以至於身後來人了,都不知道。

來人伸手碰上了她的肩膀。

「嗨。」

「啊!」

江寧一個猝不及防直接將手上的外賣往身後甩了過去,然後往前跑了兩步才轉過來看那個人。

當看到被自己的外賣髒了一身的男人時候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慕先生?」

「美女這反應,是有點激烈啊!」

何地阳光不暖心 慕修瑥看着自己的一身白色衣服都染上了油漬,有些哭笑不得。

江寧聽着慕修瑥的話有些尷尬,朝慕修瑥走了過去,看着他白色衣服上的油漬,臉上一燥。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沒事,你不是回去了嗎?怎麼又在這裏了?」

慕修瑥看着江寧愧疚的模樣勾唇一笑,搖了搖頭,再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無奈。

「沒,慕先生怎麼在這?」

「我下來買兩瓶水。」

慕修瑥說着示意了下自己手上的東西,江寧順着看過去點了點頭。

「好的。」

「你還沒吃飯吧?我請你吃個晚飯?」

「不用了,實在是不好意思,慕先生,還是我請你吃晚飯吧!還有你這衣服,我幫你洗了吧?」

江寧看着慕修瑥的白色上衣,十分的懊惱,自己剛剛怎麼就拿外賣抽人家呢?!

慕修瑥聞言臉上笑意更深,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直接解了下來,遞給江寧,語氣溫和。

心亡人亡 「那就麻煩你了,對了,我還不知道,小姐貴姓。」

江寧接過慕修瑥手上的外套,緩緩道,「我姓江。」

「好的,江小姐,那我們現在就去嗎?正好這附近我也不熟,你帶我轉一下?」

「好。」

江寧點了點頭,將慕修瑥的衣服拿在了手上,帶着慕修瑥出去了。

一路上慕修瑥都是在找著話題和江寧說話,不知道是因為江寧心中的愧疚,又或者是慕修瑥本人的平易近人,江寧倒是難得的和慕修瑥聊的不錯。

一頓晚餐之後,兩個人的關係也近了一步。

在跟着江寧後面到她所在的公寓樓樓下的時候,慕修瑥輕輕的開口道。

「你剛剛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家裏…好像遭賊了。」

「怎麼現在才說,我跟你上去看看,不然你一個女孩子,不安全!」

慕修瑥聞言眉頭緊皺,言語中帶着些許的擔心和斥責。

江寧聞言一愣,有些猶豫的說着。

「現在應該是走了吧!」

「什麼叫應該?別想了,趕緊的!我跟你上去看看,我也放心點。」

慕修瑥說着就直接往公寓樓里走去,江寧看着慕修瑥這火急火燎的模樣,微微咬牙跟了上去。 這是怎麼事?

所有人都懵了。

特別是月影軍團的人,她們都還沒攻擊啊……

心亡人亡 而且,以剛才那防護罩的強度,就算她們幾人砍到手軟,也未必能攻破那防護罩。

「我頂不住了,下次裝逼麻煩裝快點!」

第二元嬰那幽怨的聲音傳來。

周秦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原來自己划拉那幾下,把第二元嬰的靈力給用完了。

靈族啥都好,就是放技能的藍(靈力)少。

「咳咳!」

周秦清了清嗓子,傲然地懸浮在半空中,淡淡地問道。

「你們,可知錯?」

即使第二元嬰沒藍了,不過本尊還是滿血滿狀態,想要造成剛才的效果也不是不可以,所以說,此時不裝更待何時?

還未等首領回話,周秦便說道:「本尊不過是來北地收一個徒弟,這個你們也要管嗎?」

「若是你們不能給我一個解釋,那麼今晚就不用走了。」

「前輩是?」

女首領硬著頭皮問道。

周秦的修為比她的強,所以她並不能看出周秦的具體修為。

之所以一看到周秦就動手,是因為她覺得像周秦這麼年輕的人,還被派來做卧底,應該沒什麼實力才對。

在她看到周秦鬼鬼祟祟出現在戰場附近,並且身邊有個北族人她就認為周秦是北地的姦細。

「我是誰不重要,我看你們這樣子,應該不是北地這邊的人吧?」

周秦掃視一圈。

這些人雖然在自己面前不堪一擊,但是對付其他軍團,絕對是一把利刃。

他們身上裝備着許多不常見的武器——飛爪、微型弩箭、一排排不知道裝着什麼的圓筒……

「我們是二皇子手下的軍團。」

女首領硬著頭皮說道:「二皇子與狼王在石凌峰展開決戰,我等正要趕去,半路上便遇到了前輩,誤以為前輩是北族之人,所以才……」

說着,女首領鞠了一躬。

「哦?二皇子在和狼王激戰?」

這倒是讓周秦有些意外。

按理說,他們不應該離開營地,出來和皇朝軍決戰才對。

畢竟,他們的情報網也不是吃乾飯的,自然是知道這次是皇族試煉,只需要龜縮一陣,皇朝的大軍就會退去,完全沒有必要迎戰,造成不必要的犧牲。

不過,他們打起來最好,正好自己可以渾水摸魚……嘿嘿……

「叮!」

就在周秦打算座山觀虎鬥之時,系統又出來禍害他了。

「恭喜宿主,觸發選項:」

「選項一:前往石峰嶺,拯救朱候於危難之際。」

「獎勵:朱候好感+60、皇朝軍團聲望+100。」

「選項二:趁他病,要他命!攔截月影軍團,不讓他們去支援朱候。」

「本系統鄭重承諾,這次朱候提到了鐵板,若是宿主不去支援,反而將這支軍團攔在半路,朱候將沒有生還的機會。」

「獎勵:《言語藝術》」

《語言藝術》:本書將教會你,如何跟別人聊天聊得更久,扯廢話拖時間還不會被發現。

「選項三: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立馬回去徵集大軍,等二皇子打得差不多的時候,一舉將他和狼王殲滅!」

「獎勵稱號:一箭雙鵰。」

一箭雙鵰:一箭能射下兩隻雕——哪怕天上只有一隻雕,落下來必定有兩隻雕!

註:此乃囤糧神技,宿主只管射,本系統只管落雕!

看完這註解之後,周秦直接無語。

還落雕,我看你是沙雕吧!

稍微想了一下,周秦決定選擇選項一。

選項二對他並沒有好處——除了教他怎麼變成一個話癆以外,啥用也沒有。

至於選項三,朱基是絕對不會同意的,他是不會對自己手足下手,要是周秦這樣做了,那麼他和朱基的關係會出現裂痕。

同時,他也會出現品德上的污點。

不管之前如何,但現在他們是一個陣營的,周秦若是背後捅刀子,必定會被人鄙視。

至於二皇子和三皇子相互算計,一來,是他們完全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二來,是在他人眼中,兄弟算計雖然會有詬病,但不會有周秦對同盟下手的影響的十分之一大。

畢竟,這場試煉中,周秦才是外人。

雖然朱候的好感沒啥用,但後面那個皇朝軍團聲望+100倒是不錯。

所以,選項一才是最好的選擇。

周秦假裝沉思了一會,說道:「你們帶我過去,身為中原人,怎麼能看到同胞陷入危險而不是受援救呢!」

說完,周秦轉身對阿努說道:「徒兒,你先在這裏待着,等你師娘她們,為師去去就來。」

說完,周秦直接消失在原地,眾人沒有一個感覺到他消失的——要不是眼睛看到,她們肯定不會相信,這裏曾經出現過一位強大的修士。

石峰嶺。

「沙暴來了!」

眼看湧進石峰嶺的人越來越多,沙暴軍團的法師集合眾人之力,改變了附近的環境。

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