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兩日前,天玄山那邊,葉朝歸剛剛給他下達了命令,讓他最近留在碧水城內。估計用不了幾天,天玄宗其他人就會抵達碧水城,帶衛易一起離開。

葉朝歸的這個命令,其實是在衛易意料之中的。不過,讓衛易感到意外的,是這次使團的參與人員!

葉朝歸竟然親至!

真心藏好 非但如此,此次天玄宗的兩大純陽老祖,九烈真君和盤山真君,竟然也都一同跟隨來了。除了這三位之外,剩下了幾人當中,最弱的也是返虛中期的修為!

這個陣容……是打算去正面進攻咸安城嗎?

衛易在得知這個消息后,倒吸了一口涼氣!除了沒帶上萬劫塔之外,這個陣容,幾乎已經可以算得上是天玄宗能夠拿得出來的最強陣容了!幾乎所有門派內的頂尖高手,都被葉朝歸一起帶來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衛易確定,一定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讓天玄宗的頂層戰力幾乎傾巢而出,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只怕會震驚天下了!

……

咸安城。

今日大朝會之後,如往常一樣,幾位閣臣都被留了下來,要進行一場規模相對較小的君臣奏對。

不過,在大多數朝臣退去之後,幾位內閣大佬卻一個個臉色凝重了起來。

離祚、余福、慶王爺……

坐在皇位上的離禎,一眼望去,同樣臉色凝重。不過很快,皇帝陛下就再次笑了起來。

「上一次我離京,一走就是三十年,諸位都能將朝政打理的井井有條。這次我離京,少則五六天,多則十日,最多半月,也就回來了?難道諸位是怕我一走了之,再出去野個一年半載?」

皇帝陛下這個拙劣的玩笑,明顯讓氣氛略微放鬆了一些。幾位閣臣大佬也都笑了起來,然而在笑的同時,想到皇帝陛下接下來要去做的那件事,心情則越發凝重了。

委實是這件事實在太過重要了。

重要到如果談成了,註定會成為影響整個修真界格局,徹底決定歷史走向的地步。

「這次坤盧山之會,是朕率先發起的。除了冰雪神殿之外,其他幾家都已經響應。不過,這次會議,註定不能讓天下人知道。或許百年千年之後,才能公之於眾。你們就別趟這攤子渾水了,若真是談不攏,以後的史書上,朕不介意被人罵成一個昏君。但你們,朕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名垂青史,成為那人人敬仰的名臣的。」

「接下來半個月的朝政,就交由你們打理了。但想來……既然大家都到了坤盧山,也不會再出什麼大事情了。」

皇帝陛下笑容燦爛,幾位閣臣則是躬身行禮。

「遵旨。」

這一日,大離皇帝陛下,目送幾位閣臣離開太元殿。然後,自己回到後宮,和那位米家女子一起吃了頓飯,最後在米家女子的目送下,走出了皇城。

在離禎離開皇城之後,與此同時,在咸安城各處,有十餘道身影緊隨其後,飛入高空。跟隨皇帝陛下,一路南下而去。

這其中,有京城四大家族各自的當家老祖,有那位神秘的影首大人,有兩位已經躋身純陽多年的離姓老王爺,還有數位身份不同但都隸屬咸安城直轄的頂尖高手!

這些人當中,除了離禎這位皇帝陛下之外,最差都是返虛後期。

至於這些離都治下的頂尖高手,為何會集體南下,那就要說到不久之前的一件事了。

就在不久之前,離禎向幾大聖地發出邀請,約幾大聖地的掌門前往坤盧山,商討修真界的大勢走向。最終,八大聖地門派當中,除冰雪神殿外,其他幾家全都有所響應。

所以,這次坤盧山之會,極有可能直接決定未來很多年裡,整個修真界的大勢走向!

……

這一日清晨,衛易在碧水城外的一座山頭上,等候了良久。

在此之前,他已經讓唐渭先行前往咸安城,先去咸安城內的天玄宗使館等他了,這也是葉朝歸的意思。

等到太陽完全升起來之後的某一瞬,幾道人影憑空出現在山頂。

衛易一眼望去,看到葉朝歸,看到了九烈真君和盤山真君,還有幾位同樣面熟的天玄宗頂尖高手。

「弟子衛易,見過師父,見過太師叔祖……」

在衛易沖幾位宗門前輩一一打過了招呼之後,葉朝歸笑著點了點頭。

「不錯,這次遠遊,收穫不少。看來接下來為師騰出手來之後,倒是要好好考較一下你了。」

衛易不知道葉朝歸所說的收穫,是指自己的修為,還是指這一路上替天玄宗和那個祈圜派結盟之類的事情?不過衛易還是下意識的點頭。

「這次事情的原委,稍後再告訴你。之所以想帶上你,也是想讓你一起去見見世面,見證一下這段歷史。」

在這之後,眾人便閉口不言,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衛易作為一個晚輩,也不敢多嘴,在葉朝歸出手替他除去了所有偽裝之後,陪著幾位天玄宗的長輩繼續等候。

大約過了盞茶功夫后,又有一撥人,出現在這座小山山頂,一共只有七人。

為首的一個,是一名頭髮有些花白的男人。衛易在看到這個男人的瞬間,心中便狂震不已!

這個男人,他是第一次見到。但男人的相貌,他卻已經從幻光上見過很多次了。

原陵曹家,當代家主,曹本熹。

當代靈晶法寶一道,這位曹家家主如果敢說排第二,絕沒有人敢說排第一!

在其身旁幾人,赫然也都是曹家內部成名已久的高手。曹家族內,包括曹家族長曹本熹在內的兩位純陽,還有幾位返虛後期在內的曹家頂尖高手,赫然全部在列。這其中,就有那位當年衛易曾見過的曹家寶羽真君,還有前些日子見過的那位曹慈的護道人。

曹慈本人,也在其中。

反倒是那位曹家嫡女曹圻,並不在此處。衛易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想來是此女身份並不足以參加這次的事情了。

一方是天玄宗的掌門,帶著天玄宗幾乎全部的高端戰力;另一方,是原陵曹家的家主,帶著曹家的全部高手。

衛易覺得,這個陣容,絕對足以正面硬撼咸安城了。

「見過曹叔叔。」雙方見面之後,自然要客套寒暄一番。衛易和曹慈這兩個小字輩,更是要一位位前輩拜見過去。不過,葉朝歸對於這位曹家家主的稱呼,卻是有些讓人覺得奇怪。

並非曹族長,而是曹叔叔。

「曹叔叔且先等我一下,既然到了碧水城,不和本地的地主打個招呼,實在是太過無理了。」葉朝歸對這位曹家族長抱歉一笑之後,後者點了點頭,然後眾人便繼續在山頂等待,也不知道在等什麼。

不過這一次,大家都沒有等多久。在葉朝歸說完之後,僅僅過了不足百息時間,就又有一人,出現在山頂。

此人鬚髮皆是白如霜雪,最令衛易感到詫異的,是他身上的那身制式官衣!

按大離官方禮制,不同等級不同身份的大離官員,著裝是截然不同的。而從這位老人身上的衣補來看,老人的身份似乎也就不言而喻了。

波州界主!那位名義上整個波州地位最高的離姓老王爺!

「晚輩葉朝歸,見過前輩。」

老人出現之後,葉朝歸竟是直接躬身行禮。不過,葉朝歸行的這個禮,同樣很有講究,竟然是那種晚輩對長輩的禮,而非天玄宗掌門對波州界主的禮!

老人看到葉朝歸和那位曹家家主,以及諸多高手之後,一一抱拳示意,然後只說了一句話。

「好好談,談得攏最好。談不攏……」

老人並未說出最後幾個字,但顯然,在場所有人,除了衛易和曹慈這兩個年輕人之外,都清楚老人的意思。

蜀州修鍊界,有個背負長劍的漢子,走入兩劍山內一處禁地,帶出了一個被世人稱之為瘋子劍聖的男人。然後,這兩人還有其他幾位兩劍山劍修,其中便有那位玄平真君,一齊趕往中州。

西漠,去年才剛剛去過離都的珈藍寺主持好好和尚,走出了那座被無數禪修視作聖地的小廟,帶著幾位名震西漠多年的禪修,離開了珈藍寺。

天南修鍊界,那位多年來始終身披黑袍的落霞島掌門,帶上了落霞島幾乎全部的高端戰力,還有一名紅衣少女,一路向北。

西北,有個如今被世人公認為是天下第三的男人,獨自走出了天九宮,然後一個人之身赴會而來。

北地草原,御靈宗內唯一的一位純陽高手,御靈宗當代掌門,再加上幾位御靈宗內返虛後期的高手,南下中州。

乾安三十七年,七月初。

咸安城、天玄宗、原陵曹家、兩劍山、落霞島、珈藍寺、天九宮、御靈宗!

齊聚於中州坤盧山!

史稱第一次坤盧山會議。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第二天張晨被一陣騷癢驚醒,醒來一看才發現,是林媛在用她的頭髮撓他的鼻子。」

你想死啊!敢撓我鼻子,說著一把抱主林媛。

啊!你要幹嘛!林媛嬌聲道?

陳晨嘿嘿,壞笑的,你說我要幹嘛?

林媛一邊喘氣,一邊罵道:你簡直不是人。

張晨一邊做著壞事一邊壞笑道,那我是什麼?

你就是頭牛,還是頭不知疲憊老色牛。

張晨奸笑道:那你喜不喜歡?

我才不……

啊!我喜歡!我喜歡,你討厭死了。

張晨得意一笑,讓你不聽話,一個小時過後,倆人沖了個澡,退了房,張晨帶著林媛吃了個飯,中途雷哥打過來電話,讓張晨下午六點在學校門口集合。

張晨掛了電話,對著林媛道:你去哪?我送你吧。

林媛立馬生氣道:張晨你真夠可以的,褲子一穿就不認人了。

說著,轉身就走。

張晨一把拉住她道:你幹嘛?

林媛道:你說我幹嘛?還有你拉我幹嘛?你鬆開。

張晨一把把她拉了過來,直接抱住了。

喲喲喲,瞧你這樣。

我只是問一下你住哪?送你回去,有必要生這麼大的氣嗎?

林媛道:說這麼多不還是還打算攆我走。

張晨道:這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說。

你無賴。

我哪兒無賴了?

你就無賴。

張晨道:好好好我無賴,說著直接親了上去。

林媛道:討厭,放開我,不一會聲音變成嗚嗚嗚了。

張晨看她不鬧了,這才放開她。

林媛整個頭都埋在張晨的懷裡,小聲道:你壞死了,就會欺負我。

張晨道:這下老實了吧,不鬧騰了吧,走吧,帶我去你住的地方。

幹嘛?幹嘛非要去我住的地方。

張晨道:我這不擔心你么?

你說你這麼大一個大美女,萬一住的地方不行,被色狼盯上了,我會擔心的。

林媛道:不嘛,人家現在不想回去,想逛一會嘛。

張晨道:行啊!我陪你。

林媛拉著張晨的手開心道:你真好!那走吧。

人人樂超市,張晨頓時無語。

你來這裡逛啊!買啥啊!是買牙刷呀?還是買洗臉盆啊?還是買菜啊!

林媛翻了個白眼道,這裡啥都有好不。

張晨去推了個車子,跟在林媛的後面。

半個小時車子里除一些吃的牙刷牙膏,貴的東西一樣沒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