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體表氣息和周身天地,融為一體。沒有絲毫外泄,或者異常波動。

整個人走在空中,就像走在寧靜午後的馬路上。

氣息、氣勢、氣機,混元一身。

這種存在,蘇景行只在兩個人身上感知到過。

一個是趙奉仙,一個是上一批「鬼車」成員的領頭人。

他們兩個,都是一品。

換言之,這個禮服男是一品強者!

「鬼車」真特么瘋狂,竟然又來了一批以一品為首的高手。

當然,蘇景行感慨歸感慨,卻沒有束手就擒的意思。

血之分身被青銅鐘武道真意困住,並不代表已經栽了。

呼~

意念控制血之分身,血氣運轉開來。

速度加快,越來越快。

呼~呼!

呼~呼~呼!

呼~呼~呼……

「轟!——」

伴隨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血之分身血氣轟然外放,撐爆青銅鐘武道真意!

……

(求月票) 李招弟什麼時候受過這份氣,覺得自己要找鄭邦安說清楚,這個日子還過不過了。

李招弟剛想完往外面走,就看到鄭邦安從自己的面前一閃而過閃進了一個巷子裏。

她悄悄的跟了上去,沒跑出去多遠就看到鄭邦安了,他手裏拎着一隻烏雞敲了敲巷子裏的一扇門。

第42章鄭邦安出軌

「小麗,你開開門啊,我給你送東西來了。」

等到門打開,王寡婦的聲音出現在門口。

「你還來幹什麼?你那婆娘都打上門了,我這臉都丟完了,你還來幹嗎?」

鸣海 鄭邦安伸出手抓住王寡婦的手:「這不是專門給你上門道歉來了么,你看,這是我帶來的烏雞,好好給你補補。」

王寡婦不樂意的噘著嘴,哼哼的兩聲讓開了位置。

鄭邦安一臉討好的走了進去,王寡婦這才關了門。

李招弟她死死的咬着唇,嘴唇都讓咬破了。

她就乾脆的等在巷子口,想等鄭邦安出來,可是到了半夜鄭邦安都沒有出來。

李招弟也是生過娃娃的女人,自然知道男人女人那麼一檔子事情,這麼大老晚還不見人,李招弟忍不住,哭着回家。

李秀蘭雖然生李招弟的氣,但好歹是自己親侄女,見侄女哭着回來,轉過頭看了一眼。

「你這是咋了。」

李招弟一屁.股坐在地上。

「媽,鄭邦安外面真的有人了,他真的有人了。」

李秀蘭冷哼一聲:「你不是早知道了么,現在人也打了,錢也賠了,你還哭個屁。」

李招弟卻是哭的越慘了:「不……不是,是我……我親眼看到,他……他進了王寡婦的屋子了。」

李秀蘭一聽一下子坐不住了。

她雖然對李招弟有意見,但也是她親自選的,都說有了媳婦忘了娘,李秀蘭把鄭邦安當眼珠子,當然不希望鄭邦安真的結婚了不管她這個親娘了,所以才選了這麼個媳婦。

「到底是咋回事,你和我細說說。」

李招弟哪裏還聽得清楚李秀蘭的話,只是一個勁的哭。

李秀蘭着急,但也問不出個一二三四五。

鄭雄聽到哭聲,一下子被驚醒,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李秀蘭立刻從炕上下來擰了李招弟的胳膊一下。

「你個作死的,快別哭了,把我寶貝大孫子吵醒了。」

李秀蘭急匆匆去哄鄭雄,李招弟也住了聲,她不是蠢的,自然知道哭解決不了事情。

站了起來,李招弟去洗了一把臉,等出來李秀蘭也出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坐在一起開始商量這事情怎麼辦。

鄭邦安一身酒氣的回來,踉踉蹌蹌,嘴裏還哼著小調。

李招弟剛晚上一步,鄭邦安手一揮。

「幹嘛,臭婆娘,離我遠點。」那語氣里和眼神里的厭惡卻是狠狠的刺疼了李招弟的眼睛和心。

鄭邦安說着搖搖晃晃的往裏面走。

李秀蘭見狀也是蹙著眉,但卻一個勁的給李招弟使眼色,從小她就沒有對鄭邦安說了一句重話,這個時候更不會多說一句重話了。

「邦安啊,怎麼才回來啊。」

「心煩,和朋友喝了點酒。」

李招弟一股腦的火氣竄上來,就想要質問鄭邦安,卻被李秀蘭攔住了。

「哎呦,那快去休息吧,快去。」

將人趕走,李秀蘭才拽著李招弟,這會語氣也好多了。

「那個,招弟啊,邦安這是喝多了,有事情咱們明天談好不好,明天談。」

李招弟算是看清楚了,自己這個婆婆也就是和稀泥的份,她心裏永遠是自己的兒子,怎麼可能站在自己這一邊。

她躲開李秀蘭,徑直朝着鄭雄的房間走去,今天就睡在那了。

——

長安鎮就這麼點大,鄭邦安做的那點事情沒多久就傳的沸沸揚揚,尤其是鄭邦安大半夜從王寡婦家出來的事情更是傳的滿鎮子都是。

鄭樂樂緊緊的蹙著眉,上輩子這個時候的自己已經和程燃跑了,不知道家裏的事情,但從小她就記得鄭邦安和她那四嬸李招弟關係一直不錯,沆瀣一氣,沒少從他們家扒拉東西。

這輩子因為自己的插手,讓爸和他們更早的脫離了關係,所以才有現在的局面。

其實所到底,也是鄭邦安自己立身不正,否則,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鄭邦民本來打算上門去勸說一次,但都被鄭樂樂給勸了下來。

鄭邦民和林昭連夜商量了一下,這個鎮子真的是待不下去了。

一個字寫不出兩個鄭,鄭邦安做的孽他們家也躲不掉,他們大人倒是無所謂,清者自清,但是幾個孩子呢?

他們還小,要是被這些流言蜚語影響了怎麼辦?

這姐妹三個可是鄭邦民和林昭的命根子,就是為了他們,這個東甌也是非去不可了。

鄭邦民和林昭去東甌考察市場,留下鄭樂樂姐弟三個在家。

因為有鄭樂樂,鄭邦民也不用擔心別的,店裏也有幫工,累不到。

從李招弟發現鄭邦安和王寡婦的事情之後,她就整天死死的守着店裏,把所有的錢看的死死的,之前為了打壓鄭邦民小吃店降低的價格也讓李招弟直接給漲了回來。

之前因為廉價到鄭家小吃店吃東西的人陸陸續續的回到了昭民小吃店。

「小老闆啊,你看你們店裏的價格一直這個高,咱們這些想吃的都吃不起了,你們什麼時候降點價啊。」

鄭樂樂嘴角帶笑,臉上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我們家從開業以來就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鸣海 這話一出,問話的就不樂意了。

「嘖嘖,也是,人家又不缺我們這一個,走了走了,不吃了。」

那人走出去之後也沒見鄭樂樂喊自己一聲,鼻子差點氣歪,一甩手,就真的走了。

鄭圓圓不樂意的噘嘴:「這些人真討厭,咱們家一直都是這個價格,又沒有逼着他們吃,愛吃不吃。」

鄭樂樂無奈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有人正好進來,準備點單,鄭耀便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姐,姐,爸媽回來了。」

鄭樂樂有些詫異,鄭邦民和林昭是昨天中午走的,原本打算今天下午才能回來,可這會才中午,怎麼就回來了?。 阿陳點點頭,便直接站在雷家主的旁邊。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魔族那邊走去。

而此時季容琛則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手上悄悄的地結著印記,一路而來他已經在後面布下了不少的陣法。

那些東西尋常之人可是找不到的。

一行人繼續往前走,花江羽在外面安插了眼線,如今看到人浩浩蕩蕩的便急匆匆的去了魔族境內,將此事全都告訴給了陶知意。

幾位長老自然也在場,聽到這話之後,頓時就將自己所有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

八歧元的幾位長老將自己這幾天所煉製的丹藥全都放在旁邊幾個小瓶子,弄得極為顯眼,上面還貼了些字,能夠讓人迅速分清哪個是治療什麼的。

而在其中修鍊如何製作法器的那幾個,則將自己所製作出來的低階中階法器全都拿了出來。

往事叫我剪短发 「這些個中階和低階的東西不值得一提,隨手拿出去亂炸就行,就像當初陶知意帶著滿寶在第一學院那樣做就好。」

如此說著,人又將那些高階法器全都拿了出來,利用五行將此物全都給分開來。

「高階法器比不得其他若是能夠注入相對應的五行元素,就能夠將此法器發揮到極致。所以我不建議大家將高階法器當成炸藥一樣隨手亂扔。」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笑了。

「你放心吧,這些高階法器我這一年都見不了幾個,自然是要好好留著的,絕對不會讓它發生任何意外的!」

「可不是嘛,我們一定會把這些高階法器還有這些低階法器全都配合著一起使用,絕對不會讓他們浪費!」

製作法器的那個人卻搖了搖頭。

「這些東西不在乎要傷害敵人多少,而在乎要保全你們自己,我不會陣法,所以就只能用這些來保護你們了,我聽他們說未知的恐懼全都來自於火力不足,咱們現在準備的這些雖說還有些少,但是我覺得也差不多了!」

這麼一說,滿寶則將陶知意之前練手的所有東西全都給拿了出來,這一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我鳥所煉製的這些東西都是一些殘次品,都不怎麼好,就拿去隨便用好了,之前在魔族幾位長老的監督之下,我娘親也算是煉製了不少東西!」

滿寶的小手就沒有停過。

「除了這些,還有之前我煉製的那些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大家隨便用就行,千萬不要心疼,東西沒了可以再練,人要是沒了那可就真的都救不回來了!」

就算是他娘也沒有辦法將他們給救回來。

聽到這話之後,所有人臉上的神色都正了正,這一次與人之間的大戰並非是一件小事。

看著底下的這些新人,全都拿著陶知意所煉製出來的東西包裝自己,三長老突然眼圈紅了。

二長老率先發現三長老的異樣,當下拍了拍三長老的肩膀嘲笑道:「你這是幹什麼?難不成現在你還要煽情嗎?」

三長老撇撇嘴。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看著這些新兵蛋子們的操作,我就想著之前咱們所經歷的那一場大戰,如今這都已經過去幾百年了……」

知道先前的那些事情讓老三傷了心,所以一直以來三長老暴躁的脾氣,就是不想讓人在問起他之前的往事。

「好了好了,這些新兵蛋怎麼要上戰場,為我們一雪前恥,並且還要為我們魔族打出一片響亮的名號來,你這樣哭哭啼啼的不讓人家誤會了嗎?」

陶知意在旁邊聽到這話之後抬起頭來笑了笑。

「二長老你不明白,三長老這個樣子的,完全就是害怕自己到了戰場之上要是愣了膽怯的意思,對這些新兵蛋子們有不好的影響,這一個呀叫做近鄉情怯!」

這話一出三長老火爆的脾氣頓時就上來了,沖著陶知意便是一腳。

「你這死丫頭近鄉情怯是這麼用的嗎?」

看著三長老恢復到往日的火爆樣子,二長老和陶知意都微微笑了笑。

「你看這不就行了嗎?」

0.00
0