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叔叔剛剛離開一會兒,戀心這個小丫頭就把仙鷺的毛扒了個乾乾淨淨,直接飛不起來了。

因為這件事,宇文叔叔一夜間白了一百根頭髮。

為了緩解焦躁,宇文叔叔將妹妹扣押下來,當飼養員,直到那些仙鷺長出毛為止。

他捂了捂額頭,後悔道:「妹妹有麻煩了。」

大山跺了一下腳,恨鐵不成鋼道:「是陸卿有麻煩了。」

什麼?

無憂不解地看了一眼大山,「陸卿叔叔可是天下第一劍聖,怎麼會有麻煩?」

大山逼不得已將一個秘密說了出來。

「你妹妹喜歡陸卿。你知道你爹娘為什麼禁止陸卿踏入神域禁地嗎?就是為了避免戀心早戀。」

無憂驚呆成雕塑。

他妹妹喜歡陸卿?他怎麼不知道?

大山一巴掌拍在無憂的後腦勺上,焦急道:「快去帶我去陸卿的地方。」

到了瀑布崖。

大山兩眼空空,「人呢?」

無憂心跳的奇快。

完蛋了!妹妹要早戀了!爹娘要懲罰他了!

一道銀色光門憑空出現,就在他的身後。

他不自覺的後退幾步。

「無憂,你妹妹呢?」大山不耐煩地轉身,雙眼猛地睜大,面色變得驚慌。

他的情緒過於激動,以至於聲音變了調。

「無憂快跑。」大山沖了過去。

無憂似是感受到什麼,茫然回頭。

銀光大閃。

他只看到了無盡的白。

「恭喜宿主被天選者系統001選定,即將開啟第一個任務。」

。 然而,柬軍走的並不那麼輕鬆,沒過多久,他們在另一個地區同樣受到了越軍伏擊。

農團長本想帶著這些人重新回到B師營地,但遭遇到越軍汽艇后,他們不得不臨時改變路線,慌不擇路地爬上湖岸。如此一來,他們現在的置留地便與B師營地相差甚遠,南轅北轍。如果想回去,那就得穿過越軍封鎖線,最讓人頭疼的,就是那條五號公路。

幾十人的柬軍隊伍受到越軍幾次攻擊之後,人員有傷亡,戰鬥力在銳減,從稀稀拉拉的行軍速度上,一看便知他們受到了不小的挫折。

怎麼回沒有挫折呢!越軍可不是泥捏的,無論是人數,還是武器裝備都要大大優於柬國民軍,如此一來,柬軍即使是逃脫,那也得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就是丟下幾條人命,再出現些傷員。本來他們人數就不多,這樣一來,能打仗的人不就是越來越少嗎!

天空眼見得就要放亮,走出林子后,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開闊地,再往前便是橫躺著的,白蛇一樣的五號公路。

農團長現在是這支隊伍的指揮員。別看潘師長職務高,但他不熟悉這裡情況,只得聽從農團長來作出具體決定。這時,他看到天空要放亮,又遇到眼前這要命的該死公路,如何不急。

佳坤 柬軍躲避越軍阻擊,依靠的就是黑天和路障,什麼樹林啊,蒿草地,水藤林等等。可眼下,距離五號公路旁邊的二百米開外,都被越軍砍的精光,一馬平川。別說是隱藏個人,就連只島落上去,站在公路沿上都能一眼望得見。所以,他們要想過五號公路,那就只好靠黑夜來屏蔽越軍的目光了。所以,他們此時過五號公路,只能是加快速度,爭取在天亮前衝過去。

「快,快。」

農團長一邊觀察著前邊地形,一邊督促隊伍快點衝過公路。他知道,眼下這支隊伍跟本就沒有能力與越軍對抗,如果是小股越軍還行,真要被大批量的越軍給圍住,十有八九他們就得束手就擒。

算一算能作戰的人員,七個是中國人,除了吳江龍、洪志、徐昕還能打仗之外,那三男一女都是搞新聞的,平時連槍都沒摸過,打仗跟本不行。而柬軍呢!幾個高層領導平時都是指揮員,拿短槍習慣了,真要與越軍面對面地短兵相接,其作戰素質還真不能與那些小戰士相比。隊伍就這幾十人,細算下來,快不到二十人了,除了這些非戰鬥人員和領導層,真能能衝鋒陷陣的能有幾個。所以,農團長在心裡一嘀咕出這些數字后,頭上的青筋都暴了出來,恨自己考慮不周,出來時沒能多帶些人手,即使是沒有多帶,把自己的戰友盡量地往這方面安排也行啊!

但轉念一想,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誰知道一次島上參觀會鬧成這樣的結果,要是有神仙的先知先見本事,不去不就得了嗎!或者是早早地安排些人手來接應。

可他沒這本事,現在想什麼也無非是些馬後炮,起不了多大作用。

農團長嚷著,眾人真的按他說的儘快往前跑。很快,眾人出了林子,直接奔向那片開闊地,再往前跑上百十多米,就能上到五號公路。

突然,吳江龍發現了什麼不對勁,趕緊制止住隊伍。

「停下。」

正在往前跑的人被喊住,這些人不明所以地看著吳江龍。

吳江龍輕聲對農團長說,「公路上好像有人。」

「有人」農團長不相信地再次打量路基。

五號公路上空空蕩蕩,沒車沒人沒燈光,上面什麼沒有,它就是一條空蕩蕩的公路。

「沒人啊!」

農團長沒有看到目標,所以他繼續這樣認為,他還想要把握住天黑的時機,帶著部隊盡量穿過。

而吳江龍不這麼認為,天黑對柬軍是有力,而對越軍也不是什麼壞事。如果在公路上埋伏著一支越軍,他們同樣能借住天黑把自己隱藏好,讓柬國民軍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伏擊地。

吳江龍似乎真的看到了什麼,但也不是那麼真切,只是電光火石般地看到了危險苗頭,所以,他讓柬國民軍及電視拍攝小組的人不去冒這個險。然而,這個苗頭只有他自己意識到了,別人都沒看見,所以他們不相信這裡有危險。農團長的什麼都沒看見,就是一個典型證明。

吳江龍也不理會農團長,舉起手裡狙擊步槍,透過瞄準鏡向公路上觀察。天是黑的,如果那裡的目標一動不動地趴在地上,即使用放大鏡也很難看得清那裡有什麼。這就是農團長為什麼沒有發現越軍的原因。

可吳江龍不這麼認為,他觀察地形地物,一般都要與平時的情況相結合。他認為公路是平的,即使有凹突之狀,那也是很淺的,不會過於突出。而現在他眼中的景物,就是在公路上形成了一個個,不細看很難發現的起伏之狀,所以他有了懷疑。

由於眾人對吳江龍的信任,大多數人還是相信他的判斷,沒有立即付之於行動,準備再等等,聽聽領導們爭論的結果。

「你看到什麼了,」農團長見吳江龍不說話,又追問到,想以此來結束吳江龍的懷疑,堅持帶人趕緊過公路。

「公路上有越軍埋伏。」

吳江龍終於作出如此判斷。

他這麼一說,在場的人沒有不心跳的。好不容易擺脫掉越軍,現在又遇到越軍阻擊,就現在柬軍的戰鬥力而言,當然無法穿越越軍防線,如果不走,那接下來會是什麼結果呢!

這叫前有堵截,後有追兵,如此一來,他們能跑得掉嗎?

「我不信,」農團長作出如此回答。他也想到了這個結果,他之所以不信,就是他還有冒一冒危險的想法,想要與越軍拼了,冒死也要衝過去。

潘師長和焦團長也參加進來,因為他們也沒看出公路上有什麼不對,但吳江龍作出這個結論又不得不考慮,萬一被吳江龍說中,公路上真的有越軍,當他們這支隊伍出現在開闊地之後,不就真的成了越軍的活靶了嗎?這個危險不能冒,必須作出安全打算。於是潘師長對農團長說,「先派三個戰士過去。」

「好吧!」

農團長作出讓步,喊出三個柬軍戰士名字,簡單交待一下后,便派他們前去公路邊上偵偵察。

為了抓緊時間,三個戰士飛跑著沖向公路,當他們跑出一百多米,快要接近五號公路時,突然,公路上響起槍聲,一排火光亮起之後,一道道彈束直奔這三名戰士。

「噗噗噗」

三名戰士是一點防備沒有,他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快點跑上公路察看那裡的情況,根本就沒想到會有越軍朝他們開火。

槍響之後,當場便有兩名戰士中彈身亡。沒有中彈的那個戰士,因為他跑慢了一步,衝過來的子彈被前面的戰友給擋住了,所以他才逃過這一劫。

槍聲說明了一切,不用吳江龍解釋,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他們碰到了什麼情況。

「撤,快撤」

這時的農團長終於明白是怎麼會事,趕緊著喲喝眾人向回轍。

越軍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如果繼續堅持下去,等到所有柬國民軍都過來時再開火,那不就把這支隊伍全殲了嗎?哪還用得著前後堵截,在水藤里跟他們轉來轉去。

我們是這樣認為,可越軍不這麼想,因為這支越軍隊伍的任務就是堵截,不讓一個柬國民軍從這裡通過。既然他們的任務是堵截,那就得把人截住。眼見得有三個人朝他們衝過來,當然要開槍,不開槍這些人上了公路,跑了怎麼辦?這是原因之一,另外呢!這股越軍也不知道從洞里薩湖方向到底跑了多少柬軍,從現像上看,有人過來,那就是要逃跑,要突圍。所以,從這兩方面分析,越軍的作法也不算錯。而且越軍在明,柬軍在暗。即使是天快要發亮,他們也沒看到林子中的人。

既然知道前面有堵截,那就往回跑吧!

後面也有越軍,他們就是從那裡過來的,往回跑,照樣得與這伙越軍撞上,剛才是打了個越軍措手不及,而現在呢!也許越軍反應過來了,等他們再迎頭遇上時,挨打的不是越軍,可能就是柬軍了。所以,往回跑,照樣是錯誤。

前後都沒有路可逃,剩下的只有貼著湖岸走。

公路方向是被越軍砍個精光,找不到避難之所,身後的湖水亮晶晶一片,也不適合隊伍隱藏,唯一的辦法還是過去那一招——去水藤林。

這隻柬軍隊伍向後跑了一段距離后,轉身又朝著有水藤林方向鑽。

這個時候,可以說整個隊伍亂了,雖然沒有大聲小叫,但從零亂的步伐中也能感受的到。

邊雨欣發現吳江龍沒過來,著急地問身邊的洪志,「洪導,吳組長怎麼沒過來。」經他這一說,洪志才覺察出他們這些人中真的沒有吳江龍。

沒有注意到吳江龍也不能完全怪他,因為吳江龍有話,告訴洪志和徐昕,一旦部隊與越軍打起來,誰都可以不顧,但不能丟下電視小組,那個意思也就是說,不管情況多麼危機,他們倆的任務就是死死盯住電視小組這四人,一個都不能少。

所以,隊伍向後一撤,洪志和徐昕二人一個勁地督促邊雨欣等人,提醒他們向哪個方向路,怎麼躲避越軍,這樣一來,二人的目光當然不會落到吳江龍身上。

而吳江龍呢!把保護電視小組的任務交給二位領導后,他到是一身輕,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如何打擊越軍,掩護柬軍突圍這上面,彷彿眼下這片戰場不是在柬埔寨而是在中國,他們打的不是越軍,而是日本鬼子,他的整個心思都有一種保家為國理念。

農團長等人後撤了,可他們卻忽視了一個問題,就是那名還沒有犧牲的戰士。

吳江龍看的真真的,三個柬軍戰士倒地,可還有一個是活的。為什麼這樣說,因他看到在三人倒地之後,只有這個在動。

天在漸漸放明,眼下的情景不光是吳江龍看的清楚,越軍同樣能看清楚。人既然是被越軍放倒的,他們當然要看取得的效果。所以,公路上的越軍一直在盯著空地上的三個人,看他們死了沒有。

突然間,倒地的一個戰士從地上一躍而起,轉回身便向回跑。

這一下越軍驚了,連聲叫著還有活著的,隨後便朝他開槍。

也是這個戰士機警,他沒有照直向後跑,而是跑了一個S型,躲避著越軍。如果說跑一個越軍可能沒有打中,但跑多了,那就逃不齣子彈追擊。畢竟是越軍人多槍多,只要是把子彈成片地掃,管你什麼S型,還是Z路線,都跑不齣子彈射擊範圍之外。

突然,那個戰士摔倒了,一個前撲撲到地面。而此時,這個戰士就離吳江龍不到20米。

這個時候,所有柬軍都撤走了,就剩吳江龍一個人沒動。如果他轉身去追隊伍,也許這個戰士就會被越軍活捉,那是沒有死的情況下。吳江龍也想看個究竟,這戰士到底死沒死,如果真死了那就算了,要是沒死的話,他必須救這個人。

這時,他看到地面上的這名戰士在移動,方向朝向自己。

吳江龍明白了,這個戰士沒死,他很聰明,為了躲開越軍子彈,他是匍匐在地,偷偷地向樹林方向移動。

。 李子孝從宿舍樓里走出來后便來到公交車站點等車。

「這個學校還真是複雜的可怕,竟然還有什麼貧民區真是可笑,那個賀羽鳴看着文質彬彬的沒想到也是個脫不掉俗套的人,不過他的現實身份又是什麼呢?能坐上校學生會副會長的人物來頭應該不小,還有那個一直是個謎的學生會長又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李子孝坐在站點旁的石凳上想着,僅僅是第一天入學發生的事情,他覺得郝國強等人還有什麼隱瞞着他,另外就是付凱文,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但是李子孝注意到他時不時的會看自己兩眼,在宿舍里李子孝沒有拆穿罷了。

「誒,李子孝你也等車啊。」

李子孝的思緒被突然冒出來的女聲打斷,他抬起頭髮現是楚萱。

「哦,是你啊,怎麼?你也等車?」

「是啊,有一個朋友今天遲到了沒能趕上報到。」

「哦哦,對了,你們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怎麼了?」

李子孝想了想最後還是放棄了,僅僅是認識了一天的人沒有必要和她走的太近,就算她表現的很友好鬼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現在的人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太難捉摸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個學校有些奇怪罷了。」

楚萱用食指抵著下巴想了想說道,「這個學校確實挺奇怪的,女生宿舍竟然還分什麼貧民區,不都是人嘛還硬要分出個三六九等來,我有些後悔進入這個學校了。」

「嗯?」李子孝突然來了興緻,「你剛才說女生宿舍也有貧民區?」

「也?難道你們男生宿舍也是?」

李子孝點了點頭有些尷尬的笑着,「是啊,我就是那個貧民區的其中一員。」

「怪不得你身上有股很難聞的氣味,原來你剛從那種地方出來啊。」楚萱捂著鼻子往後挪了兩步,當她看見李子孝臉色有些難看的時候手突然從鼻子上拿開,一下子坐到了李子孝身邊。

李子孝被楚萱嚇了一跳,「你這是突然要幹什麼?嚇了我一跳。」

「剛才我是逗你玩的,不過那個貧民區的環境真的是糟糕透了,要不是它真的是建設在這個校園裏的我會以為那是即將拆除的廢棄樓房。」

是啊,畢竟光鮮亮麗是在進入這個校園時先入為主的,任誰也不會相信這麼一個美麗的校園裏會有那種破爛不堪的建築,而且周圍的空氣也糟糕透了。

「其實學校是好的,只是學校內部人員有些腐敗……」李子孝眯縫着眼睛看着楚萱,他故意將話說的含含糊糊想要試探一下她。

「嗯,我也聽同學們說了,這個學校完全掌控在校學生會副會長手裏,明明只是個副會長卻有着隻手遮天的本事,而且出的制度是這麼無聊,真不知道學生會會長是幹什麼吃的!」

楚萱越說越激動,李子孝能清晰聽到她的牙齒咬在一起所發出的細小聲響,既然能聽到聲音就足以證明她用的力氣之大。

「你別激動,我都怕你把牙齒咬碎了。」

「嘻嘻,一時間沒控制好情緒。」楚萱用自己的小粉拳敲了一下腦袋微微吐出舌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李子孝假裝四處亂看,他確實被剛才楚萱的舉動萌翻了,不過為了能夠良好的進行接下來的話題他只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上帝似乎並不打算給他機會,還沒等他說話公交車就來了。雖然有些可惜,但也沒有辦法他又不能強行拉着人家不放人家走。

從楚萱剛才的話里能聽出來她對這個學校也是一知半解,看來短時間想要弄明白這個學校的人際關係是不可能了,最主要的就是賀羽鳴他究竟是怎麼樣做到的隻手遮天?難道這個學生會長真的就只是個擺設,名存實亡?

「喂,你怎麼了?怎麼一句話都不說?」

梁嫣伸出手在李子孝面前晃了晃。

「嗯?哦,那什麼,我沒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