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于你的浪女 葉靈:「知道了。」

姚海娜:「導演,等下我真打,你們拍攝組可別出出差錯了。」

孫斌氣的笑了,說著:「要真讓他們出錯,我道歉行不行!」

化妝師過來給兩人補妝,葉靈需要把她化得慘一些,臉色白一些,姚海娜則是怎麼好看怎麼化,後期的白芷已經是整個南城最迷人的女人,無數男人都想拜倒在她的裙擺底下。

「好了,第135場,第一條,打板——」

白芷成了整個南城最受歡迎的女人,年輕時候的乾淨模樣完全不見,現在的她眼神勾人,身材妖嬈,隨便勾勾手指頭都能有男人跟著她走。

可這次,有人犯了她的大忌,已經沒心迷失在權力場的白芷,還有真心守護的東西,那就是她的家人。

當她得知李妍回來,把她的妹妹弄走,被人糟蹋后,白芷直接讓人將李妍帶到了她的面前。

曾經南城的兩位小公主,兩顆珍珠,再次見面,沒有了以前的正鋒相對,吵嘴,以及女孩之間的對比,現在,再次見面的兩人,誰都沒有開口,房間內寂靜的很,卻壓抑著可怕的東西。

一人高高在上的坐著,一人被壓在地上跪著。

白芷看向下面的人目光從一開始的懷念,一瞬間變成了仇人的那種鮮紅的恨,她笑了笑,說:「你就沒什麼想和我說的嗎?」

李妍低著頭,眼睛里是什麼都不剩下的迷茫,她已經沒了生的意識,只是想死。

白芷很生氣,將桌上的茶杯直接扔在李妍不遠的地上,茶水和碎渣有些濺在李妍的身上,卻依舊沒讓人開口。

「啪——」

一巴掌直接扇在了李妍的右臉上,人支撐不住,隨著那被打的力道倒向了左邊,鮮紅的巴掌印很快出現在那右邊的臉頰,可人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白芷衝上去,捏著李妍的雙手,逼迫人看向她。 正所謂有得必有失,尚公主讓羿獲得了超乎常人想像的政治資本,進而可以以一種常人無法理解的速度升遷。但是在男女之事上,羿卻不能像其他國人那般隨意,什麼女人都能往家裏帶,而是必須要事先經過妤的同意才行。

就好像現在,明明屋中就有一個比國中絕大多數女人都要漂亮的美女,但是羿卻愣是不敢染指,而是命人將她好生看管起來,準備將其送回去進獻給商離。

不僅如此,為了確保這個女人能夠被順利地送到商離的宮中,羿甚至還下達了部隊原地駐防的指令,只為這個女人不會在大軍調動的空檔期中發生意外,比如趁亂逃亡什麼的。

羿的做法不能說是錯,畢竟這次出征他們的目標是一群小部落,這些部落相互之間互不統屬,而且最大的也就百多號,不到兩百個人,以羿統領的兩百正規軍,理論上應當是可以非常輕易地就將其擊潰才是。然而羿千算萬算少算了一點,那就是被他第一個擊潰的安吉部落的首領是一個少見的人傑,有能力統合其他部落的那種。

就在羿率軍駐紮在安吉部落等待子旬的運輸部隊抵達的空檔,安吉部落的首領阿彪已經成功地抵達了東邊的部落,並且將這附近所有部落的首領都召集了起來,提出了組建聯軍對抗宜國的建議。

「那個所謂的宜國,真的有這麼強大嗎?」

在聽完阿彪的建議之後,一個部落的首領忍不住皺眉道:

「我們真的有必要組建聯軍以對抗他們嗎?」

「關於這件事,我想這位戰士比我更有發言權。」

被人質疑的阿彪也沒有生氣,而是側了側身,讓出了一個身為,露出了身後的一個男人,而後對着與會的諸位首領說道:

「這個勇士名叫阿木,是我在逃亡的途中遇到的。按照他的說法,他原本是留國的國民,當初宜國進攻留國的時候,他正在地里幹活。在聽到國中傳出的動靜之後,他也和其他國人一樣,第一時間便往國中跑。只不過由於他當時所處的位置距離國都有些遠,因此當他趕到國都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大量的留國國人被俘虜,連帶着留國的首領也被人給射死了。見狀不妙的他並沒有繼續朝國都的方向前進,而是直接轉身,躲入了山林之中。如今咱們要討論那個宜國的事情,我想他比我們在場的各位都有發言權。」

「原來是這樣。」

聽到這話,諸位部落首領連連點頭,而後對着阿木說道:

「你便是這片土地原先的主人嗎?來來來,你來說說,那個宜國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情況只怕比你們想像的還要遭。」

阿木環視了眾人一眼,而後緩緩說道:

「之前聽阿彪首領說,那個宜國之前派出來攻打你們部落的戰士數量大約只有二百餘,請問是這樣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

這一切都是早就已經商量好的流程,因此阿彪在聽到阿木的話之後幾乎是連想都沒想,就立馬給出了答案。

「二百多人,想必已經比在場所有部落的總人口都要多了吧?」

得到答案的阿木點了點頭,而後繼續對着眾人說道:

「但是如果我要說,這個宜國的戰士數量不僅僅只有二百,而是四百多呢?請問諸位,你們有誰有能力獨自面對一支人數在四百左右的大軍嗎?」

「這……」

聽到這話,在場的部落首領紛紛默然。

如果是之前的話,別說是四百,就算宜國有八百人,他們都有信心與對方扳一扳手腕。但是今時不同往日了,如今的他們是逃難至此的喪家之犬,族中人口多的不到二百,少的只有幾十。在這種全國總人口都沒對方士兵人數多的情況下,讓他們單獨對抗宜國,這不是搞笑嗎?

也正是因為這樣,在聽到阿木的話之後,這些人非但沒有反駁,甚至隱隱已經有了被說動的跡象。

「好了,說完實力對比,咱們再說說其他方面的東西,比如說食物。」

阿木頓了頓,而後繼續說道:

「據我所知,諸位都是從南邊逃難過來的吧?既然是逃難,那麼手中的食物想必也不會太多。在這種情況下,我想問問諸位,你們部落今冬的口糧已經準備好了嗎?」

沒有人回答阿木的問題,所有人都知道光憑部落中儲存的食物是無法安然度過這個冬天的,哪怕他們全族都上山打獵,今冬也會有大量的人口死去,畢竟打獵獲得的食物實在是太不穩定了。

阿木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在說完之前的話之後他並沒有多做停留,也沒有等待眾人給出答覆,而是繼續自顧自地說道:

「沒有食物,族人就會被餓死,這是千古不變的自然法則。因此,對於你們來說,獲取食物才是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這樣吧?」

「是這樣沒錯。」

一旁的阿彪聽到這話,立馬出聲捧哏道。

「既然如此,那麼事情就變得很簡單了。」

阿木點了點頭,繼續對着眾人說道:

「你們沒有食物,但是宜國有。他們之前攻滅留國的時候,從留國獲取了他們十年都吃不完的糧食。他們的人口比你們加起來都要多,他們十年吃不完,放到你們這裏,可能就是二十年三十年都吃不完的糧食!」

「什麼!?」

「嘩!」

「真的有這麼多!?」

另一邊,在聽到這話之後,被召集來的部落首領全都不由自主地驚呼出了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宜國竟然擁有如此之多的糧食。

「當然是真的!」

阿木沉聲道:

「我之前就是留國的人,我還能不知道他們繳獲了多少糧食嗎?雖然糧食存放不了三十年那麼久,但是放個五六年還是沒問題的。只要將這些糧食全都搶奪過來,至少五六年之內,你們就不用再擔心飢荒的威脅。至於五六年之後,你們開墾的農田只怕也早就已經被養成熟田了,屆時你們自己就能解決糧食問題,自然不用擔心族人因為沒飯吃而被餓死!」 不過此時的克羅塞爾並沒有心思聽,她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窗外。

沈慧晶也發現了她的異狀,於是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這時她才回過神來。

「怎麼了嗎?」

「社長,你好像心不在焉的,這麼久沒見了,是不是在這邊遇到了什麼事情?」

「沒什麼,現在不是關注我的私事的時候,你要記得等會要萬分小心,沒事不要離開大部隊。」

「我知道….」

沈慧晶話音未落,突然車廂一陣朝前的晃動!

只見兩人把目光放到車窗外,外面的景色停了下來。

「到了。」兩人同時說道。

·

戰艦,所有人都來到了甲板上,此時王末站在甲板的最前方,他的目光眺望對面熟悉的建築——————『魔王城』!

「好久沒回來了。」王末一臉笑容的說道。

實際上,魔王宮是他住的最久的地方,難免會生出更多的熟悉感。

從他記事以來,都是在各個地方流浪,家什麼的對他來說是個沒有概念的字眼。

如今重新見到這座古老而巨大的建築,心中的懷念之情油然而生。

不過,現在的魔王宮跟往日不一樣,外面里三層外三層的被魔王軍架起了防禦層。

就算是普通人一看,也會覺得連只蒼蠅都別想進入裏面。

這時,站在王末身旁的安楚妍下意識的抓住了他的手,王末輕拍她的手背,示意不要害怕。

「陛下,前方有一塊寬廣平坦的黑土地,我們就在這裏停下來,以做好開戰的準備。」

瓊利蒙在王末的身後說道。

「去吧,這些事情都交給你們了。」

魔王宮。

別西卜來到了宮殿的最高處,他遠遠的就看到了王末身影,對方也是。

雙方就隔着千米的距離互相看着對方,無形的氣息開始瀰漫在黑土地上面。

薩凡赫頓等人開始不斷的在過道上行走,隨後,他在一個半高平台上立住了身體。

此時所有人都開始屏氣凝神,很快這平靜的一幕就會被打破,到時候眼前這片黑土地將會被斷肢殘臂和鮮血覆蓋。

「別西卜那傢伙真的要我們打頭陣嗎,可惡!」

「別說了,那傢伙在我們身體內刻下了契約,小心他一個念頭就殺了你!」

在魔王宮最外圍的防禦層,那將近五百萬的兵力全部駐紮在最外面。

眾多的魔界巨頭都已經嚴陣以待,但是其中還是有很多人對於這件事的安排極其不滿意。

於是便趁著這個時候開始吐苦水,或許他們覺得這個時候了,別西卜也不會管他們了吧。

「我還不能罵了,瑪德嗎,早知道我當初也選擇中立了,現在想起豐高華那張臉就噁心。」

「行了行了,都別吵了,現在是什麼時候…..」

男人話音未落,就只見先前吐苦水的男人的腦袋頓時炸裂開來!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之後,久久不能平靜。

「死、死了!?」

這可是西邊最強大的帝國之一的統領者呀,居然就這麼死了!?

就在他們錯愕不已的時候,腦海中傳來了別西卜的聲音。

「聽着,我現在沒有時間陪你們玩過家家,罵我可以,只要不怕死就行。」

別西卜說完,眾人的姿態立馬就變了,沒有人再敢發言,此時他們的性命都徹徹底底的掌握在了別西卜的手上。

戰艦。

一間會議作戰室裏面,瓊利蒙在一張巨大的長方形會議桌上鋪開了一張地圖。

上面畫着魔王宮附近的詳細的地理位置跟情況。

目前商討好的計劃是,不能只做單向進攻,要呈包圍之勢進行。

正面進攻主要是分散對面的兵力情況,因為魔王城的建築形狀是呈圓形的。

所以,王末等人決定以包抄的方式進攻,但是必須要依靠周圍的山勢。

「陛下,魔王城周圍的山勢都是蜿蜒複雜,很適合我們打游擊戰,

現在我們要秘密隊伍已經開始從相反的方向埋伏好了,現在就等著動手。」

「還有一件事大家都不要大意了,魔王城附近全部都是陷阱,那是在前幾任魔王的時代就已經設下的魔法。

破解的方式雖然我已經告訴你們了,但是我也說過,別西卜很可能添加了新的陷阱。

所以在進入到對面的領地的時候,一定要留個心眼,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

會議室裏面的眾人大聲應答,很快,大家開始陸續回到了各自的崗位。

與此同時,一股無形的壓力開始充斥在所有人的心頭之上。

畢竟,如此巨大規模的戰鬥除了當年的神魔大戰,他們各國之間的那些戰鬥充其量只是小打小鬧。

這時,瓊利蒙來到了最高處的戰艦之上,隨即,他發出了第一道進攻的命令!

最開始的一戰,他們當然要試探一下對方的戰力情況。

「惡意軍七隊聽令,出兵!」

瓊利蒙的命令不是直接指揮手下的兵力,而是傳達到下面,讓下面的人執行。

七隊的隊長是巴爾,在收到命令第一瞬間,他就把手上四十三萬兵力派出了五萬出發。

這五萬由木芑他們五人帶領,先頭戰就由他們開始!

這個時候,周圍天空上飛舞的飛行青蛙開始在天空上不斷的盤旋,這裏的情況正在被一五一十的傳播出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