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苾看完急信,眉頭都擰成麻花了。

「老七,岑國璋的名字是怎麼傳到皇上耳朵里的?」

「老爺,會不會是富口縣、洪州城的坐探,把岑國璋的名字傳到大內去了?」

「荒繆!天下那麼多坐探,每天要往京里傳多少消息,裡面有多少人名?內班司南北鎮撫司,都知監經承處,還有司禮監,都會過濾的,不會把阿貓阿狗的名字遞進去的。肯定有特別的原因。」

韓苾多少知道一些內班司和都知監的運作情況,要想在皇上面前出現名字,一是皇上特意指定的,二是這兩處衙門高層稟上去的。

岑國璋名不見經傳,怎麼可能會驚動皇上?那就是內班司和都知監里的高層稟上去的。都知監高層都是一群太監,跟岑國璋根本沒有交集,不可能把他稟告進去。剩下只能是內班司了。到底是內班司三位正副都指揮使的哪一位?

韓苾低頭想了好一會,喃喃地念著一個名字,「杜鳳池!」

「老爺,你懷疑是杜大人把岑國璋的名字呈到御前?」

「杜鳳池是內班司副都指揮使,三巨頭之一。他更是聖上的潛邸舊臣,據說還救過聖上的性命。真正的股肱之臣啊。他又兼領南鎮撫使,分領內班司在南十二省的事宜。只是老夫想不明白,杜鳳池遠在江寧,這一年多根本沒有來過豫章,怎麼會跟岑國璋扯上關係的?」

聽完自家老爺的感嘆,吳七爺也覺得不可思議。把名字送到御前,對於杜鳳池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是人家憑什麼要幫你這麼一個天大的忙?是因為你長得帥?還是你臉大?

主僕兩人正在胡亂猜測時,隨從急匆匆跑來,遞進來一封書信。

「老爺,這是京里公府送來的急信。」

韓苾接過後,連忙撕開來,拿出信紙細看起來。

在信里,他那世襲昌國公的親大哥,禮法上的表哥寫道,前些日子,他大嫂,昌國公夫人按照慣例進宮探望被封妃的侄女吳綉兒。

趁著左右沒人,吳綉兒悄悄告訴母親,說有一天她在侍奉皇上時,聽正在批閱奏章文卷的皇上無意說了一句,「富口縣丞岑國璋…嗯,是個人才。」

吳綉兒知道自己舅舅致仕退居在富口縣,所以特意記在心裡。

看完信后,韓苾臉色在變幻不定。簡在帝心了。

韓苾知道皇上的脾性,他對大臣比較看重兩點。一是有幹才,尤其是理財治政的才能;二是最好無D無派,是位孤臣。

岑國璋理財治政能力,有目共睹。

能斷冤案,能廣拓財源,還能剿滅湖匪,要是能考中進士,就是昱明公那一掛的全能型人才了。

最妙的是他只是一位秀才,父親只是一位為國殉職的舉人。相比起人脈關係異常複雜的進士和世家子弟,岑國璋清白得如同一張白紙。

正是皇上心許的那一款。在皇上看來,這樣的能臣被提攜起來,不會有同門同年等亂七八糟的關係牽絆,只會一門心思報答皇恩。

至於清廉,只要你能辦事肯聽話,做得又不過分,皇上會睜隻眼閉隻眼的。水至清則無魚嘛。

想到這裡,韓苾猛然發現,岑國璋這小子前途遠大。

「聽蓉兒,嗯二少奶奶說,她時常會請岑益之的夫人過府來說話?」韓苾捋著鬍子問道。

「是的老爺。先是五小姐請岑太太過府來做客,說是謝謝岑大人為千金雪冤報仇。誰知二少奶奶跟岑太太志趣相投,後來成了無話不說的金蘭姐妹。」

「無話不說?」韓苾眼睛微微一眯。

吳七爺連忙解釋道:「老爺,你知道二少奶奶是識大體的,知道有些話當說,有些話不當說。岑太太來我們府上這麼多回,小的從來沒有在外面聽到不該聽到的話。」

「嗯,下回二少奶奶請岑太太過府來,知曉我一聲。」

「小的遵命。」

過了幾天,洪州城又傳下文書。令主簿丘好問署理縣丞一職,典史宋公亮署理主簿,楊井水署理典史。

這是岑國璋託大哥劉存正在省里操辦運作的。

省里的大佬們也從吏部文書里看出玄機,加上那份捷報保案里有這幾位的名字。憑藉這份功勞,他們起碼也能普調一級。於是就做了個順手人情。

岑國璋的好運不止如此。捷報送到兵部和五軍都督府,兩處敘優了一番,轉給內閣,請他們論功行賞。

幾位閣老一看,又立功了,還是剿匪平盜的大功,按例是要陞官的。可是剛給你升過官啊,再升就不大合適。不陞官?有功不賞,會招天下非議的。

閣老最後決定,官階調整成正七品,閣議敘優,入檔記卓異一次,下次考課選任,優缺即補。

其餘丘好問擢升正八品,實授富口縣縣丞,宋公亮擢升從八品,實授富口縣主簿,楊井水擢升正九品,實授富口縣典史。羅人傑、王審綦授把總武職,姚錦棠授千總武職,三人調任南湖口巡防營,姚錦棠任主營官,羅人傑任副營官,王審綦任營知事。

半個月後,韓苾看到這份文書抄件,研究了半天,越看臉越黑。

「老爺,這份委任文書有問題嗎?」吳七爺小心地問道。

「這份任命,十有八九是王雲給皇上建議的。他來過豫章,知道富口縣的重要性,也只有他想得出這一手。對了,我讓你打聽丘好問的底細,打聽出來了嗎?」

「老爺,小的打聽出來了。」吳七爺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紙條,念了起來,「丘好問,字觀瀾。籍貫荊楚衡州府衡山縣。其父丘道仁,舉人,歷任兩浙餘姚學諭,諸暨主簿,山陰縣丞,紹興府府學,后一家定居山陰縣。丘好問自小聰慧,十歲中秀才,十六歲中舉人,被稱為神童。然四次春闈皆名落孫山。二十歲時遠赴龍泉驛,拜昱明公為師…」

「這就對了了!」韓苾一拍桌子道。

吳七爺抬頭詫異地問道:「老爺,什麼對了!」

韓苾看了他一眼,擺擺手道:「你不必知道。有時候,不知道那麼多事,反倒沒有那麼多煩惱。」

「已經被人家搶先點了一子,這岑國璋是越來越關鍵了。說不定我韓府的榮華富貴,還真就要落在他身上了。」說罷,韓苾右手指關節在桌子上狠狠一敲。

吳七爺看得明白,知道是自家老爺對某事下定了決心。

岑國璋,真是走狗屎運啊!

**************

繼續求票求收藏!孟滔的聲音響透了整個林府,其中還帶有那名林家弟子的嘶喊聲。

林家眾人一聽到聲音就跑了過來,手裏還拿着武器,一個個怒視着孟滔。

面對這些人,孟滔根本不怕。

外公說過,這裏沒有S級及以上的獃著,都在外城裏隨時準備戰鬥,哪裏有閑事來管這個林家,所以林家只是由一名A級高階來掌管。

很快,林家在這裏的管事就趕了過來。

看到孟滔手中抓着的林家弟子,一下憤怒的對孟滔大喊:「這裏是林府,不是你一個小……

《刀與王座》第一百一十四章戰神軍!。 第217章

「側妃要見舍妹?」

君玄燁帶着秦臻來到六皇子府邸,自是不願意跟她分開,一旦出了什麼事兒怎麼辦?這畢竟不是自己家。

下意識的就想拒絕,卻忽聽耳邊一道清凌的聲音響起,「大哥,沒事的,我過去看看。」

干净安稳不泛滥 君玄燁擰了眉,還是覺得不妥,可一抬頭就是一愣,只見他的妹妹眼中一片黑幽幽的冷,能將人凍傷的冷冽。

「大哥,你去找爹爹。」

秦臻道。

那語氣竟帶着一絲不容拒絕。

「秦側妃在哪裏?」

秦臻那小廝。

「小的帶您去。」

「好。」

秦臻跟着那小廝換了條路走,君玄燁擰著眉跟着劉墉去找君父,但心裏莫名沉沉的,覺得自家小妹狀態有些不對。

心裏也是疑惑,六皇子側妃他記得是秦家的庶女,跟妹妹認識嗎?為何要見小妹?

這邊秦臻跟着小廝踏在石板路上。

小廝大氣都不敢喘,只覺得這位君家大小姐着實有點兒可怕,臉上一點兒笑意都沒有。

笑?

秦臻怎麼可能笑的出來。

秦紅霜,她竟還敢提出來見她?

提到她,她就想到了若彤,想到慘死的若彤。

好啊,她沒找上門,秦紅霜倒是主動找上她了,她想幹什麼呢?

穿過後花園,走過拱橋,便瞧見一處琥珀,遠遠便瞧見秦紅霜穿着一件粉紅色的裙子,坐在杌子上,正懶洋洋的喂著池塘里的魚,身後小丫鬟正在給她垂著肩膀,又愜意又享受的模樣。

只見她這副安逸的模樣,秦臻便怒紅了眼。

怎麼會有人在殺了人之後,還可以這麼心安理得。

秦臻緊緊咬着牙齒,踏下拱橋,朝着秦紅霜走去,顯然秦紅霜也聽到了腳步聲,回過頭來,看到秦臻大步而來,她臉上竟是沒有半點兒慌色,只是淡若的抬了抬手,捶背的小丫鬟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側妃娘娘,君大小姐來了。」

小廝恭敬的行禮。

便見秦紅霜起身,揮了揮手道,「行了,知道吧,你們都下去吧。」

「是。」

小廝和丫鬟都退了下去。

湖塘邊,便只剩下了她們兩個人。

「君大小姐還真是敢來。」

秦紅霜看向秦臻笑着說道。

「我為什麼不敢?不是你派人請我過來的?」

秦臻冷冷道。

她是極力控制着才沒有出手,將秦紅霜臉色那討人厭的虛偽的假笑給打掉。

「呵呵呵……」

就聽秦紅霜輕輕一笑,「君大小姐確實是好膽量,竟還有膽子來面對本側妃?」。 咚,在這一片海域上漫步的狐狸,將這平靜的水面玩出了不少的漣漪圈。

這個地方很大,也就讓它顯得渺小了點。

縮了縮身形,將自己從十丈來高,變成了這般如幼年小狐狸一樣大,狐狸又多往前跑了跑。

它之所以會縮小身形,不是它認為自己太過龐大,會影響到自己的行動能力,而是它不想打攪了不遠處那人的垂釣。

身形變小了些,它所玩出來的漣漪也小了很多,不會給水底下那些物什造成太大的影響。

垂釣之人看了狐狸一眼,又靜靜地握著這一根略有些彎曲的魚竿,等待着時機的成熟。

「……」

晌午覺都沒得歇,紫熒眼骷髏人按照原先的計劃,坐在這隻骷髏鳥的肩背上,往東邊這座骷髏宮殿飛了來。

狐狸不在,他就成了那些弟兄們的腦袋。

貌似狐狸在的那會兒,他也是地面上這些骷髏人的首領,只是他之前要稍微徵求一下狐狸的意見。

自由,鬥志,俯瞰眾生!

啊,這些感覺真好,就是不知道能夠維持多久。

擔心大戰一開始,他會先成了那些人的靶心,紫熒眼骷髏人略有先見之明的,給自己安排了些退路。

以免任務還沒完成,自己倒先成了犧牲者。

雖然只要狐狸還活着,且又持有着一部分領主的能力,它們這些歸屬於狐狸那塊小地方的骷髏人,就可以近乎無限的復活。

但死掉的那一瞬間,還是很痛苦的。

不喜歡那種滋味的紫熒眼骷髏人,有點後悔去跟小歐桓說些悄悄話了。

怎麼說也該是他找個涼快的地兒歇著,那倆傢伙怎麼可以手牽手跑沒了影呀。

該不會那倆傢伙一早就謀划好了,不管出了多大事兒,哪怕是全軍覆沒了,那是由他紫熒眼骷髏人來背鍋?

擦,天底下哪有這麼缺德的事情。

偷罵了狐狸和小歐桓一聲,希望那倆傢伙早登極樂,紫熒眼骷髏人又多看起了這卷骨灰紙上的方略。

憑着那點跟他弟兄們的小牽絆,這傢伙如戰神臨世般,指揮起了第一輪攻擊。

轟隆隆,數百顆二十丈來大的小石頭,被骷髏巨人們丟向了那一座巴掌來大的骷髏宮殿。

陣仗是不錯,可惜那些石頭都沒有產生太大的作用。

「這幾道劍氣也是挺厲害的,都快把天給頂住了。這麼高的一個地方,怎麼丟點東西進去呀?」

渾身結起了不少冰霜的紫熒眼骷髏人,用他這為數不多的紫熒罡氣,護住了自己和這隻哆嗦不已的骷髏鳥。

這裏太高了,恐怕連最高的骷髏巨人,都摸不到這麼高。

不過,紫熒眼骷髏人也沒有多麼失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