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求敗,葉孤城,西門吹雪,洛璃,雪輕舞感受到楚帝身影上釋放的氣息,心下駭然無比,臉色大變,紛紛露出敬畏的目光。

此刻。

楚帝幽幽睜開雙目,兩道精芒如劍迸射,察覺眾人注視着自己,臉上露出錯愕之色。

「恭賀吾皇,領悟人劍合一絕世神通,戰天戮地,蕩平一切不臣,登無上帝皇之位。」

「恭喜吾皇,領悟人劍合一絕世神通,戰天戮地,蕩平一切不臣,稱霸天下,登無上帝皇之位。」

一時間。

天穹之下。

雲層之巔。

儘是獨孤求敗,葉孤城,白起,羅世信,典韋等人的高呼聲。

聲勢震天,撼動蒼穹。

「諸位愛卿,平身!」楚帝手腕微抬,示意眾人起身。

「滴,恭喜宿主,領悟劍道神技,人劍合一,獲得系統獎勵大禮包一個,隨時可以開啟使用。」

「滴,恭喜宿主,完成隱藏任務,與戰神帝初戰,獲得系統獎勵臨時召喚卡一張,隨時可開啟使用。」

「滴,提醒宿主,距離一統戰爭東大陸時間,只剩下一年時間。」

耳畔系統提示音傳來,楚帝劍眉微微一皺,心下暗語着,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中三年為期限的任務。

現在只剩下一年時間,好在只剩下大漢,大汗兩大帝國,東大陸便徹底落入楚國手中。

念及於此。

楚帝微微抬手,將籠罩在虛空的九龍封印撤走,身影上靈光流轉,直墜落下出現在日月皇宮之上。

這一刻。

城內百姓面色蒼白如紙,顯然是先前一劍之威下,他們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不過在九龍封印之下,他們並沒有再次受到傷害,看着天穹恢復平靜,百姓紛紛跪地施禮,縱聲高呼,叩謝楚帝隆恩。

齊呼聲響徹雲霄,久久回蕩在蒼穹下。

楚帝帶着葉孤城幾人返回御書房,示意眾人落座之後,緩緩開口詢問道。

「孤城,西門,獨孤,你們三人為何突然返回,此番前往西大陸,你們收穫不少啊。」

「稟陛下,西大陸充滿機緣,我等三人僥倖得之,一身修為皆有提升。」

「這一次返回,是因為西大陸上突然出現一個神秘國度,他們在短短半年時間裏,已將四大帝國戰的潰不成軍。」

「兩個月前,天門意外發現,神秘國度的強者開始東渡,我等三人擔憂陛下安危,特意趕回來查看。」

葉孤城雙手一揖,躬身施禮,神情恭敬無比道。

「神秘國度,你所指的可是今日前來的強者?」楚帝臉色微微一變,緩緩開口詢問道。

他沒想到西大陸上也一樣不太平,也不知這座神秘國度從何而來,麾下竟然籠絡了這麼多強者。

「稟陛下,就是他們!」

「這座神秘國度對外是無孔不入,對內卻是密不透風,屬下多次派人前去查探,一直一無所獲。」

「不過從他們霸道無匹,無所畏懼的樣子來看,他們口中的神帝有意執掌天下,做東西大陸的主宰,四大帝國摒棄前嫌,聯合用兵一戰,亦是沒有將擊敗。」

「據天門了解的信息,這一次他們潛入東大陸的神秘強者,至少在三萬人之多,其目的不言而喻,顯然是前來與吾皇為敵。」

葉孤城緩緩說着,臉頰上泛起擔憂之色。

他心裏非常清楚,保護楚帝不受傷害,他們三人尚且可以做到,但是楚國之地廣袤浩瀚,這些人要是戮殺百姓。

那他們就分身乏術了。

這麼強?

合四國之力,尚無法將其擊敗。

看來這一次他們是有備而來的。

此番,獨孤無敗,獨孤敗天痛失一臂逃走,楚帝知道他們一定會捲土重來,時下項羽諸將上在城外,楚帝擔心他們會遭到獨孤敗天所率領的強者攻擊。

「白起,馬上派斥候前去蕩寇山傳旨,命項羽諸將率兵馬上返回日月城。」

「末將領命!」

白起扶腰間泰阿劍,轉身疾步朝着御書房外走去。

此刻。

楚帝腦海中系統提示音突然傳來,「滴,提醒宿主,血龍封印大陣和噬靈陣波動增強,正在瘋狂吞噬宿主釋放的皇道真氣。」

聞聲。

楚帝臉色大變,秦帝留下的血龍封印大陣和噬靈陣,一直被皇道真氣和大帝之氣鎮壓,雖有遺漏,但囂張的氣焰已蕩然無存。

為何會突然狂暴躁動起來,這背後一定另有玄機。

楚帝不禁暗自猜測,應該是有人在刻操縱大陣,企圖徹底摧毀將他摧毀。

一念至此。

他眸子冷冽,昂首看向葉孤城三人,沉思少許,目露堅毅之色,彷彿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一抬手,在案牘上奮筆疾書,接連寫下三道摺子,手腕微抬,摺子出現在葉孤城三人面前。

「爾等速速帶上摺子,前往這三處地方,如有發現身份不明之人,就地將其斬殺。」

楚帝摺子上書寫的是三處地名,分別是天河,龍山,冥地。

因為系統顯示,這三處陣眼釋放強大的真氣,在不斷增強兩座大陣的威力。

楚帝篤定天河,龍山,冥地,必有人在催動陣眼。

派遣葉孤城三人前去查探,可保萬無一失。

唯一讓他擔心的就是獨孤無敗等人,會在短時間內捲土重來。

到時候。

沒有三人的存在,怕又將是一場殊死之戰。

葉孤城三人接過奏摺,躬身一揖,轉身朝着御書房外走去。

一時間。

殿內就只剩下洛璃和雪輕舞,氣氛瞬間安靜下來。

「你怎麼讓他們三人離開,要是今日強者重臨,你該如何應對?」洛璃面露擔憂之色,沉聲說道。

「強敵一敗,遠遁而去,短時間內他們不會返回,朕有重要事情交給他們三人去辦,事關數千萬子民安危。」

「就算強者重臨,再也會讓他們離開,相比百姓安危,朕身陷危局,又有何妨?」

楚帝知道洛璃是在擔心他。

可他別無選擇,如果不讓葉孤城三人前去一探究竟,兩大陣法日趨強大,到時就算獨孤敗天不出現,他一樣難逃一死。

人在殿中,禍在從天上來。

血龍大陣和噬靈陣法一日不破,就等於隨身帶着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最終粉身碎骨。 李鑫海和寧定在河岸上閑聊著,伊蓮娜的機械實驗室內,墮落神聯盟的七名隊員已經整整齊齊躺在了地下實驗室防衛嚴密的房間,將意識投射在了另一個世界。生命之谷在這麼多年裏隱藏的很好,沒有受到機械城或人類的騷擾,其實並不只是因為它的地理位置對於人類或機械城來說很難進入,而是在於在對外信息傳送方面,它也很少與外界聯繫。但這並不是說伊蓮娜沒有手段與外面的世界聯繫,而是她在這麼多年裏並不想跟外界聯繫而已。

所以,生命之谷是有微波設備的。生命之谷的微波設備並不在谷中,而是分佈在四周的群山之中。

與銀海進入機械城的銀械通道相仿,提拉特彌斯等人也進入了一個虛擬空間,這空間的樣子看起來與斯特羅格進入機械城的通道十分相似。沒錯,這個空間正是當日斯特羅格帶着李鑫岩進入的月光之城的介面。這裏同樣也是機械獸部隊的指揮官們連接機械城的介面!

藍色的光帶從虛擬世界的地球上伸向天空,遙遙通向天空中那巨大的十字形月光之城,七個顏色各異像是一條光帶中的七顆流星,順着光帶從蔚藍色的地球上飛越了遙遠的空間,向著月光之城前進著,雖然這裏沒有聲音,但是波動的光帶卻有着比海水還要強大的力量,推送著一眾大小諸神和守衛者飛向光帶的彼端。

「看起來這裏已經修理過了。」提拉特彌斯以意識波動道。

「殿下,我們要不要虛擬一下身份?畢竟我們現在不是明目張膽地要在聖城內大鬧一場,有外殼總是對我們的身份能夠有一定的掩護作用。」斯特羅格有些擔憂。

「不。不需要。」提拉特彌斯答道。「神力從來都是雙向的,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負擔。要不然,彌勒陶洛斯被困在他的神殿之內,怎麼會那麼逍遙自在?我和彌勒陶洛斯現在被剝奪了所有的神力,沒有什麼神職,這樣反而變得無懈可擊。相反,歐諾彌亞他們有了更多的神力,就有了更多的負擔、更多的顧忌。所以即便他們發現了我們的蹤跡,我們只要迅速活動或者直接脫離這個空間,他們就拿我們沒轍。」

「哼!」提拉特彌斯冷笑了一聲。「我們這一次上來的主要目的不是別的,就是製造混亂。我想以我的影響力,造成混亂是必然的,只不過混亂大點小點而已。在一層虛擬空間製造混亂的過程太複雜,所以這一部分不能作為重點,斯特羅格帶着亞歷克斯和安德魯、內徹爾三個人,去眾神的地盤上增添點混亂就可以了,我和伊蓮娜、安平去二層虛擬空間,釋放一些強大的意識,這樣混亂才顯得完美。」

「你們的策略是得手就換地方,我們的策略是二級位面破損就換地方。不戀戰,只要足夠混亂就可以了。」

安平嘿嘿笑道:「死亡和混亂。我喜歡。」

這個死神,似乎從離開月光之城就沒幹過什麼關於死亡和混亂的工作,此刻提拉特彌斯重新帶他來到這裏,他的神性似乎稍稍才回歸正常。

「唔,聽起來好像很刺激。」伊蓮娜罕見地同意了這一原則。雖然他和提拉特彌斯同樣精於創造,但是創造一個混亂的世界這種任務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說話間,眾神已經落在了介面盡頭的平台上。

眼前的介面的確已經重新修繕過了。相比較最初的介面,此時的介面顯得更為威武和安全。

十根高大的巨柱矗立在一片方圓千米的平台上,無論是巨柱還是地面,都流淌著白色、淡黃色、紫色、紅色、金黃色五色的流線,流線中的光芒在緩緩撥動着,如同神的心跳。

巨柱高約百米,守衛介面的聖殿騎士一個個或跨坐着神駒,或在原地巋然站立,但與巨柱比起來顯得要渺小得多。

聖殿騎士越有二十名,這顯然比斯特羅格上一次來的時候守衛能力增強了不少。

遠遠看見眾位未見過面的外來者落在介面平台上,諸位聖殿騎士向著這邊看了過來。

聖殿騎士中一名看起來像是隊長的騎士拋開自己的坐騎,抬步走了過來。他似乎能看出來面前這幾位身上流線顏色各異的人物並非平凡之輩,所以下馬走過來以示尊敬。

「尊敬」這個詞可能在真實世界可能並不被各個存在們在意,但是在這個世界,所有的生物都有自己的等級,所以下位者天然對上位者帶有尊敬來承認雙方在實力上的差距。

聖殿騎士隊長距離提拉特彌斯一干人等還有三十餘米的距離,突然一陣唱詩般的吟唱在天地間響起:「面前年輕的聖殿騎士啊,鑒於你對聖城長久以來從未改變的忠誠,以吾之名,賜予你超越一般聖殿騎士的力量!」

斯特羅格等人精神頓時一振!

妖魔哪里走 這話並不是出自別人之口,而是從提拉特彌斯嘴裏說出來的!

與別人吟唱不同,聖城的神如果神力已經被剝奪,他的神語在這裏不會有絲毫力量,也不會有任何作用。但是提拉特彌斯的吟唱顯然與月光之城起了共鳴,月光之城不止承認了提拉特彌斯主神的身份,竟然還按照提拉特彌斯的神語指示,做出了回應!

無數道若有若無的光帶自遠方飛速而來,開始向著正在闊步向著提拉特彌斯走過來的聖殿騎士聚集!

聖殿騎士一呆,手足無措地站在了當地,從他臉上的驚訝和茫然看得出來,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在增強!

猛然間,聖殿騎士的頭頂數米處,一團柔和的光芒綻放開來,光芒中無數鮮花、小天使上下飛舞,一股香味從光芒中四處飄散,連帶着一聲嘹亮的聖歌也在天地間響起!

緊接着光芒開始和從四處聚集而來的光帶糅合在一起,緩緩落在了聖殿騎士的當頂!聖歌聲中,聖殿騎士的身體開始被光芒侵染,及至光芒和他的身體合為一體,他覺得自己在燃燒!

而從表面上看,那些光芒的確像是一團火焰,已經將他團團纏繞起來,有些地方竟然還在冒着淡淡的火苗狀光焰!

忽地,所有的光芒鑽進了聖殿騎士的身體內,平台之上頓時一暗。毫無疑問,這光芒蘊藏了巨大的力量,此刻已經進入了他的身體!而他則由於力量的急速增長,面色痛苦地半跪在了地上!

這痛苦看起來即便是在這個原本應該沒有感覺的空間中生活了很長時間的聖殿騎士也難以承受,他將雙手撐在地上,咬着牙齒,痛苦地呻/吟著。

片刻之後,他猛然間抬起頭,仰天長嘯,嘯聲蘊含着的力量讓每個人都能感覺得到,甚至在空間帶出來一道淺淺的波紋!

「呼」的一聲,一雙巨大的白色的光翼自他身後猛然張開!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最新章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桀驁少年、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全文閱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txt下載、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免費閱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桀驁少年

桀驁少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快穿之最渣前女友、快穿之怎麼打賭總是輸、

。 一天之後,譚青帶着自己的一整個團隊從燕京飛了過來。

「這麼着急的嗎?」沈城開車去接她,看到她風塵僕僕的樣子忍不住調侃道。

「這不算着急。」譚青搖了搖頭:「你還沒有意識到這個項目的價值,所以你不着急。等到這個項目起來之後,你就會理解我了。」

「行吧,既然你這麼忙,我也就不請你吃飯了,咱們直接開始工作吧。」

沈城從善如流,貼心的說出了自己的建議,在路上買了幾個盒飯就回了玩具廠。

到了玩具廠,沈城讓她坐下,自己從辦公桌里抽出一沓素描紙,說道:「這些是我的設計概念圖,你看看。」

譚青拿過來一看,嘴角下意識扯了扯。也沒說什麼,把這幾張畫遞給自己的小隊成員。

「這些是我們公司最有名的幾個原畫師,另外幾個是3D建模師,都是國內頂尖的。」譚青給沈城介紹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