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都是些小問題,你們不必為此付出無謂的損失!」

「你們要是需要,可以派點眷屬到附近撿撿垃圾!」

對此林可目光閃爍,給了點好處,畢竟是第一批向他示好的會員,雖然不值一提,但千金買馬骨嘛,不過也無需太過重視,畢竟這種人更多的還是見風使舵的馬屁蟲牆、頭草,只可共富貴無法共患難。

「好的好的,沒問題!」

王海不禁喜上眉梢,這意思還挺有戲。

「菲莉雅,別玩了,拔劍吧!」

閑聊了一會,也覺得觀察的差不多了,林可開口命令道,到底這傢伙的能力是不是如他所想的那般,還得看接下來的試探表現。

如果是,那可就棘手了,不過也僅僅是棘手,他不相信這種能力沒有極限,那太逆天了,大不了最後併肩子一起上唄,真不行最壞結果也不過是風緊扯呼,反正身邊能用來墊背的不少。

而且林可突然很好奇,這傢伙到底是從哪憑空冒出來的?隨即他又莫名想起了菲莉雅手中那本不該存在這個世界的破格半神器,這其中或許有什麼關聯,深入挖掘,他覺得這個世界或許能給他帶來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我最討厭在狩獵的時候被別人打擾我的興緻!」

酣戰正爽的菲莉雅有些不滿地撇了撇嘴,被人指手畫腳,果然還是有點不爽,但終究她還是拔出了佩劍,畢竟也確實該動點真格了,否則…還真的難以拿下對方。

「我還以為你捨不得殺我了呢?怎麼,要動真格了?」

見到對方拔劍,那股刺目到彷彿要割裂一切可視之物的鋒芒讓勇者不禁瞳孔一縮,隨後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緊盯了幾秒,亦警惕卻又驚喜貪婪,但嘴上還是不饒人說昏話。 譁!

一柄長劍擦身而過,鋒銳的劍氣差點劃破臉頰。

攀魁判官忍不住嘆息一聲,今天是躲不過去了。

以這個傢伙拼命的樣子來看,絕對不會輕易放自己離開,哪怕追到天涯海角。

想到這裡,攀魁乾脆停了下來,既然跑不了,那就與他決一死戰。

先天建木和大乾陰司都不能放棄,所謂的青帝看起來名聲很大,說到底只是地方小土著,黃泉道統悠遠流長,手段繁多,非他們一個小門小派比得過的。

攀魁判官也認真了起來,拿出生死簿,認真書寫對手的名字。

轟!

雖然生死簿對於同級別的對手而言威脅性並非很大,但怎麼着也能削弱一下他的修爲。

青帝見到對手停下,也沒有如瘋狗一般衝上來,而是停留在原地,靜靜望着對手。

攀魁忌憚青帝,青帝也同樣忌憚眼前這個來自黃泉的強敵。

他身上是有天下至寶先天建木,並不代表就天下無敵了。

轟!

兩人狠狠撞在一塊。

這次都用出了絕招,不留一點實力,就是讓眼前的敵人死。

青帝下了必殺的決心,但只能靠自己殺。

此建木樹苗關乎自己未來能否超脫,根本不可能讓其他人知道。

所以只能單獨作戰,哪怕付出再多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陰陽境的修士成道之時,要吸收一種名爲無垠仙氣的東西。

此物是宇宙之精氣,擁有不可思議的妙用,可讓人領悟陰陽之造化。

這個境界的修士一定程度上忽略時間和空間,旁人的眼裡的時空概念,對他們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轟!

短短一息時間,兩人交手數千回合,腳下的荒蕪星辰瞬間湮滅。

青帝停了下來,說道:”做個交易如何?”

“什麼交易?”攀魁判官問道。

“東西留下,本座放你離開,並且還有額外寶物奉上。”

說到這裡,青帝打出一道青光,青光內部出現仙境。

這是一個充滿無數奇花異草的仙境。

朱果碧草,仙芝瓊漿。

許多大千世界都稀少的珍稀植物都在此,一朵難求的奇花,在這裡得按照噸來計算。

“這……”

看到眼前這一幕,即便是見多識廣的攀魁也被震撼到了。

看到這裡,他有些猶豫。

權衡片刻,還是冷笑道:”做夢。”

“找死!”

青帝大怒,建木瘋狂生長,虛空之中驟然出現一棵參天巨樹。

樹幹筆直修長,沒有分叉,唯有頂端的樹蔭較爲茂密。

先天建木比周圍的星辰還有龐大,並且,四周漂浮着幽綠的浮游。

仔細一看,這並非是浮游,而是樹枝製成的飛劍,通體縈繞着青色閃電,像是發光的浮游。

這是小號的甲木天辰劍,或者說是甲木天辰劍的毛坯,每一個皆可操控木性,並且能釋放出甲木神雷。

句芒這個傢伙光是一柄甲木天辰劍,就立下如此名聲,這裡竟然有數千個劍坯,每個實力還不弱,可見青帝萬年的積累可不容小覷。

除此之外,每一朵葉片之上刻着奇妙的紋路,有些是符籙,有些是某些奇怪的文字,有些只有一部分,像是陣法的一部分。

“法術?”攀魁判官也被眼前這一幕驚得說不出話來。

喜你入骨 先天建木如此之大,葉片的數量更是數不清,每一片葉子之上都有這般紋路,如果不是天生地成,那得花費多少人力物力。

這恐怕纔是萬法之海,方纔青帝打出來的萬法之海,跟這個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攀魁判官心中忌憚,對方明顯準備更加充足,如果每一片葉子對應一個法術,那麼自己即將面對數以億計的法術。

更別說其中還有陣法,或是其他什麼神通。

哪怕光堆數量,自己也無法抵擋。

轟!

攀魁判官心中思索良久,最終還是決定下來,眼神有些發狠。

爲了這個東西可是下了血本,這次不要血本無歸才行。

撕拉!

他撕開生死簿,一團無名火將生死簿殘頁吞噬,灰燼如螢火蟲一般飄灑向空中。

灰黑色的灰燼像是一條長龍,在空中飄逸舞動。

不一會形成一條金黃長河。

長河出現的剎那,亙古荒涼的氣息散發開來,河水中有無數不斷沉浮哀嚎的生靈,叫聲之淒厲,令人頭皮發麻。

此乃黃泉投影。

攀魁可能戰力不如青帝,但他背靠黃泉,後臺非一般門派可比,打不過還可以叫來支援。

兩人都用出了絕招,萬法之海與黃泉投影撞到一塊。

聲勢之大,甚至驚動了極遠處的主戰場。

黃帝法身萬丈,手持打神鞭,每一擊下去,就有數萬大昊修士死傷,即便是陰陽二主,也不敢輕易面對其鋒芒。

轟!

這時,億萬裡之外,一股震動傳遍四方,甚至掀翻了下方的大軍。

引得衆人駐足觀望。

“嗯?”黃帝停下手來,望着遠處。

“好像是青帝那邊。”赤帝運極目力,”他好像遇到什麼難題。”

“赤帝你先過去看看,幫他一把。”

黃帝說道。

青帝這段時間挺不安分,再怎麼樣,也是自己這邊的人,自己可以動,別人卻是不行。

“好!”

赤帝剛要動身。

轟!

璀璨金芒刺穿虛空,猶如九陽降世,普照大地,整個虛空都變成一片熔爐,熱得隕石都融化了。

原來陰主又發動九曜神光,九道巨大金柱直射而來。

羲照見到陸謙那邊有了情況,心想黃帝肯定會出手干預,所以主動上前發動攻擊。

大乾人間已成惡鬼邪魔的煉獄,拖得越長,給他們帶來的損失越大,這是一舉多得之事,哪怕付出多一點東西還是值得的。

轟!

青帝萬法之海被破,建木樹葉幾乎掉光,變爲光禿禿的樹幹。

青帝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眼神既驚又怒。

想不到這黃泉如此強大,自己花了那麼多年刻畫的符籙全部被其吞了去,根本掀不起任何波瀾,反而白白耗費力氣。

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青帝嘴角露出笑容,看向不遠處身形搖搖欲墜的攀魁,笑道:”你應該也撐不了多久了吧?” 助理一臉打抱不平的握拳,對着周明朗安慰。

「周哥不要多想,那人就不是什麼好人,孩子能早點跟她分開,是好事。」

周明朗收回目光,對於助理說的,他何嘗不清楚。

「這次之後,公司大概會想要把我冷藏,你、你如果有好的去處,就去吧。」

說完這話,周明朗轉頭看向前面的房子,他的兩個孩子,正等在門口。

一日而已,兩個原本活潑調皮的小男孩,竟然沉默了許多,縮在房門的一角,看着有些可憐。

周明朗的心臟好像被什麼擰了一下,,猛然間的酸澀,直通五臟六腑。

助理張張嘴,本來他還想反駁剛才周明朗想讓他重新找工作的話,可看到這樣的周明朗,順着那發紅的眼眶看過去,助理忽然覺得,自己應該保持安靜比較好。

「子修,子豪,怎麼在這裏待着。」

周明朗走到門口,語氣裏面帶了些不易察覺的顫抖。

周子修和周子豪在看到周明朗的那一刻就紅了眼眶,癟了癟嘴,兩個人眼眶裏面的眼淚要掉不掉的。

「爸爸!」兩個孩子和小炮彈一樣衝過來,直接撞進了周明朗懷裏。

「嗚嗚……爸爸,我們好害怕,媽媽她……」

周明朗抱着兩個孩子,只覺得自己的肩頭瞬間就被淚水泅濕了。

伸手放在兩個孩子腦袋上,周明朗看着不遠處的攝像頭,終於保持住了自己的理智,沒有在直播上面失態。

「不哭了,爸爸來了,爸爸抱你們去房間好不好。」

對着聽到動靜出來看情況的宋剛點點頭,周明朗帶着一手一個,直接就把兩個孩子抱了起來。

「旁邊的房間還沒有人住,你們可以去那間。」

看着眼前的情況,宋剛也不好意思什麼也不說,但是現在的情況,既然他出來了,就註定不能看一眼就關門回去。

「謝謝。」

周明朗腳步微微一頓,低聲道了句謝。

門被關上,宋剛也嘆了口氣,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這什麼情況啊!怎麼我剛來就看到門被關上了?/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嗚嗚嗚~這也太好哭了,本來這不是個幸福的綜藝嗎?為什麼要把我騙進來!/

/剛才看到那兩個孩子,我只想說,好可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心疼。)*眼淚汪汪/

/上午還那麼直率,甚至於有些莽撞的孩子,下午就變了一個樣子,大人之間有事,總是孩子受傷最深了。/

/剛才我去吃了個整瓜,只想說,早點發現就好了,孩子再小一點,就算辛苦,也不會這麼難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