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楚一拍了拍手,看著那兩個人,驀地笑了。

雲止這個人,可真是有意思。

別說,就這種環境,雲止還真找了個有靠又有水的地兒。

將聞人朝安置在可以倚靠的地兒,甭管他是想往後還是往左往右,都不至於讓他倒了。

非常好。

「喝點水吧。」

打了些水,用寬大的樹葉攏成了漏斗的形狀。

澄澈的水在裡邊晃,說是仙露也不為過。

虞楚一還未蹲下呢,雲止就伸手奪過來了。

「來吧聞人兄,先喝一口水,咱們再商議別的不遲。」

這得雲止親自照顧,聞人朝也不免向後退了一下。

水過了他的手,誰能保證是不是乾淨的?

這互相不信任,在某些小動作上就看得出來。

虞楚一站在那兒看,不由笑。

「這麼多人進山,眼下都沒了影子。我想,大體情況差不多,或許是都分散了。也或許……情況會更糟。就我們三個人,接下來要如何行動?是繼續在山裡找人,還是我們先出山,調派更多的人馬來找人。」

聞人朝喝了水,瞅著好像也舒坦些了。

「只憑我們三人之力,怕是不行。」

「主要是對手未知。」

「那,我們就出山,調派人馬過來。」

虞楚一乾脆利落。

「也好。」

聞人朝同意了。

雲止也頷首。

既如此,那麼就沒必要再向深處行了。

往山外走,好在是各個在分辨方向這點上都不一般,並不算什麼問題。

翌日晌午,便出山了。

這山外,原本就有各自的人在候著。

「阿一,隨我一同走吧。」

聞人朝好多了,抓住了虞楚一的手,想讓她同行。

「不了,我也不走遠,就去前面的鎮上。然後,聯繫白柳山莊的人儘快過來。」

虞楚一微微搖頭,最後看了聞人朝一眼,便朝著自己的人過去了。

只一人,一輛馬車。

上了車,很快就走了。

倒是聞人朝看了一會兒,這才離開。

雲止推開了車窗,看著那兩伙人走遠,他卻一直沒催。

「公子,咱們什麼時候走?」

駕車的下人倒是有些著急了。

「將車駕到前面的樹底下,等著。」

等著?

等啥?

下人不明所以,這是要等誰?

還能等誰?

等某個人殺回馬槍呢。

雲止敢保證,她就是要這麼干!。 看着趙信自始至終噙著的微笑。

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僵住。

「趙局……」

郭泰輕聲低語,趙信的眼中依舊縈繞着笑容。

「嘗試着面對吧,未來……我想,情況會比我們想的更糟糕。」趙信低語道,「如果我們在這裏就停滯不前,畏首畏尾,我們憑什麼成為守護百姓的一面牆。你們回頭看看背後的那些戰士,看看他們的眼睛。」

其他人朝着背後望去,所有的戰士們都握著靈劍目光如炬。

他們的眼睛看的就是趙信他們所在的方向。

「看到了么,他們看的是我們。」趙信神色淡淡,道,「我們是他們的領導,他們永遠相信着我們,不管我們說什麼。我們說,此戰必勝,他們會拼盡全力的去殺敵。如果,我們都開始不自信,你覺得他們會怎樣?」

秋雲生和崔紅影都沉默了下來,澹臺浦看着趙信的背影若有所思。

至於郭泰……

他看向趙信的眼神中已經有了幾分崇拜。

「所以,諸位知道我們該做什麼了么?」趙通道。

幾位管理都用力點頭,趙信手中劍刃高舉,神情鄭重劍鋒指向前方。

「前進!」

大軍開拔。

趙信依舊走在最前面,像這種時候,他不敢肯定剛才說的那些話對秋雲生和崔紅影是不是有效果,郭泰和澹臺浦他是一點都不擔心,這兩位都是老江湖了,這點小事情還是可以想清楚的。

他必須要做到絕對的自信,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他的信心。

這樣……

他們的士氣才不會衰敗。

他們才能依舊是那個一往無前的戰士。

在這期間,數據組的人員一直跟在趙信的左側,彙報著根據數據地圖上面探測而獲取到的情報。

「趙局!」

「現在叢林中的凶獸都匯聚在了這個範圍。」

數據組人員,用手指著能量地圖上,堆滿了紅點的區域,而後又向下拉找到了一處藍色區域。

「這是我們在的位置。」

「距離。」趙通道。

「大概有一公里的距離。」數據組人員回答,趙信聽後下意識的挑眉,「這麼短的時間這些妖魔竟然撤的這麼快,現在他們匯聚的區域事發初始的洞窟么?」

「是的!」

趙信抬手摩挲著下巴眉頭輕鎖。

退到洞窟處。

何意?!

難道說洞窟中還潛藏着其他妖魔,對方想要請君入甕,一網打盡?

「能夠感應到洞窟內的情況么?」

「不能。」數據組人員搖頭,「說來也奇怪,能量數據地圖是可以探查地底二十米以內的情況的,可是那個洞窟我們探測不了。」

「郭泰。」

「屬下在。」

「麻煩你一趟,你單獨潛進去看一眼裏面的具體情況,不需要特別深入,只需要了解大致情況即可,然後出來跟我彙報。」

「是!」

郭泰縱身一躍就衝到隊伍的最前方,身後的戰士們也有注意到這一幕,但也都沒有過多顧慮。

他們能夠感覺到趙局的自信,趙信都覺得沒有問題,那麼自然就沒有任何問題。

「你讓郭泰去幹嘛?」澹臺浦湊了上來,趙信瞥了他一眼輕聲道,「去看看情況,剛才數據組的人跟我說,那些凶獸都匯聚到洞窟區域了。郭泰是武王,他手腳麻利,讓他去看一下具體情況再回來通知我,我心裏能更有底一些。」

「怎麼,趙局也會不自信么?」澹臺浦笑了出來。

「你這話很討打知道么?」趙信沒個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有些話說是說,可是有些事該做還是要做的。你難道心中不忐忑么,你以前跟妖魔接觸過么?話說,澹臺統帥,在咱們這裏,你才應該是最高決策者吧,可是你來了之後干過一件事兒么?」

「趙局辦事,我放心。」

「滾犢子。」

趙信冷冷的罵了一句,懶得再理他。

「趙局。」偏偏,澹臺浦就死皮賴臉的往上湊,「說認真的,你覺得剛才那個發出咆哮的妖魔,得什麼實力,靈智能到什麼程度。」

「我哪兒知道。」

要不是考慮到影響不好,趙信真想直接嚷出來。

妖魔實力。

靈智程度?!

要論資歷,在他們這幾個管理當中,趙信已經算是資歷最淺的。偏偏,這些老前輩個個都不辦事,都指望着他來安排。

還問他這種問題。

趙信真懷疑澹臺浦到底是怎麼當上的統帥。

送禮么?

還是他跟大統帥是親戚啊。

「別發火嘛。」澹臺浦咧嘴笑了笑道,「誒,趙局,我再問你個事兒。這靈劍,後期你還能不能弄來了,到時候城邦管理局的編製夠了之後,能不能提供給我們統帥部。如果都能擁有靈劍,到時候冥府之門開啟,咱們說不定真能守住洛城。」

「你怎麼知道不是冥府之門開了?」

「不是你說的,那窟窿是哪吒撞出來的?」澹臺浦壓着聲音道,「而且,根據大統帥的推演,冥府之門開啟不會這麼早。災難程度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小,在我看來這很有可能就是地窟妖魔對咱們的一次試探,給咱們打個招呼。」

「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可笑了。」

小小打個招呼,還讓他們這裏的傷亡如此慘重。如果他們真的大規模入侵,還不是要讓洛城直接淪陷。

突然間,數據組的人員突然跑了上來。

「趙局,有凶獸從叢林里出來了?」

還未曾數據組人員話音落下,眾人就都看到從前方的叢林區,走出個頭頂長著尖角,類人,棕色皮膚的直行體走了出來。

你的她真的很丑 當距離趙信他們差不多兩百米時,他停下腳步。

「誰是你們的頭!」

響亮的聲音從對方的口中傳出,這句話沒有任何停頓,也沒有半點蹩腳感,就好似他的母語一般說的清清楚楚。

眾人都愣住了,趙信也緊蹙著眉頭看着前方的那個傢伙。

「你是誰?!」

「你就是么?」一縷桀驁的神情從對方的眼中流露出來,而後就看到他從身後取出一把靈劍還有一件外套扔在地面,「你們派來的細作已經被我主擒主,我主要你去跟他見一面。」 刀如騰龍,遮天蔽日。

攜無盡神威,碾壓九天。

三名老者瞳孔一縮,驚駭欲絕,這是什麼存在?

刀芒如龍,已達實質。

太可怕了。

恐怖如斯。

三人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們能夠感受到這一刀之威,所釋放的毀滅之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