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色冷漠而又嚴肅的劉襄端端正正的坐於龍椅之上。

「自今日起,大漢成立巡天司,該司職責是巡視守護大漢,首任巡天司使由郅都擔任。」

「巡天司總部設在長安!」

巡視守護只是巡天司明面上的職業,其是大漢目前最大的特務機構,其需要承擔反間、鋤奸、潛伏、探聽、刺殺、斬首等等一系列特務工作。

「遵陛下命!」

身上氣息較之剛出世之時強盛了一倍不止的大漢參知政事呂蒙正行禮應命。

目前大漢的蒼鷹已經帶著數量不明的天鷹衛士潛入了冰泉星域。

其去冰泉星域的主要目的是搜索正天教存在的痕迹,次要目的的則是協助大漢軍方征討冰泉星域。

「敕封土行孫為大漢后將軍!」

「末將拜謝陛下!」

身材矮小宛若侏儒一般的土行孫,一步三搖的蹦到隊列之外向劉襄行禮謝恩。

其身材雖矮,但在場的每一名大漢官員都不敢小覷土行孫,因為他們皆從土行孫的身上感知到了一股強橫無比的氣息。

劉襄微微頷首,道:「自今日起成立大漢天誅軍團,首任軍團統帥由哪吒擔任,左將軍木吒、后將軍土行孫皆划入天誅軍團!」

「天誅軍團下轄十萬名斗部天兵、五千瘟神鬼兵、十六尊合體境魔神。」

劉襄給哪吒所部起名為天誅軍團,便是希望哪吒所部能像天誅一般令敵人絕望膽寒!

「遵陛下命!」

哪吒兄弟同土行孫聯袂向龍椅之上的劉襄行禮。

「朕命令你們三人即刻統帥天誅軍團與大漢遠徵兵團會和,然後共同商議進攻亂古星之事。」

「遵旨!」

……………………

圖蘭星是天族令寧侯國僅有的五座一等行政星之一,其上商業發達,純血天族眾多,乃是令寧侯國境內的少有的繁華鼎盛之星。

「統領,卑職可以確認這座酒館就是正天教設於圖蘭星的分舵。」

深夜,身著黑色袍服的天鷹武士一臉篤定之色的指著天眷城中最大的酒館――天興酒館。

「好,我知曉了!」

面色異常冷峻的蒼鷹應了一聲過後,便開始仔仔細細的觀察眼前的這座酒館。

時間大約過去了有一刻鐘后,蒼鷹郅都開口了。

「所有人同我一道潛伏進天興酒館之內,在天興酒館之內看到的任何正天教之人皆可誅殺。」

「遵命!」

一百名潛伏於蒼鷹身後的天鷹武士齊齊應命。

很快,隱匿能力和速度都極為出色的天鷹武士潛伏進了天興酒館之中。

天興酒館深處的一間卧房之內,任正天教圖蘭分舵舵主的史特面色沉重的出聲道:「游使者,根據我得到消息來看,我基本可以斷定白旗副使和其麾下軍隊已經全部去見天神了。」

史特面容俊美白皙,身後長有潔白無比的羽翼,其是一名混血天族,他的父親為純血天族,母親則是一名純血人族,他之所以會加入正天教,是因為他的母親就是正天教的教徒。

「真是見了鬼了。」

「白骨這個廢物竟然折在了一顆區區的牧星之上。」

自正天教總部來的使者遊子行一臉陰沉的出聲。

在此之前,他是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統帥三十二萬名白旗軍的白骨會在永寧星上翻車。

「還請使者息怒!」

「根據我手頭上的情報來看,那永寧星並不簡單,荷魯自治星域、天族令寧侯國、紫金花侯國都接連在永寧星上栽過跟頭。」

「據說永寧星上的人族掌握了一件極其強大的造化至寶。」

當遊子行從史特嘴裡聽到造化至寶這四個字后,其雙眼之中冒出了濃郁無比的貪婪之色,道:「若永寧星之上的人族真有造化至寶的話,那白骨折在永寧星上也能解釋的通。」

造化至寶,一個星系裡都不一定能孕育出的絕世之物,它的每一次出現都會帶來血雨腥風。

「永寧星之上沒有造化至寶!」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無比的聲音傳入了正在交談二人的耳畔。

「誰?!」

二人聞聲,皆是一驚。

他們的雙眼快速的掃視整個卧房,但一無所獲。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郅都,來自永寧星上的大漢帝國!」

自二人視野之中憑空出現的郅都不緊不慢的出聲,然後其就像是在自己家一般隨意的坐下,期間他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他一邊品著茶,一邊看著滿臉皆是忌憚之色的遊子行二人。

「閣下,你到底想怎麼樣?」

已經一隻手摸向腰間利劍的史特滿臉警惕之色的看著郅都。

「我不想怎麼樣。」

「我此來只為向你們二人借一樣東西。」

輕輕品著茶的郅都暼了一眼緊張兮兮的二人。

「什麼東西!?」

史特和遊子行此刻皆是一臉的困惑加懵逼。

「也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

郅都放下手中茶盞,朝著身前二人詭異一笑:「我要借你們二人的人頭一用。」

此話一出,史特面色當即就陰沉了下來:「閣下,你的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再說了,這裡可是我們正天教的分舵,你就那麼有把握在這裡取走我們二人的頭顱嗎?」

自正天教總部而來的使者遊子行此刻已經繞到了郅都的背後,其雙眼之中凶光盡顯。 烏桓軍在殺出山樑之前,許多人都從懷中默默的挑出一條帶血的布條,系在了胳膊上。

他們當初都有親眷被遼東軍屠殺,此番前來正是為了那無辜的家眷報仇來了。

血債當然要用血來償!

他們近來拚死訓練,所等的就是這一天。

那沾了鮮血的布條只要一拿出來,他們腦海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當時親眷倒在血泊中的場景,於是每一個人便不由自主的氣血上涌,怒火中燒。

他們無需動員,每一人都力求拚死一戰。

於是左右兩支烏桓軍在趙雲和魏延兩員戰將率領之下,如猛虎下山一般沖入遼東軍后陣。

兩軍接戰之後,戰力的強弱瞬間便體現了出來。

若從空中俯瞰,就能看到烏桓軍就像在收割莊稼一樣,把遼東軍成片成片的砍倒碾壓,而遼東軍雖然人多勢眾,但似乎根本就沒有什麼抵抗能力,被這一左一右兩支軍馬衝擊的一陣大亂。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訓練,烏桓軍的戰法已經深得陷陣營戰法精髓。

與敵接戰,首先迅速尋得同伴,然後與之背靠背配合,以掩藏自己後背的弱點。

然後便是動用陷陣營凝練的獨特殺招,絞殺當面之敵。

雖然對練之時,烏桓軍在陷陣營手中尚不能堅持半個時辰,但畢竟已經被陷陣營摔打了這麼久,與其他軍兵相比,已經很能打了。

更何況他們為家眷報仇的意志力無比的堅定,而遼東軍也算不上多麼精銳的軍隊。

柳毅是一員很沉穩的老將,這追擊的時間是他刻意選擇的。

而且他還把追擊軍隊一分為三,分為前中后三軍,各有一萬軍馬。

前軍負責突前,后軍負責殿後,他親自統帥中軍壓陣,以保持陣型不亂。

這是個四平八穩,進退自如的陣型,即使前面逃跑的敵軍有人斷後,或者中途設有埋伏,也無需多慮,用這陣型絕對吃不了虧。

所以當趙雲和魏延從兩側殺出來時,柳毅根本就不在乎,甚至還發出一陣嘲笑。

那曹軍加烏桓軍統共就一萬人馬,還敢分兵,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曹軍就用這樣不知兵事之人做主將,真不知道當初好友陽儀是怎麼敗在對方手下的。

柳毅看兩邊殺出來的烏桓軍規模有五六千人的樣子,而他的后軍就有一萬人,根本不用增援。

所以柳毅下令,前軍中軍原地待命,待后軍擊潰敵軍之後再行追擊。

可是雙方戰了一會兒,柳毅就發現不對勁了,后軍的一萬大軍在敵軍六千軍兵衝擊之下,竟然連連敗退,有要潰敗的趨勢。

柳毅不禁詫異不已,當年他跟隨老主公與烏桓作戰的時候,烏桓人雖然個個彪悍異常,但是組合起來卻是如散沙一般,根本就不通什麼戰法。

所以當時便流傳著一個很有意思的說法,假若一個烏桓軍與一個漢軍單挑,取勝的極有可能是烏桓軍。

可是若一千烏桓軍與一千訓練有素的漢軍交戰,取勝的必定是漢軍。

故而柳毅率軍對陣烏桓,是有極大的心理優勢的。

可是眼前這支烏桓軍卻是與想象中截然不同,其組合起來的戰術素養要遠勝於他手下軍馬。

滢蕾 他不知道的是,眼前這支烏桓軍已經得到頂級漢軍陷陣營的戰法真傳,是經過練兵大師高順與陳到親手調教出來的,其戰術素養豈是遼東軍這種二流軍隊可比?

柳毅絕對不能讓后軍潰亂,要不然敗軍衝擊之下,連中軍的陣型也給衝散,那就真正兵敗如山倒了。

於是他趕忙一聲令下,親自率領中軍前去救援后軍。

只要能阻住頹勢,把這支埋伏的烏桓軍兵殲滅,最後取勝的還是他。

戰場上,遼東軍數量還是佔據絕對優勢,中軍與后軍迅速對烏桓軍形成合圍。

柳毅作為主帥,所處的指揮中樞是在一處稍微高點的位置,以便能隨時俯瞰全局,並做出戰術調整。

此時他陡然看見萬馬軍中有一員銀盔銀甲的青年戰將,身騎白馬,手持亮銀槍向他這邊衝殺過來,所有迎擊者戰不至一合便紛紛落馬。

所向披靡,無人可擋。

柳毅不禁皺眉,問旁邊副將道:「可知那員戰將是誰?」

副將道:「聽聞當年公孫瓚手下白馬義從主騎常山趙子龍便在柳城,看此人跨下白馬,莫非便是那趙雲?」

「常山趙子龍?」

柳毅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

趙雲雖然在別處名氣不大,但是當年在公孫贊處可是把烏桓人打的抬不起頭來,故而在這東北一帶算是名聲遠揚。

「來人,速速將其攔住,」柳毅發覺,趙雲這衝擊路線似乎就是沖他來的,所以連忙指揮身邊的護衛親兵,前去阻擊。

在戰場上,每個主將的身邊都要安置一部分護衛親兵。

這種軍兵裝備精良,戰力強悍,一般情況下不參與戰鬥。

他們唯一的任務便是保護主將安全,以防備敵將的斬首行動。

柳毅一聲令下,所有護衛親兵全都動作起來,縱馬擋在了趙雲衝擊的線路上。

甚至有親兵主動向趙雲迎擊了過去。

可是趙雲手中龍膽亮銀如蛟龍出水一般上下翻飛,把眼前迎擊過來的軍兵殺的人仰馬翻,鬼哭狼嚎,依舊無人可擋。

在他面前雖然堵的滿滿都是敵軍,但是他卻是用手中長槍卻硬生生挑開一條血路,直直的沖著柳毅殺了過來。

柳毅見這麼多親兵都阻攔不住趙雲,心中不由駭然無比。

若任由敵將衝殺到近前,他一條老命不保倒在其次,可是主公交付給他的三萬軍馬也要煙消雲散。

於是柳毅顧不得其他了,讓親軍暫時延緩趙雲的衝擊,他自己則帶領軍兵向後撤,並及時調前軍過來護衛。

此時已經顧不得追擊前面的曹軍了,先集中精力殲滅這兩支埋伏的軍兵再說。

此時,那一萬遼東前軍在主將的率領下向後一撤,緊接著對面便傳來一陣喊殺聲。

正是丁辰率領那剩餘的四千人馬殺了出來,順勢追著遼東軍前軍屁股打。

丁辰手下雖然只有四千人,但是其中卻有真正的陷陣營和丹陽兵,再輔以兩千餘烏桓軍,戰鬥力遠比趙雲魏延所率領的純粹烏桓軍強的多。

他們又是呈追擊的態勢,瞬間便把一萬前軍給打亂了套。

牛金高順陳到三將直衝向前軍主將跟前,在亂軍之中斬殺了那員沒有名字的遼東戰將,一萬遼東軍頓時更亂了,根本就沒有對柳毅起到增援的作用。

三將見眼前這一撮遼東軍已經構不成什麼威脅,於是心領神會的向中軍的柳毅突擊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