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運轉無量虛空大道經,姜塵果然在虛空之中,感知到了一個又一個微小的門戶。這些門戶後面,連接著一個又一個神秘的次元。

一剑独尊 試著用神念推開那些門戶,可結果無疑令姜塵失望了,別說是推開這些門戶了,他連接觸都難以做到。

現在,姜塵對無量虛空大道經的理解還是太淺顯了,只能模糊的感知到這些門戶的存在,卻不能真正的接觸到。

不過,這也驗證了帝江的說法,虛空之中確實存在著無數次元。就是不知道,這些門戶後面的次元世界,是否有他說的那般玄妙了。

若是真的話,姜塵簡直覺得,這些次元世界就是為他而生的一般。剛好,可以將無量虛空大道經融入他的盤皇統天御神大道經當中。

姜塵的體內,一共可以修成十二萬九千六百個神明化身。

若是他將無量虛空大道經融入其中,那這些神明化身就可以通過修鍊此經,與虛空之中的無盡次元達成聯繫,從裡面汲取力量。

十二萬九千六百個神明,就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個化身,完全可以溝通十二萬九千六百個次元。

這麼多的次元之力加身,僅是想想,就知道非常的可怕。若姜塵真能做到這一點,那他的實力,絕對會提升到一種非常恐怖的境地。

且,這麼強大的積累,興許可以讓姜塵在未來,真的做到最強的以力成道也不一定。

以力成道,這才以前,姜塵也只有在做夢的時候才會想想。可如今,在溝通了次元之力后,真的會變成現實也不一定。

嗯,將無量虛空大道經融入盤皇統天御神大道經當中,還有另外一個好處。

在無量虛空經中,想要溝通次元世界,需要自己一個個的去尋找,去感知,去交流,從而達成共鳴、建立聯繫,如此才能從裡面汲取力量。

這註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可姜塵不需要,一旦他體內的神明蛻變成化身,那就會開啟靈智,可以獨立思考,完全能自己去溝通次元世界,根本不需要姜塵一個個的去溝通。

如此,非但大大提升了效率,更是節省了無數時間。

這麼一看,無量虛空大道經與盤皇統天御神大道經簡直就是絕配啊,互補到了極點。

姜塵默默的推算了一下,覺得兩部道經融合的事大有可為。另外,也可為將時間祖巫燭九陰的盤古宙光大道經融合進去。

宙光,就是時光。

有了空間,再加上時間,說不得可以讓姜塵體內的竅穴自成一體,化成體內世界,重新孕育裡面的神明,將其化為世界之神,生出更多的神通來。

不過,這都是姜塵的想法,還當不得真。但既然有了頭緒,那接下來的事就容易多了,只需一一驗證就可。

「將體內神明蛻變成化身的事,也該提上日程了。」得到無量虛空大道經后,姜塵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種緊迫感。

他的一切想法,都是建立在將體內神明蛻變成化身的前提下,可想要將這些神明全部蛻變成化身,又豈是一件簡單的事。

雖然,姜塵始終堅信著自己能做到這一點,但至今,他也沒什麼可行的辦法。

眼下他體內的神明,只能說是有了幾分靈性,距離演變成化身,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還有一段極為遙遠的道路要走。

以前,姜塵不急,覺得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總能做到這一點。但如今知曉了無盡次元的事後,他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下去了,必須要將此事提上日程。

至於要如何做,姜塵雖然依舊沒有頭緒,但他心中已經有了辦法。那就是收集有關於化身類的先天道經。

姜塵是打算從這些先天道經之中,尋到解決自己困境的辦法。

7017k 要知道現如今的這個馮康,雖然說心中非常的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實力,因為他自己是有實力做上去了,他能夠和這個沈建繼續的戰鬥在一起,不過這時的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個事件如今在作戰的時候沈建現如今的實力,遠遠的超出了他們這些人的想象,在他們的印象當中這個時間才剛剛進入到技術學院的時候,修為境界僅僅屬於5公斤的三段而已,當時的沈建,雖然說自己非常雷霆的姿態叫馮堂直接擊殺掉,不過當時這個沈建總體來說可以說並不是10分的起眼,而現如今的這個沈建情況都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因為這時候這個時間已經能夠非常迅速的就能夠打到這個卡如此的狼狽,而且這個馮康現如今對面前這個沈建來講,,幾乎把沈建當成一個難啃的骨頭,現如今沈建的每一次攻擊,對這個馮康來說可以說都是無懈可擊的,因此這時候反抗的此時此刻壓力特別大,即便是他現如今擁有著非常足夠的,但要作為補充,以致於她得多大的時候等會再提呢,擁有了足夠的元力能量作為補充,凝聚武技的時候也並不費力,不過這時候,他心中依然有巨大的壓力,因為這個時間竟然能夠把他逼迫到如此的程度,如果一旦他體內所擁有的這些丹藥的藥效真正的消耗完畢之後,那麼他的時間真的急啥叫可能也只是身體出現問題了,然而這時候這個沈建也絲毫不給他逃跑的機會,因為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在自己身法速度方面本來就遠遠的超出了他,因此這時候這個沈建一個勁兒的向這個方向發起攻擊的時候,這個馮康可以說,被打擊被狼狽,如果這時候這個世界再次用自己非常強勢的攻勢直接攻擊這個反抗的話,那麼他很可能就會被沈建,直接的一擊必殺到了那時候,恐怕這個馮康即便是擁有著復仇的心思,也沒有復仇的能力,畢竟現如今這個沈建的作戰實力在他面前完全是一個龐然大物,甚至說以前他和馮叢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切磋交手的時候,他在馮叢的身上也沒有感受到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對他發起致命的攻擊,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如果真正的沒有被擊殺掉的話,那麼不僅僅是對他們馮康和馮叢他們這些,普通的馮家自己來說,是一種非常大的威脅,最主要的是沈建可能對他們整個馮家還有歐陽家族這兩大龐然大物可能都是一個致命的威脅,對他們來講可能都會造成巨大的災難,所以說這個沈建一旦活在這個世上,畢竟和他們佛家是一種水火不容的局面,畢竟住在以前馮家歐陽家這兩大家族聯手對他的馮家進行了打壓,以至於陷入了這個馮家根本就無法繼續的跡象長時間的作戰,而從現如今來講,他們馮家可以說,我本來是如魚得水在這片薊州城裡面順風順水,即便是城主府的城主對他也同樣是利讓三分,不過這時候來看,他把馮家渲染,已經得到了極大的削弱,儘管說他們馮家現如今得到了,日月學校裡面的核心弟子都補了幫助,以至於這些核心弟子很可能將它們放下的第一,一天才方明遠直接帶到音樂學院里進行修鍊,甚至說進入日月學院的核心弟子行列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不過從目前上來看,這個沈建如今的修為速度發生得如此之快,那麼這個沈建很可能在這個瘋病醫院還沒有發展起來的時候,就他們叫他們馮家打成重創,甚至將他們房間滅掉,如果這樣的話,對他們馮家來講就是一件非常得不償失的事情,而這時候這個時間顯然不會給他們馮家任何發展的機會,也不會任由他們的房價發展壯大,因為現如今的情況來看時間已經帶了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對他們放假,舉行了多次的機構,而且每一次進攻都是十拿九穩的能夠取得勝利,這樣一來讓他們放下這些自己沒感覺到有一種非常強大的威脅在心頭。

而此時此刻這個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雖然說起那幾個力能量被消耗了非常的巨大,不過這時候他向這個方向攻擊的時候依然是不遺餘力,也是遇到這個反抗很艱難的對他進行抵擋,如今這個沈建雖然說體內的元力能量方面並不佔有非常大的優勢,以至於這個九陽寶物在作戰的時候,根本就無法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所以說這時候馮康也只能用他的元力護盾進行防禦,不過這樣做這畢竟不是個事兒,因為這時候的反抗如果不對,自己的實力組織出一期非常強勢的,反擊的話,那麼這個馮康體內的濃郁的元力能量,真正消耗殆盡的時候時間很可能就會直接叫他打牌,叫他去上吊,因為到那時候他就沒有了自己的防護手段,因此這是我的世界被和也藉此機會直接殺死掉他,而這時候到這個世界真正的和她進行作戰的時候,馮康能夠感覺到如果她和沈建發生劇烈的重裝的話,這個時間必然會給他造成非常巨大的壓力,而與此同時當這個世界,相當於自己在發起攻擊的時候就能夠感覺到,自己心中有一種非常巨大的擔心和害怕。

而這時候身邊的九陽堂武魂再次利用他的九陽焚天火,對眼前這個馮康進行著手,要知道這個九陽鵬王,可是火屬性的,因此當這個沈建的火屬性的作戰手段故意到這個馮康身上的時候,這個風格可以說根本就無法抵擋,今晚說這個馮康的武魂蒼鷹也同樣具有火屬性的特徵,不過他如果對待與火焰的攻擊方面畢竟是比九江把玩遜色了很多,所以說我到這個時間,一個勁兒的向他發起致命進攻的時候,一直遇到這個馮康形容,感覺到壓力極為巨大,因為畢竟這個俘虜是九陽鵬王還是熱的蒼鷹,武魂都是屬於飛禽類的誤會,而這種飛機累的武魂當中他們的血脈都是一致的,因此當這個蒼鷹在這個9月跑我面前具有非常被壓制的可能,其實這個馮康心中並不知道的是,在所有的飛禽類的妖獸當中,彷徨是最頂尖的存在,也就是說,所有飛行類的妖獸,他在作戰實力方面可以說,只要在同等境界方面,武魂的力量根本就比不上九陽鵬王,因此專屬的沈建在這個瘋狂面前具有非常巨大的優勢,更何況現如今的修為境界是遠遠的超出這個反抗的急便事件的本體沒有對這個方案發起致命的結果,然而沈建現如今僅僅依靠他的,武魂九陽旁也能夠對這個,即便是在不斷的防禦之下依然被打得節節敗退,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趕緊跑,跑的遠遠的不要讓這個沈建迅速的追上,因為現如今的沈建和他早已經達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只要讓這個沈建追到她的面前的話,你必然也會為自己非常美的姿態,對他一擊必殺到那時候可能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如果這是封號,在作戰的時候能夠僥倖的活著下去,那麼或許他還有反攻的機會,我一定讓他打被時間殺死掉的話,那麼它根本就沒有反擊的,可能恐怕到了那時候,他真的會成為神仙的刀下之鬼,不過這是我這個馮康在這種無奈之下,也只能夠依靠自己體內的濃郁的元力能量對著沈建就揍他,推動出幾十歲的武技,這是我的心中10分的清楚,這時候他如果想要戰勝時間的話,僅僅依靠它的防禦能力是遠遠不夠的,它必須還有自己的估計能力,,直接攻擊沈建將眼前這個沈建打成豬頭,甚至於將這個沈建直接殺掉就這樣。還能夠讓自己的實力得到回去的時候,雖然說想要依靠自己的元力都在真正的攻擊事件,不過他依然感覺到10分的實力,因為顯然這個世界還顯然比他更加的小事,因為沈建所造成的九陽焚天火,已經讓他壓力巨大,這時候這個沈建他不斷的運轉,體內功法之後終於催動了他的武器,他的這個武技也是火屬性的武器,這時候他忽然凝聚出一個非常巨大的老鷹,這隻老鷹是元力凝聚而成,然後迅速的向這個沈建的九陽鵬王攻擊而去,而這時候這個時間當然沒有叫眼前這個老鷹嘴,心上即便是真正的妖獸老人放在沈建的面前,這個是九陽的碰撞,依然不把他當回事兒,更何況眼前這個攻擊手段是利用元力能量凝聚而成的,對沈建根本就無法造成致命的威脅,這時候到這個世界看到這個龍鷹現在又變不出來的時候瞬間吐出一口鮮血,沈建的九陽焚天火迅速攻擊到這個老鷹的身上,很快這個老鷹的身體變化迅速的化解,再次重新化成一個元力能量消散,在半空當中比較那個老鷹是通過這個馮康的武技凝聚而成,僅僅是依靠元力能量在凝聚而成的,,而這時候這個沈建,他將他的九陽焚天火攻擊到這個鳳凰身上的時候,這個瘋狂的這個老鷹必然會被直接打散,以至於變成一縷元氣消散在半空當中,而這時候這個時間,依然沒有打算放過他,再次向他發起致命的進攻,這是我極度無奈之下只能夠一邊能育出他的元力活動進行訪問一段相應的,攻擊現如今這個反抗的修為竟也是一名武魂,後期的武者也就是說現在他擁有了10分強大的元力化形的能力,他能夠利用他的元力能量,化形出一些相應的元力妖獸對眼前這個沈建進行相應的攻擊,然而說這個時間他在九陽幫忙的九陽焚天火的這種天賦技能,可以說十分的強勢,當七八分點火,每一次攻擊的這個,馮康所凝聚的元力妖獸身上的時候,這些遠離妖獸,實則根本就不堪一擊,紛紛在沈建的強勢攻擊之下,還在的話出一次一個一個的元力,這樣一來也就是意味著這個馮康對這個事件所造成的這些東西也僅僅是對沈建體內的能量就有一定的消耗和牽制都有,根本就無法給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造成任何的創傷,而反之沈建的九陽鵬王武魂現在來看,雖然說體內所剩下的這些元力增量其實並不是特別的多,不過這時候他依然在攻擊的時候10分的強勢,根本就不給這個馮康發生任何的情面,這個馮堂這時候終於感覺到非常的害怕了,因為他現如今拿著,沒有任何的辦法來進行兌付,而反之沈建的九洋房武魂甚至比他還要強,所以,這時候如果省錢對她再次造成隨便的進攻的時候這個封號,這個馮康也不得不邊防禦邊後退。

不過這時候的沈建根本就不給他撤退的機會,九團烈焰迅速再次將這個馮康進行圍攻,而這時候這個馮康有清晰的發現,他身下的這個蒼鷹武魂現如今的能量已經越來越低,因為他發現從我這個蒼蠅不斷的奔跑,也就是個蒼蠅體內的元力能量,推銷,即將消耗。殆盡,在無奈之下,這個封號只能夠將這個蒼鷹武魂,再次重新進入到自己的身體,然後,在自己身體之內對這個,蒼鷹無悔,體內的元力能量進行相應的補充,不過這種補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根本就不是能夠非常快的就能夠推動出來,因此這時候他也只能用自己的肉身硬生生的去抵擋沈建對他所造成的致命攻擊,不過這時候的沈建雪災已經看出了現如今馮康這種非常窘迫的狀態,因此一個勁兒馬不停蹄的向眼前這個馮堂及香水瓶的進攻一直在使用,馮堂終於吐出了一口鮮血,因為現如今他的體內的元力能量已經被消耗大半,這可是經過三枚下培訓班的補充,他讓他的體內擁有非常濃郁的元力能量,沈建竟然用他的極為強勢的攻擊手段,九陽焚天火就將這個馮康大吐一口鮮血,這樣一來,光看戰鬥力,馮家武者們心中十分的擔心。。「這座峽谷已經是一個空殼,接下來,無論你想做什麼,請自便吧。我完成了對你的承諾,請允許我返回自己的居所,平靜地迎接死亡。」

總參長走向電梯,當電梯門打開時再次說道:「對你來說,逃離這裡或許是最好的選擇,如果需要,你可以去聯合參謀部,機器人會送你們返回銀河號。」

李涼沒有阻攔

《賽博飛升》第三百三十章眾神進入英靈殿(八) 嗡嗡嗡……

飛蟻落到榕樹之上,瘋狂啃食著榕樹的樹根和樹榦。

一步一扶摇 榕樹修鍊千年的身軀,居然輕易被飛蟻撕碎。

「啊!!」樹精姥姥痛得大叫,「給我死!!」

嘩啦啦!

榕樹根系蔓延數十里,樹蔭遮天蔽日。

無窮無盡的黑氣冒出,整個世界大變模樣。

樹枝瘋狂搖擺,猶如張牙舞爪的妖魔。

枝椏上掛着的蒼白骷髏頭彷彿活過來了一般,眼中冒出碧綠火焰。

樹葉組成他們的皮膚,樹枝組成他們的身軀。

數百樹魔從樹蔭落下,可惜碰到這群飛蟻當場就被啃咬得一乾二淨。

飛蟻啃食的東西越多,數量越發膨脹。

一個巴掌大小的烏雲就有數千飛蟻。

現在烏雲大概有十里寬,數之不盡的飛蟻使得樹精姥姥的力量越發虛弱。

「哈哈,老妖婆,我的食金蟲尉威力如何?專門用來對付你的,哈哈。」

一名道人踏光而來。

映入眼帘是一個彪形大漢。

此人身高九尺,面如紅玉,留着大絡腮鬍子,一臉正氣,威風凜凜。

身後跟着一個白面書生。

白面書生背着一個書籠,頭戴儒士冠,樣貌倒是不錯。

只不過探頭探腦,畏畏縮縮的樣子使得此人氣質蕩然無存。

「原來是你,燕南飛!」樹精姥姥怒喝道,「我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屢次找我麻煩?」

轟!

參天巨樹抽向天空。

「無他,替天行道而,小子是他嗎?」燕南飛看向身後的書生。

書生聞言一愣,旋即恨恨道:「就是她,是她把小青囚禁了。」

「好,你站遠一點。」

燕南飛張口一吐,一道飛劍從口中飛出。

直接切斷樹精姥姥的根系。

飛蟻對於樹精姥姥這種樹妖簡直是天克。

由於飛蟻的啃食,樹精姥姥一身修為發揮不出三成。

只能眼睜睜看着直接的身軀被一根根啃食,枝幹被切斷。

「啊!!有種你下來!」

「哈哈,老子才不下來。」

燕南飛就遠程操控飛劍攻擊,根本沒有落入樹精姥姥的攻擊範圍。

燕南飛是附近一帶的散修。

兩人原本井水不犯河水。

只不過最近十里八鄉都在傳播著一個書生與女鬼的絕美愛情故事,他才不得不出手。

燕南飛修行的道路為天人感應法。

以萬民之信仰,練就一口玄黃氣。

此乃鞏固信仰的良機,怎會輕而易舉錯過呢。

況且,他身為快意江湖的劍修,心中也有點打抱不平的豪氣。

「住手!放開我姥姥。」

幾名女鬼嚎叫着衝出來,下一秒被一劍梟首。

樹精姥姥心中悲憤,但也無可奈何。

「結束了!」

一剑独尊 嘩!

飛劍衝天而起。

猶如直入雲霄的山峰巍峨聳立。

劍氣森然,殺機化成實質。

這次樹精逃無可逃。

樹精絕望地閉上眼睛。

「姥姥!!」

遠方傳來小青的驚呼聲。

樹精姥姥望着小青的方向,朗聲道:「小青速速離開。」

「小青。」書生一臉驚喜望着小青的方向,眼中的愛意不似作假。

「哈哈,來得正好,小青,速速與你愛郎團聚。」

燕南飛分出一道法力,化成一個大手印。

朝着聲音的方向抓過去。

同時,那柄巨大的寶劍余勢不減落下去。

轟!!

此時,天空傳來一陣巨響。

漆黑雲層裂開一道金燦燦的裂縫。

樹精與燕南飛兩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被吸引過去。

眼前的一幕令他們終身難忘。

這是一個巨大的龍爪。

暗黃鱗片,玄奧至極的紋路,神聖威嚴,又帶着一股鎮壓大千的魔念。

更重要的是大。

這一隻龍爪覆蓋方圓十里。

原本寶劍就夠大的了,對比龍爪簡直如牙籤一般渺小。

咔嚓!

龍爪握住寶劍,輕輕一折。

「噗!」

燕南飛吐出一口鮮血,帶着身後的書生驀然落地,濺起一地灰塵。

而身後的書生早已摔成肉醬。

「道基中期?道行起碼有八百年,竟有如此凌厲神通。」樹精姥姥小嘴微張,胸膛起伏。

陡然發生的變故,令她一時半會回不過來神。

忽然,樹精姥姥覺得身子一松,飛蟻的數量少了許多。

神念往下感應,竟然有一隻身高二十丈的金蟾趴在樹下,張開血盆大口,一吸就是無數飛蟻。

三足金蟾津津有味吧唧嘴,見到樹上驟然長了兩顆眼睛。

竟然伸出舌頭想要卷進肚子吃下去,嚇得樹精姥姥連忙閉上眼。

「道基境界的靈獸,這難道也是那位大人的寵物么?」樹精姥姥心中震驚地無以復加。

小青和採薇哪裏找來的幫手。

不過看她們迷茫的神情,估計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

反正不管怎麼說,現在算是安全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