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幽深的瞳孔縮了縮,然後毫不猶豫地折回去。

秦舒已經進入樓道。

感應燈全部壞掉,光線昏黑。

她簡單眯了眯眼熟悉光線,果斷地向上爬。

身後,褚臨沉的腳步跟了上來。

「巍巍不見了!」他壓抑著嗓音說道。

昏暗中,秦舒沒有回應,只是加快了腳下的動作。

褚臨沉身形更加高大敏捷,幾步就超越了她。

如果前面有危險,也好交給他來應對!

在爬了兩層樓之後。 看得出來這應該是真正的盜墓用的工具。

這樣說來,我跟他過來也算是跟對了。

至少在工具方面,還有他出錢出力,我也能夠省心省錢了。

等我準備好一切之後,鄧三科吩咐我,站到棺材的西面。

安排另外兩個保鏢分別站在棺材的北面和南面,三個人共同往同一個方向使力,將棺材一直推到東面。

他突然笑了笑,「我看看你們三個人就夠了,不用我出手了!」

我一猜便知道這個傢伙就是想坐收漁翁之利。

誰讓他是僱主呢?

有錢又有權,是這兩個保鏢自然得聽他的話,至於我也算是他們抓過來的壯丁。

鄧三科和鄧雲站的遠遠的看著我們推,似乎很想知道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在打開之前,他們也給了我們一些別的裝備,讓我們共同帶上。

目的很簡單,當然是怕我死掉,如果我死了,就沒有人帶他們去後面了。

棺材板不是很沉重,我們很快就推開了,裡面果真如同色鬼當時說的是一具女屍。

乍看上去一點看不出來,這是一具屍體。

女人的臉色蒼白,膚若凝脂,朱唇輕點,這不論是放在古代還是在現代,都是妥妥的美女。

一旁的兩個保鏢看的眼睛都直了!

像是被蠱惑一般,他們兩個伸手向那隻女屍摸去。

我趕緊阻止住他們,一把按住了他們的手,可是他們還在不停的掙扎著。

這時我發現他們的眼神,有些不太對勁。

怎麼回事?難不成這個女屍身上還有什麼?

他們認真地觀察這具女屍,突然我聞到她的身上有股奇異的香味,這種香味就好像之前我在那具女屍頭髮上聞到的香味是一樣的。

不好!我的心裡暗暗嘆道。

這時我再看向不遠處的鄧雲和鄧三科,總覺得他們的臉上帶有別有意味的笑容。

我抓著另外兩個人,離得遠了一些,各自打了他們一巴掌,感覺到臉上的疼痛,這兩個人才緩緩的清醒過來。

他們愣了一下,互看了對方一眼,完全不記得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大步的走到鄧雲和鄧三科兩個人的面前,厲聲質問道:「你們是故意的?」

兩人笑著沒有說話。

這時,鄧雲走到了我的面前。

「真是沒想到你居然能不被那種味道誘惑!」

「我想你也看出來了,當時匣子里的那個頭髮就是這女屍身上的,我們剪掉了她的頭髮,放到匣子之中,只要人長期的吸入了,這種味道就會產生屍變。」

「這就是綠毛屍鬼的得來。」

「你不是一直想要綠毛屍毒的解藥嗎?現在你可以著手去辦了。」

鄧雲遠遠的看了一眼女屍,感嘆道:「長的還真是漂亮,只是可惜了,我聽說這綠毛屍毒的解藥就是這女屍的眼珠呢。」

我的後背驚起一陣冷汗,不知為什麼,我並沒有去懷疑鄧雲說這句話的真假程度。

關於綠毛屍鬼,我也曾經在爺爺的那本書上看到過。

雖然沒有直接的說明是女屍的眼珠煉製而成,不過也曾有記載:其為黑珠者,乃練至為解藥,供人食之,其黑水引出,塗抹三日,即可痊癒。

現在想來這段話中說的黑珠和黑水可能是女屍的眼珠了。

我胃裡一陣翻江倒海,覺得很噁心,但更多的是恐懼。

鄧雲似乎看出了我這般心思,將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聲音魅惑的說。

「怎麼害怕了?之前我看你倒是挺勇敢的,這一會兒倒是不行了?」

「你不用害怕,這女屍已經死了千年了,難不成你還會怕她詐屍不成?」

女屍詐不詐屍我不清楚,不過她可是有守護邪靈存在的。

要是一不小心又惹怒了邪靈,再來一個像上次那樣的厲害角色,就算是龍王也保不住我了。

上次的邪靈也不知道龍王是否給它除乾淨了沒有,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估摸著就算是恢復應該也差不多了。

我可不想做出觸怒邪靈的事情,這樣的代價太大,我實在負擔不起。

可一面是一條人命,另一面我有可能自身難保,還真是陷入了點糾結。

這時,鄧三科走了過來。

「讓我猜猜你想的是什麼?你該不會是,怕一具已經死了的屍體吧!」

「算了。」

鄧三科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走到了兩個保鏢身前,探著頭往棺材里看去,裡面確實還剩下一點金銀首飾,這些都是女屍的陪葬品

女屍名叫懿妃,可這些陪葬品實在不足以襯托她的妃位和美貌。

我也暗暗探頭看了看,不知道是色鬼偷的東西多了,還是本就如此,這樣的陪葬,讓我覺得清寡了點。

鄧三科的膽子到底是大,他一方面推開石棺,另一方面,竟然也伸手向女屍的方向夠去。

和兩個保鏢不一樣,他的目光很是清明,一看就沒有被這股氣味誘惑住。

他應當是一早就知道有關於女屍身上的氣味可以誘惑人心的說法,所以做了什麼準備。

這個人也夠自私自利的了,給自己和妹妹準備了,但是不管兩個保鏢的死活了。

至於我,本身就經常和這些東西打交道,防範這種香味已經成為了我的一種本能反應。

鄧三科伸手不是為了觸摸女屍,而是想拿她頭上戴著的飾品。

我對首飾什麼的沒有什麼太大的了解,對於古董或是寶石就更不用說了。

也只是在書上偶爾的見到過,並沒有真正的看到實物,這次過來還算是大開眼界了。

「女屍頭頂上戴著的是上好的貓眼石,這下我們可發大了!」

鄧雲開心道。

我心裡感嘆有錢人,不愧是有錢人,儘管再有錢,可是永遠都不會嫌錢多的。

我開口小聲的提醒道:「這墓穴里有邪靈鎮守,你們還是不要太過分。如果觸怒邪靈,我們一個人都走不掉!」

鄧雲噗嗤一笑,她從來沒有見過邪靈,自然也不會相信我的這番說辭。

「我要是說你怕了吧?好像也不太準確。」

「你若是想獨吞這些寶物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 「那你是下定決心要與我做對了?」冶伽輕挑眉尾,看着夜城史的雙眸中透露出些許殺氣。

夜城史心中猛地一震,心中有一瞬間想要暫時對冶伽俯首稱臣的想法,但是這一念頭轉瞬即逝。讓他只能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話也不再說。

見夜城史心意已決,冶伽輕嘆口氣,轉身背對着夜城史,正對着離開大牢的路:「既然如此,那便走着瞧吧!」

從大牢中出來,冶伽一路走在街頭。

許多人都已經見過冶伽,並且識得她了。人來人往,數不清的人從冶伽身側路過,數不清的人向她投來冷眼。她幾乎一轉過頭,四周便是壓抑著憤怒與恨意的臉。

他們都恨着她,因為她不只是辛古的人,而且還是辛古傾皇身邊的重臣。無數征夜之人因她而死,怎麼能做到不恨呢?

可因為她在霄王心中的地位,他們不能對她怎麼樣。

迎面,十八人組成的禁軍隊伍向她走來。他們身穿盔甲,腰上掛着鋒利的長刀。踏着整齊的步伐,走來的聲響均勻而有力。

當他們來到冶伽的面前,齊齊單膝跪地,帶頭的禁軍隊長恭恭敬敬道:「貴人,霄王派我等護送您回宮。」

「好!」

一路回王宮,剛走進仙竹軒的院子,便瞧見霄王坐在涼亭中,正悠閑的吃着茶點。

琼蓓 check检查 冶伽經過石子路,走上階梯來到涼亭中:「你如此悠閑,真的可以嗎?」

「聽說你今日去大牢中探望夜城史?」霄王拿起茶壺,給冶伽倒了一杯熱茶。

一邊坐下,冶伽一邊回答:「是!」

「談得怎麼樣?他可願幫你?」霄王抬眼看向冶伽,瞧着他的樣子,是胸有成竹,十分有自信的。

冶伽無奈一笑:「如你所願,他對我可是恨之入骨!要他幫我,不可能了!」

「那看來我那日幫你分析的一點也沒錯了!冶伽,你得看清如今的形勢。」

「已經看清了!」

琼蓓 霄王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後立即恢復正常:「那麼你的決定呢?」

「我不會嫁給你!」

聽到這個回答,霄王有些狐疑的看向冶伽:「我以為我已經穩操勝券了!說說理由?」

「哪兒有什麼理由!既然我已是傾皇的女人,那一輩子都是。我冶伽,絕不侍候第二個男人。」冶伽目光堅定,絲毫不讓步。

霄王沉了口氣,臉上的表情,就像是他在努力的忍耐自己心中的怒氣:「冶伽,我從來就不在意你曾是他的女人。你為什麼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你知道我會對你好的。」

「霄王,我們來理一理吧?我在這裏渾渾噩噩的過了那麼些日子。我們該是時候說個清楚了!」

霄王的眉頭皺緊了,他心裏已經猜到,冶伽又要開始翻舊賬了。每一次都會不歡而散,這一次若是提起,自然同樣會不歡而散。

「你不必理些什麼!你還是自己好好想想如今的形勢吧,我的耐心有限,千萬別逼我來強的。」霄王從石凳上站起來,隨後轉身離去。

冶伽看着他離開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霄王心虛了,他為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而心虛。

。 兩人向高雲峰提出告辭。

後者似乎也比較忙,據他說自己現在一個人在攢機器,這種機器估計再過一年的時間也只能拼出兩台來。

慢慢走遠。

蕭玫才將心中的疑惑問出口:「據我所知,以後的大族激光市值少說也有幾百億,我剛才都告訴你,你為啥沒反應?」

「要有什麼反應,難道說我知道你的大族激光以後會成為幾百億的大企業,所以我要投資你?」

「投資也得看看人家現在需要不需要,等他發展起來需要錢的時候再說吧,是我的終究逃不掉,不是我的也不心疼,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巔峰也就值個幾百億而已。」

周正無比狂妄的話引得蕭美人白眼拋來。

「以前怎麼沒發現過你說話這麼……囂張呢?莫名讓人想在你臉上錘一拳,太欠揍了。」

蕭玫晃了晃白嫩嫩的小拳頭。

怎料到周某人張嘴就咬。

「沒想到你不但囂張,連屬性都變了。」

「走開,老不正經的。」

「女人,以後跟你家男人說話小心著點。」

「哼,某人連一個億還沒有呢,竟然還厚著臉皮瞧不起人家幾百億的身價。」

「一個億很難嗎,用不著多長時間就有了。」

周正嘀咕兩句,「他那幾百億是未來,現在頂多算是個手工業者,再說,要搞清楚一點,那是公司資產不等同於他一個人的身家好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