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怎麼會是他的氣息?他找上門來了。」

天狗魔神大驚失色,他猛地睜開眼,中斷修鍊,化為一道烏光,往隕落群山深處逃亡。

「小狗兒,若是被你逃了,我月山神人的名字可以倒著寫了。」

一隻大手,遮天蔽月,幻化無窮世界,一掌之下,將天狗魔神籠罩其中,無論他如何飛翔逃亡,都難逃羅青山的手掌心。

神通:掌中世界。

屬於山海無量道的衍生神通之一。

天狗魔神的實力,全盛時期就是相當於一位深淵領主。

更何況,他受傷未愈,實力還沒有恢復到全盛時期。

「煉天大陣,道淬。」

天狗魔神在掌中世界中,感受到四周天地化為烘爐,無窮無盡的世界之力,將他磨滅,將他淬鍊。

像是一眨眼過了十萬年,他唯一的靈識覆滅,龐大的魔神體,被淬鍊成為一顆如同丹藥般的存在。

7017k 「江龍?」

雷鳴的聲音從牙縫中擠出來,聲音並不大,還帶著幾分撕裂和怒意,但在這聲音離開唇齒綻放出來的一剎那,卻宛若驚雷一般,炸響在了溶洞之內。

沒有人看到,在金字塔頂端一直端坐在王座之上的喪屍女王,似乎挑起了眼皮,眼珠子微微轉動了一下,彷彿有被驚擾到。

雷鳴的發聲方式,跟雷電的孕育過程還挺相似的。

再驚人的雷電,都是在雲層之中被孕育的,整個孕育過程可以說是悄無聲息,並不被任何人覺察,但是已經釋放,必定是驚天炸雷!

厚積!而後薄發!

不鳴則已!

一鳴驚人!

雷鳴的兩個兒子,雷怒和雷狂,先後被江龍殺死,人死了他連屍體都沒見到一面。

雷鳴的情緒從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在積累,積累,不斷得積累。

而此時,他看見江龍,情緒已經被積累到了極致。

這兩個字,聽起來是在詢問,但其實他已經不需要江龍回答了。

「是他。」

在雷鳴身後,華先生低聲回答到。

他之前是見過江龍的,但江龍並沒有見過他。

在雷狂死後不久,華先生也因為過度使用異能,陷入了昏迷之中。

雷鳴沒有做聲,他只是右手緊緊握著劍,一步一步向江龍走去。

他沒有奔跑,也沒有像風一樣,一刮而過閃現到江龍面前。

而是一步一個腳印得在走。

此時,溶洞的上空,紫金色的雷電已經連成了一片,交織成了一方雷霆網路,「噼啪」作響,把溶洞之中照的格外明亮。

而雷鳴的眼中,只有江龍。

華先生卻不然,他的目光已經被遠處的金字塔吸引過去了,準確的說是金字塔頂端那個端坐在王座之上的喪屍女王。

「這……」

他張大了嘴巴,滿臉都是震驚之色。

並不是他發現了什麼,他只是單純的震撼!

是的,震撼!

就好像方龍剛剛見到金字塔和上面端坐的喪屍女王一樣。

純粹的震撼!

如此令人感嘆的一幕,哪怕是經歷無數,人生閱歷十分豐富的緋紅親來,也定然會感到震驚的。

「童童,可兒,你們就在這裡等著,我去去就來。」

江龍揮手攔住了正要上前迎戰的童童。

現在,距離他和雷狂打的那一架,已經過去了九天。

他在也開了九天寶箱,甚至還開到了升級寶箱。

後面的寶箱更是開出了不少好東西。

而且,江龍在這九天之中一共消除了二十多萬隻喪屍,再加上金字塔上面的一百多隻變異喪屍,這些都在促使每日寶箱變得越來越強大,這也讓江龍開出來的東西越來越好了。

江龍如今的實力可以用「可怕」兩個字來形容,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強到了什麼底部,所以就需要一個標準來衡量一下。

九階的雷鳴來的很是時候。

他這時候來地下追殺江龍,定然會比雷狂要強。

那用這個人來試一試自己這就九天來的成長,再合適不過了。

希望他可以為自己帶來驚喜。

江龍想到這裡,不由得微微一笑,迎著雷鳴走了過去。

九天前,柳城驚天一戰,對手雷狂猝!

九天後,溶洞之中,迎戰九階雷鳴。

江龍可不知道雷鳴是什麼實力,甚至到現在江龍連他叫什麼,是什麼身份都不知道,因為雷鳴並沒有說這些。

雷鳴來到這裡,是以父親的身份前來的,他的目的是給兩個已經死去的兒子報仇。他不需要說任何話,不需要報名字和身份,更不需要立什麼威風,他只想要江龍死,死的很難看!

僅此而已。

兩個人雖然都是再走,但是速度並不慢。

很快的,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已經縮短到一百米之內了。

「江龍,受死!」

雷鳴大聲喝道,他舉起手中的劍,平至肩膀,隨後整個人變化做了一道劍光,向江龍飛刺而來。

他雖然也是雷電系異能的進化者,但是他的異能使用方式和雷狂又不一樣。

他的異能和他手中的劍,合為一體。

雷狂的異能雖然也能夠蘊藏在他的雷神槍之中施展而出,但是他不能夠做到隨用隨出,也就是說他的異能沒辦法和雷神槍做到同步。他需要先行蓄力,這樣就會有一個先後時間的存在。

蓄能在先,出槍在後,然後才是異能的釋放。

哪怕之間相差的時間十分之短,但確確實實有時間間隔的存在。

只是,雷鳴不一樣,他的異能和他手中的劍,隨心而行。

這就是九階和七階的不同之處。

「那你需要比我厲害才行!」

江龍冷笑一聲,隨即就是一個躍起,直接迎上了雷鳴的進攻。

「叮噹!」

速度快到極致的兩個人,碰撞在了一起。

雷鳴落地之後根本就不做任何停留,長劍一震,再次沖將上去,動作十分之快,空中一時滿是劍影。

漫天的劍影瞬間就將江龍淹沒在了其中。

伴隨著漫天的劍光,還有陣陣雷鳴的「嗡嗡」聲,聲音震顫,不斷在溶洞之中回蕩。

雷鳴!

正是他的名字,與他的手中的劍,完美結合在了一起。

順著聲音的指引,雲煙也找到了這裡。

「還是來晚了!」

溶洞入口處,一身低調的雲煙從外面鑽了進來,看見溶洞之中的情景,她不僅楞在了原地。

「江龍這哥防禦力簡直令人震驚,但是雷鳴可不是雷狂。在雷電系異能這一方面,雷鳴可是比雷狂要強很多。而且在劍術上面,他也是宗師級別的,異能厲害,劍術也同樣厲害!二者結合在一起,江龍想必是防不勝防的!」

雲煙一邊想,一邊已經抽出了自己的劍,向前沖了過去,就準備上去解決掉雷鳴。

「就這?」

忽然,雲煙聽到了江龍的聲音。

「你只有這些本是嗎?」

「嗯?他沒事?」

雲煙不由停住腳步。

突然,一隻拳頭出現在了雷鳴面前,這突兀的拳頭竟然將漫天的劍光擊散了。

雷鳴瞳孔一縮,長劍飛轉,劍尖和拳頭撞擊在一起。

他的劍竟然在瞬間就彎了下去。

雷鳴屈起手指在劍身之上狠狠一彈,巨大的雷電之力在劍身之中滌盪開去,硬生生將江龍的拳頭撞開而去。與其說這件事情是商量,倒不如說這件事情是通知。

時宜跟時淵都已經商量好了,如果他不同意的話那不是顯的非常不近人情嗎?

時老爺子思考片刻:「那我問你一句,你這一次到底是經過仔細思考還是你自己想要幫助你弟弟呢?」

雖然時宜只是時淵的姐姐,但是從一定程度上,她對時淵簡直就像是媽媽對待兒子的照顧了。

所以時老爺子現在才必須要搞明白這一切事情,如果說時宜是出自於公司的考慮,那麼他可以答應這些事情。

但如果時宜只不過是……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六百三十七章應該存在 前路漫漫,危險未知,多一分準備就少一分風險,黃炎晉陞后實力大漲,對於追兵,已經不再擔心,因此他決定將身體,功力全部恢復之後再前進。

像一頭小牛犢一樣體格的狼王,肉身充滿了靈氣,足夠吃一陣子了,他現在一門心思放在當下的修鍊上,不必要的時間浪費是越少越好。

就這樣不間斷的修鍊了兩天,他的修為穩定在了四重樓初期,身體恢復到了最佳狀態,這兩天追兵一直沒有到,他心裏還在納悶,實際上來追殺他的人被的木狼阻擋了,撤退的木狼與他們遭遇了。

妖獸本性兇殘,遇到人類快速就撲了上去,遭遇的雙方都剛剛首創,戰力都有降低,剛好勢均力敵,戰鬥一開始就是白熱化狀態,在付出四死兩傷的慘重代價后,狼群被消滅殆盡,剩下的四人已是肝膽俱裂,對這片原始森林產生了深深的恐懼。

四人一商量,決定找個地方療傷休憩,傷勢穩定后按原路返回,再搭乘妖獸返回宗門,至於抓捕黃炎的命令,四人商量之後統一了說辭,回去后就說黃炎已經葬身狼腹,他們幾個也是血戰才得以逃生,其它人都已經屍骨無存了。

再說黃炎,兩天過去了,他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再滯留只是耽誤時間,簡單收拾了一下,將剩下的狼王肉處理了一番,都打包帶走,繼續向南前行。

道路越來越難走,其實已經沒有路了,只能一路向南,披荊斬棘,幸好這片原始密林靈氣相當充足,行程慢一點,但修行速度一點都不慢,黃炎慢慢有點喜歡上這種打打小怪,升升級的日子了。

這段時間以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其驚險與複雜,超過了他十幾年的經歷,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心頭永遠有一塊巨石壓着,這一次被追殺,反而給了他整理思路的時間。

一樁樁,一件件,如走馬燈一般在炎的腦海里一幀一幀閃過,「降生異象—起名風波—轉修火系—異火—火神創世決—轉世的靈魂」,他好像抓住了什麼。

他的出世與成長似乎是沿着一條既定的道路在前進,一步步有條不紊的成長,不過,後來出現了魂典這個變數,他的人生開始改變,陣靈,元水,元火,直到掠奪了第一個火神分魂,初步跳脫出了這個桎梏,能夠對自己的人生有了主導權。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殺劫降臨,一劫接着一劫,他這個蝴蝶開始振翅,漣漪波及到了身邊的人,事,物,而且波動越來越大,兇險也越來越大。

天道九九,他幸運的抓到了那個遁去的一。

想通了這一切,黃炎的大腦一片通明,猶如醍醐灌頂一般,他明白了,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逆天之路,難怪陣靈說他有超脫的希望,應該是陣靈洞悉了魂典,元火,元水的秘密。

想清楚這一切,黃炎對自己的人生更有信心,同樣,欲達高峰,必忍其痛;欲予動容,必入其中;欲安思命,必避其凶;欲情難縱,必舍其空;欲心若怡,必展其宏;欲想成功,必有其夢;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他已是三歷生死,兇險萬分,但是籠中鳥在經歷了天空的自由翱翔之後,是寧死也不願再入籠中了。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黃炎下定決心,此次歷劫之後,首要之事就是去尋找火神的第二分魂,將其再一次的剝奪。

這種野人一樣的日子,不覺過去了半月有餘,黃炎的叢林生活經驗日趨豐富,修為也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四重樓後期,得益於他的小心謹慎,這些天來是有驚無險,闖過了一波波的妖獸領地。

這一日,他進入了一片奇特的地域,奇在於此地非常的安靜,沒有一隻妖獸,甚至沒有一隻野獸,連飛鳥昆蟲都沒有,但是樹木鬱鬱蔥蔥,木靈氣異常的濃郁,呼吸一口,都能感覺到修為桎梏的鬆動。

剛開始,炎是異常的興奮,慶幸自己遇到這樣一處修鍊聖地,他清理了一塊場地,一口氣修鍊了三天,修為突破到了五重樓,這時修行速度開始下降,眼見沒有什麼危險,他開始繼續深入,追尋更佳的修鍊環境。

這時,行走在林中,已經看不到任何的陽光,樹葉完全遮擋住了,就在這幽暗的環境中走了一段,前方道路急劇向下延伸,進入了一片谷底。

詭異的環境讓黃炎是倍加小心,一次無意間的回望,將他驚出一身冷汗,走過的路沒了,無跡可尋,大樹密佈之下,方向亦很難識別,駐足觀察良久,遠處似乎有磷光閃爍,炎尋跡而去。

走到近前,一口涼氣倒吸,瞳孔震驚之下不覺瞪的溜圓,一片骨海,有獸,有禽,有人,密密麻麻,有些因為過於久遠,已經變成了骨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