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降臨。

星游娛樂作為國內頂尖的娛樂公司,旗下眾人無數,為了體現對陸熙的重視,今晚的歡迎會,褚雲希很豪氣地把公司藝人都喊上了。

大家不僅僅想一睹陸熙影帝的風姿,更重要的是,如果能被他看中,也許會成為他新劇《白衣人》裏的搭檔!

還有個重磅小道消息:今晚的歡迎會,褚少爺會出席!

多少人至今為止,都沒親眼見過這位褚氏集團新東家、他們的頂頭上司。

所以,除了一部分因為在外地趕通告,實在來不了的,幾乎人人都不想錯過今晚這個重要聚會。人數眾多,褚雲希直接包下了金蘭會所整個26層。

此時,參加晚會的藝人陸續到場,幾位主咖還不見蹤跡。

褚雲希忙着收拾打扮自己,把現場的工作都交給kenney負責。

她知道陸熙還沒到,所以她在等,等著跟他一起隆重登場。

「藝琳,你要是準備好了就先過去吧,我哥他們應該也快到了。」

聽到褚雲希的話,王藝琳看破不說破,點點頭,「好,那我先去了。」

人心会暖终会凉 「放心,我一定會跟陸熙多說說你,讓你有機會跟他在新戲裏面合作,《白衣人》這部劇我們投的全資,我給你爭取個主演不難,關鍵還是看陸熙的意思。」

王藝琳面色一喜,「謝謝你,雲希。」

說完,轉身出去了。

褚雲希轉向化妝鏡,又仔細地補了一遍口紅。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她這才拎着寶格麗手包,踩着高跟鞋走出化妝間。

會所大門外,秦舒和褚臨沉先後從車裏下來。

兩人正準備上去,秦舒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了眼來電,用口型無聲地對褚臨沉說道:韓笑。

褚臨沉不動聲色地點頭,「我先上去。」

「嗯。」

看着褚臨沉走向電梯的身影,秦舒接通了電話。

远山近野 「聽說你和褚臨沉去參加陸熙的歡迎會了,這是個下手的好機會。」

「嗯,那我應該怎麼做?」秦舒虛心求教。

「活動結束后,我發個地址給你,你隨便找個理由把褚臨沉帶過來就行。」

韓笑頓了頓,語氣里突然帶着一絲妖媚,「還有,順便把那個陸熙也帶上吧,我饞他很久了。」感覺最近寫得挺平淡的,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尤其學院環節,好好考慮下怎麼過渡。謝謝!

《我的外掛是株仙草》今日請假一天,不好意思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第979章

蕭蒴開口道。

這話一落,蕭泓宇回身就往裏面沖,劍發寒光。

「不行!誰也不準進去打擾。」

雪貴妃厲聲喊道,紅着眼就衝上前,卻見蕭蒴兩步上前,一把將雪貴妃給鉗制在懷裏,「貴妃,別鬧,外面這麼大的動靜,景行和那君家丫頭都沒出現,指不定是出了什麼事,不進去看看,朕不放心啊。」

「看什麼?景行中了春毒,若不解毒將會七竅流血、爆體而亡,可那春毒誘發了他體內的火寒蠱,他要死了,我親眼瞧見的他快死了,如今只有君丫頭能救他了,若是君丫頭也救不了他,景行熬不過這個晚上了。」

雪貴妃哭喊道。

蕭蒴微眯了下眼,「君家那丫頭能解景行身上的火寒蠱?」

「是,就是她,她在救景行,但是她也會死。」

雪貴妃哭着喊道。

身後的葉一航聽的也是眼睛一眯,他腳步一轉,走向葉知秋,「小妹,到底怎麼回事?」

於是葉知秋快速將事情經過告訴了葉一航。

葉一航臉色一沉,回身就湊到皇上的耳邊悄聲敘述了一遍。

蕭蒴點了點頭,面上表情有些陰冷,下一刻忽聽他道,「殺了他。」

三字落下,滿目冰冷。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葉一航忽的拔地而起,他有一把扇子,一打開,扇面是輕薄的玄鐵削薄的,鋒利無比,竟是手持利扇朝着蕭泓宇就揮了上去。

這一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包括蕭泓宇本身,那聲『殺了他』讓所有人都一愣,沒反應過來皇上這必殺令是要誰的命,就瞧見葉一航拔地而起,竟直逼向蕭泓宇。

「主子,小心!」

「啊……」

金大一抬眼就瞧見這一幕,目眥欲裂,怒吼出聲。

蕭泓宇下意識的抬手一擋,鋒利的扇子瞬間切開了蕭泓宇胳膊,衣衫碎裂,鮮血飛濺,因為驚駭,他連連退後兩步,摔倒在地,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葉一航,你瘋了。」

蕭泓宇大怒,呵斥道。

卻見葉一航一聲冷笑,當即又攻擊而上,這一次金大已經奔了上來,擋住葉一航。

「暗龍位聽令,全部上!」

蕭蒴的聲音再一次毫不留情響起。

接着數個死士手握鐮刀,朝着蕭泓宇沖了上去。

這一次,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皇上要殺了六皇子。

包括蕭泓宇,他也看出來了,他的父皇竟想要置他於死地。

驚變幾乎是在一瞬間發生。

「父皇,為什麼?」

蕭泓宇厲聲問道。

刀劍無眼,纏鬥在一起,反倒是玄王府以冷牧為首退出戰局,他們面色嚴峻,只死死護著長廊下的那扇門,誰也不能靠近。

人心会暖终会凉 君家人更是搞不清楚狀況,面色凝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住手!住手!我讓你們住手,蕭蒴你為什麼要殺蕭泓宇?」

雪貴妃大驚失色,尖叫出聲。 在另一塊場地,和國奧隊同時結束的小組賽中,丹麥隊以1比0的小比分拿下了非洲勁旅阿爾及利亞。

至此,奧運會小組賽第二輪的比賽全部結束,憑藉第二輪勉勉強強獲得的一個積分,國奧隊暫居小組第三名。

2016年裏約奧運會男子足球D組積分榜

1.丹麥:兩勝零平零負,共六個積分;

2.墨西哥:一勝一平零負,共四個積分;

3.中國:零勝一平一負,共一個積分;

4.阿爾及利亞:零勝零平兩負,共零個積分。

…………

由於第二輪沒有獲得臆想中的勝利,國奧隊此刻想要晉級就不得不看對手的臉色。

尤其是下一輪丹麥對戰墨西哥,這場至關重要的比賽若是雙方聯手打假球,中國隊這邊鐵定沒有晉級的希望。

事實上,即便丹麥隊最後戰勝墨西哥,國奧隊這邊也並非十拿九穩。

由於奧運會足球小組賽中同積分是需要看凈勝球的,所以國奧隊只有在比賽中獲得更多的進球,才有晉級希望。

然而對於國奧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利好的消息,由於第一輪0比2輸給丹麥,此刻國足的凈勝球數為-2。

再看看積分榜第二的墨西哥,一勝一平的他們如今面對中國隊手握著五個凈勝球的優勢。

假設最後一輪丹麥一球的優勢取勝,通過計算不難得出國足想要晉級至少要打入四粒進球。

最關鍵問題,阿爾及利亞的實力並不在中國隊之下,若雙方打起來能夠獲勝就已經很勉強了,想奢望一場大勝,除非進攻端全面開花。

…………

當媒體將國奧隊的晉級希望一一分析出來,習慣了球隊拉垮的中國球迷笑了。

「每次看到媒體計算概率,我就知道鐵定沒戲了,國足還是那隻國足,果然沒有不讓我們失望的時候。」

「這支國奧隊最強的球員無疑是宇恆,若是他全面爆發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可他身邊的隊友實在太爛了,恐怕給予不了宇恆多大支持。」

「宇恆確實強,但就是他也不能一場比賽製造這麼多進球。」

「說白了還是能力不行,要是換成C羅梅西,我想晉級機會就會增大很多。」

…………

球迷們的抱怨並沒有傳到國奧隊隊員的耳中,從里約熱內盧集結開始,球員們就被沒收手機進行封閉式訓練了。

當然,在整隻隊伍中宇恆是個例外,出於對前者的信任,本次國奧的領隊趁其他隊員休息的時候偷偷將手機還給了宇恆。

看到網上對國奧隊的各種看法,宇恆露出了不爽的苦笑。

球迷們不信任國奧隊也就罷了,還偏偏有些球迷質疑他有帶隊翻盤的實力。

這種事情叔叔能忍,嬸嬸也忍不了,宇恆一氣之下竟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怒懟網友。

「宇恆絕對可以翻盤的,要是進球數少於三個我去裸奔。」

「別光說我,要是宇恆真完成了破門,你們這些人也要裸奔。」

「三個要求太低了?行,我賭進四個!」

…………。 第1748章

回去的路上,秦舒一直盯著手裡的聖石,顯得心不在焉。

「還在想幽嵐族的那個小子?」

聽到褚臨沉磁性的嗓音在身旁響起,秦舒倉促回神,毫不掩飾地「嗯」了一聲。

褚臨沉唇角輕勾,把她攬進懷裡,說道:「那小子看起來沒什麼心機,等賀斐從他那裡打聽清楚幽嵐族的情況,只要我們提前做好準備,不管來多少幽嵐族的人,都搶不走你。」

「可如果來的是石長老那樣的人呢?」

想到那個武功高強、殺人如麻的石長老,秦舒心裡不禁沉重。

回應她的,是褚臨沉篤定低沉的聲音:「也搶不走你。」

秦舒下意識地仰頭看向他,冷峻非凡的臉龐上,滿是堅定之色。

他低眸看著她,性感的唇一開一合,霸道凜冽地說道:「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秦舒心頭暖流滑過,注視著他的雙眸,唇角忍不住上揚。

下一秒,突然傾身,吻住了他的唇。

褚臨沉怔了一下。

在兩人的相處中,秦舒難得主動。

他很快反應過來,作出回應。

駕駛座里的司機很自覺地放下擋板,給兩人提供隱私空間。

接吻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