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雨微仍然裝得一派天真:「但是此時此刻只有我與殿下兩個人呀……我可以幫著殿下奪下太子之位。」

怡舒 常承澤聽得一陣心驚肉跳,他想上前去捂住舒雨微的嘴,但伸出去的手卻停在半空卻又收了回去。他一臉愁容地嘆了口氣,幽幽道:「雨微啊,可不要再說下去了……」

「好好好。」舒雨微知道他向來做事小心謹慎,便也不再繼續大膽發言,只隱晦著又補了一句:「殿下,我能不能幫到你,你現在有疑心是正常的,日後你自會知道。」

她一個看過原書的人,皇帝有什麼刁鑽的難題她不僅心知肚明,還連最優的解決方案都知道,雖然那些也都是晏謫湘想出來,不過……反正她的主線任務是幫助男女主在一起,又不是走原書的主線,晏謫湘便是會因此錯過多次步步高升的機會,倒也無妨。

反倒是她這邊兒,她是真不想去攻略三皇子,所以她一定要想盡辦法將常承澤扶上那個位置。

……

舒雨微沒想到,晏謫江竟然會鬧了這麼大的一場動靜,聲勢浩大,速度還極快。常承澤回來告訴她的時候,她都有點不敢相信,直到看到他拿回來的張懸賞令。

懸賞一萬兩白銀。

她還真不知道自己居然能這麼值錢,也沒想到晏謫江能這麼有錢,聽常承澤的話,晏謫江是在一個上午就將懸賞令貼滿了整個京城,最恐怖的是,大街小巷都有專人發放懸賞令,如果不出意外,今夜之前,全京城的人都會看到這條懸賞令。

常承澤還跟她講,晏謫江甚至還派了人在京城城門前駐守,防止她逃出京城。

她知道晏謫江不會輕易放過她,但她屬實沒想到他居然鬧了這麼大的一場動靜。

然而不容她與常承澤多說話,前院兒的人忽然急匆匆的跑進來報信兒,說是晏謫江此刻人在前廳,要拜見常承澤。

舒雨微蹙了蹙了眉頭,有些擔心自己給常承澤惹了麻煩,她正欲說什麼,但常承澤卻先一步開了口:「不要擔心,我不會讓他發現你的。」

他說著,又出聲吩咐照顧舒雨微起居的那個丫鬟,道:「凝香,帶雨微姑娘去密道躲一躲。」

凝香點點頭,應了聲「是」后,領著舒雨微便朝屋外走去,腳步極快。

舒雨微跟著她一路來到常承澤的寢屋,凝香快步走到架子床前,又揮手示意舒雨微過來,她道:「姑娘,得委屈你一下,需要你爬到床底下來,我去給你按動機關。」

舒雨微沒有猶豫,應了聲「好」便立刻匍匐下來,爬到了床底下。她剛剛趴好,就聽到身下傳來一聲輕微的響聲,緊接著整個人就失重般掉了下去。

好在這地方不是很深,底下又鋪滿了軟草,她倒也沒摔疼。惡魔是什麼,莎娜自己也不知道,雖然在來到上古精靈大陸之前莎娜詢問過精靈女皇,但是精靈女皇告訴莎娜,那些惡魔沒有固定的形態,所以精靈女皇也無法告知莎娜這惡魔是一個什麼樣的,只是告訴莎娜這種惡魔在看到之後,就能從他們身上感到一種厭惡之感,一種深入靈魂的厭惡。

而這些布林族顯然讓莎娜沒有那種深入靈魂的厭惡之感,雖然莎娜也討厭這些布林族,但也僅僅只是精靈對審美的一種觀感,讓精靈對布林族的醜陋而感到厭惡。

《圖騰甲》第653章山峰盡頭是荒漠 這天早上,寧橫舟如往常一般前往雜貨鋪。

他手中還提著兩個芝麻肉餅,是寧橫舟在路上買了,準備帶給朱幼書的。

說起來,朱幼書在店裡養傷也養了好幾天了,自己趁著給她療傷把脈之機,將進度條又推進了一些,但還是離載入完成有著不小的距離。

倒是那具羅摩遺體的載入進度超過了自己的預估,還有半日左右的時間載入進度就要完成了。

他還沒有走到雜貨鋪,就見有大批的西廠番子和官兵,正在慢慢朝著鎮子的南面快速移動。

這些西廠番子和官兵個個兵強馬壯,不僅有刀兵,還有長槍兵、弓弩手。

兵種齊全,一臉殺氣,一看就是打過硬仗的。

寧橫舟有些好奇了,難道這鎮上存了朱幼書還有其他「亂黨」?

不由自主地,寧橫舟裝作一臉自然地遠遠地跟著他們。反正他本來就是鎮上的居民,到處走走不為過吧。他要看看,這群西廠番子和官兵到底是什麼目的。

官兵源源不斷,團團包圍了一座宅院。

那座宅院寧橫舟是有印象的,宅院前後兩進,好像上個月才租出去的。小鎮之中其實沒什麼秘密,租客身份大家都知道,租客是個南都來的商人。出手闊綽,租金沒有還價,租期直接一年。

現在看來,情況沒有那麼簡單。

在群官兵之中,有一個頭戴黃色雞冠帽的人,猶如鶴立雞群,格外引人注目。

寧橫舟打眼一看,目光一凝,因為這個喇嘛他之前見過。

此人正是前幾日,在店鋪前的求告欄發布售賣《七輪感應法》消息的喇嘛。

那喇嘛並且還在後面標註了,能識此寶者,分文不取,不識此寶者,黃金萬兩。若有人想買,可以到鎮西的石橋下尋找。

剛開始寧橫舟看他,只是覺得這個喇嘛內力深厚,卻混得相當落魄,連個住所都沒有。售賣個東西要聯絡他,竟然要到橋下尋他。這是相當落魄了。

沒想到他竟然與西廠勾結,真是人不可貌相。

寧橫舟腹誹不已。官方已經開始強攻了。

令他迷惑的是,那個喇嘛卻沒有隨官兵一起進攻,而是脫下了半邊衣服,露出精壯的上半身。他的身上,用各種顏色的塗料,塗滿了奇怪的符號。

隨後,他開始以整個宅院為中心,在四周的地上塗畫著各種符號。

不多時。整個宅院的四周,皆是各種詭異的符號以及詭異符號各種組合。

接著,喇嘛開始從官兵的手中接過一隻一隻的雞、鴨,一劍一隻,將血液灑得到處都是。

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開始瀰漫開來。

原本還在遠遠圍觀的小鎮居民,從興緻昂揚到面上驚懼,不過頃刻之間。他們紛紛退避三舍。

「寧家小子,快走快走。」

一位滿臉褶子老伯看到了寧橫舟,像趕鴨子一樣將他往後趕。

此老伯寧橫舟認識,老頭名為孫士彬,平日里稱呼他為士彬老爺子,是鎮上為數不多的老學究。因為寧橫舟之前寫了一些話本,這位老爺子難得的,會高看寧橫舟一眼。應該是把他也當成了與自己一樣的讀書人。

寧橫舟:「怎麼了,士彬老爺子?」

孫士彬:「那吐蕃大和尚施的不是玄門正法,怕不是什麼壓勝之術。陽氣不盛之人,容易遇到不幹凈的東西。疾走,疾走!」

寧橫舟:「子不語怪力亂神。」

老頭子難得的有些生氣:「你真當老頭子是迂腐的酸儒?!」

「不敢不敢。」

寧橫舟一聽,這老頭肯定也是知道這世界的奇異之事的。就在他準備再細問之時,老頭一擺手,速度極快地跑了:「快走快走,那陰煞之氣升騰起來了!」

寧橫舟轉頭一看,那宅院上空,好似烏雲蓋頂。

這宅院里到底藏了什麼人?竟然搞這麼大的陣仗?

嘭嘭嘭——

一片乒呤乓啷,剛剛步入大門的一隊官兵就倒飛了出來。

連寧橫舟都不得不佩服,好凌厲的身手啊。

一個青色面容,滿面惡毒之色的人高聲說道:

「本座西揖事廠四檔頭,趙通。裡面的亂黨聽著,速速繳械投降!本座面慈心善,定為你們在督主面前說項。否則……」

他話未說完,回應他的,是一顆疾射而來的石子。

趙通出手硬接,最後身退數丈,空中轉體720度向後翻騰三周半,曲膝著地,這才卸去了那顆小石子上面的力道。

他打開手掌,只見手中只是一顆再尋常不過的石子,不由心中大駭。

這宅院之中被圍之人,莫非神人耶?

他不由轉頭看了一眼那喇嘛:「大寶法王,這……」

大寶法王宣了一聲佛號說道:「此時他神力全無,可內力尚在。」

其意思不言自明:不是我的問題,是你太菜了。

趙通青色的面容更青了。此時,火器營不在,天羅地網也沒有準備,自己帶人臨時包圍了這裡,連裡面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督主雨化田率兵北上追擊亂黨,自己收到線報這才帶著一眾官兵前來包圍這裡,只是沒想到一切都沒有想象中簡單。

看來這次自己碰上了一條大魚。

幸好身邊還有大寶法王這位不世出的高人,要不然還不知道貿然攻擊要折損多少人手。

「準備火攻!把亂黨給我逼出來。」趙通果斷下令。

這南方小鎮,房屋多木製,這宅院雖說不是完全的木製結構,但也佔比不低。只需要將火箭射入其中,很快就能將整個宅院燒個精光。

屆時,那所圍之人為了不被活活燒死,自然就會被逼出來。

很快。弓箭手準備,還準備了兩個方隊,準備交替向宅院中射入火箭,這樣短時間之內,火勢就會變得很大。

「放火!」

一聲令下,四排弓箭手,將手中燃燒著的弓箭,射入了宅院。

眼見著燃燒著的弓箭,就要落到屋頂。

只見寒光一閃。

所有人都不自覺地眨了一下眼睛。

這一道寒光四散,照白了壓頂的烏雲。

照亮了趙通青色的面容。

照綠了枝頭的嫩葉。

照紅了弓箭上的火苗。

最後,寒光照耀了所有人的瞳孔。

劍光如電。

嗤!嗤!嗤!

無數火箭盡皆被斬落於地,變成了亂七八糟的一根根斷箭。

寒光閃過之後,原來停滯的空氣,這才顫抖起來。彷彿嘶啞著的嗓子在喘息。

不遠處的一方湖水震蕩,湖面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湖中的小魚惶恐不安。

無數樹葉忐忑地落下。

劍氣縱橫。

趙通大驚,法王皺眉,官兵惶恐。

寧橫舟饒有興緻。「你說什麼?」楊澤滿臉的震驚。

他本以為這個人是黃華找來的殺手,沒想到卻是他的弟弟。

黃華這是讓他的弟弟來殺自己嗎?楊澤心裏暗道,果然,我就知道那個黃華看見了我沒有好事。之前我還以為是我多想了,現在看來,那個黃華依舊對我懷恨在心吶。

……

《武神贅婿》第633章太強 她和封晏早年結婚的事情也被扒了出來,現在算是復婚。

眾人議論紛紛,都說封晏是為了一個女人離婚的,後來那個女人死了,留下了一個兒子。

唯一的繼承人,肯定格外重視,不是隨隨便便的人可以當後母的。

所以封晏才會選擇和前妻和好,讓她照顧唯一的兒子。

網上那些人真的是想象力爆表,有人說她和封晏簽訂了婚前協議,可以拿多少錢,但唯一的條件是不能有孩子,不能和封景爭奪繼承權。

還有人說封晏當初不懂情愛,誤以為時清靈是真愛,然後等她死了才幡然醒悟深愛這個前妻。然後最離譜的來了,因為思念亡妻過度,他就尋遍世界各地找了個一模一樣的人。還說找來的人也有些不像的地方,還特地去韓國動了刀子。

唐柒柒刷著網上的那些帖子,把自己這個正主看的樂呵了。

她還註冊了小號,在下面跟風,加入他們的口水大軍。

但更多的人是在羨慕嫉妒恨,嫉妒她走了狗屎運嫁給封晏,享受無盡財富。

「無盡財富?我看是守無盡孤獨才靠譜吧!」

她嘆了一口氣,正準備把手機丟在一邊,卻不想突然響了。

是一個未知號碼,連數字都沒有,很顯然被人屏蔽了。

她心頭一顫,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緩緩接聽了電話。

電話那端沒有聲音。

但唐柒柒知道對面有人,她聽得到對面微弱的呼吸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猶豫片刻,道:「打錯了嗎?打錯的話我掛了。」

「是我。」

對面終於開口。

再次聽到陸昭的聲音,她的心臟都漏掉一拍。

果然是他,接電話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

只是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假裝對方打錯了電話。

「陸……陸先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