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這些都是套路,冷凌的目標在於林子聰,否則,神不知鬼不覺地幹掉孫佳麗,那是太容易了。

她不希望看到的,卻正是冷凌所期望的結果。那對她來說,是壓抑不住的妒忌。

「李部長!我到現在還沒弄明白,這四個人不是押在律法部的監獄裡面的么,怎麼會到這裡來的?」廖依玲忽然轉過頭,越過山下秀美,直接問李修賢。

。 王竇兒拿着個大柚子,從秦雙雙母女的房間經過,秦雙雙無意間看到了王竇兒手裏的柚子,整個人就移不開眼睛了。

「柚子,現在居然有柚子了。」

王竇兒走到哪,她的眼睛便跟到哪,直至看不見了才勉強移回了眼睛。

好想吃,往年一到柚子成熟的季節,爹爹都會讓人送好吃的柚子回府。

她和娘親只需坐着,那些下人就會把柚子裏裏外外都處理乾淨再給她們吃。

吃到一顆果核她們都要教訓那些不懂事的下人好久。

可是現在爹爹死了,她們有家歸不得……

想到這,秦雙雙的雙眼暗了暗,漸漸地浮起了恨意。

若不是王竇兒害死了爹爹,她們家也不至於沒了主心骨,要厚著臉皮賴在這裏不敢離開。

甚至落魄到看着別人拿着一個柚子都能兩眼冒光。

「現在的柚子還不是最好吃的,還沒起水(字面意思露出水面,這邊的俗話用來形容水果等物還沒長到最適合食用的時候),酸得很。

等到我們去舅舅家,我們再……」

秦雙雙撇撇嘴,她知道娘親這是在安慰她。但總是用到舅舅家日子就能好過的話還安慰她,就像畫了個大餅,她卻吃不到,十分難受。

就算現在啟程,到了舅舅家也該冬天了。

京城的冬天又來得比這邊的早,到了冬天,別說柚子了就連樹上的葉子都找不着了。

「娘,我出去走走,消消食。」

李氏知道秦雙雙心情不好,只叮囑她勿衝動便由着她出去。

反正這裏有官兵守着,秦雙雙出不去,那些惡人也進不來,她也不怕秦雙雙會出事。

秦雙雙出了房間,鬼鬼祟祟地來到冬秀姐弟房間,果然看到冬秀在剝柚子。

看着那厚實的果皮被剝開,綠色的外衣褪去露出了紅色的囊,再把那紅色的囊處理乾淨就能看到裏面一瓣一瓣的的果肉了。

紅色的柚子味道比白色果肉的要鮮酸一些,但是汁多。

滿屋子的柚子皮的香味,像一條無形的線牽扯着她的鼻子,讓她一步一步慢慢地走進了兩姐弟的房間。

她看了眼睡在床上的冬秀娘親,眼裏閃過一抹鄙夷。

都躺在這裏這麼久了,一點蘇醒的跡象都沒有,莫不是已經死了吧。

「喂,給本小姐柚子。」

秦雙雙的眼睛掠過冬秀的娘親看向正在處理柚子皮的冬秀說道。

立秋趴在桌子上托腮看着冬秀剝柚子,滿心期待。

今年剛出的柚子,他即將能吃到了,能不激動嗎?

突然聽到秦雙雙突兀的聲音,兩人雙雙抬頭朝秦雙雙的方向看了過去。

是王姑娘讓她來拿柚子的嗎?冬秀在心裏想到。

剛王姑娘把柚子交給她的時候就說讓她把柚子剝了,分給大家吃。

在她認為的大家裏面並不包括秦雙雙。

不過既然秦雙雙過來了,她就姑且當做是王竇兒讓她過來的。

「喏。」

冬秀掰出幾瓣遞給秦雙雙。

秦雙雙看了眼冬秀手裏的柚子,並不伸手去接。

「嫌少?就這麼多了,一人一瓣,我還要拿去送給其他人吃呢。」

冬秀以為她是嫌少所以沒接。

「幫我處理好了再給我,這樣是人能吃的嗎?」秦雙雙傲嬌地晲了冬秀一眼,鼻孔噴氣地說道。

冬秀臉上一冷,對秦雙雙的厭惡程度更深。

還真把自己當什麼千金小姐呢,還指揮她做事。

雖然她現在窮吃不起飯,但是她有手有腳的,等娘親的身體無礙了她就去王姑娘身邊幫忙,不像秦雙雙,家裏不但沒錢還欠了一屁股債。

她臉皮厚,死賴這裏躲追債的就算了,還整日擺着一個小姐譜,生怕人家不知道她以前出生不錯。

那也只是以前罷了,現在她可是一文不值。

憑什麼要她給她剝柚子。

冬秀把柚子丟給秦雙雙:「去你的大小姐,愛吃不吃。」

秦雙雙沒接穩,柚子掉到地上滾了一圈,表皮沾滿了灰。

就算裏面的果肉沒有灰,她也不想要了。

秦雙雙忿忿地踢了一腳掉在地上的柚子,那兩瓣柚子在地上滾了一段距離撞到牆上,果汁都漬出來了。

冬秀生氣了,對於她這種連飯都吃不飽的人來說,每一樣食物都是珍貴無比。

不過是掉在地上落了灰罷了,拿起來洗一洗不就能吃了?

「你什麼意思?不想吃就別吃了,別人又不是你的家奴憑什麼要給你做牛做馬還要看你臉色。」

冬秀生氣地推了秦雙雙幾下,秦雙雙步步往後退,被門檻絆倒摔了個四腳朝天。

滿臉憤怒的冬秀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我看你就是屬烏龜的。」

秦雙雙怒了,今天之內就摔了兩次,她也是要面子的好嗎?

她長得肉肉的,手腳顯得短,使不上力。

艱難地在地上翻滾了一圈才從地上爬起,尖叫着舉手撲向冬秀。

今天她非得抓花冬秀的臉不可。

她要把今天受的氣全發在冬秀的身上。

冬秀可不是吃素的,力氣本來就大。

見秦雙雙衝過來也不躲閃,趁機抓住秦雙雙的頭髮把她提了起來,就像拎着小雞仔一般輕鬆。

秦雙雙腳不着地,雙腳在空中亂蹬,一邊叫一邊罵:「賤蹄子,我看你是找死,再不放我下來,我讓你好看。」

王竇兒本在空間里忙,被外面的吵雜聲吵得受不了。

一氣之下從裏面出來。

「冬秀,發生了什麼事?」

立秋急忙把剛才發生的事說給王竇兒聽。

立秋雖然討厭秦雙雙但並未添油加醋。

他每說一句,王竇兒的臉便沉幾分。

「冬秀,放手。」

冬秀不解地看向王竇兒,她還沒教訓夠呢。

「聽到沒有,賤蹄子,她叫你放手就趕緊給我放了。你可是賤人的走狗,怎麼能不聽話呢?」

一次把冬秀和王竇兒一起罵了,真是快哉。

冬秀冷哼了聲,直接鬆開手。

咚一聲,秦雙雙屁股着地,疼得她眼淚都出來了。

這屁股估計都得摔成三瓣了吧。

「賤蹄子,你敢?」

讓她放手,不是讓她直接摔她。 穀苗兒等了一會,見這人居然在愣神,不由皺起了眉。

穀苗兒:「剛才不是還那麼肯定的說清楚,如今怎麼就答不上來了。」

師爺立即回神,低頭想了一下,迅速的開口。

師爺:「唐縣管轄下一共三個鎮,十七個村子,一等良田一百零七畝,不過都在劉家名下,二等地三百三十五畝,三等地二百八十八畝,這都是登記在案的,人口是兩千八百七十三人,都是在戶籍之上的,不過三個月前有差不多四百人成了黑戶,戶籍被沒收了,牲畜的話,王妃說的是牛羊還是包含雞鴨?」

人口不多,畢竟大旱之年死了不少,他們這個縣不小,但是耐不住山多地少,好的地方都讓富戶給佔據了,田地也因為大旱損失了不少,能夠保留下那麼多的一等二等地已經十分不錯了。

穀苗兒:「難不成雞鴨有多少你也清楚?」

師爺連忙搖頭:「這雞鴨不好統計,倒是豬牛羊馬是有登記的,全縣耕牛八頭,其中有四頭是富戶養著的,馬七匹,縣衙養了三匹,劉府有兩匹,剩下兩匹分別是王家、孟家所擁有,羊一十八隻,全都養在夫人,不對,是唐夫人的莊子上,因為唐縣令喜食羊肉,豬三十七頭,七頭是農戶所養,其他的都是富戶人家的。」

穀苗兒聞言腦子裏快速的計算了一下,那麼多的地,就那麼些牲畜起不了一丁點作用。

穀苗兒:「那你們上報上去用作試種的地是多少畝?」

師爺:「五百三十七畝,不過有一部分是用的開荒地沖做數。」

五百三十七畝確實足夠了,皇帝就找了那麼多的種子,再多了也買不到,別人也不賣。

穀苗兒:「那這五百三十七畝里到底是有多少屬於才開荒出來的地?」

師爺:「大概就一半,差不多三百畝。」

穀苗兒:「那叫大概一半嗎?」

師爺:「是一半多。」

師爺抬手擦了一下汗,這二月的天,這汗都是嚇出來的。

穀苗兒:「陛下下的旨意是讓徵收五百畝地,百姓自願為主,補貼糧食或者調換耕地,何時說過不許種糧?」

師爺聞言差點又想抬手擦汗,可是才剛剛擦過,這會也沒什麼可以擦的了。

師爺不敢說啊,雖然是唐縣令下的指令,但是自己也是起了歪心思故意往下傳話的時候將話說不清楚,糧食是可以種的,從百姓手裏收上來的地完全夠了。

但是上面發放下來的糧種實在是太好了,縣令大人拿到糧種之後根本不打算髮給百姓,而是交給了劉家不知送去了哪裏。

不過在不知情的人看來就是縣令將糧種賣給了劉家。

穀苗兒見師爺不說話,也懶得再追究,不過也就是隨口一問,反正最後如何自然有其他人去調查。

穀苗兒一時也想不到還有什麼要問的,地那麼多,肥卻太少太少,若是等皇帝讓人送肥料過來,只怕也不夠用,大老遠的也不方便。

這地方沒有多餘的糧食,能有這麼一個糧種都敢貪墨的縣令,想來糧庫也不會有存糧,畢竟連百姓都剋扣成了那副模樣。

。 「我來了!你在哪裏?」我直接大聲的喊道。

等待了好一會,仍舊沒有聽到任何回聲,也沒有感應到女鬼的氣息,這女鬼不會是真的已經離開這裏了吧?

我無奈的搖頭,轉身準備離開這裏,本來就是為了見女鬼才來這裏的,現在女鬼沒有出現,我自然也不用在這裏等著。

只是就這樣白跑了一趟,我心中還是有些不爽的,這大晚上的在床上睡覺不舒服嗎?為什麼要跑到這種陰森冷清的地方來吹風。

還沒有上車,我頓時就感覺到身後出現了一個鬼。

不過出現在我身後的只是一個普通的鬼,我打量了一會,沒有發現這個鬼有什麼異常。

「你找我有事?」若是尋常人讓鬼給盯上了,肯定不能直接問話,最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直接轉身離開這裏。

可是我身上有道氣,還是高級道士的境界,面對這樣一個普通的鬼,自然不用守這麼多的規矩。就算這個鬼敢來纏着我,我也有辦法講他給打發了。

「有一個女鬼讓我來找你,他說你可以超度我。」鬼魂激動的看着我,似乎非常渴望被超度一樣。

這個鬼好像有些不正常,若是我沒有看錯,這個鬼應該是棺材裏面被人給下了一些陰狠的黃符,所以不能去陰間。不過他棺材裏面的黃符雖然不能讓他去陰間,卻也沒有對他在陽間活動造成阻礙。

看他現在的樣子,應該在陽間過得挺好的,一般來說日子能夠過成他這樣子的鬼都不太想要去投胎,見到鬼差都會繞道走。可是這個鬼是怎麼回事?竟然還找我來超度他?

「道長不用感覺奇怪,我去投胎是因為有人還在奈何橋等我,我要去找她,因為有人不想讓我去找她,所以在我的棺材上做了手腳。」鬼魂說道。

浪人如你 「我可以超度你,但是你要先回答我一些問題。」我看着鬼魂,問道:「那個女鬼是不是還拿着一把紅紙傘,她現在在哪裏?」

鬼魂微微笑了笑,說道:「她確實拿着一把紅紙傘,而且她讓我來找你的時候,還讓我告訴你,他在河邊的十字路口等你,將我超度后,你直接過去就可以了。」

「多謝。」

得到想要的回答后,我看了鬼魂一眼就開始念誦超度的經文,高級道士超度的能力還是很厲害的,很快在鬼魂的身後便出現了一條通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