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交代完這些事兒后,李庶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兒。

木叶养猫人 「這就放鬆了?」

然而很快,李庶的背後傳來了侯子方冷肅的聲音。

。 第八十二章我挺好奇的

齊大凱看到這女人,連忙起身,恭敬的迎了上來,笑著說:「錢太太,我們就是小範圍的聚會,也覺得沒必要驚動你的。」

這個女人正眼都沒看他,幾步走了進來,不以為然的說:「我看不是吧,齊領導,應該是你看不上我吧。」

「怎麼會呢,錢太太,你這麼說就太見外了。」

齊大凱說著,看了一眼身邊的秘書,「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給錢太太找位置。」

「不用了,我今天厚著臉皮過來,討來的東西,我可不稀罕。」

這女人冷冰冰的說了一句。

這時候,齊大凱多少有些尷尬了,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說了。

這個女人倒是不客氣的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笑著說:「喲,這兩位陌生面孔是誰啊?」

「怎麼,齊領導,你不做個介紹。」

齊大凱回過神來,趕緊走過來,忙不迭的說:「錢太太,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葉鋒葉先生,這位是葉太太。」

徐佳柔聽到這裡,一直很無語。

好幾次,她都想解釋一下自己和葉鋒的關係,不過總是沒機會。

不過,也不知為什麼。聽到別人叫她葉太太,她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喜悅的。

「葉鋒……」這個女人聽到這裡,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她幾步走到了葉鋒的跟前,仔細打量了起來他。

彷彿,是頭一天認識一樣。

葉鋒被她看的很不舒服,說:「這位太太,你認識我嗎?」

這女人淡然一笑,說:「葉先生,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幽州人吧?」

「你怎麼知道?」葉鋒有些吃驚,看著她問道:「這位太太,難道你認識我?」

「我倒是不認識,只不過聽我弟弟說起過你。好像,幾年前,提過那麼一嘴。」

這女人想了一下,說道。

幾年前的事情,她還能記得這麼清楚,葉鋒也是夠意外的。

他看了看她,說:「這位太太,不知道你弟弟是誰啊?」

這女人說:「我弟弟叫宋嘯坤,葉鋒,想來你身為幽州人,應該是聽過他的吧。」

話說到這裡,這女人的臉上多了幾分得意。

「什麼,你就是宋嘯坤那個省里的姐姐宋珍珍?」

徐佳柔一聽,忍不住叫道。

「哎喲,看起來我的名字還是不少人知道的。」

這女人聽到這裡,忍不住笑了一聲,說:「沒錯,我就是他姐姐宋珍珍。」

宋珍珍,這個女人就是宋珍珍。

葉鋒緊緊注視著她,臉上充滿了複雜的神色。

他知道,宋嘯坤之所以在幽州市那麼囂張跋扈,其實和宋珍珍有莫大的關係。

這會兒,他也看出一些端倪。

為什麼宋珍珍如此的目中無人,竟然不把堂堂的省領導齊大凱放眼裡,在他面前那麼的放肆。

不過,他也不知道,宋珍珍究竟有什麼樣的背景,才會如此的囂張跋扈。

不過,看眼下的樣子,宋珍珍還不知道他和宋嘯坤之間的過節。

否則,這女人早就炸毛了。

宋珍珍這時目光落在了葉鋒的身上,緩緩說:「葉先生,齊領導今天請你們吃飯,究竟為了什麼事啊?」

宋珍珍也很清楚,能給齊大凱當座上賓,這個葉鋒也絕對不一般的。

葉鋒還沒開口,齊大凱卻走過來,連忙說:「錢太太,葉鋒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所以我專程宴請他的。」

「是嗎,我倒是挺好奇啊,」宋珍珍看了一眼齊大凱,說:「齊領導,這個葉鋒到底幫了你什麼忙,還讓你屈尊專程宴請。是幫你陞官了,還是給你那卧床多年的妻子治病了。」

「這……」齊大凱有些遲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搭腔。

就在這時,葉鋒站了起來,看了看宋珍珍說:「宋女士,你剛才說的沒錯,我就是給齊太太看病了,所以,齊領導感謝我,才請我吃飯的。」

「什麼,你嗎?」宋珍珍聽到這裡,倒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打量了一番葉鋒,冷冰冰的說:「就憑你,還會治病,還給齊太太看病。可是,你知不知道,齊太太究竟得了什麼病?」

「什麼病,都不在話下。」葉鋒拍著胸口,滿不在乎的說:「我還可以告訴你,三天之後,齊太太的病就會徹底的痊癒。」

「是嗎,這恐怕是我聽到的嘴滑稽的笑話了?」

宋珍珍忍不住笑了起來,她轉眼看了一眼齊大凱說:「齊領導,這小子信口開河的話,你確定你能相信嗎?」

「這……」齊大凱面露難色,看了一眼葉鋒,不時地給他遞眼色,示意他別亂說。

因為,葉鋒並不知道,他妻子到底得了什麼樣的病。

葉鋒卻彷彿沒看到,而是很認真的說:「宋女士,你如果不相信,三天後咱們見分曉。」

「好,那三天後,我就來看看你這個神醫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宋珍珍說著,掃了一眼齊大凱,說:「齊領導,我可等著看好戲了。」

說著,轉身就走了。

這時,齊大凱走到了葉鋒跟前,嘆口氣說:「葉先生,你剛才為什麼要說那些話啊,你知不知道,你誇的海口,最後要落空的。」

葉鋒聽到這裡,倒是有些愣住了。

他看了看齊大凱說:「怎麼,齊領導,有什麼問題嗎?」

齊大凱耷拉著臉,說:「葉先生,你恐怕還不知道我太太到底得了什麼病。」

「什麼病?」葉鋒一陣疑惑,看著他問道。

齊大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說:「實不相瞞,我太太三年前出了一場車禍,導致全身癱瘓。她現在除了腦袋能活動,整個身子都癱瘓了。」

「這麼嚴重啊?」徐佳柔聞言,忍不住驚呼道。

齊大凱點點頭,嘆口氣說:「這些年,我找了不少的醫生。可是,可是都沒有效果。」

這時,齊大凱的秘書說:「其實,不止是齊太太,剛才那個錢太太家的那位,狀況也不比齊太太好多少。」

葉鋒有些吃驚,「宋珍珍家裡的那位,你是說她丈夫還是?」

齊大凱說:「對,就是她丈夫。我們省軍區的的一個將軍,錢少光。」

。 「你合格了,奧斯卡,帶他進去,下一位。」

「好。」

只見一位長相成熟的少年迎上來,向戴沐白呲出一排白牙。帶著戴沐白進入了學院。

「奧斯卡?」唐輕微順著聲音看了過去,「怎麼看上去比戴沐白大很多的樣子?我記得戴沐白不是七怪中最大的那個嗎?難道我記錯了?

「我們三人一起報名。」說著將早已準備好的三十個金魂幣放入木箱之中,把手伸了出去。

老者先在小舞的手上捏了捏,點頭道,「嗯,你的年齡合適。」

輪到唐輕微的時候,老者愣怔了一下,「你也是來報名?」

他們這可是中級魂師學院啊?

這孩子才多大?

唐輕微點頭,「爺爺我也是來報名的。」

「那好吧,你把手伸出來。」

老者不再多說,先看看骨齡,若是真的如同表面那樣六七歲,哪怕她沒按照要求達到二十五級以上,剛達到大魂師境界,史萊克學院也是可以收的。

怕就怕她是長相顯小的,這樣的人又不是沒有,他們學院的奧斯卡,他不說誰知道他才十歲?

還是等確定了年齡再說吧。

老者伸手捏捏了唐輕微的小肉手,眼中頓時迸發了光芒。

看向唐輕微的眼神都變得炙熱。

隨即老者又立馬冷靜下來,還有一個沒有摸骨,等這個男孩年齡也合格了,再一同看這三人的武魂。

當他的手轉移道唐三手上時,不禁咦出了聲。

他似乎有些不信邪,又再次在唐三手上捏了幾下,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抬頭看向唐三,「你手上是不是練習了什麼魂技?」

他之所以要捏捏報名者的手,就是通過報名者手掌骨骼來辨認真正的年紀,這是不能作假的。

可唐三的手捏上去卻極為柔韌,可怎麼也感覺不清骨骼的情況。

唐三心中一凜,點了點頭,道:「是的。」

老者皺了皺眉,把你的小腿抬起來。

唐三依言將自己的小腿抬起,放在桌案上,老者隔著褲子在他小腿上捏了幾下,唐三頓時感覺到一陣酸麻。

這才向唐三點了點頭,「肌肉發育不錯,骨齡也合適。好了,釋放出你們的武魂吧。」

三人同時催動體內魂力。

報名處立馬被三道絢麗的武魂光彩照亮。

黃色的百年魂環從小舞腳下盤旋而上。

兔耳生出,白茸茸的毛髮出現在小舞雙手之上,身軀也隨之變得更加修長,武魂玉兔附體。

隨著唐三的百年魂環升起,掌心中則生長出了最普通的藍銀草,隨著魂環效果的注入,飛快的變化成了深藍色帶著奇異的紋路的草藤。

老者視線看過小舞的武魂后,便將目光轉向了唐三,

「竟然是藍銀草。藍銀草也能修鍊的這麼快么?」

正當老者驚訝之際,旁邊唐輕微的腳下,三道閃亮的光環接連升起,悄然上升,兩黃一紫,魂環流轉之間,澎湃的魂力形成浪濤般的壓力撲面而至。

唐輕微其實是故意晚一些的,畢竟如果她搶先了,肯定會壓住唐三和小舞的風頭。

這等到唐三和小舞的武魂展現完畢后,她才開始催動魂力。 「接下來的打算?」

葉飄聽了鄒以璇的話,想了想說道:「還是以學業為主吧,有空就乾乾直播賺點外快。」

「那…我的戰隊…你還會來嗎?」鄒以璇小聲問道。

「再看吧,打戰隊太費心力了。說實話,SG戰隊的某些人水平的確不怎麼樣,沒有什麼出彩的選手,要知道一支隊伍中要是沒有大腿的話,會很難打的,你要是一直都帶著這樣的戰隊,可是會很心累的。」葉飄把頭靠在靠椅上嘻嘻笑道,「當然如果你能給我剛剛那樣的好處的話,我還是會考慮一下的。不過,我還是建議你改組一下戰隊,至少弄些技術高的人過來,我看電競社應該還是有這樣的人的。」

「哼,我知道了。」鄒以璇又說道。「之前讓你退出戰隊的事情是我的錯,我收回那天對你說過的話,我也是聽信了王康和周翔的話才那樣做的,學姐我有時候是有點自傲,希望你也別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原諒我好嗎?」

「學姐,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而且就算沒有那件事,我想我也會離開戰隊的,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罷了,你也不用太記著那件事情。」

葉飄說道。

兩人像是朋友一般聊著,在這裡葉飄也算是了解到鄒以璇的一些情況了。

鄒以璇的家裡是做生意的,他的父母是開服裝廠的,年收入十分的可觀,每年都有上百萬的利潤進賬。

這麼多年積累下來,也算是家境殷實,不愁吃喝了。

不過,最近幾年來,實體生意越來越不好做,鄒以璇家裡服裝廠的效益也比之前幾年有所下降。而鄒以璇也不想從事服裝這一行業,便看中了電競這一新興產業。

同時鄒以璇也對葉飄沒有答應高雨彤S簽的條件而感到惋惜,又勸了葉飄幾句希望他能夠再三考慮一番。

時間很快就過去,大概二十分鐘之後,鄒以璇就把葉飄送到了小區的門口。把葉飄放下之後,鄒以璇就要離開了。

葉飄和鄒以璇道了一聲別之後也開始往自己的住的房子走去了。

回想起來,這一天過得還算不錯,至少那三局比賽打下來可是讓葉飄覺得酣暢淋漓,爽快無比。

而且還品味了一下鄒以璇的美腿,這讓他覺得今天可算是不虛此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